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林无竞!林无竞在哪!”

秦姑姑急忙跑进来,她和老夫人在耳房挑花药:“回皇上,林统领休沐,回林府了。”

“不在岗不在位,要他何用!告诉他!不愿意要这个职位就滚回老家去!”

秦姑姑见皇上说完了,又等了一会,确定皇上不再需要听众,方默默的退下去。

秦姑姑回到耳房松口气,低声道:“估计又和老王爷因为太子的事闹不愉快呢,皇上今天没抱太子回来,一看就没抢赢。”

芬娘无奈,没几天就要闹一次,如今都初夏了还没有解决办法:“蒋将军家没有孩子吗?”蒋将军虽然无法再骑马打仗,但不影响有孩子,也给对九王爷和王妃聊表慰藉才是。

“那能跟太子比吗。”秦姑姑说着看看四周,压低声音在老夫人耳边道:“蒋将军的夫人……勾引九王爷,被九王妃发现了闹的很难看。”

芬娘没听说,瞬间打气精神听是非。

秦姑姑知道很多辛秘,自从老夫人来后,她终于有人说了,以前老夫人不过来住,她也隔三差五跟老夫人说点是非,调节下生活:“都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差点成事了,说是九王爷喝醉了,啧啧,胆真大,九王妃气的火冒三丈,直接把人绑了,水嫩嫩的小妇人,说绑就绑了,直接丢回来季家,九王妃险些没把季家围了!季家也狠,直接淹死了不孝女,九王妃才消了气。”

“……”

“哎,九王爷年纪一大把了,不知道小蒋夫人图什么。”

图一个也许会存在的孩子,看看明大人,就不难理解季家小姐所图,何况有忠国夫人这样的权势地位在前,难免会给人不该有的错觉。

“九王妃也太不年情面了些。”

“乱家之源,干净利落的处理更好。”换成任何一个下人企图一飞冲天,九王妃都不会这么做。

秦姑姑叹口气,都是命:“希望九王爷慈悲,明天能把太子送回来。”否则还是让林统领躲一躲吧,免得成了出气筒。

……

项承自然不敢托大,但皇上这件事做的才是不计后果,他想过这件事会给心慈带来什么吗!如果心慈有个三长两短,皇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何况皇上的选择很多,偏偏有这些手段缠着他女儿……

项承心里的确恼怒,但在御书房里看到被小太监扶着,穿着小虎鞋四处‘游荡’的太子殿下时,项承便心软了。

梁轩晟还没有御书房的茶几高,伸手刚刚够到高木椅上软垫穗,胖乎乎的小手抓上去,一扯,小垫子便掉了下来。

梁轩晟低下头不懂的盯着地上的小垫子看。

项承的心瞬间软了,视线落在太子身上,一时间忘了行礼,是身边的侍郎拽了他一下,他才不舍的一开视线,两人才同时问安:“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子听跪拜声听的多了,一动不动,仍旧盯着被自己拽下的小垫子。

项承起身后视线又黏了过去。

梁轩晟连脸带腿全扑在垫子上,小说抓垫子上用金线绣的龙纹,发现抓不下来,便全身趴在垫子上,胖乎乎的小手不断的抓着。

项承叹口气,突然想走过去将孩子从垫子上抱起来,人也不受控制的往侧面踏了一步。

左侍郎瞬间按住上峰,不明白上峰今天怎么了,太子一直在御书房,何须如此大惊小怪,想到上峰几个月未曾单独面见皇上可能有些不适应,但,上述不是这样的人才对。

项承停下脚步。

梁轩晟慢慢膝盖落地,手掌撑在地上,快速向高椅下爬去,小太监抓捕不及,梁轩晟已经爬了过去,爬向了香炉。

明西洛起身,走过去,抱起儿子,抱着他去抓香炉的耳朵。

左侍郎洋洋洒洒的讲解着新政的内容。

明西洛认真的听着。

项承看着太子在皇上怀里俯下身,嘴巴咬住香炉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完整版_

的兔耳朵,发现咬不动,不甘心的又咬了一下还是咬不动,便用两只小手抓住兔耳朵,全铜的半人高的香炉突然晃动起来,底部碰撞在地毯上,只有几只铜环相撞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项承眼睛险些看直了,那个香炉——

