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自己惩罚自己(女孩)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池母当然不会留一个半大的少年在这守着自家女儿。

但是沈昭慕看了眼她身后的小尾巴,低声沉稳地道,“您难道想将池娇丢给这俩,一个人在酒店睡觉?”

池娇也才十岁。

在沈昭慕这会心一击之下,池母哽住了。

真是惭愧,对方是个十四岁不到的少年,却更像个大人。

池娇想说自己没关系,但沈昭慕却果断地道,“车叫好了,停在在门口右边,我反正白天睡多了也不困,我能熬,你们熬得住?”

在场的,喝了点啤酒已经困得不行的傅荇实诚地摇头。

这个年纪没怎么熬夜的池母,没有摇头,但表情可以看出答案。

就别提池娇了,一个小屁孩,谁敢让她熬夜陪床守另一个小孩?是生怕床位多了没处用,姐俩好都要躺下才行?

周文看了眼沈昭慕,“这样吧,傅荇你陪阿姨和池娇妹妹先回去,我和昭慕轮流守夜。”

沈昭慕拿出手机,打开游戏,“不用,有钱,我再叫个护工,你也回去睡。”

俨然想一个人独揽这苦差事。

周文无奈,他知道沈昭慕什么脾气,一般只要他决定的事,别人是拗不过的。

等上了车,拍着池娇的背,将她哄睡着的池母,不禁戳了下自己的额头。

好奇怪,芫芫是她女儿,怎么她刚刚像是被芫芫的家长给赶出来了一样?

沈昭慕守着池芫将水挂完,然后又给她喂了药。

等她身上的热退了,脖子上的红点点也就消了大半。

“温度退了就没事了,她这不严重,但以后要注意。”

沈昭慕让医生又给她检查了下,确定没事了,才松口气。

池芫醒来时,还在医院。

阳光有些刺眼,她别过头,就看见靠着她床边被子,睡着的沈昭慕。

她一时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好像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也钻了点进来。

但等她想抓住的时候,脑子里“嗡”的一响,像是电流声掠过,最后归入虚无。

她咳了声,沈昭慕听见响动就立马醒了。

眼睛酸胀,昨晚他守着到了凌晨四点,才撑不住靠着就睡着了。

“醒了,喝不喝水?”

池芫摇头,无辜的大眼睛眨了眨。

“要尿?”

沈昭慕揉了下眼睛,扭了下酸疼的脖子,语气极其自然地接了句。

池芫立马红了脸。

羞死了。

看她还知道羞,沈昭慕便笑了,冷笑。

“怎么不憋死算了。”

说话也不客气,将人捞起来,提着,给她套上小拖鞋,“要抱着去么。”

池芫忙缩了下脑袋,瓮声瓮气,“

怎么自己惩罚自己(女孩) 全文阅读

不要。”

站起来了下,又坐回去了。

叹了口气,“我休息下再去。”

沈昭慕懒得管她这点迟来的羞耻心,娴熟地将她竖抱起来,放到病房的卫生间马桶前,摁着坐下。

“自己解决,记得洗手。”

池芫涨红了脸,小手无措地抓着自己的裤子。

“我知道要洗手,我每次都洗手了的!”

破小鬼。

沈昭慕守在门口,拿出手机给池母报了个平安,又和周文他们交代了声,让他们今天好好玩,他就先不参与了。

然后将手机放兜里,知道小孩怕羞,便走到病房外,靠着门板,估摸着时间,等里头水龙头的声音响了,他才折返。

池芫拧开门把手,见沈昭慕在门外守着,立马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以后还敢乱吃别人给的东西吗?”

有心教育这小鬼,沈昭慕冷着脸,语气不善地教训道。

池芫摇头,委屈死了,肚子里好难受,火辣辣的,还想吐。

想着,她脸一白,转过身,跑得太快,摔地上,膝盖撞到坚硬的地板砖,直接疼得眼泪掉下来。

她扶着马桶,便吐了。

这一幕变故发生太快,沈昭慕都来不及扶她,她就自己爬到马桶边,吐了。

不禁恼她都什么时候了,吐还担心吐外边被他嘲笑不成?

至于这么急着找马桶,结果还摔跤了。

他听着那声响就知道要疼上一阵了。

沉着脸,他走过去,伸手将她抱起来些,一手拍抚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让她吐得舒服些。

等吐得只剩下清水了,池芫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她小声地抽泣了下,膝盖太疼了。

但不敢哭,沈哥哥还在生气。

“很疼?”

沈昭慕拿了湿纸巾给她擦嘴,丢垃圾桶里,又抽怎么自己惩罚自己(女孩)了一张给她擦手,看她小身子一抽一抽的,也不忍心了,便问。

池芫点点头,恹恹的。

抱着她在洗手盘前,拿清水漱了口,将她抱回床边坐着,卷起她的裤腿到膝盖上,只见白嫩嫩的膝盖上,一大块皮肤摔红了。

一会估计还要肿。

他皱起眉头来,塞到薄被子里,往下拉了拉,只盖了盖小肚子。

“我给你拿药,乖乖躺着,不许再动了,听到没?”

