梦见泥鳅活蹦乱跳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田和的心,在这一刻前所未有地紧张起来。

他要回到齐国了。

他要回到自己人的军中了。

田和一步步地往前走,这时候他的内心仍是紧张,万一林丰要杀了他呢?田和内心紧张的同时,又稍稍加快脚步,甚至到最后靠近齐国大军时,田和更是一下就提高了前进的速度,大踏步地往前走,回到军阵中。

这一刻,田和才彻底安心。

田和站在军阵中,再度看向林丰一方。他瞪大了眼睛,握紧了拳头,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杀意和恨意。

这三天时间,他吃尽了苦头。

不,应该说从之前他沦为俘虏,就遭到秦国的羞辱,心中就承受了巨大的耻辱。

这一切,他都要一一地讨还回来。

田和眼神渐渐收敛起来,暂时还得先稳一下,因为现在就出兵,明显过于急躁,容易打草惊蛇。要攻打林丰,也必须是突然发兵袭击,才能起到突袭的作用。

因为距离很近,林丰注意到田和脸上的神色变化,他心中一笑。

田和这个人,睚眦必报啊。

估计,恨不得杀了他。

林丰眼神柔和,不急不缓道:“田育,田和已经送回,我秦国允诺的事情已经完成。接下来,还请你三思而行,切莫再任由皇帝胡乱出手。”

“否则,齐国承担不起后果。”

“我对秦国的态度,取决于齐国的态度。是战是和,一切看齐国的安排。即便齐国的国力强,底蕴深厚,可是也经不起瞎折腾。送你一句话,齐国想要强盛,需要的是皇帝的无为而治。”

“皇帝高高在上,要学会放权。如果皇帝什么都要瞎掺和,最终的结果,只会导致局势崩溃,只会导致齐国陷入困境。而且这个窟窿,会越来越大的。”

林丰瞥了田和一眼,一脸鄙夷的神情,说道:“皇帝管不好自己的欲望,最终的结果,是葬送齐国的臣民百姓,葬送齐国的栋梁,以及葬送无数的民脂民膏。所以,好自为之。”

哗!!

齐国士兵议论了起来。

许多人小声议论,因为林丰的一番话,等于把责任全部推卸在了田和的身上。

这是田和根本不愿意承认的。

偏偏,林丰大放厥词。

田育心中暗骂林丰狡诈无比,都已经送回了皇帝,还要说一番话。他刚才都已经不愿意和林丰废话,林丰还要说话。田育一看到皇帝的神色,知道林丰是故意拱火。

这是故意要搅乱皇帝的心态。

田育拔高声音,连忙说道:“林丰,我齐国到底该怎么做,不需要你费心,也不需要你操心。”

“告辞!”

林丰不再逗留,径直离开。

田育看着林丰离去,心头松了一口气。他看向田和,正色道:“陛下,我们回临淄吧。如今朝中没有陛下坐镇,群龙无首,很是混乱。”

田和根本不曾接话,他盯着林丰离去的背影方向,好半晌后,才看向田育,正色道:“皇叔,这次你来迎接朕回朝中。难道只带来了这一点的兵力,只有这两三千人吗?”

田育摇了摇头,说道:“为了以防万一,确保能带回陛下,老臣也是做了备案的。除了明面上的三千骑兵,实际上还有两万余精锐步兵,藏在了后方,随时策应。”

“一旦林丰拒绝释放陛下,到时候老臣就会调集兵马,把林丰的营地团团包围了起来,迫使林丰释放陛下,履行约定。”

“不管如何,必须救回陛下。”

“这是老臣的准备。”

田育说道:“只是如今林丰履行约定,陛下回来了,也就不需要再去考虑调兵的事情。”

“不,要调兵。”

田和眼前明亮起来,他神色锐利,迅速道:“皇叔,有了你的兵马,我们可以进一步反击。”

“什么?”

