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保护的法术高人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天沉风冽,弯月西升。

苏琳跟着厉成苍进入厉家时,天光已黯,忽得一声狗叫。

“汪——”

从边上窜出一只黑背。

饶是苏琳不怕狗,也难免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浑身一激灵。

此时,只听厉成苍呵斥道,“小巴!”

小巴就好似瞬间得到指令,令行禁止,在距离苏琳一米远的地方乖乖站好,冲她摇着尾巴。

苏琳来过厉家几次,小巴认识她,如今见到,无非是太过激动,想寻求关注。

厉成苍再转头看向苏琳,“放心,有我在,它不敢靠近你。”

声线忽得低沉舒缓,与方才厉声呵犬的声音,简直不像一个人。

小巴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什么。

而此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从屋里跑出来,冲着厉成苍喊了声哥,刚想冲到苏琳面前时,胳膊就被他拽住。

“哥?”小姑娘一脸狐疑。

“你干嘛?”

小堂妹傻了眼:

我……我能干嘛?

自然是去打招呼啊!

你拦着我干嘛?

她挣了下胳膊,却被某个堂哥拽得更紧了,她就只能站在距苏琳半米远的地方冲她笑了笑,“苏姐姐好。”

“你好。”苏琳与她客气颔首。

“以后拜托姐姐多多照顾了。”

苏琳点头应着,厉成苍示意她先进屋,她走到前面,隐约能听到后面兄妹俩在嘀咕什么,只是音量太小,她听不清。

“哥,你干嘛拉着我?”

“你冲过去,是想干嘛?”

“打招呼啊,不是你跟我说,对她要客气,要热情?你拽着我做什么?”

“小巴刚才冲过去,吓着她了。”

“……”

小堂妹立即疯了!

几个意思?

你把我比做狗?觉得我会吓着这位苏姐姐?

后来,

苏琳进屋,室内暖气开得很足,只需穿一件薄衫即可,她刚脱下外套,厉成苍就很熟稔得接过,将其挂在玄关处的衣架上。

并且,从鞋柜里取出双拖鞋给她,“你先穿我的鞋。”

苏琳看着面前的一双男士拖鞋,愣了数秒。

因为她之前来厉家,从未换过鞋,她点头应着,小脚穿大鞋,总是有些滑稽的。

跟在后面的小堂妹已经完全懵逼了。

她哥在干嘛?

从小到大,厉成苍确实很疼她,当时厉家这样的家风,撒娇哭闹是绝对不会有糖吃的,她也从小就知道,堂哥是疼她,却绝不会骄纵她。

当她把自己外套递给自家哥哥,想让其帮忙挂起时,某人只给了她一个冷眼。

那眼神分明在说:

你自己没有手吗?

国家保护的法术高人

小堂妹一脸懵逼:

他家堂哥,从什么时候开始双标的?

紧跟着进屋的小巴似乎瞬间看透了什么。

坐在距离苏琳不远的地方,冲她不停摇尾巴,倒是有种天然的呆萌模样。

苏琳冲它招了招手。

小巴就乐颠颠得翘着尾巴,迈着轻快地步伐跑到苏琳脚边蹲下,她则试探着想摸摸它的头。

只是苏琳从未养过小动物,也极少与猫狗亲近,手伸出去,却又有些犹豫。

毕竟眼前这只,并不是什么博美、比熊那种可可爱爱的犬种,而是一只黑背,就是坐在那儿,都威风凛凛。

没想到,小巴居然主动把狗头凑过去,求爱抚。

小堂妹深吸一口气,没想到这只狗居然还会看人下碟。

它刚被领养时,大抵是刚从警队退役,离开训导员,精神恹恹。

她也是与它接触很久,各种肉干、狗零食的投喂,一开始小巴还不愿吃她的东西,过

国家保护的法术高人全文阅读/

了段时间才逐渐熟络起来,并且听她的话。

只是人家毕竟是退役警犬,似乎总有些脾气在,很少像某些狗子那般,会撒娇卖乖。

如今这是在干嘛?

小巴,你不是很有格调,很有尊严的一条狗吗?

