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给我吃兴奋剂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啧,不是说那家伙赋闲在家吗……”

重弘元司发出不快的啧声,缺乏表情的脸上亦露出悻悻神色。

凡俗人等渴求的权势财富等在神秘侧均派不上用场,想神秘侧通行的唯一规则便是实力。

和既无法力亦无武力的柴生田久不同,桐生和马可是能与大妖互角的罕世剑豪,并且还得到妖狐玉藻前的相助。就算重弘元司自己也曾与桐生和马有过短暂冲突,并留下屈辱败退的记忆。甚至前阵子还有桐生和马孤身踏破某处常黯之地的传闻,据说还重创了当地妖主——

对于活跃如斯的强者,重弘元司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必须承认其威胁。在食梦貘度过的漫长光阴中,实际有好几次败于这类稀世强者的经历。

经验告诉他,这类豪杰往往都有异乎寻常的天命加持,其行动几乎不能用俗世常识来判断。倘若桐生和马真的开始调查梦游者的骚乱,那就如合川法隆所言,找到这里大概只是时间问题。

重弘元司并不热切期盼跟桐生和马开战,至少目前还不行。要推进建设需要时间,而从拖延时间的价值来说,现在跟福址科技脱离可能还不是最好的时候……重弘元司因思考而沉默下去,与此同时,下方僵坐的柴生则像吐尽肺里空气般的长长出了口气。

“捡回一条命吗……”

这是柴生田久未说出口的真实感想。这些神秘侧的非人物多的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在凡俗认知上建立起来的法律跟秩序对他们毫无意义外国人给我吃兴奋剂

柴生以合川法隆的信使身份跟神秘侧打交道,实际也就跟绑着眼睛在刀山上跳舞无异。柴生努力平复着因险死生还而激烈跳动的心脏,为分散注意把目光投向偏离重弘元司的地方。

“咦?”柴生冷不防发出惊讶呼声。

在重弘元司后方一巨人石像的脚下,他突然看到一身着和服的小女孩冒出头来。小女孩莫约七八岁,有着新雪般的肌肤跟月光编织成的银发,身着白底红袖的和服,粉雕玉琢的模样,看上去美得几乎不像是世间之物。

小女孩从巨人脚边怯生生地探出头来,好奇般的远远望向这里,然而柴生却几乎下意识地移开视线。柴生不敢肯定那小女孩是否人类,毕竟非人物中多的是魅惑男子的精怪。

而答案若肯定的话,那他也不太敢去细想小女孩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大概只能为重弘元司的兴趣而作呕。

当他把目光移向卧榻时,却发现重弘元司不知何时盯着他,眼中有着此前未有的狠厉。柴生几乎可以肯定,倘若自己问出任何有关小女孩的问题,又或者表现出一丁点的兴趣,那他今天大概率是走不出这间屋子了。

“您考虑得如何了?”柴生低下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哼。”重弘元司冷哼了声,眼中凶光渐渐收敛,口气也稍稍放软了点,“总之我已经替合川先生完成了他想做的事情,对我想做的他也没立场来指手划脚。不过嘛,他说得也有道理。这时候被桐生和马找上门对我也确实相当麻烦,所以我会派人去清除证据,确保桐生和马不会找福址科技的麻烦。你就这样回去转告合川先生好了。”

“……感激不尽。”柴生松口气地低下头。

“好了,没事就退下吧。”重弘元司就像赶苍蝇般的摆摆手,下了逐客令。

被勒令退下的柴生田久虽然从沙发上起身,但却并未挪动脚步。柴生面带尴尬地望向大屋主人,脸上浮现出努力抑止的屈辱神情。“抱歉,我找不到出去的路,能不能……叫人送我下?”

这幢宛如迷宫般的大屋是超乎柴生理解的空间,就算他记忆力再好也没可能依原路出去。当然这点大屋主人的重弘元司也是心知肚明,之所以不提出来,大约就是想看看他出丑求助的屈辱模样。

“那还真是失礼了,平八郎,去送送客人吧。”重弘元司嘴角牵出弧线,弹指叫出手下的名字。

叫平八郎的是一身材魁梧的光头壮汉,从衣领缝隙隐隐透出背后的鬼样纹身,两胳膊处亦有着相当骇人的二头肌,一看就是相当能打的类型。

虽然好奇着重弘元司是何时把这类猛者收入麾下的,但这时柴生也只能低头乖乖跟他往门口走去。

离开大屋前,柴生努力抑制着朝石像脚边望去的念头。

**

东京街头频频出现白日梦游者的时期,和桐生道场化为常黯地的时刻高度吻合,因而玉藻推测前者乃是在后者刺激下引发。

倘而若再往前追溯的话,会发现那些白日梦游者似乎大多都跟长谷川美琴相类,在两三年前的某时段有过一段精神恍惚、频频怪梦的经历。由此推定,梦游者背后必定有来自神秘侧的黑手,而且从那夸张规模来看大概率是食梦貘下的手。

