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河南出天子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什么办法?”沈家主缓缓问道。

对张溥,沈家主也有些不满,实在是这几天来张溥没有做出一点成绩,完全是让陈子龙牵着鼻子走。但现在这个时候,抱怨也没有用,只能想办法补救。

“派人刺杀陈子龙!”张溥握紧了拳头,冷冷的话语从牙缝里挤出,

“陈子龙是皇帝派到苏州的心腹,杀了他,城防总理衙署自然土崩瓦解。而且可以震慑其他和陈子龙走得近的人,比如苏州知府利景盛!”

“这可行吗?那陈子龙身边围拢着众多禁卫士兵,能杀得了他吗,再说我手里也没有干这等脏活的人。”沈家主摇头道。

对士绅们来说,很少用暗杀这样的手段解决对手,哪怕东林党和阉党斗得最厉害的时候,也没人会刺杀政敌。一是太脏,再就是突破了底线。你可以刺杀别人,别人就能刺杀你。不过现在已经是你死我活了,刺杀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手中没有这样人啊。

“沈兄手中没人,诸葛三和有啊,他手中匪徒多得是!”张溥说道。

沈家主想了想:“可以,我可以派人去和诸葛三和联系,让他派人过来。但要是刺杀不成呢?要是陈子龙死后,皇帝再派其他人来苏州呢?”

陈子龙正以官府名义强令各家士绅捐献钱物,正在组织乡勇,手中实力越来越大,而且已经对士绅们露出了獠牙,若是刺杀不成让其有了防范,将会更加麻烦。而即便杀死了陈子龙,就有效果吗?若是皇帝再派其他人来,麻烦恐怕会更大。

张溥道:“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引白莲教匪入苏州!攻占苏州,把陈子龙一伙儿彻底铲除,然后招兵买马扩充实力,逼迫皇帝带兵来苏州!”

这才是张溥真正的目的!一直以来,张溥都建议白莲教匪直接进攻苏州的,可沈家主等士绅担心家里瓶瓶罐罐执意不肯,以至于给了陈子龙时间和机会,局势恶化如此。说实话,对沈家主等人的优柔寡断,张溥早就不耐烦了。既要反抗皇帝,又踏马不想沾染上一点荤腥,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可是......”沈家主还在犹豫。

“沈兄,真的没有时间耽搁了!现在陈子龙手中有了过万乡勇,一旦再让他获得大量钱财支撑,到时谁都拿他没有办法。而有了陈子龙控制苏州,皇帝随时可以率领大军前往南京。皇帝坐镇南京,到时即便江西反贼攻破南昌顺流而下,想拿下南京也几乎不可能。那才是真的大势已去!

现在陈子龙刚刚招募乡勇,想完全控制这些乡勇且需一些时间,苏州城中咱们的力量非常强大,只要诸葛三和率领白莲教匪前来苏州,里应外合之下拿下苏州不难。

有了苏州城,有了城中钱粮财富,便可大肆招兵买马扩充军队,然后向东可攻打松江全取江东,向南可攻打杭州,攻略浙江。到时整个江南皆乱,处处烽火,皇帝还能安然呆在镇江?必然会带兵前来苏州平叛。而只有把皇帝牵制在江东,江西叛军才有机会打下南京。”

张溥冷静的分析着,明明很容易就能想通的事情,沈家主等人还一直在犹豫,让他非常的无奈。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沈家主还在犹豫着。若是迫不得已,他实在不想走到那一步。

理应外和,勾结白莲教攻陷苏州城,这已经是公然造反!便是自己不亲自出面参与,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住?那是真的造反,抄家灭族的罪名!

若是造反成功还好,若是不成的话,吴中所有士绅都会被皇帝连根拔起。沈家主不得不为家族考虑。

“欲成大事必须当断者断,优柔寡断绝无好下场!”张溥冷冷道,“沈兄你好好想一想,若是让皇帝成功的话,江南士绅会在哪里?各大家族还会不会存在?没了田地奴仆,没了家里的产业,剩下的只是苟活而已,除非沈兄你愿意真的躬耕种田为生。”

随着张溥的话,沈家主脑海里出现一副画面,家中田地产业皆被夺走,奴仆星散,就剩自己带着小脚妻子在田里辛苦耕种,种田回家还得下厨烧饭......