田育听得一下震惊。

皇帝要反击?

这是脑子被驴踢过,心智变得不正常吗?田和之前沦为阶下囚,导致齐国局势混乱,现在刚才回到军中,这就要回去继续和林丰厮杀,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田育不敢应下,连忙劝说道:“陛下,切莫冲动。齐国和秦国交战,刚刚吃了一场大败,还赔偿了钱财和粮食。除此外,不仅是晏飞将军被杀,孙有道等骁将也是阵亡,还有万余俘虏还在大峰口的方向。”

“一旦现在就再度开展反击,对我们是大不利的,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念及其余俘虏的安全。”

“也请陛下,切莫开战。”

田育语气很是严肃,说道:“如今的局面,容不得胡乱开战。”

田和脸上尽是怒容,他大袖一拂,瞪大了眼睛,以至于眼球都有些突出,歇斯底里道:“皇叔,你可知道现在不反击,就错过了绝佳的机会。我们有一万多人在大峰口,恰恰是这样,必须要夺回来。现在,我们有机会拿下林丰。”

田育开口道:“陛下,慎重啊。”

这一刻的田育,只觉得头都大了,更是感受到晏飞、孙有道的为难。

难怪当初,晏飞请他安排,要把皇帝调回临淄。虽说皇帝悄然从军中撤离,导致引发了大战,以至于齐国大军溃败,甚至这事情在田育的内心,他觉得是自己造成的。如果不是他运作安排,就不至于导致落败。

实际上仔细剖析,皇帝的举动,是最重要的。皇帝不瞎掺和晏飞的指挥,一切就没有问题,就不会发生许多的狗屁倒灶的事情,这是最重要的。

田育见田和依旧固执,再度道:“陛下,老臣不建议开战。”

田和昂着头,一副强硬模样,说道:“皇叔,你可懂战事?”

田育说道:“老臣略懂一二。”

田和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如此,皇叔带着军队来,我们齐国的兵力,可曾打探到秦军的动向?驻扎在附近的两万秦军,是否还有这么多人呢?”

田育一听田和的话,大致明白了田和的意思,他开口道:“回禀陛下,根据哨探打探到的情报。秦军分出一万六千人左右,护送秦国官员进入冀州。”

“同时,开始在冀州各地占据城池。都已经过去三天,这些人都是在冀州了。总之一句话,秦国的主力部队,已经进入了冀州。镇守在附近的秦军兵力人数,已经是只有三四千人。”

田和眼前一亮,说道:“对啊,这就是机会。”

他背负着双手,来回踱步片刻,一双眸子中流露出野望,说道:“之前朕在秦国军中,虽说被林丰囚禁,实际上,不曾限制朕的行踪,我在军中可以来回走动。”

“皇叔和林丰达成了约定后,我发现了一个事情,营地内的秦国士兵减少了许多。具体减少了多少,我当时不知道。可是埋锅造饭的规模减少很多,人也没有那么密集。”

“我了解到的情况,和皇叔麾下哨探打探到的消息,相互佐证一番,就已经能确定一切。”

“既然秦军营地的兵力,只有三四千人。而我们的兵力,算上这三千精骑,再加上两万步兵,足以一战击溃秦军。甚至大批的兵力围攻下,即便林丰厉害,也会被困死,会被耗尽真元。”

“这情况,恰恰是我们的机会。”

“不借此机会,一鼓作气击溃林丰,如何报仇雪恨呢?”

