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满足你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Duel!”X2

【隼人:4000LP】

【亚美鲁达:4000LP】

“先攻归我了,我的回合,抽卡!”亚美鲁达因为早已抽出了五张手卡,抢下了先攻的权利,从卡组里又抽出了一张卡片。

看着手中的卡片,亚美鲁达略一思索,从手牌中抽出了一张牌:

“我发动魔法卡【机甲部队的再编制】,这张卡的效果是,我可以舍弃一张手牌、将卡组中不同名的两只【机甲】怪兽加入手牌,或者可以舍弃手牌中的一张【机甲】卡片,从卡组里将【机甲部队的再编制】之外的两张不同名

姥姥满足你 小说全文、

的【机甲】卡片加入手牌。”

一边说着,亚美鲁达将一张卡片送入墓地:“我选择发动它的第一个效果,从我的手牌中将一张卡片送入我的墓地,然后我将【机甲狙击兵】和【机甲士兵】加入手牌。”

“【机甲】卡组吗?”隼人到也不是第一次看见【机甲】卡组的出现,当初基斯被马利克控制、对埃及文物巡回展馆发起袭击的时候所使用的也是【机甲】卡组,只不过基斯的【机甲】卡组根本只是些杂鱼而已。

亚美鲁达的嘴角微微勾起:“哼哼,虽然这只能算得上是以暴制暴,但是如果对手是海马集团的话,用这套机械军队卡组复仇再合适不过了。”

一边说着,亚美鲁达将他刚刚从卡组里检索出来的两张卡片加入手牌,并抽出了一张手牌打出:“我攻击表示召唤【机甲士兵】,并且发动它的效果!”

“在我方场上没有其他怪兽存在、【机甲士兵】的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从我的手牌中将【机甲士兵】之外的【机甲】怪兽一只特殊召唤。我选择将【机甲狙击兵】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在亚美鲁达的场上,随着机械驱动的嗡鸣,一绿一黄的两架机械人型现身。

【机甲士兵】的右手部位是一柄锋利的钢刀、血红的监视器冷冷地盯着隼人,而【机甲狙击兵】则是扛着一柄与它几乎等高的狙击枪,细长的身子抱着武器蹲放在地上。

【机甲士兵】【4☆/地】

【机械族/效果】

【1600/1500】

【机甲狙击兵】【4☆/地】

【机械族/效果】

【1800/600】

虽然召唤出了两只等级4的怪兽,但是因为现在不是超量的时代,所以很遗憾亚美鲁达并没有办法进行紧张刺激的欧巴类,将两张手牌抽出盖下:“因为是第一回合我无法进行战斗阶段,所以覆盖两张卡,我的回合结束。”

【亚美鲁达:4000LP,手卡2】

【机甲士兵】【ATK1600】

【机甲狙击兵】【DEF600】

【盖卡】X2

“虽然一副莽夫的形象,但是决斗起来却是以稳妥为主的风格吗?”隼人自言自语了一句,抽出一张卡片,“那么我的回合,抽牌。”

看了眼加入自己手牌之中的卡片,隼人得意地一笑:“那么我发动我手牌中的【电子龙】的效果,在对方场上有怪兽存在、我的场上没有怪兽存在时,它可以从我的手牌中直接特殊召唤!”

姥姥满足你

同样的机械驱动的嗡鸣响起,但是出现在隼人场上的却并非是战争机械风格的【机甲】士兵,而是将仿生技术完美融入机械造物之中的【电子龙】。银白色的身躯蜿蜒,【电子龙】昂起它的头颅,高傲地俯瞰着亚美鲁达场上的【机甲】部队。

【电子龙】【5☆/光】

【机械族/效果】

【2100/1600】

亚美鲁达也是认识【电子龙】的,倒不如说,他对于隼人的情报也是有做过收集的。“决斗王小林隼人,在决斗都市决出四强选手对战顺序的分组赛上,召唤出攻击力高达8000点的【电子终结龙】”的情报虽然收集起来有一定难度,但是难不倒亚美鲁达。

【电子龙】是决斗流派“电子流”的传承卡片这一点亚美鲁达也是清楚的,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隼人这个与“电子流”毫不相干的人也有【电子龙】,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隼人的【电子龙】加以警惕。

而且,你以为亚美鲁达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不是因为亚美鲁达刚刚输掉了一场决斗,他当时的对手就是在这次海选赛事上仅有两个使用【电子龙】卡组之一的鲛岛家光!

