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军婚中怀孕的女配小说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卖一次血,不伤身体,还能够换来几十块的收入。

何大明打着这样的主意,不由看了一下自己手背一下青鼓鼓的血管,他相信以自己的体力,至少可以卖个四五次献。

听到妻子这么说,何大明愈发觉得自己没本事,他呐呐地道:

“老婆,你安心静养,没事的,你的腿很快就好了,到时候我们再重新赚钱。”

妻子愧疚得很,又不敢哭,怕丈夫看到更难过,两个人一时间有些默默无语。

“21床,刘月,欠费了,快来交钱。”

这时,护士在病房门口喊道。

刘月就是何大明的妻子,何大明愣了愣,一想到交钱就头疼,赶紧到门口问护士:

“钱不是已经交到明天吗?怎么就没钱了?”

“你们这里有一样药很贵,是进口的,你自己说要用最好的药,如果国产的就便宜很多,但是药都打进去了,总不能换药吧?那前面打的药就白费了。”护士道。

何大明摸了一下口袋,问:“还需要多少钱?”

“40多。”护士回道。

“那这种药我们还要用多久啊?”

“再用4天吧。”护士道。

“四天每天都这么多钱吗?”何大明惴惴地问。

“是的,如果你之前用国产的药,可以会省不少。”护士道。

“能省多少?”何大明小小声地问。

“省一半钱。”护士道。

4天,如果按进口药的价格就要160多,如果用国产的,只要80多,但不管怎么样他口袋里只有20多块钱,用国产还是用进口的药,他的钱都不够。

何大明的手都要捏出汗了。

不行就去卖血……

何大明去了卫生间,找到了卖血的小广告。

血被采走后,热乎乎的血顺着塑料管从他的胳膊上流走,何大明只觉得一阵头晕,但他忍住了。

采完血,血头给了他80块钱。

还好,够两天的用药。

何大明拿着血头给的钱,先去医院收费处交今明两天的费用。

等他交了费用,收费处的人告诉他钱还是不够。

何大明傻了,说:“不是一天40多吗?我交了80多,怎么会不够?”

“还要加检查的费用。”工作人员道。

“那我还要补交多少?”何大明赶紧问。

“还要做两次检查,一次要50多。明天还要再做一次,你先交30元吧。”

工作人员的话,让何大明觉得一阵眩晕,他嘟囔着说?

“我现在钱不够,我去找钱,下午再来交。”

工作人员看他脸色很差,也没说什么,给了他收据。

何大明拿着收据,摇摇晃晃地一屁股坐在交费窗口边上的椅子上,一种浓重的无力感涌上了心头。

医院里人来人往,偌大的城市,大街上人潮涌动,但是何大明只觉得十分虚弱无助。

这么大的城市,没有一个可以借钱的朋友……

何大明摸出口袋里剩下的两块钱,去医院门口早餐点买了一个鸡蛋饼和一杯豆浆。

他自己则舔了舔嘴唇,决心去喝医院免费提供的热水凑合一下。

“老婆,这是

穿书军婚中怀孕的女配小说 免费全文

鸡蛋饼,趁热快吃。”

何大明挤出笑容。

口袋里还有一块钱,下午可以再打份快餐,给老婆对付一下。

如果还找不到钱,何大明决心晚上再去卖一次血,刚才一下子抽太多,有点晕,下午应该就能适应了。

妻子接过鸡蛋饼,香甜地吃了起来。

吃了一半,突然问他:“大明,那你呢?”

“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

何大明怕自己看着妻子吃鸡蛋饼,会忍不住流口水,就走出病房外面,想要拿根烟抽一下。

摸摸口袋,口袋里一根烟都没有。

何大明突然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说法,以前经常听人说深圳是个在大街上都可以捡钱的地方,他觉得穿书军婚中怀孕的女配小说是个笑话,他来深圳两年了,到现在都没捡过钱。

然而,此时他无比渴望希望在地上捡到钱。

10块、50块,不行5块钱也可以,为了钱,他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脑子里突然浮起一个疯狂的念头,连他自己都害怕。

晚上蒙个面,在医院外面漆黑的林荫道打劫看起来有钱的人如何?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旦出现,就占据了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他的手有些颤抖,缓缓地在病房门口的长椅坐了下来。

“何师傅?您是何师傅吧?”

