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是肉莲法器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章雅悠在近乎窒息的亲吻中感受到了甜蜜和浓情,又在甜蜜中感受着房翊的执着与深沉,贪恋着那熟悉的气息,在沉迷中继续新一轮的窒息……

等她被松开的时候,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

房翊很满意章雅悠这种表现,低声笑道:“嗯,还算专注。”

章雅悠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房翊拉到怀里了,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道:“我们一起吃面。”

“这怎么吃?”章雅悠羞恼地看着房翊。

房翊把筷子塞到章雅悠的手里,握着她的手,夹了一块排骨送到自己的嘴里,这别扭的姿势让章雅悠哑然,但是,房翊却吃得不亦乐乎。

一碗面,房翊硬是吃了小半个时辰,念儿不得不中途端出去重新加热。

“秀色可餐,这碗面,其实,我吃不吃都无所谓。有你在,我满心满眼都是你,有情饮水饱,哪里还需要吃东西。”房翊抱着章雅悠,柔情蜜意地说着。

“……”这,那你把一碗面给我吐出来?

章雅悠还不至于被房翊的糖衣炮弹给糊弄,但这狗男人的甜言蜜语也就算了,还要配上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为了转移自己慌张的情绪,她道:“你先去厢房休息一下,这一路奔波,你眼里都有红血色了。”

“小蛮货这是心疼我?”

喂喂……不要拆穿我好不好?

房翊笑道:“厢房太破,我不去。”他回头看了一眼书房中的软塌,道:“这个地方挺好的,我就睡在这里,眯一会就好。”

章雅悠道:“也行。”

“你陪我。”不是商量,是不容置疑、不容回绝的语气。

章雅悠道:“那你撒个娇?”

“……”房翊看着章雅悠,笑道:“撒娇我不会,但是,我可以让你求饶。”他一把搂过章雅悠,紧紧贴着她的额头,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章雅悠微微颤栗着,道:“不用撒娇,您请!您请睡。”

云台敲门进来,道:“公子爷,要奴才服侍吗?”

房翊直接隔空弹了一下他脑门,一股劲气飞过来,云台吃痛地捂住了额头,道:“奴才懂了,这就退下。门,奴才会关好。”

章雅悠守在软塌前,托腮看着房翊,心里感慨,这狗男人真好看,简直好看到头发丝都透着精致,一个男人竟然有那么纤长、浓密的睫毛!还有肌肤,比女人都白皙!

手也特别好看,细长而骨节分明。

章雅悠拉过房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庞,继续看房翊。

“我是不是特别好看?”房翊突然睁开眼。

章雅悠吓了一跳,道:“你不是睡了吗?”

“我原本是睡着了,但是,被你痴迷的眼神给照醒了!”房翊笑道,“要不要和我一起睡?”

要死了!竟然提这个要求!

“你想多了!你这小脑袋里想什么龌龊的画面?我真的只是单纯地睡觉,就是休息的那种睡觉!”房翊见章雅悠气恼地瞪着自己,笑着解释。

你开心就行!

你要脸就行!

“你先睡一会,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章雅悠一回头,案头上还有一大摞的文书,堆在那里有一尺高,“光是文书还不够,还要看书,很多事情我之前没经手过,都是现学。”

房翊道:“我来了,这种事情还需要你做吗?交给我就行了,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我,哄着我,让我开心。”

章雅悠的脸立马变成苦瓜:侯爷大人,让你觉得“对你好”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宁可自己埋头苦干,把这些活做完!伏案处理文书,比哄你开心要容易些。

“你这什么表情?”房翊坐起身,不满地握住章雅悠的手。

章雅悠道:“就是你看到的表情。你不会觉得讨好你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吧?你这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吗?”

房翊听了这话,也不恼,抱着章雅悠去了书桌那里,道:“不如我教教你?”