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冷战!那样的日子,一天也过不下去!

“若是大事能成,则一切都会回到从前,说不定还能因功更进一步,沈家成为江南第一家也为未可知!”张溥话语中满是诱惑的道。

“江南第一家不敢当,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沈家主终于拿定了主意,“我这就派人联系诸葛三和,命他迅速带兵前来苏州!天如,联系各家士绅共同举事、里应外合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沈兄放心,张溥绝不负所托!”张溥兴奋的道。等了这么久,终于

为什么说河南出天子 完整版_

可以大展拳脚了!这次我要好好给陈子龙一点颜色看看!

至于沈家主还是不愿出面,而是把事情交给自己,让张溥暗暗鄙夷。这样的人岂能成就大事?复社还得自己做主!

张溥走后,沈家主又让人叫来两个儿子,把要做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父亲,这是抄家灭族的罪名啊,何至于此!”其长子大惊。

“为父也没有办法,不这样做,沈家就会泯然众人矣!”沈家主叹道,“但狡兔三窟,我不能把所有期望都寄托在张溥身上。你们两个今天趁夜启程,带着家人,多带银两,走水道前往杭州!咱家在杭州有产业,在海上还有船队,你们带着家人先躲在杭州,一旦皇帝赢了,你们立刻扬帆离开杭州,吕宋、占城,南洋那么大哪里都能存身,总能把咱沈家的香火传下去。”

“父亲您呢?”其次子哭泣道。

“我?”沈家主黯然道,“若是赢了一切好说,若是输了,我便潜离苏州,去杭州找你们会合。”

若是事情能成,沈家便可更进一步,否则凭借沈家的财力,便是去国外也足以立足。从嘉靖年间,沈家便从事海贸生意,这些年来,沈家的船队跑遍了东洋南洋,自然能找到安身之地。

......

张溥回到杭州,藏身在城外的一处宅院,开始联络复社在苏州的士子,都是能够绝对信任的人,并派人给黄家、周家等士绅送信,欲联合诸士绅商议下一步计划。

很快便有士绅士子应召而来,但黄家、周家等一些苏州士绅却始终没人过来。

“黄兄他们好像正在召集家奴佃户还有雇工,准备抵制城防总理衙署的强行摊派。”有知道底细的士子说道。

“真是愚蠢!”张溥冷笑道,“单打独斗能成什么事,只能让人各个击破!不过也好,就让他们吸引陈子龙的主意,咱们趁机暗中集结力量。”

“天如兄,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有士子忧心忡忡的道。和白莲教勾结,这事听起来怎么都感觉不靠谱。

“你愿意把家里的田地分出去吗?你愿意失去士绅一切特权,和普通贱民一样耕地为生吗?”张溥冷冷问道。

“可是,可是听说皇帝只均田不抄家,也不抢生意......”那士子喃喃道。

“愚蠢之人才会相信这屁话!皇帝他组建商行,组建商号,组建海上船队为的是什么?就是与民争利!等到他完成均田释奴之后,肯定会向各家的生意下手,会把所有工坊都收归国有,说不定到时还会鼓动百姓告状,把所有士绅地主都抓起来,就像他在陕北在山东所为!”张溥冷笑道。

众士绅士子皆听得黯然神伤。

“咱们士绅必须站起来,联合起来,让皇帝见识一下咱们的力量,让他知道哪怕他是皇帝也不能乱来,必须对士绅给予足够的尊重!什么都不做只能任人宰割!”张溥握着拳头道。

“天如兄你就说怎么办吧,我听你的!”有士绅被说的热血沸腾,高声叫道。

“淦!皇帝也不能乱来!”其他人纷纷说道。

“咱们如此这般这般......”张溥低声说道,末了道:“总之各位也不必亲自出面,各找心腹家奴去做,给予家奴重赏,再控制其家人,便足以保证他不会出卖诸位。咱们士绅有的是钱,重金之下,找到肯闹事的人没有多难。若是事泄,杀掉经手的家奴,再把一切退给白莲教匪徒,便能轻松脱身。”