刑部左侍郎声音卡了一下,那个香炉——又急忙接上后面的话。

明西洛不时提出几个疑问,将滑下去的梁轩晟往上抱一些。

梁轩晟再次俯下身,下手抓着兔耳朵开心的时间摇晃。

明西洛单手抱着他,一手拿着笔写着什么,左侍郎的声音和实心的铜环撞击声交织在一起,铜环声越来越大,压得左侍郎声音不断提高,你来我往,频率越来越快。

明西洛突然扣住香炉,听着左侍郎汇报。

梁轩晟使劲摇了一下,又摇了一下,偌大的香炉纹丝不动,梁轩晟疑惑不已,又使劲摇了几下,还是不动。

]便抓着父亲的衣袖,直起上半身,好奇的看着说话的两人,一双酷似母亲的眼睛漂亮的惊人。

项承几乎瞬间上前,伸出手:“皇上,您先写字,微臣抱着殿下吧。”

左侍郎想拉都没有拉住。

明西洛看项承一眼,有些回不过神来,不明白他伸手的意思,除了九王爷是抢的,没人跟他争孩子,心慈也不会。

项承执着的伸着手,他抱抱。

明西洛瞬间放下笔,将单手抱着的孩子改成双手,直接绕开了项承,他的确需要讨好项承,但不是用乐乐:“不用,刚才说到哪了,继续。”人已经绕开项承几米远。

左侍郎赶紧拉住还想跟上前的尚书大人,一头汗,不能去!

项承看着坐在龙案上抓着毛巾往嘴里塞的太子,目光温柔无比,像,真像。

……

项心慈看完父亲的信,有些不解,转向身旁的林无竞:“我爹怎么突然想见乐乐?”他一直忌讳自己与乐乐接触,怕以后乐乐介怀自己身世,想让她疏远太子,今天是怎么了。

“老人家嘛,想看看孩子。”

……

项承想的很简单,御书房他不好直接抱到太子,但从心慈这里可以。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易健看着两人若有所思,随后慢慢跟上。

……

易健回到家,客气的安顿好新婚妻子,在管家的催促下疾步去了书房。

易家所有男眷都等在书房里,气氛凝重、复杂,当易健进来时候所有的人目光都看了过去,又矜持的收回。

易健知道他们要问什么,躬身站在一旁,等着他们开口。

易老爷子看眼下面的儿子和站着孙子,作为家里唯一见过忠国夫人的人率先开口:“听说今天忠国夫人也去了。”

“是,祖父。”

书房内沉默下来,他们打听过,项家现有几位新女婿都不曾见过忠国夫人,项曹氏因为不是忠国夫人的生母,忠国夫人与项曹氏和她生的几个孩子关系一般。

何况忠国夫人高高在上,长兄孩子周岁宴都没去,他们以为忠国夫人不会出现,看来忠国夫人与亲妹妹的关系比外人想象的要好:“估计可做全了。”

“全了。”

“都说了什么?”

易健将在项家的事说了一遍。

易老爷子和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帝安公主是先皇唯一留存的骨血,按说该长期与忠国夫人生活在忠国府,想不到跟项心敏关系如此好,可见忠国夫人心里这位亲妹的地位不同一般:“往后你岳父家的大小事多上心。”

“是,本就是孙儿分内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的事。”易健觉得就像心敏说的,不必过激揣测,也可以说,忠国夫人根本没有将易家放在眼里。

易老爷子起身,最后一句话对着儿子们说的:“嘱咐后宅都安分些,别没事找事。”

“是。”

……

项章连续几次没有在早朝上看到老五的身影后,脸色变的难看,下衙后直接去了老五那里。

项承刚刚下衙回来,换了常服在看卷宗。

项章挥退项富,站在门口负手而立,威严肃穆:“想如何!以后都不上朝了!”

项承皱眉,看着手里的卷宗:“……没有。”

“我看你就有,心慈那你不敢闹,就跟皇上闹是不是!”

