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第二部原著小说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那人迅疾而来,猛然跃出,朝着左挺而去!

李不负本以为那也许是丁勉或是何三七,但却发觉那人的速度实在比二人还要快得多!

“大胆左挺,胆敢偷袭李大侠,莫非是活腻了么?”

这人穿着一袭暗红色衣裳,如鬼影一样飘来,声音似男似女,一掌便拍在了左挺的胸口!

啪!

一声轻响,左挺却并未遭到重击,反而是身躯开始抽搐起来,整个人面色忽青忽白,口中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众镖师见到这红衣身影,不禁皆拜倒道:“拜见总镖头!”

这人赫然便是福威镖局的总镖头林平之!

林平之不语,只是一直将手掌按在左挺身上。

到了最后,左挺竟似渐渐不支,快要

白夜追凶第二部原著小说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倒下,只哆哆嗦嗦说出几个字:“林......林平之......你好狠!”

林平之皱起眉头,掌力一吐,压在他心口上,终于将他击毙!

李不负盯着林平之,道:“这是吸星大法?”

林平之立即恭敬地道:“我只略通皮毛,不敢在李大侠面前献丑!”

李不负点了点头,并未对林平之施展出“吸星大法”显出什么惊讶。

转而他又问道:“若我所料不错,左挺在辟邪剑法上的造诣已经不低,是不是?”

林平之面色微微一动,道:“李大侠慧眼如炬,的确如此。”

李不负道:“心中怀着仇恨的人,练起剑来,总是要比别人进展更快些的。”

林平之叹道:“这左挺狡猾奸诈,竟连我也瞒过了,早知道他怀着如此之心,我便不该传授他辟邪剑法,而该早将他毙于剑下的!”

“嗯,幸好你此时将他杀了。”

李不负笑了笑。

他没再提这件事,而是问道:“你们这一趟镖,是往哪里送的?”

林平之回答道:“说起来和您也有很大的关系。”

李不负道:“哦?”

林平之道:“这些都是群雄们送与五仙教蓝教主的大寿礼物。这只是第一趟,还有后面许多趟要送!所以我亲自押镖,免得延误了时期。”

李不负道:“大寿礼物?”

就在这时,街对面的“凤凰学堂”中的蓝凤凰、丁勉、何三七、闻先生等人也听到此间动静,纷纷赶来。

蓝凤凰第一句话便是:“大寿礼物?什么大寿?”

林平之立马道:“这是群雄所言,说是蓝教主的三十大寿,全江湖都要来祝寿的。目前除了少林、武当二派以外,其余门派都在准备贺礼了。”

蓝凤凰喃喃道:“三十大寿.......三十竟也算大寿么?唉,没想到我已快要三十岁了......”

女人最不愿意开口讲的就是年龄。

在这一点上,无论什么年纪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哪怕她是十九岁,她也会觉得自己多长了一岁。

何况蓝凤凰已三十。

蓝凤凰叹了口气:“三十岁.......青春未免太易逝了.......”

众人瞧着她,没有人敢开口说话,这时候说什么都很可能会犯错。

只有那位店主说道:“我曾听人讲过,青春不是一段年纪,而是一种心态。依我看,蓝教主还是年轻的,因为你的心还很年轻。”

蓝凤凰道:“你看得出人的心?”

店主微笑道:“我在此经营开店,为的正是察人之气,观人之心。”

蓝凤凰霍然对着林平之道:“好,我七月才满三十,这些礼物送得太早,我都不要了。你全部送回去吧!”

林平之道:“要我全部送回去么?”

蓝凤凰道:“不错,现在我只想要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

蓝凤凰盯着李不负,慢慢说道:“我要你陪我去上学,念书念到七月,让我再体验一次那种十四岁少女的生活。这件礼物,你能满足我么?”