因为隼人的情报里“攻击力8000而且具备守备贯穿效果的【电子终结龙】”的影响,亚美鲁达在与鲛岛家光决斗的时候很是注重防御、没有在第一时间抢攻,结果被鲛岛的阴间电子削血流给恶心到不行,非常狼狈地输掉了决斗,这才与隼人匹配上。

虽然鲛岛的【电子龙】让亚美鲁达大开眼界,但是小林隼人的应该不至于那么阴间吧?亚美鲁达如此想着。

隼人倒是不知道亚美鲁达刚刚是经历了与鲛岛的阴间决斗后心情才那么糟糕、而且在看见自己召唤的【电子龙】时还被勾起了不太美好的回忆:“如你所见的,这一次我所使用的是纯电子龙卡组。”

“对于你和海马之间的仇怨,我毫无兴趣,但是如果你因为这份怨恨而伤害了我在意的人的话,我也就只好用决斗来‘开解’你的仇恨了。”隼人一边说着,打出了一张卡片:“用我的露露哒!”

“发动魔法卡【未来融合】,顾名思义这张卡就是在未来发生融合,我将一只融合怪兽给你确认,然后把所决定的融合素材怪兽从我的卡组中送入墓地。”

隼人所持有的【未来融合】乃是当初的【电子龙】预组里附带的卡片,不同于被阉割后的版本,隼人的这张【未来融合】在发动后就能将融合素材送入墓地、第二回合就能将融合怪兽召唤出来,灵活性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

将一张卡片抽出来向亚美鲁达展示,隼人解说道:“我所决定的融合怪兽,就是这张【嵌合超载龙】,他所需要的融合怪兽是一只【电子龙】怪兽加上一只以上的机械族怪兽,而这张卡的素材是没有上限的!”

一边说着,隼人的决斗盘自动检索出了隼人所想要的怪兽,厚厚的一叠几乎超出了亚美鲁达的想象,因为隼人抽出的卡片居然有差不多三十张!

“这、这个数量的卡片!”亚美鲁达有些发愣,“你是要做什么!”

“哼,我的卡组里卡片的总数是四十五张,魔法陷阱卡的合计是十张,除此之外的三十五张卡全部都是机械族的怪兽。”隼人得意地说道,手里捏着厚厚一些卡片怼入墓地之中,“我要将我的卡组直接扬了!”

“在下个回合,【未来融合】的效果将会发动,以我送入墓地的这三十张卡片为融合素材的【嵌合超载龙】将会降临!”

亚美鲁达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决斗怪兽之中,大多数人对于【融合】的认识就是将两只怪兽融合到一起,能将三只怪兽加以融合的融合怪兽是少数之中的少数,而且往往具备极其强大的力量,比如无敌的【青眼究极龙】、还有【悠悠王】。

但是,三十只怪兽的融合,这简直闻所未闻。那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只怪兽?

亚美鲁达不得而知,但是看着隼人得意的表情,他却露出了冷笑:“那样可就太有趣了啊,小林隼人。”

“你说了,下个回合【嵌合超载龙】就会降临到你的场上吧?作为与我为敌的惩罚,我要断绝你的希望!”

“发动速攻魔法卡【旋风】!我要将你后场的【未来融合】破坏!”

决斗场上突然掀起一阵狂风,隼人的后场上那张才刚刚发动的【未来融合】仅仅只是处理了第一个效果将怪兽送入墓地、还没来得及等到“未来”的降临发动融合、就被狂风撕碎送入了墓地之中。

对此,亚美鲁达得意洋洋,对于自己成功挫败了隼人的计划很是满意。

显然,刚刚隼人向他展示【未来融合】的效果时他没来得及看清详细的效果,因为如果他看清了【嵌合超载龙】的效果的话,自然会知道其有着“这张卡以外的自己场上的卡全部送去墓地”的效果,在出场后的瞬间、就会因为【未来融合】被送入墓地而自爆。