换句话说,梦游者们先在精神上被神秘侧所扰乱,然后才受常黯道场的刺激而出现白日梦游的症状。这样的推理在逻辑上并无问题,但在推进调查时却遇到障碍。

长谷川后和马又陆续询问过好些梦游者,他们没人想得起那段异常时期之前的经历,而且稍稍回忆梦的内容便会立即被梦境俘虏,无一例外。

对手显然非常狡猾,在保密上做得几乎滴水不漏。虽然家里狐狸很不服气地表示她要愿意的话,也能强行撬开梦境窥探其中究竟,但那样做会对梦游者精神造成相当大的伤害,因此被和马给当场否决了。

无论如何,既然无法用正攻法从受害者那里直接取得突破,那就只有想办法从侧面找到侦破点了。

到目前为止出现的白日梦游者己接近三百人之多,这般大规模的干涉现世,以当前衰弱的神秘侧来说堪称史无前例了。如此规模的干涉活动不可能在私底下推进,而放到社会上的话则必定会留下痕迹,和马便打算从这方面着手来调察。

于是和马从警署调来梦游者的名录,然后再托南条家调查梦游者近两三年的生活轨迹,再将其进行横向对比以期望能发现他们共同的交集。

这当然是一项费时费力的活计,不知道神秘侧存在的人甚至都无法理解他在干啥的。不过和马却不遗余力地推进行调查,因为他始终有一种相当糟糕的预感——

对方悄悄咪咪布下这么大的局,又花费心思将其掩藏起来,其谋图的当然不可能是爱与和平。今次道场常黯化令幕后棋局一角偶然暴露,也或多或少打乱了其布局,不过和马要想追上这场己遥遥落后的博奕,那当然得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

“唉唉,这可不是光凭干劲就能搞定的活啊……”

和马揉着发酸的眼睛,从案桌上推积如山的资料中抬起头来。极短时间便调来如此详实的情报,足见保奈美力挺师匠的热切心意,问题在于处理端的速度并没那么快。

当然这并不是说和马的脑袋差,毕竟能考上东大的智商绝对低不了,论反应力论记忆力和马也要远远高出一般人的平均值,唯独性格上并不适合宅在室内查资料。相比眼前浩如烟海的情报苦旅来,他倒更宁愿提着刀去镇压极道。

“啧,要是麻野在就好了……”

和马情不自禁想起住院的搭档来。以文系首席毕业的麻野,可谓名符其实的秀才官僚,在处理文书资料上有相当高的效率。要是他在的话和马就能毫无顾虑地把这堆活计丢给他处理,可惜眼下也只能想想。当前他虽赋闲宅家,但早晚也要回到机动队去任职,那时候也该组建自己的班底了。

文系的麻野跟武系的吉川,两人在人格和能力上都得到和马的信赖,应该能撑起和马组文武两道的底盘。

不过秀才没法跟凶恶极道对打,而空手道达人大概也处理不了大复杂的局势。要是指望和马每次遇到麻烦都亲历亲为那会累死,所以要是再加上具备优秀临场判断和执行力的黑崎长秀,那和马组的组织架构便会更加趋于理想了。

“果然还是想把他招揽过来啊……”

和马摇头叹息着。这番对未来警视总监班底的畅想,帮他从快要溺死的情报海中爬出来喘了口气,也算是某种形式的逃避现实了。

稍稍歇了会儿,和马重新把目光移到案桌上那一堆堆的资料册上。保奈美送来二百八十名梦游者的调查报告,而到目前为止和马只勉强看完其中五分之一不到。

这五十多名梦游者的生活轨迹中他尚未发现可疑交集的存在,若是再扩大样本数量或许会得到更清晰的轮廊,不过光是想象那工作量和马就生出近乎胃痛的感觉。

对上妖魔鬼怪也毫无惧色的当世剑豪,生平头一次动了临阵脱逃的念头。

“唔,去道场稍稍活动下,劳逸结合说不定效率还更高点。”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

不同于当世剑豪、斩妖除魔的桐生和马,也不同于幻想研究、为妖役使的甲佐正章,柴生田久只是毫无特征的普通人。

既没有卓越才华,也没有强烈偏执,相貌寻常连出身都及其普通的他,光是取得律师执照就己经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努力和运气。