张溥了解这些士绅们的心思,都是些外厉内荏的家伙,必须想法消除他们心中的恐惧,才能把他们糅合在一起,让他们听话。而实际上,这种事情只要做了,便再也无法洗清干系,只能一条道走到黑,除非把所有知情人全部杀掉。而这也是张溥一下子召集这么多士绅商议的原因。

张溥知道自己为什么说河南出天子陷得太深,已经没法洗清了,所以才决定拖更多人下水。只要这些人做了,就有把柄落在他手中,以后就得老老实实听他张溥的话。

......

“大半天时间过去了,征召钱粮物质进行的如何了?”陈子龙问道。

度支官顾炎武叹了口气:“有些人老老实实上交了钱粮,但本地士绅大部分都没有动静......”

苏州城内外工坊商铺商行众多,也没时间向所有商人士绅征税,只是给生意做得大的几十家送了摊派钱粮物质的公文,没想到大半人竟然完全不理会。

“这是给脸不要脸啊!”陈子龙冷笑道,“我要亲自去会会他们!”

此时的陈子龙已经下定决心,必须杀鸡骇猴,给这些士绅一点颜色看看!

“人中兄要谨慎行事,”黄宗羲闻讯前来劝道,“大敌当前,如此多的士绅抗拒缴纳钱粮,其背后原因不可不深思。若是动起手来,恐怕会出大乱子。若是白莲匪趁机来攻,将会非常麻烦!”

肯定有士绅和白莲匪徒勾结,这是一定的,不然的话巡抚梅葆华也不可能败得那么快。那么现在士绅们抗拒缴纳钱粮,其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陈子龙仔细想了想,压制住起伏的情绪,柔声问道:“太冲兄可有什么主意?”

黄宗羲道:“若是有人作乱,必然会和白莲匪里应外合!外有白莲匪来攻,内有大量内应趁机作乱,咱们的乡勇都是新兵,到时必然士气崩溃,苏州城恐怕很难守住。所以对付那些士绅的事情先不急,先控制住城防再说。从现在起,立刻关闭苏州所有城门,严防一切人等进出。隔绝内外之后,再对城内那些士绅下手!把不愿老实缴纳钱粮帮助守城的士绅全部拿下!把内乱的隐患彻底清除”

以黄宗羲的性格,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这样的主意,毕竟苏州很多士绅都是他的朋友,相互之间交情很好。可是现在,黄宗羲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他心里清楚,恐怕那些士绅真的联合起来了,要准备发难。而一旦让士绅勾引白莲匪攻破城池,接下来便是生灵涂炭。白莲匪不会去抄掠士绅家,而只会对普通商人百姓动手。事关无数百姓,事关家国大义,黄宗羲已经顾不得昔日的交情。

“太冲兄说的对,就这么办!”陈子龙当即下了决定,命人给各城乡勇传令,立刻封闭苏州八座城门,然后在城上城下布防。

顷刻间,城门纷纷关闭,城门内外一片混乱。有百姓大声抱怨,却被告知白莲匪即将攻来,各自回家不许乱出。

城外宅院,张溥还在布置着下一步计划,听到城门关闭的消息,不由得愣住了。

“难道走漏了风声?陈子龙怎么知道白莲教要杀过来了?”有人不解的道。苏州城外有大量的工坊商铺宅院,居住着大量的百姓,城外居住的人口要比城内还多,正常情况下,不到晚上,城门是不会关闭的,可现在才是中午啊!除非是陈子龙得到了白莲教杀来的消息。

“白莲教两日后才会杀来!”张溥沉着脸道。

按照和沈家主商量的计划,这边需要两天时间做准备,准备好后白莲教才会从吴江县发兵来攻苏州。必然是陈子龙嗅到了什么,才突然关闭了城门!现在好些来议事的士绅士子们还没回城,就这样被关在了城外,如何进城组织内应?