一说到这里,田和已经是双目通红。

眼中,露出浓浓的杀意。

田育把这一幕看在眼中,他皱起了眉头,皇帝这是有些疯狂,竟是要杀林丰。

田育心中一琢磨,大体就明白过来。田和如此的仇视林丰,如此的仇视秦军,必然是田和沦为阶下囚时,遭到了各种的屈辱,遭到了各种的针对。

以至于,恨不得要报仇。

只是,田育仍是很谨慎,他开口提醒道:“陛下,这一事情,还是要慎重啊。林丰这个人,极为狡诈。他用兵,更是滴水不漏,很是厉害。”

“之前大峰口的一战,老臣复盘了整个战事,发现原本双方是僵持的。在陛下撤离时,林丰抓住了一丁点的机会,就果断安排,立刻扩大战事,引爆了战事。”

“最终,我军惨败。”

“老臣虽说不曾一直带兵,也懂得一些带兵的道路。战事,不可轻易开启。一旦开战,就必须知己知彼。唯有如此,才能百战百胜,才能有十足的把握,而不是彻底失去战事的掌控。”

田和听完后,心中不忿,他如今满脑子都是仇恨。

田育说得轻松,可是谁知道,他这三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在秦军营地中,遭到如此多的耻辱,他不报仇雪恨,焉能善罢甘休。

田和神色森冷,大袖一拂,断然说道:“皇叔对林丰,过于惧怕了,这是不应该的。诚然,朕也认为林丰厉害。可是林丰厉害,也是有限度的,是必须建立在军队士兵多的基础上。”

“譬如之前的大峰口一战,林丰的时机抓得好,也果断,而且指挥若定,算计深沉。可实际上,也是建立在秦军兵力充足的基础上。如果林丰没有足够的兵力,他即便有心思,那也难以掌控局面,那也难以扭转局面。”

“说到底,还是看综合的实力。”

“放眼到这一战,林丰的主要兵力,都已经是往冀州去了,全部驻扎在冀州境内。这些人不是刚离去,是已经离开了三天,短时间内不可能杀回来。”

“在这一前提下,我们的兵力一鼓作气杀过去,可以直接击溃秦军。”

田和眼神锐利,一副自我感觉极好的模样,说道:“皇叔啊,不能太胆怯,不能因为败了一阵,就彻底惶恐惧怕。我们如今,该出手了。这一战,彻底扭转局势,彻底击溃敌人。”

田育道:“陛下,不合适啊。如今刚刚达成约定,刚才换回了陛下。”

“放屁!”

田和勃然大怒。

他大袖一拂,强势道:“皇叔,你刚才说林丰厉害,我反驳了,你也是无言以对。至于你说出兵要知己知彼,难道我们哨探打探到的,都是假消息,都是虚假的情报吗?”

“时至今日,我们的情报很是详尽。在这一前提下,我们了解清楚了林丰的兵力构成,知道林丰的力量分布,完全是具备反击的机会。如果在这个时候都不全力以赴反击,那是错失良机。”

“林丰为了确保秦军官员的安全,专门派遣了主力离开。林丰身边的力量虚弱,必须一鼓作气,彻底灭掉林丰。”

他眼神愈发的锐利,透着急不可耐。

报仇!

这是田和的唯一执念。

田和环顾周围,扫了一圈后,目光又落在田育的身上,急切道:“至于皇叔刚才说的约定,那更是荒唐,更是屁话。有实力,就有最够的话语权。”

“没有实力,所谓的约定,就是一纸空谈,就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终究,还是看实力。”

“至于我们现在和秦国开战,双方本来就是敌人,有什么好惧怕的呢?现在不开战,错过了机会,再想拿下林丰,就再也不可能。这一战,必须要打。”

田育看着近乎于疯狂的皇帝,心中更有些失落。

皇帝这一举动,很不妥当。

好战必亡啊!

尤其明知道秦国实力强,林丰不好对付,可是皇帝这里,偏偏还要带着军队前往一战。在田育看来,这是极为不妥当,是极为荒唐的事情。

这一刻,田育认为年少得志,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田和登基后,看起来是励精图治,本质上来说,是因为田育和晏子初联合辅政,皇帝没有什么压力,齐国整体的发展也不错。田和这里,受到的挫折极少,所以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经历过苦难。

田育再度劝说道:“陛下,还是不妥当。如今我军的士气,不够旺盛。”

“没有什么旺盛不旺盛的。”

田和大袖一拂,强势道:“皇叔不愿意参战,甚至是怯战。这一战,你退居到后方就是。请皇叔,不要干涉朕指挥大军作战。总之,朕会取得这一战的胜利,不会让皇叔失望的。”

“唉……”

田育喟然叹息一声。

只是田育,却没有退让,他再度郑重道:“陛下,不能胡来啊。”

“来人!”

