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杀人啦!”

“抢银行了!”

大街上的人群快速逃散。

短暂的混乱以后,街上的行人就已经很少了,第一时间找地方躲避。

“哇,不是吧。”

阿健半低着腰藏在轿车车身后面,往枪响的位置看了看:

“港岛什么时候这么刺激了,听枪声,这是微冲的声音啊。”

“嗯。”

钟文泽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冲马克李说到:“小马哥,你开车先送他们回去。”

这件事发生在西贡警署的辖区,现在刑侦组一二三组又无比的和谐,到时候肯定还是归钟文泽他们来处理这个案子。

“好。”

马克李点头应允了下来。

李芸欣也没有逞强,非常懂事的示意钟文泽小心一点。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阿健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看向钟文泽:“正好看看港岛到底什么行情。”

“算了吧。”

钟文泽摇头拒绝了:“没有避弹衣,万一被流弹扫中就扑街了。”

“你不是让我跟你当差么?”

阿健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我倒是有点兴趣了,如果真跟你当差,这种场面还不是要面对的。”

“这....”

钟文泽一时间没说出来下一句。

马克李考虑了一下点头表示赞同:“阿泽,你就让他跟你去看看吧。”

马克李对于让阿健去当差这件事还是表示赞同的,毕竟他自己以前走错了路。

虽然说现在洗刷了一下,让阿健去当差也是间接性的洗刷自己身上曾经的罪恶。

当下。

两人不再纠结,送走马克李跟李芸欣后,钟文泽伸手摸出后腰别着的点三八递给阿健:

“这玩意会用吧?”

“小意思。”

阿健接过点三八,弹开弹桥检查了一下而后合上:“枪给我了,你呢?”

“我随便就行了。”

钟文泽伸手在兜里掏了掏,虚拟的空间储物盒里储存的伯莱塔随即出现在手里。

烤蓝色的枪身保养的极好,在阳光下闪烁着独特的金属光泽。

“靠!”

阿健脱口而出,翻着白眼道:“伯莱塔!这玩意比点三八靠谱多了,你还真是随便啊!”

“嘿嘿。”

钟文泽龇牙笑了笑,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走了走了。”

两人猫着腰沿着墙角,逆流人群对着枪声扫射的位置而去。

很快。

距离拉近。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藏在墙角后面,侧身看向事发点。

有人在抢银行!

街尾银行门口,一台运钞车车身起火侧翻在路上,碎裂的玻璃碴子掉了一地。

想来。

刚才的爆炸声应该就是运钞车发出来的。

四个戴着头套的劫匪人手一把微冲将运钞车围住,两人负责警戒,持枪对着周围时不时开枪威慑。

另外两人则是拎着大帆布袋,正在运钞车打开的车尾位置接力往外面装钱。

很快。

旁侧的位置。

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全文阅读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距离事发银行最近位置巡逻的军装警赶到现场,手持点三八对准四个劫匪:

“不许动!”

“哎!”

钟文泽看着直愣愣出去喊话的军装警,直呼“无脑”,这种劫匪,你还喊个屁的话,一看就是实战经验不足。

刚想叫住他们,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负责警戒的两个劫匪一眼就看到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对白。

“哒哒哒....”

劫匪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微冲枪口喷射着火舌宣泄着子弹。

“啊...”

惨叫声跟着响起。

刚刚冒头的军装警惨叫一声直接倒地,身体上爆开好几团血雾。

“哒哒哒...”

劫匪手指不停,手指扣压着扳机,一口气把弹匣里的子弹直接打完,然后更换子弹。

两人配合很好,无缝衔接。

两轮扫射下来。

刚刚赶来的这几个巡逻警瞬间扑街三个,强大的火力覆盖下,打的剩下的两人不敢冒头。

“衰佬!”

钟文泽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伸手把倒在自己身边的巡逻警拉进墙角。

巡逻警的对讲里发出声音:“003,情况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呼叫支援!”