你在卖什么萌?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上课?”苏琳看向厉成苍。

她摸了摸小巴的狗脑袋,又勾着手,轻轻蹭着它下巴下的短毛,小家伙舒舒服服得认她拨弄着。

“不急,先喝点水。”厉成苍给她倒了杯水。

“那我先打个电话。”

苏琳离开前,苏永诚自然叮嘱她,到了厉家,给他来个电话报平安。

当苏琳去一侧打电话时,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小姑娘就开始冲着自家狗子招手,“小巴,过来,给我摸摸——”

结果小巴抬起后侧的狗爪子,挠了下耳朵,抖了下身上的毛,直接挪到了厉成苍身边。

小堂妹:“……”

完了,

这狗子居然有样学样,开始双标了!

她打量着自家堂哥。

总觉得哪儿怪怪的,趁着苏琳打电话时,便凑到了他身边,“哥,这位苏姐姐长得真好看。”

准确来说,苏羡意的长相才是属于老天喂饭吃那类,苏琳五官不若她那般精致,却生得灵动,加上那一身凉薄似弯月的气质,看似冷情,垂目浅笑时,又被染上一层烟火气。

她是复杂的。

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这样的人,总会让人产生一种想一探究竟的欲望。

“她和小呈哥不太一样啊?”小堂妹继续问着。

苏呈开朗阳光,与面色凉薄的苏琳,完全是两种人。

“她们是同母异父。”厉成苍端着保温杯喝水,解释道。

“这点我知道啊,但是差别有点大,而且……”她打量着自家堂哥,“我觉得你对她有点特别。”

“比如?”

“就对她特别关照,又帮她拎包,还帮她挂衣服。”小姑娘那语气,还酸酸的。

“时渊托我照顾她。”

“陆二哥拜托的?”

“对。”

苏琳与苏羡意的关系,她自然也了解些。

陆时渊会拜托他照顾苏琳,无可厚非,只是她又小声嘀咕了一句:

“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听陆二哥的话啊?”

厉成苍放下保温杯,偏头看向她,“你在嘀咕什么?”

“double.standard!”

“嗯?”

“我在背英语单词。”

“……”

此时,苏琳刚好打完电话回来,厉成苍就没认真听她说了句什么单词。

后来才知道,这个英文词组的意思是:

双标!

——

苏琳挺无奈的,原本是给母亲打电话,结果她去洗手间了,接电话的是苏永诚,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你还好吗?”

苏琳哭笑不得,“我挺好的。”

“你如果觉得做不下去就赶紧回来,千万别委屈自己。”

苏琳连声点头,觉得他太小题大做,其实接触下来,厉成苍再怎么说,也是个人,即便面冷话少,对她还算绅士照顾,“爸,厉家又不是狼窝,小呈都能在这里做这么久的家教,你究竟在担心什么?”

“他是男孩子,你毕竟是女生啊。”

“那又怎么了?”

“你不觉得那位厉警官,生了一双会吃人的狼眼吗?”

“……”

有此担心的,可不仅苏永诚一人。

就连苏羡意回家,在见到谢驭时,都难免谈及了这个话题,总担心苏琳在厉家吃什么亏,毕竟某位大佬的心思实在让人难以捉摸。

结果谢驭给她的回答是:

“成苍是人民警察。”

“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羡意没听懂。

她说的是担心苏琳,他提厉成苍的职业做什么?

“身为执法人员,他不会知法犯法,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这点你可以放心,苏琳不会出事。”

“……”

谢驭说完,苏羡意忽然觉得,更加担心了!

瞧她脸色不对,谢驭还补充了一句:

“不过他想犯事儿的话,估计也没人能抓住他的把柄。”

谢驭这群朋友,对厉成苍还是很了解的,手黑,心也脏,他若是暗戳戳想搞谁,真的很难被人发觉。

苏羡意懵了:

哥,你这是在说什么?

你确定这是在安慰我?为什么我觉得更害怕了。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苏琳皱眉,轻笑出声。

“笑什么?”

“我连男朋友都没有,考虑结婚未免太早了。”苏琳直言。

“我也没有女朋友。”

“……”

苏琳觉得,厉成苍难搞,真的是有原因的,原本顺这个话题延展,明明有许多内容可以聊,他非要说自己也没有女朋友。

这让她如何回答?