田和直接下令。

一旁的士兵上前,抱拳行礼。

田和眼神再无柔和,更是没有耐心了,吩咐道:“琅琊王身体不适,让他去后方营地休息。”

“喏!”

士兵得令,恭敬道:“王爷,请吧。”

毕竟田育在军中有威望,士兵也不曾有任何的冒犯。

田育很想再劝说田和一番,可是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皇帝已经是魔症,他根本无法劝阻,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先保全自身。

士兵带着田育离开,田和的目光一转,一下就看向了曹无道。

他是认识曹无道的,甚至曹无道的妹妹,还是宫中的妃嫔

田和面色冷肃,冷冰冰道:“曹无道,林丰羞辱我齐国,更是羞辱朕。你认为,我们是否要一战?我齐国明明看到了机会,却不敢一战,你认为对不对?”

曹无道抱拳道:“我齐国人,不可辱。秦国人羞辱我齐国,必须一战,报仇雪恨。陛下提及的机会,末将是赞同的。秦国的主要兵力,云集在冀州境内。现在,的确是攻打林丰的最佳机会。”

“好!”

田和点头赞许。

难得曹无道赞梦见泥鳅活蹦乱跳同他的分析,竟是和他想到了一块去。

这是好事情。

田和继续道;“曹无道,你立刻调集后方的两万步兵,直接攻打秦军大营。至于身边的三千骑兵,策应左右。一旦步兵攻打营地取胜,秦军溃逃时,骑兵负责掩杀,彻底击溃这里的秦军主力。”

“只要是这一战取胜,下一步,我们立刻挥师进入冀州境内,拿下所有秦国的官员和军队。”

“如此,我们就有了和秦国谈判的资本。之前给予秦国的粮食、物资等,以及我们齐国沦为俘虏的士兵,都会夺回来。朕不是个吃亏的人,林丰想要在朕的这里占便宜,那是绝不可能的。”

田和更是强硬道:“我齐国,绝不服软,绝不会认输。”

曹无道听完田和的分析,脸上露出了赞同神色,说道:“陛下的分析,极有道理,臣也极为赞同。只要先灭掉林丰的这股兵力,下一步再挥师进入冀州,大局抵定。”

作为一个将领,曹无道有自己的心思。

他也认同皇帝的分析。

这一次,琅琊王还是太谨慎了。再者,秦国逼迫齐国给予钱财和粮食,还逼迫齐国割让土地。如果丧权辱国的条约,怎么能签署答应呢?

这一战,曹无道认为势在必行。

胜利是靠自己一步步打出来的,不是靠谈判来的。

田和点了点头,吩咐道:“安排吧,准备一战。”

“喏!”

曹无道得令,吩咐了下去。

后方驻扎的两万齐国士兵,迅速的往前来。当大军和曹无道的三千骑兵汇合后,以田和、曹无道为首,率领着大军浩浩荡荡的往前去,直扑秦军营地去。

喜欢史上最狂姑爷请大家收藏:

夜色渐渐笼罩了整个军营。

营地中,已经埋锅造饭,准备晚上的饭菜。以往傍晚时分,就已经准备得差不多,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可以开饭。可是今天做饭的时间,推迟了差不多半个时辰。