钟文泽拿起对接喊了一句:“呼叫支援。”

他的目光看着银行门口的位置。

这个时候劫匪已经抢的差不多了,背着两个装的满满的帆布袋往轿车靠去。

负责警戒的两人也立刻往那边靠。

“要跑了。”

阿健蹲在角落里,看着要走的四人,随即猫腰探头,点三八对准其中一人。

“砰!”

点三八枪口冒烟。

这一枪直接击中劫匪的后背,但是意料中的应声倒地并没有出现。

中枪的劫匪在中枪后身子一个趔趄往前走了两步,而后快速转身,端着微冲对着枪声的位置直接扫射。

“卧槽!”

钟文泽眼疾手快,一把把阿健拉了回来,子弹瞬间打在阿健原本冒头的位置,火星四溅。

“尼玛的!”

阿健甩了甩头发,吐了口唾沫:“这他妈的打劫还穿了避弹衣?搞这么专业?就很离谱!”

刚才他这一枪,就是被劫匪穿的避弹衣给抵挡下来了。

劫匪似乎动了怒,一边开枪边往他们这边靠了过来。

这时候。

远处传来警笛呼啸的声音,支援的差人正在路上。

“走了走了!”

劫匪中有人喊了一句。

开枪的劫匪有些不爽,冲着他们这边再度压了几枪,这才退向轿车。

钟文泽见枪声停止,短暂的停顿以后,冒头往劫匪的位置看了看。

这时候。

四个劫匪都已经全部上车,正在伸手关门。

“阿健!”

钟文泽手中的伯莱塔往前一压,枪口对准轿车的位置:“打胎,打胎!”

阿健跟着蹿了出来。

两人心照不宣,枪口各自瞄准目标。

“砰砰!”

钟文泽半眯着眼,枪口对准轿车前左车轮,两声干脆利落的连击。

车轮在子弹的击中下,瞬间爆胎。

“砰!”

“砰!”

相比起钟文泽的连射DoubleTap,阿健的开枪没有连击,但是精准度同样不错,车子左后轮跟着也应声炸裂。

“嗡嗡!”

轿车刚刚点火启动,劫匪刚刚给油,车胎正好爆了,而且都是炸的左边,车身失去平衡直接往左边窜去,险些失控。

“砰砰!”

再度两声枪响,轿车的右后轮再度炸裂,炸裂的轮胎没气,轮子压在地面上根本跑不起来。

“草你妈的!”

开车的劫匪一巴掌拍在反向盘上,气急败坏的看着后视镜里角落冒头开枪的钟文泽与阿健:

“下车,干死他们!”

一时间。

四个劫匪纷纷下车,拉动的枪栓对着钟文泽、阿健两人藏身的位置,疯狂扣动扳机。

“哒哒哒...”

四把微冲同时喷射着火舌,子弹倾扫在两人藏身的位置,边打边往这边压。

看得出来。

这伙人是真的怒了,子弹就跟不要钱一样。

墙角里。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身子紧紧的贴着墙壁,两人都很心照不宣的一动不动。

“这伙人还真是有钱啊。”

阿健接过钟文泽递给自己的子弹,弹开弹桥往里面压着子弹:

“四把微冲,就刚才这几分钟,得有几百发子弹了吧。”

“嗯。”

钟文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在心里粗略的估算了一下:

“我就纳了闷了,这伙人怎么会有这么专业的装备,又是避弹衣又是微冲的,子弹还管饱管够。”

“我觉得....”

阿健半压着脑袋,听着越来越近的微冲枪声,有些苦逼的说到:

“我觉得咱们应该要跑路了。”

枪声越来越近。

但是。

两人的这个位置却非常的尴尬,再继续往后退的话,就会进入劫匪的视野,瞬间会成为枪靶子。

但是不退的话,这四个人马上压上来了。

“未必!”

钟文泽右手紧攥着伯莱塔,整个人精力高度集中,耳朵无比灵敏的捕捉着枪声。

响亮的枪声,在下一个瞬息弱了几分。

应该是有人在更换弹匣。

钟文泽右脚点地发力,右手攥着伯莱塔就要开枪还击。

就在他身体刚刚支棱起的时候,耳朵里忽然传进来一个拉环卡扣跳动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

钟文泽眼皮子猛地跳了一下,继而感觉心脏都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我草你妈!”

