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冷不冷?”皇后问太子。

太子摇头说不冷,又朝坐在炕上玩玩具的沈弘钰看了一眼:“您和二弟这几日还好吗?”

皇后点头。

“本宫害怕,就将坤宁宫关起来了。今日开门才晓得外面的事。”皇后问道,“太后娘娘如何?”

“太医在照顾,没什么大碍,养几天就恢复了。”太子淡淡地道,“您要去看看吗?”

皇后摇头:“不去了。本宫哪里都不去。”

“你在外做事,谨慎一些,多听你父皇的话。”皇

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

后低声叮嘱太子,“你父皇和以前不再一样了,你要谨记,他才是皇帝。”

太子应是:“我晓得。”

“你怎么晓得的,谁教你的?”皇后问道。

“没有人教我,我先走了。”太子道,“我这两天很忙,就不来给您请安了,您若有事就让人去找我。”

太子说着就走了。

皇后站在门口,目送太子走远,伺候她的嬷嬷道:“外面冷,娘娘进去吧。”

“嗯。”皇后进门,沈弘钰仰头看着她,问道,“宏儿死了吗?”

皇后点头。

“那其他人呢,舅妈和舅舅他们都死了吗?”

“嗯,快死了。”皇后道,沈弘钰嘴巴瘪了瘪,“那我能去看看他们吗?”

皇后摇头:“天气冷,我们就待在房里,这里最暖和。”

沈弘钰点头,继续去玩玩具。

皇后拿了两个小小的实心球,在手心里滚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

叶文初一行离开皇宫,街上人声鼎沸。

姚家被抄家,姚氏一瞬倾覆大厦倒塌,个个被抓如鬼哭狼嚎。

“杀了才好,他们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了,该死!”

除了那不懂事的孩子,姚家就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是叶医判和王爷!”

有人看到了沈翼和叶文初,都纷纷涌了上来,你一句:“王爷,您的手受伤了吗?严重吗?”

他一句:“叶医判,你在宫中没有受伤吧,我们都担心您呢。”

叶文初笑着道:“我在宫中一切都好,没什么事。”

大家围着她说话,在这个新年即将到来的腊月寒冬,大家居然觉得今年不冷,心里很暖和。

“大同那边已经没事了,”叶文初和那天在医馆吃地瓜的老伯道,“京中商户捐赠的东西都送去了,你的姑母过完年,就能回家。”

“你家过年没有米面,就来府衙登记,圣上会在年前,发一些米炭。”

众人听着欢呼起来。

“让一让!”有人喊了一声,道,“鞭炮来了,让一让喽!”

叶颂利和白通、圆智几个人,拖了好多鞭炮出来,在街上噼里啪啦放,烟气弥漫着,有百姓也回家,将为过年预备的鞭炮拖出来,在街上放。

“过年喽!”人们敲锣喊着。

叶文初冲着沈翼挑了挑眉,道:“你先回去洗漱,我也回家见我爹,晚些时候去你家。”

“好。”沈翼说着举着缠过着纱布的手,“我的手能碰水吗?”

叶文初笑着道:“那你晚点洗,让药多停留一会儿。”

“我难忍了,你睡前再给我上一次药。”

叶文初颔首,目送沈翼回家,她过去找姚子邑:“问你个问题,高冈、景行是有什么说法吗?”

“哦,诗经小雅的用词吧?是王爷侍卫的名字吗?”姚子邑道,“毕竟他取用了高山和仰止。”

叶文初摸下巴。

“怎么了?”姚子邑笑了起来。

“回家了。”叶文初回家,一路上欢声笑语,竟有人编曲儿,唱类似于娶妻当娶叶医判这样的词,亦是巾帼不让须眉……医判当得知府更当得……世间人,当不分出身和男女。

叶文初心情很不错,叶俊在门口候着她,看见女儿赶紧扶着进去:“初初累了吧,爹爹把水给温着的,一会儿你洗好了,爹爹给烘头发。”

“我给你做了新衣服。”叶月画道,“姚伯母还给你绣花了,是不是很好看?”