以至于已经是夜幕笼罩,营地中还在生火做饭,还在准备晚上的饭菜。

田和沦为俘虏后,肚子里面缺少油水,人瘦了很多。而且,这些日子在军中饿得快,饭量增加,吃饭也吃得更多了。没办法,他现在是阶下囚,不像在齐国时,他在皇宫内想吃就吃。

甚至,不论是羊肉,亦或是牛肉,以及其他的山珍海味,都是顿顿管够,甚至田和吃得腻了。

在这里成了阶下囚,每顿饭有点肉都不错了。还想要更多,那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皇帝,也没有优待。

田和早早的就已经饿了,今天被林丰羞辱了一番痛打了一顿,他更是觉得自己饿了,需要补充食物,才能不至于饿肚子。在田和焦急的等待中时,迟迟不见开饭。

田和愤怒下,直接喊道:“来人,快来人。”

一名士兵进入,看着田和,不耐烦道:“你嚎什么嚎,要吼丧吗?”

话语中,对田和没有半点尊敬。

甚至是直接呵斥。

田和这些日子没少受冷眼,毕竟他是一个人被囚禁。而且被俘虏的齐国士兵也不曾带来,依旧还在大峰口的方向。田和这些日子极度的难受,一颗心无比的冰冷。

田和内心的暴戾,更是在这一期间内,积攒了无数。

他早就快爆炸了。

他已经快忍不住如今的一切。

先前他被林丰呵斥,如今又被一个士兵呵斥,田和顿时怒了,瞪大了眼睛,握紧了拳头,歇斯底里道:“朕是齐国的皇帝,即便朕沦为阶下囚,也不是你能羞辱的。你敢羞辱朕,我让林丰杀了你。”

“找死!”

士兵一步上前,冲到田和的面前,一拳抡起打出。

砰!!

拳头撞在田和的脸上。

田和脸上火辣辣的,一张脸都红肿了起来。

士兵眼神凶狠,根本不曾留手,他双手拽起田和,直接扔了出去。

砰!!

田和摔倒在地上,浑身都像是散架了一样,被摔得七荤八素的。

田和手撑地,想站起身的时候,士兵冷着脸,一步来到田和的面前,一脚抬起,就踩在田和的胸膛上,咬着牙道:“你田和是齐国的皇帝,是我秦国的仇人。大帅爱兵如子,怎么可能处置我呢?”

“你,真是自以为是。”

“依我看,你是欠收拾,就是欠揍找死。当然你放心,我不敢杀你。一旦我杀了你,大帅肯定会处死我。可是,不代表我不敢打你,你算个球啊?”

“打了你,你能怎么样?”

“大帅不会管这些的。”

士兵一脚就踹出去,砰的一声踹在田和的背后,使得田和身体疼痛无比,一下蜷缩着身体。剧烈的疼痛下,田和一双眸子喷火,甚至那脸上更是一副委屈神情。

转眼间,眸子已经升起了雾气,已然是快哭了。

田和内心无比难受。

他内心也充斥着杀机,想要杀人,不甘心就被这样羞辱。可是所有的委屈,都是在这一刻收敛了起来。因为他如今是阶下囚,惹不起一个最普通的士兵。

士兵一阵踢踹后,一口唾沫吐在田和的身上,骂骂咧咧两声,就直接离开了。

田和躺在地上,过了好半晌才恢复过来,他坐起来,看着身上的唾沫,脸上有着厌恶,可是最终这厌恶收起来。他揉着身体的疼痛,脸上流露出阴狠神色。

他发誓,如果是有了机会,他一定会报复的,他要杀了秦国的士兵,他要杀了林丰。

他要让秦国人付出代价。

田和深吸口气,没有再催促士兵拿饭吃。他静静地枯坐着,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一阵脚步传来,守在营帐门口的士兵,撩起营帐门帘进入。

士兵拿着一碗饭进入,扫了眼坐着的田和,走到案桌旁,直接把碗筷往案桌一扔。

砰!!