这样的他,想靠自力出人头地是不可能的。想摆脱如诅咒般纠缠着柴生家历代的“平庸”命运,就只有抱住别人的大腿这一条路径。柴生田久选择的大腿是合川法隆,或者确切的说是合川法隆所创立的福址科技。

在柴生田久跟合川法隆合作的最初,福址科技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经营的也只是康辽仪之类的非主流产品。然而在合川法隆的运营下,福址科技在短短数年便成为在民间拥有大批拥趸、在政商界拥有相当影响力的大型企业。

其他人对这番变化大概没啥特别感触,但亲身历的柴生却时常震撼于福址科技那近乎异常的“膨胀”——是的,膨胀。

福址科技的发展速度可以说违逆了世间的常识,也难怪有坊间传言说合川法隆的背后有KGB或CIA的暗中支持。

对这些传言柴生基本是不置可否的,就算被询问也不会给回答。毕竟他攀着福址科技这棵大树爬过了名为“阶级”的天堑,摆脱了柴生家代代平庸的命运,光是这样就足够了。

大约是柴生田久的沉默态度得到了合川法隆的欣赏,逐渐也交给他一些公司讼诉外的事务。那些事务基本上和他的专业都没多少联系,甚至可以说,他熟悉的现世常识在那里都派不太上用场。

到现在柴生都还记自己初次目睹那些非人存在时受到的震撼,也大概知道了福址科技飞速崛起的奥秘。那时候他面临两个选项。

一个选项是接受命运安排、成为合川法隆真正的心腹。二个选项是即刻离开福址科技远走他乡、跟这些常人不该触碰的存在断绝关系。

前者意味着他要裸身跳进那满是毒虫厉瘴的神秘沼泽,为合川法隆攫取利益。后者则意味着他要在远离凶险的地方、重新开始一段艰难安稳的人生——“艰难却安稳”,翻译过来也就是“平庸”,也就是他倾尽毕生努力想摆脱的东西。所以,柴生田久几乎没犹豫地顺从了命运,当了合川法隆在神秘侧的传话人。

福址科技跟神秘侧的合作比柴生知晓得还要长,甚至可以说那些属于神秘侧的存在本身就是福址科技的一部分。

这两三年来柴生亲眼目睹了在合川法隆指示下做出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物,也大概理解了自家社长沉迷神秘力量的缘由,不过柴生对此倒并不感兴趣。

毕竟和依靠金钱跟权势便能畅通无阻的现世不同,在神秘那侧,既无法力又无武力的柴生田久几乎是跟敬意绝缘的渺小存在。

尤其在跟那些活过漫长时光的古老存在接触时,若不是抬出合川法隆的名字,他几乎连交谈的资格都不被给予。好比今次,他拜见的便是在那些古老存在中也相当特别的人物。

那人昔日名为食梦貘,眼下则化身名叫重弘元司的男子。

重弘元司加入福址科技不过两三年,但俨然己是组织中仅次于合川法隆的二号人物。

另外柴生也知道,福址科技原本许多推进艰难的研究项目,都是在重弘元司加入便纷纷取得突破。多亏重弘元司的帮助,合川法隆的理想得以逐渐成形于现实,也因此给予了重弘莫大的权限跟尊重。

不过合川法隆毕竟只是人,而重弘元司则是栖息神秘侧的古老存在,两人出现分歧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近这段时间重弘元司的行动明显偏离了合川法隆的期待,也间接影响到福址科技的安泰,于是柴生便被派过来质问此事——除了他以外,福址里也没有别人能担任这项任务。

事实上就算是柴生田久,在重弘元司眼里也和路边的石头差不了太多,因而所谓的“质问”实际更接近“提醒”。

换句话说,他相当于合川法隆丢出去吸引猛犬的那块石头。这当然不是什么令人感激的立场,只可惜他的身份不容拒绝。

“呼……”

被引导到沙发上坐下的柴生悄然松了口气,望向周围漂浮着稀薄雾气的房间。

只见房间整体采取西洋风格的奢华装饰,几尊雕刻精美的大理石像宛如立柱般撑起房间的天穹,而成在房间角落则摆着座钟、日本刀跟西洋铠甲,还有熊和鹿的标本等不同格调的物件。每个物件都相当精致,然而混搭起来却在房间里构成大杂烩般的怪诞氛围。