就在何大明身体微微颤抖之时,一个悦耳的女声,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何大明抬头疑惑地看着眼前年轻漂亮的女子。

女子皮肤白皙,头发乌黑微卷,扎在脑后,象大学生一般清朗活泼。

她穿着质料很好的衣服,一看就是那种能够进高级饭店的有钱人。

何大明在五星级酒店做大厨,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但他不认识这个女子啊?她怎么认识他?

“我是何大明,这位小姐,我不认识你。”

“现在不认识,马上就认识了。”年轻女子笑道,语气轻松,让人如沐春风。

边上一个帅气的男子,向他伸出了手,友好地道:

“你好,何师傅,我姓纪,叫纪晓舟,这是我太太花想容。”

“呃,你们好,找我有什么事吗?”何大明疑惑得道,被动和纪晓舟握了握手。

“是这样的,我们开了一家西饼屋,准备请一个烘焙师傅,听说您对这方面造诣很深,想请您去我们那里做主烘焙师。”

花想容直接道明来意。

这个年头,打工仔来来去去,深圳最不缺的就是人,一个烘焙师而已,还要被人上门来邀请?

何大明一时有些受宠若惊,同时脑子也转不过弯来,道:

“比我好的人多得是,怎么会想到我?”

花想容心想:手艺好的人,有些我不认识,有些人还有班上,指不定看不上她的小店,不一定会来。而何大明这时候正好处于离职的空白期,应该比较容易被打动。

这些话花想容当然不能说,她觉得何大明的脸色有些不好,便问道:

“何师傅,你怎么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何大明刚才正处在绝望中,这时猛然有人找他,要给他一份工作,刚才那句话问出去就后悔了,多好的机会啊,他必须抓住,于是何大明坦诚地道:

“我老婆病了,不久前摔断腿,不能动弹,我在这照顾她一个多月了,你们说让我去上班,那没问题,可是我老婆这边没人照顾,能迟几天再去吗?”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甜点师做的甜点,不光是给自己吃的,如果大家吃了都说好,那才是真正的成功。

而此时,花想容等待的最大的契机终于出现了。

这天,她在翻看《广州日报》的时候,看到广州一家五星级酒店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说要聘请后厨的高级糕点师。

花想容看到这则广告,立即眼前一亮,兴奋地对纪晓舟说:

“晓舟,我们要找的人出现了。”

“谁?”纪晓舟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们不是缺一个高级糕点师吗?”

花想容给他看那份招聘广告。

纪晓舟看完,奇怪地问:“人家招聘糕点师,关我们什么事?”

“他们要招聘,那就意味着原来的糕点师已经解聘了呀!”花想容乐道。

“哦,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去招他们离职的那个糕点师,是吗?”

纪晓舟总算明白了。

“你怎么这么聪明!”花想容夸道。

纪晓舟一阵汗颜,心想,这不关聪明什么事吧,是你的提示太明显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到哪找离职的那个糕点师?”

纪晓舟疑惑地道。

“我也认识了一些朋友,有眼线呗!”花想容调皮地一笑。

真相其实是,前世她在这家酒店打过短工,认识这位离职的高级糕点师何大明。

何大明当时因为老婆生病了,所以才辞职的。

酒店却一日不能无大厨,所以他的职位很快就被酒店重新招的人占据了。

何大明离职后,因为老婆生病要花很多钱,听说过得很艰难。

花想穿书军婚中怀孕的女配小说容还了解到,何大明品德挺好的,在老婆生病时不离不弃不说,他的业务能力也十分出色,后来他在别的酒店找到工作,参加了首届全国糕点师大赛,还拿到了冠军。

如果请这样的人来给他们的喜来屋保驾护航,那喜来屋的发展就没有问题了。

花想容已经不记得何大明具体是什么时候离职了,毕竟几十年过去了,但隐约记得是这个季节,所以她一直关注着酒店的招聘广告,一看到酒店贴出招聘广告,就知道何大明离职了,这时正是她捡漏的机会。