换而言之,到了下个隼人的回合,哪怕亚美鲁达什么也不做,隼人场上的卡片也会因为【嵌合超载龙】而被瞬间清空,他这么做反倒是帮隼人免除了这么一个麻烦。

隼人也有些意外亚美鲁达的操作,因为虽然嘴上说得很装逼,实际上他发动【未来融合】的墓地,打从一开始就是纯粹地为了堆墓而已。

对于【电子龙】卡组的使用者而言,无论是场上、手牌、墓地乃至除外区域其实都是在自己支配范围内的可用资源,随时可以调用,唯一麻烦的就是如何从卡组中将这些资源移入上述的区域。

【未来融合】的作用,融合只是其次,堆墓才是关键。

哪怕为了堆墓、下个回合隼人会被自己的卡片清场,这份代价也不算什么,只不过没想到亚美鲁达这人居然这么好心,帮隼人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

那样的话,隼人不“回报”一下可不行。

虽然心里憋着笑,但是脸上隼人装出了一副后悔而又无奈的表情:“居然把我寄予众望的【未来融合】给破坏了,可恶,早知道刚才就不将那么多卡片全部舍弃了。这样一来,我的卡组里不就只剩下九张卡了?”

“必须要在卡组抽完之前结束决斗才行!”

装作是在自言自语,隼人说话的声音却一点也没压低,全数传入了亚美鲁达的耳中。

“这个回合我还没有进行过通常召唤,我攻击表示召唤【原始电子龙】,然后进入我的战斗阶段!”隼人一副急躁的表情,挥手下令道,“【电子龙】,攻击【机甲士兵】!”

“石破天惊拳!”

得亏【电子龙】不会开口说话,不然非得骂娘——我连手都没有,你让我用什么什么拳?

没有理会隼人日常的瞎喊名字,【电子龙】张开了嘴,一道纯白的激光束瞬间被它喷吐而出袭向攻击表示的【机甲士兵】,可是眼看着攻击就要命中,突然之间,【机甲士兵】一把抓住了自己身边的【机甲狙击兵】、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轰!”

【电子龙】的攻击命中后引发了爆炸驱散命中处的烟尘。只见【机甲狙击兵】被【机甲士兵】“防御降临”挡在了面前,因为低下的守备力、浑身菠萝菠萝哒地被破坏送入了墓地,露出了躲在【机甲狙击兵】身后毫发无损的【机甲士兵】。

亚美鲁达得意地说道:“【机甲狙击兵】的效果是,只要这张卡在怪兽区域存在,双方就不能向【机甲狙击兵】以外的其他【机甲】怪兽攻击。只要有它作为防壁守护,再怎么强的火力也不能损伤我分毫。”

“不,比起守护,那分明就是被当作盾牌了吧。”隼人吐槽道,同时看了眼自己场上的【原始电子龙】和亚美鲁达场上的【机甲士兵】。

【原始电子龙】【ATK1100】

【机甲士兵】【ATK1600】

“如果你刚刚是使用的【原始电子龙】发动攻击,那么守备力仅有600点的【机甲狙击兵】自然而然会被破坏送入墓地,然后你就可以用【电子龙】攻击我的【机甲士兵】。”亚美鲁达从容地说道,“但是很遗憾,你用错了攻击的顺序,这就导致了你暂时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那么你会怎么做呢,会拿出【融合】吗?’亚美鲁达内心中暗暗期待着,因为他所盖下的卡片乃是针对性十足的【融合失败】,乃是“融合怪兽特殊召唤成功时,使场上全部融合怪兽返回卡组”的搞心态卡片,为的就是隼人召唤出【电子终结龙】之类的卡片。

而让亚美鲁达开心的是,隼人还真的抽出了一张卡片:“话说得太早可不好啊,我可还没用上全部手段呢!”

“发动魔法卡【瞬间融合】,将我场上的【电子龙】和名字视为【电子龙】使用的【原始电子龙】两张名字相同的卡片作为融合素材,在战斗阶段进行融合!”

亚美鲁达不由得暗喜:虽然不是三只【电子龙】的融合【电子终结龙】,但是两只【电子龙】的融合,是【电子双生龙】吧?也不错了。

“出来吧,【双人单车机人】!”