他怒吼一声,原本右手伯莱塔抬起的枪口继而一转,枪口指向阿健。

阿健看着指向自己的枪口,顿时愣了一下。

“砰砰!”

钟文泽直接扣动扳机,子弹对着阿健的方向,打在了他身后商铺的落地钢化玻璃门上。

钢化玻璃门瞬间龟裂,密密麻麻的蜘蛛裂纹往四周扩散而去。

钟文泽整个人猛地蹿起,抱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阿健,对着商铺的钢化玻璃撞了过去。

两人撞破落地钢化玻璃,翻滚进里面的商铺,在玻璃渣子中翻滚了好几圈。

也就是这个瞬间。

原本两人藏身的位置先是响起重物弹跳的声音,跟着传来一声剧烈的炸响。

“轰!”

剧烈的爆炸伴随着热浪袭来。

即便是两人早就提前跳开,但是强大的冲击力还是震得两人感觉心脏都颤了一颤。

“卧槽!”

阿健灰头土脸的甩了甩头发,把夹杂在头发中的玻璃渣子甩掉,耳朵里全是嗡嗡嗡的耳鸣声,整个人额头冒汗:

“这他妈的...还有手雷?这伙人什么来路啊!港岛的劫匪已经狂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此刻。

他有些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钟文泽提前预警,估计刚才两人都全部嗝屁了。

“哒哒哒..”

随着爆炸过后,枪声再度响起。

劫匪完全无视了越来越的警笛声,势必要做掉钟文泽与阿健,再度往前压。

有人无比疯狂的嘶吼着:“草,这都没炸死,快做掉他们!”

阿健快速的打量着四周,寻找店铺的出口。

此刻。

他有点慌了。

相比起阿健,钟文泽则显得无比沉稳,整个人压低着身子一动不动的躲在柜台后面。

“靠!”

阿健扫视了一圈,硬是没看到出口,破口大骂:“这群扑街差佬,怎么还没有到!”

“别急,有我在!”

钟文泽声音无比沉稳,跟着他侧了侧身子,调整着自己的姿势,原本面向柜子的身体调整成侧身。

储物空间。

最后一枚高爆手雷出现在手里。

“呼!”

阿健深呼吸一口,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右手手掌活动了一下,紧攥着点三八。

他整个人精神高度紧张,眯着眼盯着上方位,等待着劫匪现身露面,就能第一时间把枪对着劫匪的头部位置开枪。

须臾。

枪声愈来愈近。

几个人已经出现在墙角。

原本半眯着眼聆听声音的钟文泽猛然睁眼,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大拇指弹了一下。

手里的高爆手雷拉环弹开。

“呼。”

右手在空中划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过,好像带带阵阵风声,手心的高爆手雷顺势脱手而出。

手雷出手。

钟文泽立刻调整着身姿,背靠着柜台,双手自左右紧紧的捂着耳朵。

阿健有些傻眼,双目聚焦在从钟文泽手里脱手飞出去的手雷,有些呆滞。

他的目光就随着高爆手雷的运动轨迹跟着移动,而后这才跟着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咚咚...”

高爆手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而后落入街尾拐角的位置,落地后弹跳了两下,稳稳的落入四个劫匪站立的位置。

刚要露头的劫匪看到脚下忽然落进来的手雷,整个人直接人傻了。

在那么短暂的一瞬间,都忘记了开枪,枪声戛然而止。

“轰!”

一声剧烈的炸响。

整个地面好像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爆炸过后。

整个世界好像都陷入了清净,只剩下路边停放着的车子警报声以及呼啸而至的警笛声。

“这....”

阿健喉结耸动,吞咽了一口口水,先是看了看劫匪的位置,再看了看甩着脑袋站起来的钟文泽,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到:

“现在...港岛的差人都随身装备手雷了?现在都玩的这么高级了么?”

说着。

他扑向钟文泽,伸手在他的口袋里掏了起来,试图寻找,心有余悸:

“你这个人也太恐怖了吧,口袋里随身装着手雷?”

“好家伙,你刚才装着这玩意跟我一起吃饭?!你就不怕误触了?!”

