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流放媳妇有空间的小说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宋慈倒没想到闵亲王需要贿赂她一个老太婆的上头去,就穿越流放媳妇有空间的小说是想帮着说合,贿赂宋致远不是更合适么?

不过她想到后世那些贪官,被贿赂时也多有送到家眷手上去,也就释怀了。

“只为了回徐州,闵亲王也不至于这么低微吧?”宋慈小心地说了一句。

好歹是堂堂亲王呢。

“是与不是,只看他提与不提了。”宋致远合上盒子

穿越流放媳妇有空间的小说 免费全文

,低声道:“皇上也未必愿意他回去的,徐州富庶,国库也缺银子呢。”

宋慈脸皮一抽,不必说,她懂了,就是那啥,削藩呗。

“你就当这是赔礼好了,反正他也是这么说,不必去说什么好话。”宋慈对宋致远道:“你是皇上近臣,别做让他反感的事。”

宋致远笑了笑,也得分是什么事吧,有些事,若是为了大庆好的,就是令帝皇反感,他也得做,不然那就成只会媚上的奸臣了。

“老三这阵子,倒是挺得这些王爷的心,今日这转交这礼,就觉得很突兀,还有他带着那白氏拜访孝王府的事,你可是心中有数?”宋慈把话题带到了宋致庆身上。

宋致远的脸色便是一阴,声音也有几分冷意:“回京任职,倒没做啥建树,却是学会钻营了。”

宋慈一叹,道:“这也怨不得他,在他心里,前头有你压着,难以出头,自然要另谋大道,有心要比一比。再者,毕竟不是我亲生,他必然觉得亲疏有别。”

事实上,就是亲生的又如何,人心总会偏,教养好也就罢了,教不好,亲生的就会自动退让不争不抢?

可拉倒吧,这上京的世家,亲兄弟阖墙的事难道就没了?

所以她其实挺佩服原身老太太的,竟能把自己的几个孩子教养好,守望相助,连宋老三这个庶子,也没做半点对不住他的事。

圣母慈吧!

有一阵风吹来,宋慈不由脖子一缩,看了看窗户,关着的。

“老大,我也不懂啥朝政的,可老三这想着站队压宝,我就觉得不太安心,万一他把整个宋家拖下水,这……娘就在想,是不是把这危险扼杀在摇篮当中,把他单分出去如何?”

这分了家,宋致庆做啥都连累不了宋致远他们了。

“父母在,不分家,娘您多虑了。儿子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您放心安享晚年好了。”若是老三一意孤行非要作死,他会直接折断了他的双翼,连飞都飞不起来。

宋致远声线清淡,可宋慈却从中感觉到了一丝凛冽的寒意。

也是,凭他这个地位,想让一个五品官丢官还不是动一下嘴皮子的事,再往大了说,宋致庆真过分了,他把人废了在家养成富贵闲人,就更容易了。

一个官员,断个腿儿还怎么当官?

宋慈想及这点,吞了吞唾沫,论狠还是人精儿子狠。

她默默地为宋老三点了个蜡,千万别作死,作死的话,你吃枣药丸!

从墨韵居出来的宋致庆莫名的感到后背发寒,不由抬头望了望天,今年的寒冬要提前了吗?

喜欢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请大家收藏:

红日西斜,待得残阳染红了半边天,宋致远踩着落日余晖入了春晖堂。

“娘。”宋致远给宋慈行了一礼。

宋慈笑着应了,又吩咐春分:“去给相爷端一盏雪梨蜜糖水上来润润喉。”

春分屈膝应下,躬身退出,很快就端来了一个茶盏,呈了上去。

宋致远打开茶杯盖,一丝甜味儿钻进鼻尖,侵入肺腑,抿上一口,浑身的燥意都得了缓解。

“入秋了就容易秋燥,这雪梨水还加了银耳和蜜糖一起熬煮的,最是清心润肺,你多喝两口。”宋慈道。

“母亲这里总是好吃的东西多。”

说到吃喝玩乐,作为一条咸鱼的宋慈自是精通,毕竟她还从后世来,过的又是躺平的人生,不钻研这个,难道去跟男子一样科举当官为国争光么?

那样伟大的事,不是她该做的,作为一条咸鱼,就该有咸鱼的自觉和悟性,所以她把这吃喝玩乐给玩精了,别说一套一套的,十套八套的她也会。

不过,在人精儿子面前还是别透露太多,免得引起他的怀疑。

“你那边自然也有,只是你整日忙于国事,顾不上吃罢了。”宋慈说道:“瞧你进门的时候似有心事,莫非今日早朝又有糟心事?”

宋致远放下茶盏,点头道:“皇上点的钦差,就是将成为驸马的崔长霄在回程遭了暗杀,下落不明,皇上震怒。”

宋慈眉头一皱:“崔长霄,那个状元爷么?已是遭

穿越流放媳妇有空间的小说 免费全文

遇不测了?”

“只是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这可难办了,那可是驸马爷,这要是有点不好,嘉怡公主这边?”

宋致远道:“嘉怡公主听了消息,据说晕了过去,就是皇后娘娘也身有不适,宣了太医。”

宋慈缄默,半晌道:“只是下落不明,那崔小子瞧着不像是短命的,该会是虚惊一场。”

“但愿吧,娘唤儿子过来,可是有话吩咐?”宋致远转移了话题。

宋慈从一旁的炕桌上,取了那闵亲王送的‘假货’递给他,道:“闵亲王托老三送来了赔礼。”

宋致远一愣,接过来打开,见里面是一条晶石之类的串珠,耳边听着宋慈的话,眉头紧了又松,把串珠放进盒子里。

“不过是一条珠串,娘喜欢留着就是了,回头我会着江福来送回一份回礼。”

宋慈用指尖拨着那串珠,道:“倒称不上喜欢,就是觉得有些突兀罢了,咱们也跟闵亲王没啥交集,他真能为母族犯的不值一提的小错做到这地步?”

宋致远眉一挑:“娘的意思是闵亲王无事献殷勤,有意讨好?”

“你觉得呢?”宋慈反问,论政治敏感,她可不如这位。

宋致远的视线重新落在盒子里,道:“如您所说,彼此没啥交集,却送上厚礼,为的只是替姬家圆场,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他想了下,道:“如果没料错,闵亲王大概是想回徐州?”

宋慈怔住,这和回徐州有什么关系?

她也不蠢,结合从前所看的史书和电视剧穿越流放媳妇有空间的小说,一个想法脱口而出:“难道是怕着皇上不允,想你帮着说合?”

哦豁,所以这是贿赂给好处了?

原来这就是我当不成和坤,我可以培养一个‘和坤’的感觉么?

喜欢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