嗯,电子双人单车......嗯?!

喜欢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请大家收藏:

【零式魔导粉碎机】的效果发动,隼人手牌中仅有的【融合】被送入墓地,并给阿蒙·加勒姆带去了500点效果伤害。

然后,被【DNA改造手术】改造成念动力族的【怪兽眼】的效果发动,【脑开发研究所】上新增加了一枚【念力指示物】,而【融合】魔法卡被再次回收到隼人的手中。

阿蒙的基本分就在这无限的combo之中被一路削减为0。

【阿蒙:500LP→0】

“Winner,No.114514!”

随着阿蒙·加勒姆的基本分完全归零,裁判及时宣布了这场决斗的结果,是由“檀黎斗”夺得了决斗的胜利。同时的,“檀黎斗”这个名字在积分排行榜上也前进了两名,而“阿蒙·加勒姆”的名字则是下降了五名。

在隼人决斗的这段时间里,其他人同样也在决斗,积分榜上的排名有人上升有人下降。截止到目前为止,位于积分榜第一的是海马,毕竟海马的“高星起手”可是附带【融合】和【融合解除】的版本,寻常的决斗者只有被粉碎的份。

除了海马之外,隼人还看见了“城之内克也”、“武藤游戏”的名字,他们两人也把积分冲到了前二十名的行列中。

阿蒙·加勒姆打从决斗结束后,就有些迷茫。在他的想象里,就算自己输掉了决斗,难道不该是在激情无比的怪兽之间的交手上落败吗?被【融合】魔法卡一次又一次地拍脸打死,简直就是在摧毁阿蒙·加勒姆对于决斗怪兽的固有思维。

怎么世界上还有除了战斗以外的获胜方式啊!

对于隼人完全绕开了自己场上的怪兽和后场的卡片,通过改变战场的方式战胜了自己的决斗方法,阿蒙只能表示“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同时的,他也对这种特殊的胜利方式提起了兴趣。

隐约的他想起,自己在收集【云魔物】的卡片时曾经以外开出过一张名为【被封印的左手】的卡片,那似乎是归属于同样具备特殊胜利能力的【艾克佐迪亚】系列的卡片。自己要不要去试着收集一下【艾克佐迪亚】?

看着若有所思的阿蒙一言不发地离开决斗场地,隼人也没有怎么在意,而是继续享受着周围群众们的“姥姥满足你神檀黎斗大人”的欢呼声,同时在等待着下一个对手登上这座充当着“擂台”作用的决斗台之余,打开了系统。

与阿蒙的决斗胜利只给隼人带来了400点的DP点数入账,不多不少还算凑活,除此之外也没有掉落什么卡片。

隼人看了一下“阿蒙·加勒姆(10岁)”的掉落列表,其中有且仅有【云魔物】的卡片可以掉落,从【云魔物-小烟球】一直到【云魔物-台风眼】全部都有,还有阿蒙在这次决斗中没有使用过的【高层云】、【鬼雾】、【毒云】等【云魔物】怪兽,不知道阿蒙到底是没有抽到还是没有收集到。

不过,隼人也没觉得怎么遗憾,因为【云魔物】系列的怪兽对他还真的没有多少的吸引力。要强度、没有强度,要人气、没有人气,怪兽也不帅气美型,展开速度还低速得要死,即使掉落了隼人也不大可能会去使用它们。

但是,隼人除了决斗结算和卡片掉落外并非没有其他的收获,与阿蒙·加勒姆的决斗为他解锁了两个成就——

【成就:续命直到通关】

【条件:在一次决斗中使用需要支付基本分为代价发动的卡片或效果10次(已完成)】

【奖励:1000DP点数、R级兑换券】

【成就:满足的死神】

【条件:基本分低于对方决斗者的情况下,累计造成2000点以上的效果伤害并只使用效果伤害使对手基本分归零】

【奖励:1000DP点数,【永火死亡枪手】】

这,就很惊喜了。

隼人领取了两个成就的奖励,R级兑换券他之前就获得过一次,那一次被他换取了【扰乱三重奏】,并在之后觉醒了【扰乱·黄】它们的卡片精灵。虽然还没使用兑换券,但是在隼人的心里差不多也已经想好了所要兑换的卡片是什么。