章雅悠道:“好啊。”

房翊一手抱着章雅悠,一手执笔,顺手拿了放在最上面的一份文书,就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起来,一气呵成。章雅悠拿起来一看,好家伙,思路清晰,直击要害。

章雅悠拿起自己的郡主金印,盖了上去。

不到一个时辰,房翊就把那一摞文书处理完毕了。

章雅悠又是佩服,又是自惭形秽,果真,做什么都需要悟性的,房翊做这些事游刃有余,一个时辰就解决了她几天的活,这种能力并非她短时间内努力或拼命就能练就的。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些事处理多了,自然会熟练。我在你这个年纪,还不如你。”房翊拿脸亲昵地蹭了蹭章雅悠的脸蛋,笑着安慰她。

王菲是肉莲法器 无删减全文,

“有我在,这些事都不需要你做。你只管开心快乐地生活。还有,也不用去种菜了,我出来的时候已经交代过了,会有人定期给我们送蔬菜瓜果过来。过几天会从岭南那边送些果子过来。”房翊道。

“难不成是仆固姑娘送你的?”章雅悠笑道。

签]“若是她送的,你还吃不吃?”

“不吃!”章雅悠嘟着嘴。

房翊无奈摇摇头,道:“你和李设出双入对,我都没怪你。我与仆固瑾瑜清清白白,却让你这般吃味!”

“那是因为在意你!反正,你不准和仆固瑾瑜来往,不然,我心里患得患失,会胡思乱想!”章雅悠道。

房翊道:“强词夺理!”

章雅悠笑道:“仆固瑾瑜的事情,我们晚点再说。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阿翊要听话。”

“帮你做了这么多事,没奖励?”房翊问。

章雅悠扭头,亲了一下房翊的下巴,道:“你先睡,睡醒了,自然有奖励。”

“奖励什么?”房翊不依不饶。

章雅悠腹诽地想着,武陵候大概是不要脸了!但这话也只敢心里想着,嘴上是万万不敢说的。

她又是一番柔情劝慰,才把这尊大佛给哄睡了。

紫燕知道武陵候来了,又见这二人进了书房,半天没出来,门还关的死死的,不放心,就想进来。

念儿拦住了她,道:“紫燕姐姐,姑娘和侯爷不让进去打扰。”

紫燕跺脚:“哎呀,这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念儿不解。

紫燕道:“那、那李二公子怎么办!”李设和章雅悠才是紫燕心中的官配,这二人才是天作之合!

喜欢重生贵女福气多请大家收藏:

房翊将她搂在怀里,低声道:“小没良心的

王菲是肉莲法器 无删减全文,

。我明里暗里为你做了这么多,还没说你呢,你先倒打一耙。”

章雅悠撒娇道:“我才没有。你来了就好了。”

“我来了就怎么好了?”房翊道,“我再不来的话,你这个没良心的,是不是就跟着李设了?”

他忽然松开章雅悠,用手指了指她的胸口,道:“你这颗心难不成是石头做的?我就打动不了你?我现在恨不能把你绑在腰封上王菲是肉莲法器,走哪里都带着。”

他说这话的时候怨气冲天。

章雅悠道:“你有没有发现屋子里突然冷了很多?”

“别转移话题!”房翊冷道。

章雅悠道:“我才没有和李设走到一起!当时情势危急,我走得匆忙,李设是皇帝指派,并不是我让他来的。我和他之间清清白白……我凭什么要和你解释这些?你是我什么人?”

“我是你男人!”房翊道。

一张俊脸倏然顶在了章雅悠的眼前,那熟悉的气息、那温润的触感引发了她内心的悸动,她闭上了眼睛,房翊却只是在她嘴唇上轻触了一下,便松开了她。

“怎么,失落了?”房翊见章雅悠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眼神里还闪过一丝失落,玩味地笑了。

章雅悠嘟着嘴,道:“才没有!”

房翊道:“我这一路奔波,累死了两匹马,出了很多臭汗,我先沐浴,换身衣裳,再找你。”

章雅悠笑了,道:“那我去给你安排一下。”

房翊道:“光安排怎么行,你帮我洗。”

章雅悠道:“你胆子不小啊!我现在可是从一品的郡主,整个辽阳都是我的封地,而你,武陵侯,不过是三品!你敢使唤我服侍你沐浴!”