不然,象何大明这种级别的厨师,一般是轻易不会到普通的西饼屋上班。

此时,在医院里,何大明正在照顾生病的妻子。

他失业了,但是他还不能讲告诉妻子,妻子还卧病在床,但是敏感的妻子也察觉出何大明的心情不好。

联想这几天生病,何大明一直义不容辞地照顾她,其实她心里有些明白。

哪一家企业都不可能这么好心,放任员工一个多月不上班。

最终,妻子挡不住内心的愧疚,抓着何大明的手说:

“大明,你别管我了,你去上班吧,我一个人能应付得来。”

看着妻子因为摔断腿,躺在床上无助的样子,何大明心里“咯登”了一下,道:

“没事啊,我能照顾好你。”

“可是你上班怎么办?”妻子着急地道。

“我请假了。”何大明说。

妻子见他还在隐瞒,默默了一下,才又道:

“大明,我现在只差上厕所麻烦,但是我少喝点水,一天上两次就可以,你中午过来照顾我一下,要不然我们给隔壁那个护工阿姨一点钱,叫她临时帮我点忙。”

隔壁床有请了个护工阿姨,妻子的意思是说,偷偷给人家一点钱,然后让那个阿姨时不时搭把手,照顾她一下。

“你傻呀,人家请的,请的人也不愿意呀。”何大明道。

听妻子说要少喝点水,何大明觉得,自己要是不在她身边,她肯定不吃不喝,或者少吃少喝。

病人本来就该

穿书军婚中怀孕的女配小说 免费全文

吃吃,该喝喝,怎么能控制饮食呢?

一想到这,何大明就心塞。

他和妻子从偏远的小山村出来,两个人相依为命,现在虽然还没有孩子,但感情一向深厚。

只是两个年轻人家境都太过贫寒,哪怕是在山里,也是最穷的人家,只有四面漏风的土墙平房,家里最值钱的家俱,是结婚时自己打的五斗柜。

二人横心来到城市,一心想在这个城市打拼,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下一代的命运。

但万万没想到,妻子夜班时,骑自行车回家,不小心扎进路边工地挖的坑里,把腿摔断了。

工地是包工头承包的,他们根本找不到人赔偿,何大明只能自己花钱送医院住院。

现在住医院也要托关系,不然好的骨科医生排不上,好不容易打工两年,攒了一些积蓄,这一次妻子生病,一下子就全花光了。

何大明摸着空空的口袋,心里焦虑,可是看到脸色苍白的妻子,又舍不得责怪她,她加夜理也是为了多赚点加班费,也不是想把腿摔断。

“大明,我真的可以照顾自己,你放心去上班吧。”

妻子劝道。

“算了,我已经辞职了。”何大明故作坦然地道,省得妻子一直说这件事。

“辞职了?那咱们俩都没赚钱,会不会坐吃山空啊?”

妻子焦急地道。

她在电子厂打的是零工,干一天算一天的钱,一个多月没去上班,早就把她除名了。

所以等于夫妻俩都没有工作,现在每天都要交下一期的手术费,二人口袋里都掏不出钱,要找朋友借。

这么大的城市,穷人本来就没有朋友,或者只有几个和他们一样穷的朋友。

能借的人都借过了,也知道他们再也拿不出钱来,何大明也不好意思再开口。

现在没有医保政策,医疗费就是个天坑,任何治疗的每一分钱都要自己掏,他们这种没有单位的人,没地方报销医药费,所以每天几十块的医药费都沉甸甸靠积蓄扛。

一轮治疗下来,何大明口袋里只剩下20块钱了,这还是未来几天二人的生活费。

明天打点滴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收钱,实在不行,就去卖血。

何大明想到之前经过医院急诊科室的卫生间时,看到卫生间里贴的小广告,上面写着想要卖血可以联系的字样。

如今在医院有不少的血头,他们会把小广告发到医院这种地方,是知道有很多急于用钱的人,走投无路,卖血也是一条路,他们总是能够很轻易得到他们需要的血源。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