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高山一直关注着红星电子的动向。

自从红星电子发生大火后,他便隐藏于背后积极准备拿地,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森海电工与红星电子在改制过程中的一连串变故,尤其是在森海电工集团总部闹得那一出大戏,确实出乎了他的预料,派人调查之后,发现背后出现了张云起的身影。

张云起横插一脚的目的是什么呢?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张云起冒这么大的风险涉身其中,最大的可能自然是要跟他争夺红星那133亩地皮。除此之外,再没有更合适的解释。再说了,红星大火的那个夜晚,张云起可是对他大放厥词,扬言红星的133亩地皮绝不会让他拿到手。

在高山的观感中,张云起并不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人。他这么说了,肯定有所倚仗。首先,张云起和市国投的董事长赵建强关系密切,其次,森海电工集团已经由市国投接管,最后,市国投在与机电局关于森海电工集团的人事权之争大获全胜。

很明显,张云起与赵建强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指向他们要控制住森海电工管理层。这一点让高山非常警惕。本来对于森海电工,市国投只有经营权,人事权是主管部门机电局的!但是机电局有把柄落到对手手里,一下子就被对方拿捏到七寸,被迫接受了赵健强的人事调动方案。

事态正在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高山加快了拿地的步伐。

眼下市里面掏钱安置好了红星电子下岗职工,阻挡凰城地产拿下红星地块已经足足一年多时间的冗员处置问题彻底解决。凰城地产顺势而上,1993年1月3日,致电森海电工集团,要求尽快报批红星工业用地性质地块的拍卖成交确认书。

1995年1月6日,高山要求森海电工与凰城地产、外资星凯公司三家联合给市里面具文,请求市里按江政发(1993)114号文有关规定,给予办理红星合作项目免征土地出让金手续。

按照江川有关政策,商业地产开发用地改变属性增值部分,市里面需要提取70%,但如果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是国企改制,这个比例能降到40%以至于零;同样,商业地产开发需要一次交够营业税、土地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印花税、契税等税种,如果采用合作开发形式,只需预先缴纳契税,其他税种待形成效益后再作考虑。

高山对红星电子133亩厂区之所以如此渴望,这是核心原因。他不仅可以鲸吞红星地块本身的巨量级差价值,还能够享受到国企改制政策低成本启动商业地产的考量。

1995年1月10日,大雪袭击江川市压垮全部电力通道的前夕,江政办发函,明确规定森海电工集团改制,改制后继续履行与凰城地产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

这些让高山感觉到距离拿地的胜利越来越近,但他始终关注着市国投的动向,并且与赵健强和森海电工新任总经理吴荣积极沟通协调,探听虚实。

表面上,赵健强不动声色,双方始终是和气一团,一直到1995年1月26日这天,插曲发生了。

森海电工跳水。

吴荣正式向市里递送请求留用红星原电子厂133亩土地的报告,并且给凰城地产发出请求终止履行《协议书》的函。

高山没有震惊,但是震怒。

双方的争端自此公开化。

凰城地产当即向森海电工集团发出《关于不同意终止履行〈合作开发商业地产协议书〉的函》。称:森海电工集团如果明知争议地块对于公司生存至关重要,不可能用于商业地产开发,但是却通过签订三方协议,以合作开发商业地产的方式取得外资企业星凯公司、凰城地产的土地受让金用以取得项目土地。取得土地后,却以该土地涉及公司生存不能用作商业地产开发为由单方毁约,“这不能不使我们有理由认为贵公司毁约的理由是难以让人信服的”!

面对凰城地产这样一封答复函,森海电工集团选择针锋相对。在市国投董事长赵健强的指使下,再次复函凰城地产,强硬地回击了三点。

第一,当时三方《协议书》是在特定条件下,由市里有关部门出面促成的。凰城地产与星凯公司提供的土地出让金并不足以购得红星电子厂所属土地使用权及地面附着物等资产、员工安置费以及银行债权,若继续履行上一年与凰城地产签署的“卖地协议”,森海电工将大笔“倒贴”。

第二,当时在尚未对红星电子的土地进行地价评估、处置方案未报批、土地所有权仍在红星电子厂手上的情况下,凰城地产和森海电工原总经理赵世明已事先就该宗土地达成了转让协议,并约定用于商业地产开发。该《协议书》不具备法律效力,森海电工与凰城地产用红星电子厂土地来合作开发房地产的基本条件已不具备。

第三,森海电工集团虽已支付红星电子厂的土地出让金,但一直未能办妥土地出让手续,因此,象山路24号地仍属红星电子名下的国有工业土地,依法当公开招标出让。

这封复函的内容相当不客气,已经到了撕破脸的地步,凰城地产见道理说不通,随即向市里面汇报,要求后者协调处理协议纠纷。

对此森海电工选择硬刚,向江川中院起诉凰城地产,要求废除1993年11月签署的“卖地协议”。

高山的反应还是很敏锐的。

他意识到森海电工起诉凰城地产,不论凰城地产能不能赢下这场讼争,结果都将遥遥无期。

因为现在他的对手不是森海电工这样的市属国营企业那么简单,它的背后是地方平台公司——市国投,它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市里面对于国企产权改制的意志,实力背景完全不输凰城地产,这场诉争绝不会容易,但是事态一旦陷入僵局,一场一场官司打下去,对他将会极为不利。

当初凰城地产联合森海电工收购红星电子133亩土地,开发总建筑面积达到了10万平方米,总投资约6000千万。光红星这一个项目凰城地产就已经向江川工行贷款4300万元,前期投入了1463万元土地出让金,而且是一路砸钱开道,然而一年多下来,凰城地产连地皮都还没有拿下,给资金链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到了这个时候,高山不得不怀疑张云起的目的是要拖死他。

站在凰城集团顶层的落地窗前,高山俯瞰着被大雪冰冻住了江川,如蝼蚁般在白色雪地上行走的行人身形模糊,心里没由来地生出一股苍凉。

他来到办公桌前,拨打张云起的电话。

大概响了三下,通了。

张云起正在联盛总部的办公室开会,接到电话后问:“谁?”