倒是这个【永火死亡枪手】,才是隼人最大的惊喜。因为隼人之前一直都以为,系统能提供的只有OCG版的卡片来着,而【永火死亡枪手】可是还没被OCG化、仅仅存在于动画、TF和Duel Links中的卡片。

没想到,隼人这一次只使用效果伤害获得胜利,居然意外满足了成就解锁的条件。

至于这个【满足的死神】的成就的解锁条件的出处,隼人一眼就猜出是在遥远的未来、5D’s的龙印篇结束后二次登场的鬼柳京介的那场“满足镇”的决斗。

虽然,鬼柳当时没有造成伤害就是了。

【永火死亡枪手】的获得,不仅代表着隼人其实也是能从系统里获得OCG以外其他版本的卡片、只不过他还没找到方法,同时也是意味着【永火】系列的卡组在隼人这里得到了解锁,只要他有足够的DP点数就能抽出来。

但是,现在困扰着隼人的最大问题就是——他没有足够的DP点数。

在隼人的计划表之中,接下来有了DP点数的话他首先是要通过【异色眼】抽点龙族怪兽满足一下龙癌,然后是打算先通过【XYZ】抽到无敌的【ABC】,之后命的【盖亚】卡组,同时还有【电子龙】、【征龙】、【圣骑士】等多个卡组系列等着隼人去补完。

要想完成这些卡组,非常简单,不需要隼人完成十二个试炼这种高难度挑战,仅仅只需要他去找人决斗刷取DP点数、然后抽抽抽。

可最大的问题也就在这里——隼人对于自己的手气有着无比清晰的认知,那就是他不算非酋也不是欧皇,只能算是个亚洲人。运气爆棚的场合可以一发出货、运气稀烂的时候倾家荡产抽出来的卡片只有一张能用,这样的情况屡屡出现。

当然了,有清晰的认知是一回事,抽卡抽上头是另外一回事。

毕竟谁没有幻想过自己下一发就能出货呢?

“唉,真希望来个能提供精彩的决斗、同时却很菜的家伙来给我刷分。”

自言自语地呢喃了一句,隼人就听到了广播响起:“No.114518,Alister,Please go to challenge arena 44.”

“114518?数字跟我居然那么接近?”隼人有些意外居然能匹配到参赛序号如此接近的选手,一边通过系统对卡组进行着调整,一边等待着那个叫做“Alister”的选手的到来。

不过,“Alister”,也就是阿拉斯特啊,隼人一时还真的想不到有叫这个名字的他有印象的决斗者,他倒是记得漫威片场的“蜘蛛杀手”是叫阿拉斯特来着,但是自己又不是睡衣宝宝。

正当隼人胡思乱想之际,他听见了一个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真是从容而悠闲啊,这就是决斗王的余裕吗,小林隼人?”

在隼人意外的目光之中,一个眼熟的红毛从容地一步步登上决斗台,双眼一直直视着隼人。

因为【千年权杖】的缘故,周围的群众自动屏蔽了他们所听见的“决斗王”和“小林隼人”的字样,并未察觉到什么。

隼人略一思索,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不就是那个,跟拉菲鲁和那个叫巴龙的一起的......”

红毛双手环抱在胸前:“哼哼,能被决斗王记住,可真是荣幸。但是很遗憾,我可不会因此而留手,因为我——”

“那个雅蔑蝶?”

“是亚美鲁达!”

见红毛——亚美鲁达的情绪有点激动,隼人随意地摆摆手:“都一样都一样啦,雅蔑蝶和亚美鲁达听上去差不多。”

“差很多!”亚美鲁达气恼地说道,然后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强行让自己恢复了平静,深呼吸几口气,才不爽地说道,“哼,居然那么精通心理战术,有两下子啊,决斗王。”

“不过要想影响到我可还差得远,这种程度的挑衅只能让我的火焰愈发膨胀。”

一边说着,亚美鲁达恶狠狠地瞪了隼人一眼,对着裁判的方向洗切了几下卡组后将其直接插入了决斗盘的卡组区域,似乎是打算不再与隼人交谈。

“还真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啊。”隼人耸了耸肩,也将卡组插入了决斗盘中,“而且,你似乎对我有很大的不满?”