沈昭慕对她不放心,再三叮嘱过后,还是让护工过来守着了,自己去给她买药。

拿着跌打损伤的药回来,小姑娘这下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大概是吃了苦头,他说不许动,她就真的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躺在那一动不动。

沈昭慕什么气都生不了了。

他绷着一张帅脸,给她喷了药,揉了药酒,然后将裤腿放下来。

洗过手后,他端着一杯温水,扶着她坐起来,喂她喝了几口。

语气缓和了不少,“吐过了就不难受了,喝点水,一会回去。”

池母已经在来的路上,一会给她办理出院手续。

沈昭慕觉得心累,要不是他打小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十几岁的他还真未必能照顾得了这么个娇气的小鬼。

“嗯。”

池芫点头,乖得人心都软了。

她伸手,拉着他的小手指,“沈哥哥,以后不敢乱吃别人给的东西了。就算是,沈哥哥你最好的朋友……周文哥哥、傅荇哥哥他们也不行。”

沈昭慕学着她的腔调,阴阳怪气地道,“还周文哥哥、傅荇哥哥呢,你病了他们有一个守着你么。还不是我在这像个老妈子似的伺候你吃喝拉撒?”

池芫闻言,红着脸,咬着唇,无辜地眨着水汪汪的眼看着他。

无声求他别再鞭尸了。

沈昭慕抬手,想捏她的脸,但望着她这病恹恹的模样,就没忍心动手。

只摸了摸她的脑袋,“你还委屈?我守着你一宿没睡!”

池芫默默道,“我醒来的时候你不是……”睡着么?

话没说完,就又被喂了一口水。

“病了也不乖!”

他真是上辈子欠她的,这辈子才要这么宠着供着。

池芫将脑袋靠上去,拱了拱他的颈窝。

“我真的真的真的,全世界,我最喜欢你,沈哥哥,中国小孩不骗中国小孩!”

沈昭慕咳了声,将她毛茸茸的脑袋推开些,“行了行了,你的话我就听听,谁信谁傻。”

话是这么说,嘴角却疯狂上扬。

呵,算她识相。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小鬼,再看,眼珠子掉下来了,呵。”

还没琢磨过来,脑袋就被掰到另一边,对着臭着脸的沈哥哥。

池芫扁嘴,真的不懂男人心,太海底针了。

这脸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沈昭慕不理池芫了。

还是晚上海边烧烤时,池娇拿着烤肠,经过围着周文讲笑话的池芫时,低声提醒,某个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姑娘才知道的。

池芫看了眼那边坐着像个大爷似的,冷着脸,单手刷手机的沈昭慕,闻言,立即撇下和她讲沈昭慕学校风光事迹的周文,端着烤玉米奔向浑身写着“我不高兴别惹我”的沈昭慕。

“沈哥哥,你怎么不吃?周文哥哥烤得可好吃了,我给你拿了你喜欢的玉米,给你!”

双手讨好地将小盘子往前递。

原本看见她屁

怎么自己惩罚自己(女孩) 全文阅读

颠屁颠过来喊他,脸色稍霁的沈昭慕,一听那刺耳的“周文哥哥”,就冷呵了声。

下巴往一侧一挪,脸冷得像冰块。

“不吃,起开。”

池芫便往他下巴挪过去的方向走了一步,“尝尝嘛,尝尝!”

“再烦我,把你扔海里。”

沈昭慕烦躁地抬头,恨不得伸手将盘子掀了,但看着小鬼一脸懵懂无辜的表情,他生生忍住了。

阴郁着眉眼,起身就将手机丢沙滩裤的兜里。

“回去睡了,你们自己玩。”

明明闹别扭,但还是不忘对靠谱点的周文叮嘱,“一会将她……俩送回酒店,别玩太晚,小孩晚上要早睡长脑子。”

周文听着他这老父亲似的口吻,不禁哭笑不得地点头。

“好。”

他这才馋别人家有妹妹,一下子就来了俩,还真是……

幸福来得太突然啊。

傅荇在旁边和新认识的大姐姐聊天,还拿着啤酒装成熟地在那喝了起来。

池芫看沈昭慕走远了,才收回视线,将玉米塞嘴里咬了口。

唔,磕着牙了。

一下就没了食欲。

她看着傅荇手边的罐装啤酒,伸手就想拿。

池娇像个幽灵似的及时出现,按住她想要“犯罪”的小手。

“池芫,未成年不能喝酒。”

像个老太太似的说教口吻。

池芫嘴角下撇,池娇眉眼不动,“你少来这套,我不是爸爸妈妈更不是你沈哥哥。”

别以为卖萌撒娇对她这样石头心的女孩子管用。

池娇冷着脸严肃极了。

傅荇听见动静,忙看过来,吓一跳,将啤酒拿起来。

“小姑奶奶,要是叫你沈哥哥知道你喝了我拿的啤酒,我会被剥皮抽筋游街示众的!”

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将刚认识的美女都给冷落一旁了。

池芫嘟着嘴,池娇刚要说她,就被池芫亲了下脸颊。

池娇懵了,然后,从脖子红到了耳后。

宕机了。

讨厌鬼居然亲她!