叶文初笑着点头,姚夫人道:“快去洗漱,以后我再给你做。”

“四小姐,我帮你擦澡。”鲁玉娇举手道,“我擦澡可舒服了。”

叶文初哭笑不得,和鲁玉娇道:“王爷说归去没事,把她留在那边处理后续的事。那边没有将领,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必须要好好镇压处理。”

“没事就好。他本事大王爷倚重他,应该的。”鲁玉娇笑着道,“能者多劳嘛!”

叶文初去洗漱,刚坐下来叶满意坐在门口喊她:“四姑母,你洗澡无聊吗?我陪您说话啊。”

“你要陪我说什么呢?”叶文初笑着洗脸。

“我和你说书院的事情好不好啊。”叶满意道,“我们书院哦,收了一个女学生。”

叶文初一愣:“先生特意收的,还是先生自己家的闺女?”

“她不是先生家的闺女,她是旁边村子的姐姐,因为她总是躲在窗户外听课,还偷偷背诗,被先生发现了了。”叶满意道,“先生考了她,她就比我差一点点,非常的优秀,先生就收她做学生了。”

叶文初靠在桶沿,温热的帕子搭在脸上。

叶满意没听到叶文初的说话,不由喊道:“四姑母,您睡着了吗?洗澡不能睡觉呢!”

“没有,四姑母这么高兴,是睡不着的。”

叶满意眼睛一亮:“你高兴什么,也和我分享。”

“那你和我分享姐姐上学,也是因为你高兴她能上学?”叶文初问他,叶满意点头,“是啊,这样就有好多好多姐姐像四姑母这样优秀了。”

叶文初哈哈大笑。

在走廊的拐角处,传来白通鄙视的声音:“马屁精!”

“去吃饭啦!”季颖之站在院子叉腰喊,“初初,饭菜快要好了,等你去开席呢。”

叶文初穿着斗篷戴着帽子,被叶俊塞马车里坐着,车里烧得暖烘烘的,叶俊车轱辘话叮嘱她:“别吹风,要生病的。”

“初初,我爹今天也下厨了,一会儿他肯定要你猜,哪个是他做的。”季颖之道,“我告诉你,那道糖拌萝卜是他做的,你别猜错了。”

叶文初点头:“知道了,如此大菜极富创意,断不会错。”

“四姑母,”叶满意小声道,“萝卜凉拌怎么吃?”

“大概是萝卜丝拌海蜇丝吧。”叶文初说完,季颖之否了她,“不,是萝卜块。”

叶文初无语,忽然想到一件事:“劳驾问问,鲁夫人去王府了吗?”

“去了啊。她和王妃相见恨晚,对煮菜这件事,简直是志同道合,今晚的饭菜,主要就是她二人的手笔。”

叶文初脸都绿了,真诚地道:“那侯爷的糖拌萝卜块可能真的是今晚最佳。”

叶文初进瑾王府,一进门,焰火就开始放,沈翼就站在焰火底下,手里拿着根线香,冲着她挥了挥:“还有十几个,都给你留着的。”

“行啊。”叶文初让他点线香,她和叶满意还有白通,一人一根挤着点,冲天的焰火,照亮了整片夜。

叶俊看着沈翼和叶文初的背影,太欣慰了。

“看你高兴的。”叶涛酸溜溜地道,“看着王爷和初初一起,你是不是觉得扬眉吐气了?”

“晚上又要烧纸给她娘嘚瑟?”

叶俊捂着嘴:“二哥,我忍不住,您体谅一下。”

叶涛白了他一眼,想了想道:“也是,我在外头也炫耀,饭局上开头就介绍,我是叶医判的二伯。”

“你猜怎么着?”

叶俊问道:“货都给你打对折?”