“那你帮不帮?”房翊捉过了她的手,深情又期待地看着她,俊美脸上的倦色让她心疼无比,那又高冷又从容、又贵气又霸道、从容霸道之间又带着浓浓委屈的神情,让章雅悠瞬间破防,不要说服侍他洗澡了,就算他提了其他过分要求,她也无力拒绝。

“帮!”章雅悠推了他一把。

“我现在去给你做点吃的。”章雅悠道,“想吃什么?”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瞧瞧,狗男人说话多甜。

章雅悠给房翊做了一碗鸡汤笋衣排骨面,还放了两个荷包蛋在上面;等她把面端进屋子的时候,房翊已经进浴桶了。

“等你洗完再吃?”章雅悠一手端着面,一手遮着眼。

房翊道:“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我饿了,先吃东西。”

章雅悠道:“你既然要先吃东西,为什么……”为什么早早泡进浴桶呢。

“你又不是没见过。”房翊轻笑了一声。

“我见过什么?”章雅悠急道。

房翊道:“我的身体。”

“我、我什么时候看过了?”章雅悠道。

“你没见过?你不是还摸过?”

章雅悠道:“我也只是看了上半身、是你让我给你洗澡的。”

“那你是想看全?”房翊笑了。

章雅悠放在一旁的凳子上,道:“你自己吃吧,我让云台过来帮忙。”

但是,房翊拉住了她的手,哪里肯放她走。

“小没良心的,我心心念念地想见你、想给你锦绣安逸的生活,你一声不响地跑到辽阳,一句话都没给我带。”房翊捏着章雅悠的手,用了点力道,章雅悠觉得微微吃痛。

“……”章雅悠沉默了,也许房翊并不清楚当初她用保命的底牌换了他出来。

“还敢走神?”房翊不捏手了,改捏脸了。

章雅悠看了一眼房翊,俊美冷艳的脸庞消瘦了许多,她端过面,道:“张嘴,吃面,乖!”

房翊笑了,吃了一口面,笑道:“味道不错,是你亲手做的?”

“嗯。我现在是亲力亲为,丰衣足食。就一个念儿在身边伺候着,其余的人我都派了任务。”章雅悠道,“来,吃一块排骨,阿翊最乖了。”

房翊眉眼带笑,道:“你能不能换个方式喂我?那样我会更乖的,你说什么都听你的。”

“那我让你不走了,你也听我的?”章雅悠笑道。

房翊道:“只要我吃饱了,自然是听的。”

这个“吃饱了”本来可以做最纯粹的理解,但是,房翊那炽热的眼神、有些暧昧的动作,告诉章雅悠,一切并不简单。

“再不吃,就凉了。本来就不该吃饭的时候沐浴,更不能沐浴的时候吃东西,回头着凉了,自己受罪,别人也跟着担忧。”章雅悠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一个孩子。”

房翊道:“那我快点洗,然后出来吃……”

他说“吃”的时候,眼神一直停留在章雅悠的身上。

“你不要动,我给你加水。辽阳寒冷,冷气入骨,让人骨缝都痛。”章雅悠给房翊身上浇了水,又轻轻地给他揉搓着。

“想我没有?”房翊哑着声音问。

章雅悠道:“我在来的路上,好多天睡不着,不敢闭眼,闭上眼就会想到你,后来我想着,我不能这样,我到辽阳了,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两说,你会有更好的姑娘。我与其这般消沉,不如博一把,或许能活着。”

这话刺痛了房翊,他突然起身,抱住了章雅悠,道:“是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章雅悠急忙遮住眼睛,手里的水瓢洒落地上,满地是水,她急道:“你!你没穿衣服!”

房翊笑了,道:“你先出去,我穿好衣服再找去你。”

章雅悠羞红了脸,道:“那我把面端过去热一下。”

房翊抓住了她的手,道:“这种事交给婢女就好。”

等房翊换好衣服,已经神清气爽地出现在章雅悠的书房内了,念儿也把面重新加热端了进来,又给房翊切了一盘水果。

“来,让我抱抱。”房翊道。

章雅悠瞪着眼睛,道:“你叫我过去去,我就去啊?”

房翊一笑:“那我过去也行。”

章雅悠抬眼之间,房翊已经到了她的面前,然后把她牢牢抱在怀里,贪婪地嗅着她的气息,道:“这段时间太忙了!变数太多。我不敢让自己空下来,一旦闲了,你就会在我脑子里跑啊跑,你不累,我都累了。”

章雅悠抱着房翊,道:“想一个人会累吗?”

房翊低头,轻轻咬住了她的嘴唇,道:“你来感受一下!”

喜欢重生贵女福气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