可恶,又一次让陈子龙占了上风!

喜欢陛下因何造反请大家收藏:

正当陈子龙策划该如何动手之时,突然有手下来报,皇帝派来增援的人手到了,陈子龙大喜,亲自迎出府衙。黄宗羲和顾炎武相视一眼,跟在陈子龙身后,都暗暗感到心惊。皇帝竟然把苏州城防守事宜全部交给了陈子龙,而且接连派出官吏人手增援,可见陈子龙在皇帝心中的地位。黄宗羲和顾炎武能够想象的到,只要能守住苏州,陈子龙将来必然能够青云直上。说实话,黄宗羲和顾炎武都有些羡慕,特别是黄宗羲,论功名也是举人,论名气绝对要超过陈子龙,却不得不屈居其下。

“若真的能实现均田释奴人人平等的话,大明必然会有翻天覆地之变化,说不定能建立一个前所未有之盛世!我等恰逢其中,万万不可错过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当尽力辅佐陛下成为一代圣主,使得我大明强盛更迈汉唐!”黄宗羲悄悄对顾炎武道。这个时候,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写过的《原君》这篇文章,忘记了君权需要制约的想法。

顾炎武则沉默的点点头。

到了府衙外,陈子龙惊喜的看到,站在人群中的竟然有阎应元。

“没想到阎兄也来到苏州。”一番寒暄之后,命人带着众人进入了府衙暂歇,陈子龙和阎应元走在一起,感慨道。

“我本在延陵镇为吏,均田释奴工作刚刚完成,陛下派人去挑选一批人来苏州,我便报名参加了。”阎应元微笑道。却是没有告诉陈子龙,原本他已经被任命为了延陵镇副镇长,却是皇帝特意把他派来。

“好好好,有阎兄的协助,我将如虎添翼!”陈子龙开心的笑道,和阎应元相处虽然不长,但对阎应元的本事还是很敬佩的。

有了阎应元等人的到来,极大的缓解了人才匮乏的情况。事实上这两日来不断有士子拜访,希望能加入到城防总理衙署,在陈子龙手下做事,其中不乏复社士子,但都被陈子龙拒绝了。因为对这些人,陈子龙并不了解,分不清他们是否是那张浦派来,根本就不敢用。

身为城防总理,陈子龙自知身上担子之重,干系着全城百姓的安危。而以张溥为首的复社士子根本不可能和自己一条心。而且他虽然名为苏州知府任命的城防总理,实际却是皇帝派来掌控苏州的,并不能随意用人,更不能用不清楚来意底细的人。

而这两日来,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人帮助,整日里忙的昏头转向,现在阎应元等大量官吏的到来,让陈子龙总算是松了口气。

那些从军中调来的监军被派到了乡勇各营,同样担任监军,负责乡勇们的思想工作。这些监军都经验丰富,有他们加入军队,必然能使得士气高涨,使得乡勇归心,再不用陈子龙发愁。

至于阎应元等官吏,都加入城防总理衙署,各自负责一块工作。他们的到来,使得陈子龙以后不用再依靠苏州府衙的官吏差役。这些官吏差役都是些老油条,让他们做事总是想方设法捞好处,便是发放给乡勇们的饷银都想贪污一把,这两日来,陈子龙没少和那些官吏差役置气,但他手中缺人又不得不用,现在都让他们玩蛋去吧。

“诸位今晚好好休息一番,明天咱们玩一场大的!”陈子龙笑道。

......

张溥很烦躁,他已经认识到中了陈子龙的缓兵之计。

开始的时候,张溥以为可以通过辩论的方式把陈子龙批的体无完肤,让其没脸再提什么人人平等。故这两天来,张溥一直在准备着三日后的虎丘之辩,并且和复社士子们商议如何批驳陈子龙,如何把让陈子龙名誉扫地无颜呆在苏州。

可张溥却没有想到,陈子龙不去准备虎丘辩论,却堂而皇之出现在苏州府衙,并且得到苏州知府利景胜的支持,被委任为城防总理!然后公然开始招募乡勇,准备守城。

“可恶!这陈子龙根本就没打算跟咱们辩论!”张溥怒道。张溥能够想象,等到辩论之时,即便陈子龙参加辩论,即便自己能够辩到陈子龙,也拿其没有办法,因为对方手中有兵!