“岂止打对折,都要白送给我了。”叶涛笑着道,“你不晓得吧,大家现在都让爹当广南东路和广南西路联合商会会长。”

叶俊道:“爹以前就是啊。”

“这是京城,你弄清楚哦!咱们才来六个月爹就有这么大号召力?”叶涛压着声音,“爹没提,但他就是靠初初。”

“我闺女。”叶俊笑着道。

“啊,是是是!烦死人!”叶涛都不想和他聊,冲着那边喊,“初初啊小心点哦,二伯担心你呢。”

叶文初:“……”

叶满意问道:“二祖父,您怎么不担心我呢?”

“担心,啊担心呢。”叶涛敷衍地道。

那边,叶老太爷站在屋子里喊道:“外面那么冷,快进屋里来。初初,王爷等你半天了。”

“有事和你们商量。”

“来了。”叶文初问了她很在意的问题,“王妃做了什么菜?”

“做得酸甜海货大锅炖,鲁夫人觉得非常好吃。”沈翼面无表情地道。

喜欢医判请大家收藏:

“再说千百遍都一样,朕不但要杀姚文山,还要诛杀姚氏三族。”

“让姚氏子子孙孙为奴为婢。”

太后尖叫,用尽了全力:“你敢,你敢,你会被天打雷劈的。”

“朕杀逆贼,朕天打雷劈?!是你们应该天打雷劈!”

“母后,您有没有良心?是父皇给了你荣华富贵,一生的荣光,是父皇给了你家爵位名位,显赫门庭。你凭夫君你儿子才有今日,你什么时候靠你爹、哥哥、侄儿?”

“你没有心?”圣上将桌子上的东西砸在地上,“小时候,朕要吃糖,你让姚文山分给朕,那是朕的糖,那是御膳房给朕做的,不是给他的,什么是他分给朕?他吃的用的都是朕赏赐的,赏赐的!”

“还有你,你是朕的母亲,不是他的。”

太后气到发抖。

“姚三小姐、姚丽茵,你的良心呢?你死了,都不配葬入皇陵,你都不配去见沈氏的列祖列宗。”

“我告诉你,朕要将你的爹娘挖出来,将他们敲成灰,撒到茅坑里去。朕要将你葬在茅坑里!”

“因为你不配为人母,不配入皇陵。”

“你不配。”圣上抓着太后的肩膀,使劲掐着,这四十年的过往点滴,屈辱,忍耐如洪水将他吞没,“朕恨不得亲手杀了你,亲手!”

圣上嚎啕大哭!

太后一直喘着气,呼吸,面色煞白,不断重复着:“你敢,你不能!”

“朕敢。”圣上哭着道。

“朕不但敢,真还要做给天下人看,朕要告诉所有人,朕恨你,恨你全家!”

太后喘着气,尖叫:“不孝子,不孝子孙!”

圣上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朕还将二哥喊来了,你都不想见二哥吗?你把他害成那样。”

“你害死了大哥,让二哥生不如死,让我忍辱做傀儡,你是不是人,你说,你是不是人!”

太后摇头:“哀家没有,是你们不听话,不听话。”

“你当初为什么不直接让你哥哥登基,让你侄儿登基?你让朕做傀儡,你就是恶心朕!朕四十的人了,每天装成一条狗,在你姚家人面前摇尾,朕说那句朕要快快长大的时候,都要吐了!”

太后怒道:“你敢,你敢动他们,哀家不会放过你的。”

“你求朕吧,求朕给他们留个全尸。不,求了也没有用,朕不会同意。就像以前朕无数次哀求你被拒绝一样。”

“你在乎的姚家人,死!定!了!”

太后尖叫:“啊!你这个狗东西,你不是人!”

“在你眼里朕什么时候是个人?!朕就是一条狗!”