李不负道:“当然可以。”

蓝凤凰展开笑颜,拉着李不负,一溜烟地走了。

·········

林平之果然将这些礼物都一一送了回去。

小镇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这小镇当然也渐渐变得不太平凡了,因为武林中人人都知道,李不负、蓝凤凰、丁勉等人齐聚此处,不知是在悄悄密谋什么大事。

武林中人是难免多想的。

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像李不负、蓝凤凰、丁勉这样子武功既强,又位高权重的高手,成日里必定是练武修气,治理门派,是要做大事情的。

他们决不可能去谈恋爱,做馄饨,游四方,玩游戏,念书塾。

但群雄往往会忘记,他们也是人。

只要是人就也可能会做这些事情的。

李不负和蓝凤凰就正在做。

蓝凤凰本是苗家女子,不熟悉中原文化,但是她学得却比谁都快,也比谁都认真。

她学写字,学诗词,除了《论语》她不大感兴趣以外,其余的进展都很快。

——————————————————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

这是宋朝女词人李清照的一首词,也是蓝凤凰学了这么多诗词之后,最喜欢的一首词。

蓝凤凰对这首词的感受是:“我们苗家女子总不像中原女子这般腼腆,我遇到喜欢的人,我就会告诉他,就会给他唱歌听。”

“可是我学了些诗词之后,我也觉得,这种腼腆与害羞,原来有时也是一种美好。”

李不负听完之后,却忽问道:“你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是不是已入门了?”

蓝凤凰白了李不负一眼,道:“但不管我们女人怎么变,你们男人却总是这样不解风情的。我明明在说李清照大词人,你偏偏与我来讲武功!”

李不负道:“哈哈哈哈哈,我只道天下万灵皆是相通,我看你与以往又有不同,这些日子多了好些领悟,所以才有此一问!”

蓝凤凰从俏鼻中轻轻“哼”了一声,道:“不错,我这几日的确内功长进非凡,再过些日子,我就可达到宗师之境了!”

李不负道:“再过些日子......”

蓝凤凰道:“嗯,再过些日子,就是七月了。”

七月,已入秋。

七月向来是充满收获、满足、喜悦的一月,而今年的七月又多了些浪漫。

李不负道:“我记得七月初七就是你的生日。”

蓝凤凰道:“你若敢不记得,我就要改嫁别人了!”

李不负道:“虽然你说你不要礼物,但真到了那日子,恐怕群雄们还是会有会送无数礼物过来的。”

蓝凤凰脸上露出些无奈和气愤,说道:“这麻烦本避免不了,过去几年皆是如此。现在弄得江湖上人人都知道我多少岁了!”

李不负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有种预感,这个七月江湖上大概是不会太平的。”

标签]喜欢江湖风云第一刀请大家收藏:

李不负还未开始动笔写,门外福威镖局的镖车已到了。

这一趟镖车连绵而去,蜿蜒出三里多路,皆是镖车排列;车轮重重压着地面,马匹疲惫不堪,竟全都装载着极为沉重的货物。

为首的那位镖师还在不住地吆喝着,说道:“走快点!咱们还有下一趟镖要押!”

——是哪一家托送镖物,竟运了这么多东西?

李不负还在端详那半阙词,然而店主和曲非烟已探出门去,瞧个热闹。

他们方一探头,为首的那位镖师好似便认出了他们似的,连忙下了马,朝着曲非烟拱手问候。

“曲姑娘近来可安?”

曲非烟想了许久,也没想出这人叫什么名字,只得问道:“你是福威镖局哪一位镖头?”

那人答道:“在下乃是福威镖局的北镖头。”

曲非烟道:“北镖头?”

那人道:“福威镖局除各地分镖局镖头以外,如今还分东、南、西、北四大镖头,统领四方,震慑宵小!”

曲非烟白夜追凶第二部原著小说在线阅读冷笑道:“那这么说来,你还算是个来头不小的人物了?”

那人垂首道:“不敢!”

那人生得俊眉朗目,一表人才,年纪不大,身子笔挺,看来也是武林中的名家高手,但在曲非烟面前却十分恭敬。

曲非烟不禁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左挺!”

“左挺?”

曲非烟忽问道:“是不是那个‘天外寒松’左挺?”

左挺道:“有劳曲姑娘还记得,实感惭愧!”

曲非烟道:“何须惭愧?天外寒松这名字在五年之前,那可很少有人不知晓的!”

左挺低头不语。

曲非烟之所以说“天外寒松”之名在五年前无人不知,那是因为五年之前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还未落势,他儿子的大名当然被众人记在心中!

可随着左冷禅一落败,自然也就没人关心他儿子左挺是如何的了。

甚至左挺这几年来,需要忍受的羞辱与愤恨比嵩山派的别的弟子更要多得多!

是以曲非烟提及这点痛处,左挺似已习以为常,并无神色变化,而是道:“曲姑娘既然在此,我斗胆想入客栈中去休息片刻,再行上路,可好?”