而且陈子龙完全可以以防范白莲教进攻的名义拒绝参加辩论,大敌当前,若是以此进行逼迫的话便是不识大局,自己便会被其加以批判,而且陈子龙手中又有报纸这等利器,只要稍加利用,便能把自己在民间的名声搞臭!

“既然陈子龙要防守苏州,要组建乡勇营,咱们也可以参与其中啊!这苏州城发生什么事没有咱们士绅参与怎么能行?”沈家主却毫不在意的道。以洞庭商帮为主的吴中士绅们力量何其强大,可以说整个苏州府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他们手中,每家士绅拥有的奴仆都成百上千,岂会怕区区一个陈子龙?

“沈兄是说?”张溥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去做吧,城防总理衙署,乡勇营都应该有咱们的人。复社有那么多士子,各家都有心腹奴仆,这些人都归您调遣。”沈家主笑道。

“必不负沈兄所托!”张溥抱拳道。

离开了洞庭西山岛,在虎丘下的沈家园林住了下来。张溥派人找来复社中心腹士子,派他们前往府衙假意投奔陈子龙,口口声声说要为防守城池出力。于此同时,张溥派人去和黄宗羲联系,请他到虎丘来,想说服黄宗羲离开陈子龙。在张溥看来,黄宗羲可能是因为讲义气才帮陈子龙,若是自己拿出复社盟主的身份命其离开

为什么说河南出天子 完整版_

陈子龙,黄宗羲不可能不听。

然而张溥万万没想到,派去的人见到了黄宗羲,也把他的意思转告了,黄宗羲只回了两个字,“没空“。

张溥气得火冒三丈,却拿黄宗羲没有一点办法,黄宗羲虽然也加入了复社,但复社本身就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是各个会社组成,对成员们并没有什么约束力。

更让张溥受不了的是,派去的士子们都被陈子龙赶了回来,竟然一个都没被留下。

“彼其娘之,实在是太警惕了!”张溥忍不住骂道。他已经打听到,陈子龙身边没有什么人,除了夏允彝、黄宗羲、顾炎武外,剩下的都是一些粗鲁武夫,以至于很多事情都不得不通过府衙官吏差役去做。然而这种情况下,竟然都不肯用复社的人,可见这厮对复社警惕性多么的重,这是一定要和复社为敌啊!

不过张溥还有办法,他派人给知府利景胜下了个帖子,并送去一万两银子,请利景胜免去陈子龙城防总理的职务。然而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贪财的利景胜竟然拒绝接受贿赂,还让人捎回义正词严的一句话,说他利景胜忠于皇帝忠于大明,不是他张溥想象的那种人,还劝张溥耗子尾汁,当下把张溥气的三尸神暴走。

一计不成再生二计,知府不愿合作便从府衙官吏下手。和知府利景胜不同,府衙官吏大都是苏州本地人,祖辈为吏,他们即贪婪,又绝对不敢得罪本地士绅。只要稍微给点好处,让他们干啥便会干啥!哪怕让其烧了库房的粮食都能做到。

大量银子洒了出去,官吏差役们也纷纷表示配合,士绅指东绝对不往西!张溥正要指挥官吏们搞事的时候,情况又变了,陈子龙竟然不用这些官吏做事了,便是粮库都派了人手接管。询问后才知道,有一大批人从镇江过来,使得陈子龙手中人手充足,已经不须再调用府衙的吏员。

城门城墙,府衙库房,城中各个要害之处,都有新招募的乡勇们把守,府衙县衙的官吏差役都被赶走,完全插不上手。防范的竟然无比的严密。

在城防总理衙署插不进手,而打入乡勇的计划也泡了汤。不知为何,各家士绅的忠心奴仆都没通过乡勇选拔,都被打了回来,这让张溥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说陈子龙手下的人连各家士绅们的奴仆都认得不成?