“你难道就不怕咱们这几个人吃饭吃着吃着,忽然就炸了?!”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哗啦!”

豪哥拿着这厚厚的一叠子钞票用手指划拉了一下,钞票发出纸张特有的声响:

“谢了,好兄弟。”

他把钞票塞进裤兜里:“如果不是豪哥我现在落难了,也不至于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末了。

他又补充了一句:

“记住我豪哥的名,有机会的话,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钟文泽欣然应允,看着离开的豪哥跟他的同伙,伸手揽住李芸欣的细腰,跟着离开。

“阿泽。”

李芸欣似乎有些不解,歪头看向钟文泽:“刚才怎么不直接把这两个人抓住,怎么还反而给他们钱呢。”

“这种人,怎么说呢。”

钟文泽思考了一下,开始解释起来:“抓他们未必能让他们收手的。”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刚从大陆过来没多久的,能感化他们就感化他们吧。”

呵呵。

其实这句话说出来钟文泽自己都不信。

想要感化一个半夜三更出来打劫的人?简直就是笑话。

至于钟文泽为什么不抓他们,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豪哥这个人以后在港岛会有一番大的手笔。

这个号称世纪贼王的男人或许会成为自己的麻烦。

但是现在因为这点小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倒不如留一手,反正自己也不差这三瓜俩枣的。

没准豪哥知道没有一技之长在港岛难混,拿着这些钞票坐船回大陆了也说不定的。

一点小插曲。

钟文泽也就没往心里去了。

回到别墅以后。

已经晚上十点了,但是小马哥一行人正坐在院子里聊着喝酒呢。

看到钟文泽跟李芸欣进来,非得拉着他们一起坐下来喝点。

钟文泽示意李芸欣先上去睡觉,自己也没有端着,拉开凳子就坐下来陪他们喝一杯。

“泽哥。”

老四拿过杯子帮钟文泽把酒倒满,看了眼马克李:“你知道不,小马哥的弟弟要回来了。”

“阿健呐?”

钟文泽端起杯子小抿了一口,看向马克李:“小马哥,怎么没听你跟我说起过。”

“这有什么好说的。”

马克李笑着摆了摆手,信手拿起一根火柴叼进嘴里:“这小子回来了也就回来了,没什么好说的。”

“话怎么能这么说。”

钟文泽连忙摆手否定,拿起筷子夹起熟食往嘴里塞,大口的咀嚼着:

“好歹我们跟阿健也是过命的交情,他在邓家勇的案子上也没少帮我,怎么能说没什么好说的呢。”

钟文泽还真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他的身子往前探了探:

“怎么说?他这次回来不去米国了吧?在这边常驻的话准备做什么。”

“还不知道。”

马克李回忆了一下:“到时候再看吧,这小子喜欢安逸平凡的生活,到时候在这边开个饭店也说不定的。”

“这个好。”

钟文泽打了个响指:“如果开饭店的话我可得好好支持他一手了。”

顿了顿。

他又摇了摇头:“不过啊,我觉得以阿健这身手这头脑,开饭店实在是屈才了啊。”

当初。

在米国的时候,阿健的战斗力钟文泽可是见识过的,不论是气魄与胆识,都丝毫不在马克李之下。

开饭店,安逸是安逸了点,但是也缺乏激情,如果他过来跟自己当差呢?

有了这个想法,钟文泽立刻来了精神。

“小马哥,回头你问问阿健有没有兴趣当差啊,我手底下缺人,他正好能补缺。”

阿健是马克李的孪生兄弟,两个人的长相基本上没有什么差。

一下子。

就让钟文泽联想到了《辣手神探》《猛虎出更》等等一系列的影视作品了。

这不就是为阿健量身订造的职业么。

“也行。”

马克李思考了一下也

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全文阅读

就应承下来了:“谢阿泽,回头我问问阿健,如果他要是愿意的话。”

“OK。”

钟文泽打了个响指,举杯吆喝着众人开喝。

得有小半个小时以后,众人喝的差不多了也就散场各自回去了。

钟文泽喝了两罐啤酒,从楼下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就上楼了。

推开门。

李芸欣刚洗完澡穿着浴袍在梳妆镜前吹着头发,见到钟文泽进来,催促着他去洗澡。

等钟文泽洗完澡出来,李芸欣裹着薄被,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房间的灯也已经灭了,只留下暖色的氛围灯还亮着。

钟文泽简单的吹了个头发,站在阳台上吸了支香烟,随即准备睡觉。

轻手轻脚的来到床边。

李芸欣背对着自己侧身而睡。

钟文泽伸手拉开被子,入眼是李芸欣那双修长的大长腿。

不对!