叶文初看向沈翼。

沈翼握住了她的手,打量她,见她无事他才放心。

叶文初低头看着他的手,他的手因为长时间骑马,被冻裂了口子,手上已无光滑的皮肉,皴皱开裂,惨不忍睹。

他的脸也是,本来很细腻,现在满是胡茬,很粗犷。

“谢谢!”沈翼低声和她说,是认真的不掺杂任何情感,从家国大义的感谢,因为她的聪明果决,免去了一场争斗,让很多人不用在这场斗争中死去。

叶文初摇头,沈翼做得事更彻底,方向也更稳妥。边疆六将被他斩杀后,姚文山就等于拔牙的老虎,他还存在的本能,已经无法令沈翼忌惮,所以,只要没有边疆兵马,沈翼接下来的事可以慢慢做。

至于他离开后,圣上的生死……有的事不必说得太透彻……姚文山能换皇帝,沈翼当然也可以。

这也是她和太子努力搞好关系的原因之一。

这世上,做好人太简单了,只要有地位有能力,她能像菩萨一样让阳光普照大地。

沈翼捏了捏她的手,没有多言,这些事他们之间不必说,一个眼神足够了。

太后气得晕过去。

圣上喊徐太医来:“把太后娘娘治好,该吃药吃药该喝水喝水,让太后娘娘好好活着。”

徐太医应是。

圣上起身,用帕子擦了脸,停在叶文初和沈翼面前,他拍了拍叶文初的肩膀:“辛苦了。”

叶文初道:“不辛苦,为圣上做事赴汤蹈火理所应当。”

圣上感动不已,又转过来对沈翼道:“朕谢谢她,也谢谢你。”

“微臣和她说法一样,在所不辞。”

圣上颔首,视线投向内室,拂开袍子进去。

叶文初给的药是安眠的作用,闻玉说一粒可以放到一头牛,姚文山吃了两粒,现在虽醒了但人是晕的,周身乏力。

他坐了起来,神色冷漠地看着门口。

又转过来,看着对面床上躺着的姚宏和国公夫人。

“你将他抱进来,却没有给他治病?”姚文山踉跄着过去,抓着孙子冰冷僵硬的手,叶文初道,“他是中毒死的,十四那天抱进来,下半夜就死了。”

姚文山猛然看向叶文初:“你毒死他的,你是大夫你于心何忍?!”

“那让你失望了,他中毒不是一天的事,而是毒素沉淀和积累,我猜测,是有人在不断给他下慢性毒药。”叶文初道,“你自己想想吧,谁会想要一个孩子死。”

姚文山盯着沈翼:“不是你?”

“我要毒也是毒你,毒他有何用?”沈翼道。

姚文山最后看向圣上。

“朕和令瑜一样,杀你就够了。”圣上说着笑了起来,“是你家里烂根了!”

姚文山本就脱力了,现在更是彻底崩溃了,他是聪明人,他怎么能猜不到,这世上会有谁想要姚宏死。

“孽障,孽障!”姚文山吼道。

“来人!”圣上已经不想和姚文山多说什么,他恨的最恨的人是太后,姚文山不是亲人,他谈不上对他有任何的情绪和感情,“将韩国公押去大理寺,重兵把守。”

“这孩子,给韩国公带着,陪着韩国公。”圣上道。

高冈进来,垂着眼眸从沈翼身边过去,带着人将韩国公带出去。

舒世文已带着人,去国公府抄家。

姚氏三族,不分男女老幼全部入狱待审。

“临江王来了。”蔡公公站在房门口低声道,沈翼和叶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文初出来,临江王由临江王妃推着进来。

太后闭着眼睛,听到咯吱的轮椅声,睁开眼看过去。

临江王瘫痪后,他们母子再没有见过。

“十几年不见,母亲还好吗?”临江王坐在椅子上,看着太后,太后绷着脸看着他,冷嗤一声,“你生了一个好儿子。”

临江王点头:“也是您的好孙子。”

“也是沈氏的好孙子。”临江王妃补充道,“这世上有报应,只是分早晚。”

临江王妃低声道:“明天我就将我爹娘兄长接到京城来。”

“明天我就求圣上,撤了对我韩家的圣旨,过几年我娘家的侄儿就能好好读书,为朝廷效力。”

临江王妃道:“太后娘娘,您高兴吗?!”