碗落在地上直接歪斜,以至于碗中的饭菜也落在案桌上。

筷子,散落开来。

田和的眼中多了怒色,顿时看向士兵,很是愤怒。

士兵眼神不屑,冷冰冰说道:“怎么,先前打了你,你觉得还不够,还想挨一顿打吗?你如果真的想挨打,我成全你。另外,你如果不想吃饭,我直接拿走。这碗饭,就算是喂狗,也是值了。狗吃了饭,好歹还忠诚。这碗饭喂了你,太浪费了。”

“我吃,我吃!”

田和忙不迭地开口说话。

他恨意冲霄,可是他挨了打后,已经学聪明了,他惹不起这士兵。

一切,忍字当头。

田和眼看着士兵离开,才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拿起碗。他看着洒落在案桌上的米饭,脸上的神情一变再变。换做是他在齐国时,别说洒落的饭,就算是剩饭剩菜也没吃过。

如今,这洒落的饭,田和最终伸出手,一点点捡起来,搁在碗中。然后,他捧着碗,拿着筷子,低下脑袋大口大口地吃着饭,只是那眼眶中,泪水却是滴答滴答流淌下来。

这是他这辈子,受到最多的屈辱。

田和一碗饭吃下去,实际上只吃了个八成饱,毕竟先前就饿了肚子。

到晚上,田和早早就歇息。

时间流逝,一连三天下来,田和遭到士兵的针对,处处羞辱他,处处针对他。田和内心虽说愤懑,可是所有的一切,还是忍耐了下来,因为他没有多余的选择。

终于,三天过去。

这一日雨过天晴,早已经是艳阳高照。

田和大清早就起来了,他收拾妥当,就在营帐中静静地等待着,等着人来通知他。

他希望回齐国去,甚至希望能报仇雪恨。

营帐门帘撩起,士兵进入,看了田和一眼,吩咐道:“田和,出来吧,大帅找你。”

田和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掠过一道精光,他终于熬出来了。他站起身,昂着头,跟着士兵走出,很快来到了中军大帐,见到了林丰,便站在一旁。

林丰打量田和一眼,见田和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田和越是表现得平静,实际上,内心也就愈发地难受。

毕竟这三天对田和的羞辱,林丰一直都关注,都是看在眼中的。

他不信田和这样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人,能够咽下这一口气。

这是达到了效果的。

林丰嘴角噙着笑容,提醒道:“田和,记住了,千万不要再和秦国为敌。否则,这一次就是前车之鉴。希望你,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作为一个阶下囚,日子可不好过。”

田和面颊抽了抽,心中难受,他不甘心遭到如此的羞辱。

“走吧,出发。”

林丰直接吩咐一声。

随着林丰的安排,一队士兵押解着田和出了营地,浩浩荡荡地离开军营,来到营地外一里路的地方。

这是如今交接的地方。

田育看到林丰一行人,也梦见泥鳅活蹦乱跳看到了田和

梦见泥鳅活蹦乱跳 无删减全文,

,他直接策马上来,沉声道:“林丰,粮食和物资已经送入了秦军营地。这三天时间过去,秦国的大军和官员,已经进入齐国境内,甚至开始立足了。我齐国的人,已经全部撤回。现在,可以释放陛下了吧?”

“可以!”

林丰直接回答。

他眼神锐利,正色道:“田育,好好劝一劝田和,让他记清楚秦国不可辱。这一次,只是杀了齐国十万大军,只是让齐国割让了冀州而已。下一次,再有侵犯我秦国的举动,我秦国必定会让你付出更大的代价。”

田育面颊抽搐,林丰真的是狠辣,一开口又是离间计,明知道陛下的性情,还开口离间一番。

田育知道林丰的厉害,所以没有和林丰多话,大袖一拂,郑重道:“林丰,废话少说,我齐国已经履行了约定。现在,该你履行约定了。”

“来人,放了田和。”

林丰不再多言,直接吩咐了下去。

喜欢史上最狂姑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