有猫腻!

钟文泽眼角抽了抽,敏锐的发现了端倪,李芸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穿上丝袜了。

黑色的。

暖色的氛围灯下。

大长腿非常吸睛,但是黑色丝袜却更让人心头一颤,让她的大长腿看上去更加纤细了。

丝袜是长筒过膝的,顺着纤细的长腿一直往上,而后蔓延进单薄的丝质睡衣包裹着的臀儿。

侧身姿势下。

那被丝质睡衣包裹住无比圆滑的臀部,圆润而又有弹性,在黑色丝袜的辅助下。

感性直接拉满!

爆表!

“嘶...”

钟文泽忍不住吸了口气,目光幽幽的看着往上延伸到包臀丝质睡衣的长筒丝袜,内心忍不住生出一探究竟的强烈好奇心。

“唔...”

李芸欣这时候嘴里呓语,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悠然转身过来,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就这么布灵布灵的看着钟文泽,嘴角微挑憋着笑:

“阿泽,该睡觉了。”

说完。

她还特地抬起自己的大长腿来,在空中舒展了一下,继而落在钟文泽的肩头之上。

丝袜触感极好,无比丝滑。

黑丝下。

一双玉足被包裹着,脚趾头微微挑动,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

顺着这个角度随着丝袜看过去往下延伸,让人心生强烈的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啧...”

钟文泽咂舌一声,伸手按住李芸欣修长的大腿,将她压倒,审问着她:

“说,什么时候这么会了?在哪里学来的套路!太坏了。”

“啊。”

李芸欣呼气如兰,眼神迷离,灼热的鼻息拍打在钟文泽的脸上:

“阿泽,要睡觉了,你想干嘛。”

“哼!”

钟文泽轻哼一声,手掌顺势钻入丝质睡衣中,攀登高峰。

“唔....”

李芸欣咬着嘴唇喃呢一声,身子紧绷了一下而后松软舒展开来,热情的迎合着...

由于付费字数的篇幅限制,此处省略三千万字...

三天后。

港岛国际机场。

钟文泽带着李芸欣、马克李出现在接机口。

出口处。

陆陆续续有人往下面走。

人群中。

穿着大风衣的阿健拎着小帆布包,顺着人流往出口走。

“阿健!”

马克李摘下大框墨镜来,冲阿健的位置摆了摆手:“这,这里啊。”

“呵呵。”

阿健看到马克李,脸上露出笑容来,大跨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哥!”

他丢掉行李,张开双手冲马克李展开,两人重重的拥抱在了一起,互相拍打着后背。

两人松开后,阿健歪头看向钟文泽,上下打量了他好一会:

“不错嘛,靓仔,这才多久没见面,你又帅了很多嘛。”

“哈哈哈...”

钟文泽笑了起来,跟着与阿健抱了一抱,打趣道:“小马哥,你看看人家阿健,多会说话啊。”

“是是是。”

马克李笑着摇了摇头:“开玩笑,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弟弟。”

说着。

他伸手一指身边的李芸欣:“阿健,叫嫂子,阿泽的小女友,芸欣。”

“嫂子好。”

阿健上下打量了一下李芸欣,再度认真的夸赞了一句:“嫂子长得很漂亮,铺面而来的一股子气质,跟阿泽是郎才女貌啊。”

“阿健你也很帅。”

李芸欣伸手与阿健握了握:“早就听阿泽、小马哥他们提起你了。”

“哈哈哈....”