难不成说一句:

好巧,原来我们都单身?

蠢不蠢啊。

苏琳清了下嗓子,“你应该谈过女朋友吧?”

“没有。”他声线低沉,似乎一直都没什么起伏。

“一直都没有?为什么啊?”

“忙。”

厉成苍平时确实很那个忙,圈子也小,很难遇到异性,除非是熟人介绍,只是用他爷爷的话来说,他这张脸往那儿一坐,就跟提审犯人一样,哪个姑娘见了都得心慌。

不过这些年,断断续续,也有人给他介绍。

碍于熟人长辈的面子,他也曾见过几个。

他某次出去相亲,中途还抓了个逃犯。

局里的人都懵逼了。

你不是去相亲?

某人直接说:“顺手抓了个逃犯。”

然后还得到了局里的嘉奖。

“你呢?”厉成苍看了眼苏琳,“怎么不谈恋爱?”

“没有合适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

“……”苏琳愣了下,“得看眼缘吧,具体的不好说。”

眼缘,这怕是最玄乎的东西了。

苏琳觉得磕cp可比自己谈恋爱香多了,就是可惜了,自己磕的上一对cp已经be了,她扭头看了看厉成苍,又想到了自家弟弟……

其实,

他俩也挺好磕的。

厉成苍对苏呈真的宠。

“阳阳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在经停一个红绿灯时,厉成苍忽然提起了许阳州。

“我知道他爱开玩笑,没放在心上,而且我的头像也不是纯白色的,是前段时间出去玩时拍的雪景,点开细看就知道了。”

“我的头像也不是纯黑的。”

这话,苏琳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接下来。

手机震动着,苏羡意正问她是否已经到了厉家,苏琳跟她感叹:【意意,和大佬聊天真的太难了。】

【摸摸头——】

【你教教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苏羡意直言:【我从认识他到现在,跟他说话都不超过十句,你让我怎么教你?】

【……】

这种许阳州见着都绕道跑的大佬,寻常神出鬼没的,若非有特别情况,苏羡意怎么可能主动与他打招呼。

后来,她顺手特意点开厉成苍的头像,仔细观察。

才发现,这真的不是纯黑头像。

好像是夜空。

黑幕下,有细碎的星光。

只是寻常一眼看上去,就是纯黑的,也就没人会点看仔细观察。

他俩的头像搁在一起,乍一看,倒真有点情侣头像的味道。

苏琳心底想着,要不要换个头像,可许阳州刚调侃完,自己就忙不迭换头像,好像是急着与他撇清关系,总觉得不太好。

她叹了口气,又收到了苏呈的信息:

国家保护的法术高人

【姐姐加油,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如果有不会的题目,随时联系我。】

【知道了,如果她不服管,不听话怎么办?】

【那你就告诉她:不好好学习,你就要一辈子跟你哥住一起了。】

【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

【姐,不要在意过程,重点是结果。】

【要是被他知道,他会把你打死。】

【我管他呢,他只是二哥的朋友,他还那么忙,又不可能天天见面追着我跑,天高皇帝远的,我还怕他做什么?】

【这倒也是……】

苏呈也考虑过事情败露的后果:

他还特意问过陆时渊,就连二哥一年都见不到他几次,何况是自己?

家教结束,他拿钱跑路。

此后,

定然就没联系了。

他连自己的后路都已想好。

唯一没想到的是:

他以后和厉成苍,真有可能天天相见。

躲也躲不掉。

不过这一路上,厉成苍都没切歌,就这么一首歌,放了一路,到了最后,苏琳都能哼唱出这首歌的旋律。

——

到厉家门口时,寻了地方停车,两人下了车,厉成苍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包,“我帮你。”

苏琳寻常出门,只会背一个能装下手机的小包,今天要准备家教用的资料,便换了个大包,也确实很重,有人帮忙拎包,她便没拒绝。

笑着道谢,“谢谢。”

当某人拎着一个女士托特包进家门时,差点把小堂妹的下巴给惊掉了。

让你帮我拎书包,你都不拎,现在帮别人拎包?

还说什么,背个包,又不会把我累死?

现在给别的女生拎包?

您是我亲哥吗?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