“姐姐别告诉妈妈,我不敢了。”

默默对手指,池芫就是好奇想看一眼,哪知道被池娇这个教导主任给捉住了。

池娇脸越来越红,最后磕磕绊绊地维持着她作为姐姐的尊严,话不成调地道,“你,你别以为做错事了撒娇管用!我不会吃你这——”

“吧唧。”

池芫又搂着她脖子,在她另一边脸颊上亲了口,很响。

这下,池娇眼睛都红了。

嫌恶地抹了几下脸,“口水都亲我脸上了,你烦不烦!”

“不烦不烦。”

“……”

烦死了!

难怪沈昭慕都受不了她,她也想逃了!池娇咬牙,被施了定身术似的站在原地。

傅荇啧啧啧笑着,故意逗池芫,“还有傅哥哥我呢?芫芫妹妹不能偏心哦,要封口就要一视同仁呢。”

池芫看着他伸过来的脸,默默抬了下小手。

她还没动作呢,池娇就像个小老虎似的将傅荇推开,伸手拉着池芫,姐妹俩站一处,画面好看极了。

周文放下手中正在烤的鸡翅,怕场面控制不住,便站在两方中间打圆场。

“傅荇,你可别拱火,一会沈昭慕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闻言,傅荇默默摸了下自己的脸,得,虽说才第一天见识,但他门儿清了,要是妹妹真亲了他脸,今晚这半边脸就要在沈昭慕手底下被摧残得废掉了。

童养媳,童养媳,童养媳!

他话搁这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妹妹,青梅竹马、清水楼台的,时间一长要是没有点火花,他将头放地上给沈昭慕当凳子坐!

反之,沈昭慕这妄想当他爸爸的,就将脑袋给他当凳子坐。

很久以后,傅荇得意地将印着沈昭慕大头照的定制木凳拿出来时,险些被沈昭慕扔泳池里活活呛死。

小孩到了点就犯困,池娇看着连连打呵欠的池芫,看见她脖子上的红点点,立即皱起眉头来。

“是不是被虫子咬了?”

她指着池芫的脖子,紧张地问。

周文闻声便凑过来,打开手机的手电功能照怎么自己惩罚自己(女孩)了下,“看着不像是虫子咬的,倒像是过敏……”

过敏?

池娇不怎么懂,她没见池芫过过敏。

傅荇也凑了过来,“别挠,还真是,快带她回去吧!”

傍晚的时候,池母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娘家那边的生意出了点状况,她就没时间照看俩孩子,见下午这俩孩子被看得不错,就又扔给沈昭慕三个大男孩带着了。

等她看见被周文抱着,一直挠脖子的,哼哼唧唧地喊着“痒”、“不舒服”的池芫时,眼皮子一跳,手机都掉地上了。

“芫芫这是怎么了?”

“好像是过敏了,起了红疹子。”

过敏?

池母脸色变了变,从周文手中接过池芫,抱到大堂沙发上,池娇捡起她的手机,抿着唇上前。

“妈妈,池……妹妹严不严重?”

她的脸看着有些白,像是吓着了。

池芫脸红得厉害,脖子上尤为吓人,都是红疹子,她还忍不住伸手要挠。

傅荇给沈昭慕打了电话,后者穿着酒店的浴袍和拖鞋就冲下来了。

“阿姨,我叫了车,快送芫芫去医院吧。”

他应该是刚刚在洗澡,头发还半湿着,就这么火急火燎地冲下来了。

池芫半睁了下眼皮,朝他的声音方向看来,伸出小手。

“沈哥哥,抱……”

声音软软的带着不舒服的哭腔。

池母正联系司机,听沈昭慕说已经叫了车,便忙点头,要抱池芫起来。

沈昭慕盯着她怀里可怜兮兮的,红得像煮熟的红薯的池芫,无奈地伸手将她抱起来,又找前台要了一条毯子,盖住她裸露在外的脖子、胳膊和腿。

朝外大步走。

“挂两瓶水再吃点药就没事了。”

医院里,医生对池母安抚地说道。

“那医生,化验结果怎么样?是海鲜过敏么?”

沈昭慕却抿着唇,沉声问。

“根据孩子的呕吐物,还有化验看来,是扇贝过敏。”

“可是她以前也吃过扇贝,并没有事啊。”

池母听了却是纳闷。

医生推了推眼镜,耐心地解释道,“这也很正常,天气炎热,孩子吃了没处理好的扇贝,出了一身汗,又吹了风,这才引起过敏。

不过,以后还是尽量不要碰扇贝这类海鲜了。”

听完医生说的,池母有些自责,心疼地看着那边好不容易睡着了的池芫。

周文走上前,“对不起阿姨,怪我给妹妹吃了扇贝……”

“这怎么能怪你,是我没照看好她。”

池母忙摇头,她自己被事情绊住了没盯着些,怎么能怪别人。

沈昭慕沉默地走到病床前,看了眼挂着点滴,睡觉还皱着眉头的小鬼。

默默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

“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守着就行。”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