众人哄笑了起来。

结束商业互夸环节,几人往停车场的位置而去,上车以后开了出去。

“阿健。”

钟文泽负责开车,李芸欣坐在副驾驶,马克李跟阿健两人坐在后座:

“你应该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回过港岛了吧,应该也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里的茶点了。”

“如果你没有什么要求的话,要不我带你去尝尝商业街那边的一家茶餐厅?味道很好的。”

“当然。”

阿健笑着点了点头:“全听阿泽安排了。”

一路上。

几人随口闲聊着,也简单的了解了阿健的基本情况。

原来。

米国那边的四海酒家,上次被炸了以后,阿健再度花钱把这个饭店重建起来了。

那个位置离着唐人街也不远,生意还是相当可以的,很快有再度经营回了正轨。

原本吧。

阿健是想让马克李去米国,两兄弟一起相互也有个照应。

但是马克李此刻还是挺感性的,不愿意去米国,相比于米国,他更想待在港岛,不愿意背井离乡。

阿健劝说过他,但是也没有后续。

所以。

这次回来。

阿健确实也是本着在港岛常驻的心思回来的,两兄弟在一起生活。

他的初步意向就是在这边再开一个四海酒家,支棱起来,两兄弟一起共同经营。

钟文泽虽然很赞同他的这个想法,但还是第一时间提出了自己建议:

跟我当差啊,虽然多了几分危险,但其实也还挺不错的。

当然了。

这种事情钟文泽自然不会催促他,只是简单的提了个建议。

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很快。

车子来到商业街。

把车子停好以后上了楼上的茶餐厅,要了个靠窗的位置,点好东西上来,简单的吃了个中饭。

至于接风洗尘的局则是放在了晚上在南山里别墅。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有时间,人更多更热闹,正好还能互相认识一下。

“啧啧...”

阿健拿起片开的脆皮乳鸽沾着椒盐放进嘴里啃了一口,咂舌感叹:

“到底是家里的东西,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就是这个味道。”

“呵呵。”

钟文泽龇牙笑了笑:“以后常驻在港岛,就不用再想这种问题啦。”

说起这个,他不由歪头看着马克李:“小马哥,你也真是的。”

“阿健当年年纪那么小,你就放心让他一个人背井离乡的去米国。”

“额..”

马克李叼着香烟,眯眼摆弄着手里的牙签:“那不也是特殊情况嘛。”

“想当年,我吃口饭都是问题,又是跟着豪哥刚入行,仇家也多,他跟我在一起也是个问题。”

“我虽然入了这一行,但是我知道这不是正当行业,自然要让阿健离我远一点,免得受到波及。”

说到这里。

他颇有几分唏嘘的叹了口气:“现在好了,自从遇到阿泽你小子以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哈哈...”

钟文泽笑着打了个哈哈,便不再在这件事情上有所纠缠。

这一顿点的东西很多,都是一些茶餐厅的标配美食,阿健也过了个嘴瘾。

吃完饭。

李芸欣去吧台结完账,四人随即从茶餐厅离开。

“阿健。”

李芸欣充当着女主人的角色,很周到的说到:“你对住处有要求么?有要求的话我让人给你定个酒店。”

“没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去我们南山里别墅住吧,反正空房很多,大家住在一起也很方便。”

“谢谢嫂子。”

阿健笑着点了点头:“我当然没有问题,还得麻烦你了。”

阿健的年纪跟钟文泽年纪相仿,小一个月而已。

“那行。”

李芸欣点头:“那咱们就回去吧,收拾收拾也差不多了,等晚上再给你接风洗尘。”

一行四人来到轿车边上,给了停车费拉开车门就要上去。

忽然。

“砰!”

一声巨响在街尾的位置响起。

剧烈的爆炸声过后,是人群惊慌逃窜尖叫以及轿车发出的警报声。

“小心。”

钟文泽身体紧绷,条件反射的把李芸欣推进车里。

马克李、阿健两人也进入戒备状态,往爆炸声那边看去。

“砰砰砰!”

“砰砰砰!”

响亮的枪声紧随着爆炸声响起,一阵接着一阵,听声音,应该是冲锋枪的声音。

“打劫了!”

“杀人了!”

大量的人群往这边逃散二来。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