这么多年了,从她嫁给临江王后,她一家人就没有进过京城。

她娘家的侄儿不能科考,只能做买卖人,只能种田。

她愧对娘家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能放下这个担子。

太后的嘴角难受控制的抽动着,她闭上眼睛吼道:“滚,全部都滚!哀家不想看到你们。”

圣上讥笑:“那你肯定你想看到姚文山,他砍头的时候,朕会带你去看的。”

太后喘着气,骂着他们。

“圣上,舒大人说韩国公世子姚先阳失踪了。”蔡公公进来,“估计是逃走了,舒大人已让人去找了。”

“多派人手!”圣上道,“姚家抄家,朕要亲眼去看看。”

他说着看了一眼太后,拂袖出去。

太后做不了什么,只能尖叫,骂圣上忘恩负义。

“走吧。”临江王妃推着临江王出去,临江王低声道,“你们在门口等我一下,我和母后说一句话。”

临江王妃应了,喊沈翼和叶文初出去。

沈翼看了他爹一眼。

过了一会儿,临江王自己滚着轮椅出来,他不能坐太久,就由着临江王妃推着回王府去了。

临江王妃问道:“你和太后娘娘说了什么,怎么你看着不太高兴?”

“有一些事解惑

银行卡号后四位测吉凶,

了一下,不提也罢。”临江王拍了拍她的手,“都过去了。你给你娘家写信了吗?”

临江王妃摇头:“我现在没空,我和叶二太太叶三小姐约了,来家里做饭,今晚我们要庆祝。”

“知道了,知道了。”

临江王夫妻两个人回家去,叶文初陪着沈翼去找闻玉,闻玉在药房里,看到沈翼惊讶道:“王爷没有戴帽子吗?”

“半道丢了,便没再寻。”

“先泡药吧,不然手要废了。”叶文初道。

闻玉颔首,让药童寻了药,煮上给沈翼泡手,叶文初和他一起坐在边上。

叶文初碾着药粉,闻玉问道:“王爷此番出征,是从鱼嘴岭出关,绑的真奴人打进来的吗?”

叶文初还不知道,惊讶了一下:“还可以这样?!”

“嗯。他们的目的是杀我,我若跟着真奴人进城,反而安全一些,更出其不意。”沈翼道,“暂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闻玉拿了纱布过来,铺着,等叶文初将药碾好,给沈翼裹着。

“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闻玉也是这两日在仁寿宫里,闲了无事翻看疆域图,才找到这个路线和方法,“但也是九死一生,我看青驼山的悬崖,鱼嘴岭的关口都不容易。”

沈翼颔首,确实不容易:“对比硬碰还是更安全一些。”

“辛苦你们了,我人多即便不赢也可逃,倒是你们,如若失败后果不堪设想。”沈翼觉得,在宫内行事,比外面危险大多了。

尤其是困姚文山在仁寿宫。

外面就是卢庭的内卫,只要被卢庭发现,所有人都活不成。

“高冈是你安排进的?”叶文初压低了声音,沈翼颔首,没解释。

叶文初之所以声音小,因为她发现高冈没有和沈翼交流。

“那是不是还有一位叫景行?”闻玉神色淡淡地问道。

“还真有。”沈翼道,“在姚府做管事。”

闻玉将叶文初的药抢来,亲自给沈翼上药,叶文初莫名其妙:“这名字有什么说法吗?”

沈翼失笑,闻玉没说话。

叶文初嘀咕道:“怎么着,这是欺负我没文化?”

“在、在做什么?”太子从门外进来,拘谨地看着他们。

“殿下来了,快坐。”

叶文初给太子让座,亲自煮茶,太子坐下来看着沈翼泡在药桶里的手,问道:“您受伤了吗?”

沈翼他看了一眼:“骑马太久,风割的。”

太子看着他手,脸色怔了怔,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辛苦了。”

沈翼看着他,太子脸颊微红,低声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晚上去王府吃饭啊。”叶文初道,“难得一次,往后不请你。就当我们的庆功宴,如何?”

太子停下来,点了点头:“知、知道了。”

他正要走,忽然听到身后沈翼道:“你做得很好,也辛苦了。”

太子顿了顿,小跑着走了,出去后遇见皇后身边的嬷嬷,请他过去。

太子没停,去了坤宁宫。

喜欢医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