亚美鲁达看了眼隼人,只是冷冷地一笑。

“我可不会回答马上就要输在我手中的失败者的问题。”

“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提示,要怪就怪你是挡在我复仇道路上的一颗绊脚石好了。”

似乎是被勾起了什么不太美好的回忆,亚美鲁达侧过头看了眼远处的某样事物,露出了咬牙切齿的仇恨表情。

隼人顺着亚美鲁达的视线望去,只看见了海选会场边上所拉起的一块绘有海马集团缩写“KC”的广告牌。

“对于海马集团的复仇?或者说,是对于塞特那家伙的复仇?”回过头来,隼人看着眼中的仇恨几乎要化为火焰的亚美鲁达,少有地认真地提出了一个问题。

虽然隼人本人清楚亚美鲁达的目的、清楚他要那么做的理由、同样也知道亚美鲁达会对海马集团持有仇恨的深层原因,但是他可不觉得自己告诉亚美鲁达真相就能让他改变想法,他是否会相信自己可都不好说呢。

而且对于隼人来说,比起告诉不太熟悉的人真相、他更加在意的是自己在乎的人是否会受到伤害。

而亚美鲁达也毫不犹豫地给出了他的回答:“海马集团,海马濑人,这两者有区别吗?对于身为复仇者的我而言,掩盖复仇的真相只是对我所背负的仇恨的侮辱,因此我不会掩饰我的目的。”

“我要将海马集团、海马濑人全部摧毁,全部、一个不剩!毁灭殆尽!”

随着亚美鲁达的一句话落下,佩戴在他脖子上的吊坠上,那颗碎石模样的绿色石块绽放出了诡异的绿色光芒,一道球型的立场在一瞬之间精准地将隼人和亚美鲁达两人、以及他们脚下的决斗台包裹了起来。

旁人无法察觉的视角下,打从球型结界的中点,一道绿色的法阵开始扩散,似乎是要将隼人和亚美鲁达全部囊括在内。

隼人当然认得这玩意,这东西分明就是【奥利哈刚结界】,那个附有“封印决斗落败者灵魂”能力、并且有着“谁用谁输”诅咒的玩意!

隼人可不想被拖入这种麻烦的结界之中决斗,心念一动打开了系统,就要启动黑暗游戏与【奥利哈刚】的力量抗衡,可还没等他启动,场地上却突然出现了变故。

隼人的腰间突然传来了一声卡片被撕裂的声音,同时的,场上扩张着的【奥利哈刚结界】像是被按下了暂停按钮一般突然停下了扩张,同时居然像是时光倒流了一般开始收缩,仅仅是在眨眼的功夫就消退不见。

这下子不仅是隼人,就连亚美鲁达都傻眼了。

“【结界】,消失了!?这怎么可能!”亚美鲁达的眉头紧锁,看着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隼人一眼,思索了一下后,对隼人询问道,“你这家伙,刚刚是怎么做到的?”

在亚美鲁达的认知里,【奥利哈刚结界】在展开之后要想破除、只有用他所持有的奥利哈刚碎片才行,而且并非是随意就能做到,破除结界也会消耗奥利哈刚碎片里的能量不能频繁使用。

隼人心想,你问我我问谁?我还想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呢。当然了,他嘴上可没有这么说:“谁知道呢,我可不会回答马上就要输在我手中的失败者的问题。”

“不过,说不定是因为你刚刚展开的那玩意是怕了我所以才消失了呢。”

隼人的回合明显是在胡扯,这让亚美鲁达的心情很是不爽:“哼,胡言乱语的家伙。算你命大,又捡了一命。不过,既然没法对你动手,那我就用决斗怪兽来教训你一顿好了。”

说着,他手腕一甩,决斗盘自动展开,等也不等隼人,率先抽出了五张卡片。

“话会不会说得太早了?”隼人也将决斗盘展开,看着自己一手意☆义☆不☆明的手卡,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决斗怪兽可是给人带来笑容的游戏,如果你不斯迈鲁,那我就帮你斯迈鲁好了。”

“Duel!”X2

喜欢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