张溥并不知道,因为应募的百姓太多,陈子龙此次招募乡勇有原则,尽可能的使用那些工坊的雇工,用的都是长期干体力活的人。而他派出的那些心腹奴仆都是各家士绅们的心腹,平日里只是侍候士绅家人,并不干体力活,皮肤细腻油腻,手心没有老茧,一看就不是吃苦耐劳听话的雇工,自然不会被招募。

接连的算计落空,一时间张溥发现自己竟然拿陈子龙没有太多办法。

正当他继续谋划下一步该怎么办时,突然沈家主派人来送信,原来是陈子龙动手了,竟然派人到各家士绅家中,让各家都得捐出钱粮物质用来守卫苏州。张溥连忙匆匆返回西山岛,然后看到好些士绅聚集在沈家宅中。

“五万两银子,一千石大米,五百匹棉布!这是把老子当冤大头宰啊!”沈家主怒气冲冲的道。

“我家也被索要四万两银子,八百石大米,靠近城墙的一处造纸工坊也被征用了,说暂时充当兵营。陈子龙真是疯了,他忘了他家也是士绅,亏他还加入复社呢。”黄家主也气愤的道。

“我家被索要三万两,还要老子捐献两百根木材,那些木材都是用来打制木器的,现在却要拿去守城!”

“我家被索要两万五千两,铁匠行也被强行征用,说要给守城乡勇打造武器。”

“我家......”

众士绅家主纷纷说道。张溥默算了一下,光是西山岛上这些士绅,加起来被索要的银两便有五十万两,粮食达一万余石,另外还有大量棉布,以及各种各样的物质。那陈子龙对各家士绅熟悉的很,索要的物质都是各家商铺中有的。

其实索要的并不多,对每家士绅来说,绝对不会伤筋动骨。但是真的很恶心啊!陈子龙已经投靠了皇帝,整天宣传人人平等,以后还要释奴均田,分明已经背叛了士绅阶层投靠了皇帝当走狗。此人和大家为敌,拿他没办法不说,还要给其大量钱粮物质,让众人如何能咽的下心中这口恶气!

“天如,你可有什么好办法?”沈家主看向了张溥。

张溥叹了口气:“现在之局势,只能先把东西给他们......”

“说的什么屁话!”黄家主勃然大怒,“他陈子龙已经骑在我们头上拉屎了,我们还得给他钱财,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老子就是不给,我看他能怎么办?大不了老子集结所有家仆雇农,和他干仗!”

“对,咱们就是不给他,看他能怎么办?”其他士绅也纷纷叫道。

在场的士绅在苏州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哪个家里没有几个进士?便是应天巡抚梅葆华活着的时候也得敬着他们,遇事都得好商好量,陈子龙区区一个举人,不过是皇帝派来的一条狗,也敢咬人,让他们如何能忍得了这口气?

“诸位请听我说,这个时候硬抗很不理智!”张溥连忙说道。陈子龙现在手中掌握着一万多乡勇,还有苏州知府利景胜的支持,代表着朝廷,又是以防守苏州城的名义。这个时候和其硬抗,陈子龙完全可以以通匪为名施以辣手,便是城中百姓也会站在陈子龙那边。毕竟守城人人有责,普通百姓还纷纷应募当乡勇,凭什么士绅们就能逃避?

“若是给以钱粮,岂不是壮大其实力?张天如,你到底站在哪一边?”黄家主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标签:p标为什么说河南出天子签]“黄兄您听我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张溥连忙劝道。

谁知黄家主根本就听不进他的话:“去您的大谋吧,多少天了,你拿陈子龙没有一点办法,亏你还是复社盟主呢,啥都不是!”

然后看向了沈家主:“沈兄,反正我是不再相信张天如了,我这就返回苏州,集结家中奴仆,看那陈子龙敢拿我怎样!”说罢转身而去。

其他士绅冷冷的看了张溥一眼,也都跟着离开了。

张溥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些天来的表现,已经让这些吴中士绅很失望,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复社盟主的位置不保。

“沈兄,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张溥对沈家主道。

喜欢陛下因何造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