项承被说的尴尬:“我怎么跟皇上闹了。”说的像女人一样:“我只是没有事上凑,才没有早朝。”

“堂堂刑部尚书,统领全过刑法律例,你没有事?我都不敢说户部没有事!”

项承哐的一声将卷宗合上,脾气也不好:“我就是不想早朝如何!他身为皇上,该以身作则,当为表率,他做了什么!”

“你身为宗师子弟,还该你报效国家,你都做了什么!”

项承:“……”

“好好当你的臣子,后天去上朝!下面那么多大臣,皇上吃饱了撑的注意你是谁,圣贤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老子第一次有感激入化姑娘成全你不能入仕,否则就你这木头脾气,当了道,也是那些碰死在石头上的谏臣!”项章甩袖走了。

项二老爷提着酒找老五刚好碰到大哥,立即将酒垂在身侧,躬身:“大哥。”

项章停下来看着他:“你做什么?”

项堰小心开口:“找五弟。”

“废话!”难道找曹氏:“我问你找老五做什么?”

项堰:“没事,就是找五弟喝杯酒。”

项章看着他,无事不登三宝殿,伸手接过他手里的酒看一眼,还是上好花雕,舍得花这个银子,看来是大事:“你下面的人闯祸了。”

项堰:“没有,大哥说什么呢,没有的事。”

“既然没有,别找老五喝酒了,我跟你喝怎么样?”

项堰陪着笑:“大哥事务繁——”

项章直接把酒扔他怀里:“管好你身边的人,再没有建树,吏部第一时间动你。”项章转身就走。

项堰下了一跳,急忙追上:“大哥,大哥,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大哥,大哥——你等等我——”

明西洛摇着手里的拨浪鼓,逗着笑个不停的儿子:“谁在傻笑,我看看谁是个小傻子……”

梁轩晟笑的口水泛滥,开心的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够父皇手里的拨浪鼓。

“拿不到……”

梁轩晟继续够,够不到也乐,碰到了小圆球更乐。

长安在一旁磨着墨,看的眉眼上挑:“太子殿下爱笑,又活泼、喜庆。”

明西洛闻言转个方向,用身体将儿子挡住,继续跟笑的欢快的傻儿子抢拨浪鼓。

长安奋力磨墨,不是让他们夸赞太子的时候了。

长福恭着身快速走来:“皇上,九王爷来了。”

梁轩晟趁机抱住小鼓,一口咬上去,啃的十分开心。

明西洛让儿子坐到腿上啃,冷淡拒绝:“告诉九王,朕身体不适,让他回……”

“乐乐!”九王爷已大步走进来,声音洪亮:“让爷爷看看我们乐乐在吃什么。”说着不顾长福挡路,畅通不无阻的走到明西洛身边,上了案台‘自然而然’的伸手抱孙子:“让爷爷看看,想爷爷了是不是。”

明西洛不想给他。

九王爷自己感觉到了阻力:“你做什么,你政务繁忙,赶紧忙你的,我和你母亲带乐乐去外面晒晒太阳,就在外面御花园,走不远,再说你看天气这么好,又没有风,小孩子该多出去晒晒,不信你问——”太医。

——砰——梁轩晟将鼓捶揪了下来,就往嘴里塞。

明西洛、九王爷一人一只手,一个从孩子嘴里将圆球转出来,一个把小鼓上另一个圆球拽了下来。

梁轩晟嘴巴一撇——

九王爷立即用力将人从明西洛怀里抱过来:“不哭,爷爷带你去外面玩。”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西洛将两个圆球拍桌子上,瞬间拍成粉末:“还愣着干什么,看着老王爷,不准他将太子带出皇宫。”

“是。”

……

项心慈搅拌着瓷罐里新调配

周口平坟断谁的龙脉 完整版_

的颜色,桌上放着今天各地送来的账本,侧头看眼回来后脸色难看的明西洛:“怎么了?”

明西洛不想说话:“……”

项心慈收回目光,爱说不说,继续调自己的颜色。

明西洛突然道:“九王爷今天在宫里抱走了乐乐!无视禁卫军阻拦直接抱走!性质何其恶劣!”

项心慈调配颜色的态度更认真了,不想陷入这样无意义的问题里。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