柴生抬头上望,只见充斥房间的稀薄雾气在天花板处明显更浓些,一些像水母又像灯笼的奇怪物件在雾气中缓缓游动着。

房间里没有任何电器,它们身上放出的昏黄光芒便是房间照明的唯一来源。一只灯笼水母从柴生头顶飘过,那有如心跳般闪灭的昏黄光芒照得柴生头皮发麻,拼命控制住挥手拨开的冲动。

“这到底是……”柴生好久没有这般心惊肉跳的感觉。

基本上来说,每次前往非人物那里

外国人给我吃兴奋剂免费阅读*

拜访,都或多或少会削薄他的世界观,然而今次这般倾向却更加强烈。

柴生实在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在东京都的繁华现世里营造出这等异乎寻常的空间,感觉上现世跟神秘侧原本泾渭分明的界线似乎正逐渐变得模糊——虽然这也是合川法隆原本就打算做的事情,然而实际目睹却让柴生下意识地生出动摇,怀疑这么做是否真的妥当。

柴生的动摇,应该说是普通人对神秘侧侵蚀现世的本能抗拒,但这般本能并不能压过柴生被赋予的使命跟立场。

柴生深吸口气抬起头,望向房间中央的一张雕龙刻凤的精美卧榻。软榻旁站着数名极道模样的侍从,而重弘元司像莫卧儿王朝的皇帝般斜坐在卧榻上,入神般的望着天花板上漂浮的光点。

“呃……”

就算早己习惯帮合川法隆处理神秘事务,但此时柴生却依旧感到难以抑止的紧张。在现世中依着福址科技的后台,他是连那些达官贵人都不敢轻慢的有力存在。

然而在神秘侧,在金钱跟权势都无法通用的这里,他却如路边石子,甚至倘若不加上下面这段话的话,他的声音根本没法传到对方的耳朵里。

“我来是转达合川社长的意见。”

“他想说什么?”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卧榻上的重弘元司稍稍把目光转向下方。那缺乏兴致般的冷淡视线,让柴生禁不住缩起肩膀,但过去经验告诉他,这时候退缩只会招致更艰难的处境。

“最近东京街头频频出现的梦游者,那些人应该是由你负责管理的‘人柱’吧?合川先生询问,为什么要让他们暴露在大众视野中?整个计划应该秘密进行才对。”

“那些东西,只是调整过程中的暂时现象,用不了多久就会抑制下来。”重弘元司轻描淡写般的摆摆手指,“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梦游中他们也依旧在我的掌控下,其‘人柱’的机能外国人给我吃兴奋剂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你可以回去告诉合川先生,叫他做好自己的事情,没事不要来烦我。”

听重弘元司的口气,似乎也没太把合川法隆放在眼里。这大概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在昔日统治日本列岛的上位妖怪眼中,绝大多数人类皆是如蝼蚁般渺小且无力的存在。柴生当然也是蝼蚁中的一员,这时候却不得不继续提出意见。

“恕我不能从命。合川先生想知道的,是你究竟打算用他们做什么?”

“做什么?”重弘元司嘴角微微上扬,然而却绝非亲爱的表现,而更近乎猛兽被惹恼时呲牙的动作。“创造那些人柱的是我,使用那些人柱的也是我。要是我高兴就算把他们毁掉又怎样?我可不记得有答应过事事都要向他报告。”

“可是!你是福址科技的干事,你的所做所为要是危害到福址科技的话……”

“区区凡人!少给我指手划脚!”

律师出身的柴生竭力想靠正论扳回主导权,却被重弘元司的一声断喝给截断。

食梦貘的断喝在薄雾中震出圈圈涟漪,甚至整幢建筑都被牵得抖颤了下。

同时一股深灰色的沉窘气息从不知何处弥散出来,重重压在柴生田久的头跟肩上,让他毛骨悚然之余,膝盖亦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不知为何,柴生田久突然想起神话故事中那些被噩梦吓死的倒楣蛋,他几乎拼命地挤出一个名字。

“桐生……和马……”

“什么?”

那边食梦貘发出讶异的声音,同时柴生头肩上的重量骤然一轻。甚至来不及喘息,柴生拽紧机会把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桐生和马,他己经注意到了梦游者的骤乱,开始着手调察这件事了……他一直都在明里暗里搜集福址科技的情报,合川先生说放着不管的话,他什么时候找上门来都不稀奇……”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