曲非烟瞧向那店主,道:“我又不是老板的,你问他便是了。”

店主自然不会不欢迎生意,说道:“各位镖师大爷请进吧。”

·········

左挺一走进门,看到的便是刚刚写好字的李不负。

李不负刚好把宣纸放在一张桌子上,平整铺开,打算晾干。

左挺一走进客栈,见

白夜追凶第二部原著小说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到李不负之后,突然行礼道:“是‘不是剑客’大侠李不负么?”

李不负微笑道:“以往桃谷六仙总说我这‘不是剑客’的名字容易叫得令人听不明白,如今看来,却无须有此顾虑才是。”

左挺道:“拜见李大侠!”

李不负道:“我不是大侠。”

左挺道:“但在武林中,大伙都认为你是大侠!”

李不负道:“那大伙为什么不都加入五仙教,而偏偏做了福威镖局的镖师?”

左挺回答不出来了。

李不负又缓缓道:“我怎么也想不到,左冷禅的儿子竟会加入了福威镖局,替林平之做事。”

左挺居然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凡事皆因时而动,这正是曾经家父教给我的。”

曲非烟也走了过来,看那一幅字,不经意地说道:“这倒确实像左冷禅说得出的话!”

左挺转过头去,拱了拱手,道:“多谢曲姑娘认可。”

李不负却道:“那么当年我废你父亲武功之仇,你该如何处之?”

左挺道:“既然识时务,晚辈自然不敢再来计较了,当初也都是家父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的。”

其实左挺的年纪同李不负也差之无几,但他却相当谦虚,以晚辈身份自居。

李不负道:“你这人倒是很识相。”

左挺道:“我若不识相,便活不到今日了。”

李不负道:“好!”

他只说了这一个字,便不再多看左挺一眼。

而福威镖局的镖师们纷纷进入客栈,店主也立即安排了桌席。

左挺向着店主点好了几桌的菜,然后不经意间瞥见了那幅字,缓缓念出:

“英雄俊杰正少,神剑宝刀出鞘。天边红云烈火烧,日出东方为号!”

左挺一连在口中念了几遍。

“好词!这首词极有气势,尤其是‘日出东方为号’一句,简直比起昔年称霸武林,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也犹有过之了!”

李不负道:“店主,有人夸你这首词写得好。”

左挺面色一滞,忽又道:“这首词虽然不错,但还是远远及不上这幅字了,这幅字笔走龙蛇,潇洒不羁,已有天下第一草书的风范了!”

左挺是看着从李不负手里放下这幅字的。

李不负道:“哦?你不但懂诗词,还懂书法么?”

左挺道:“家父幼时,也曾教授过我一些。”

李不负道:“很好,那你来说说,这一幅字是怎么写得好?”

左挺微微一愣,随即指着桌上那幅字的某一处说道:“瞧瞧这里,这一勾,连筋带骨,又不拖泥带水,十分恰当!”

“还有这里.......”

李不负不料这左挺还真能编出个所以然来,因此走了过去,两人贴着桌边察看。

左挺接着道:“这一竖拉下来,简直令人有一剑穿心之感.......”

李不负笑道:“你还能从书法中瞧出剑法来么?”

左挺笑了两声。

他笑声方出,手也倏地一动,袖中乍然划出一支短剑!

嗖!

剑在瞬息之间,便已刺出!

刺的正是李不负的心脏!

这一剑从背后突袭,直插而去!

左挺脸上还是满面笑容,但真正动起手来,却根本不给李不负反应的时间!

轰!

然而左挺的剑还没刺到李不负的背上,他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

客栈中众人纷纷抬头,晃神之间,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而左挺人在半空,还不忘将手中的剑朝着李不负掷去!

铿!

剑最终落在李不负的两指之间,乃是李不负以指力生生将之夹住了!

李不负叹了口气,道:“你还是比不上你父亲。至少你父亲不会对我用这种偷袭的手段!”

左挺摔在墙上,口吐鲜血,方才他竟没有看清楚李不负是怎么出的手。

李不负却问:“你学了辟邪剑法?”

左挺冷哼一声,并不回答。

李不负皱眉道:“你在辟邪剑法上的造诣恐怕还不低,否则也当不上‘北镖头’!”

左挺目内泛红,恨恨地道:“只恨没有杀掉你,报我嵩山之仇!”

恰在这时,日出客栈之外,又有一人疾速飞了进来,直直朝着左挺而去!

喜欢江湖风云第一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