“高山。”

“高总好。”

“其实我好不好,张总你应该最清楚。”

“这个冬天很冷,大家都不好过。”

“所以应该抱团取暖。”

“这就要看是谁跟谁抱团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们再怎么抱团结局都是冻死,但如果像高总这样的大老板抱团,结局只会是卖火柴的小女孩们死的更快。”

“虽然这个观点略显偏激,我也很难完全认同,但不得不说,这个年代像你这样有思想的年轻人已经不多见了。”

“高看了,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牢骚话而已,还请高总不要见怪,另外,找我有什么事?”

“今天是否有空来我办公室一叙?”

“叙什么?”

“红星电子。”

“那我建议你找森海电工总经理吴荣。”

“不,我想和你谈。”

“谈什么?”

“谈你如何阻挡我拿红星的地。”

喜欢回档少年时请大家收藏:

早在1995年的元旦前夕,大雪于江川境内攻城拔寨时,市里面掏钱解决了红星电子厂职工的下岗安置费,江川市电工行业全面重组方案也因此而终于得以落地。

这个重组方案是以森海电工为龙头,对江川红星电子厂、江川市电器厂、江川市整流器厂实行破产收购,一并组建成了江川市森海电工集团。

森海电工集团由江川国投接管,但人事安排上,还是要听取主管单位机电局的意见。随着赵世明被停职,总经理职务已经空缺了出来。

其实在和张云起沟通后,这个位置赵建强就有了心仪人选,市国投副总经理吴荣。

吴荣是他的老同事,两人曾经在贵平县共事过,之前吴荣是农业银行江川支行行长,组建市国投之后,在杨家荣的授意下,调过来协助他推进江川市属国企改制工作。

森海电工是在破产重组后的首家由市国投进行改制的国企,赵建强自然相当重视,更不要说红星那块地皮现在被各方虎视眈眈的盯着,所以他想让市国投领导层直接兼任,彻底控制住森海电工,好开展下一步工作,但是,在他与市机电局的谈判中,机电局却提出了采取总经理竞聘的折中方法。

这个办法看起来科学民主,实际上,有资格参加的总经理竞聘人选只限于原森海电工的领导层,而且还在竞聘人员的资格上加以限制,种种条件限制之下,眼下森海电工集团的总经理只能在原来几个副厂长之间选出来。但鬼知道这几个副厂长和赵世明甚至是机电局又有什么勾连呢?控制不了人事权,那他也控制不了森海电工。

当然,机电局顶着干,赵建强也不气。

他有刀,张云起递给他的好刀。

在他的安排下,张云起给的那份关于赵世明的调查材料很快就出现在市里面,落到杨家荣的办公桌上,杨家荣批示之后,以正常手续流向了负责此类事件调查处理的几个单位(注:单位名称不写),其中就包括了森海电工的主管单位机电局。

如赵建强所料,他再次提出由吴荣兼任森海电工总经理的建议后,机电局再没有人跳出来反对,市机电局里的头头脑脑只希望市里面的调查适可而止。

赵建强无暇关注这些细节,立即向杨家荣汇报,敲定任命的各项手续和细节,和吴荣沟通森海电工集团眼下的情况。

森海集团的情况是摆在台面上的。

这个位置不管是谁坐,必定要烫屁股。

先不讲生产经营情况和巨额负债,森海集团眼下首要的矛盾是,当初张云起为了把赵世明干掉,安置好下岗职工,让赵健强顺

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利接管森海电工,将红星电子厂的征地成本大大抬高了,这本来是各方势力想让工人们承担的部分隐性征地成本。

虽然这一点赵健强和张云起曾经达成过共识,也觉得是眼下这个局势的最优解,但现在回头过来看,他却不得不承认,太剑走偏锋了,给森海电工带来了巨大的债务压力,甚至有点后知后觉的后悔。

要知道,现在市里面被迫掏钱垫付了这笔资金,但账最后挂在了森海集团上面,是要还的。这也就是说,森海电工集团完成对红星电子的破产收购,仅总支付出去的红星厂区象山路24号地的征地费用,就已经远远高过凰城地产承诺所支付的“安置费”。如果进一步将这块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则还需支付一笔高昂的“转地”费用。

到了这一步,如果还按照以前和凰城集团达成的协议卖地,那么造成的巨额财产亏空得森海电工集团自己补交上去。

再者说了,森海集团的前身森海电工是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银行贷款近两千万元,资产负债率逾90%!它现在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通过破产重组搞到手的几块地,根本拿不出资金补这个大窟窿。

所以张云起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不管是谁接手森海这个烂摊子,都不大可能有勇气把红星的地卖给高山,刚上任的吴荣已经没有多少选择。

反复权衡后,他和他的老板赵建强约了张云起见面。

三个人的见面地点依然是北湖公园。

这次没了上回的冬日晴光,雪景怡人。

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湖已经被坚冰封盖得严严实实,三个人站在冰面上,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香樟味,满目望去,四野和湖边几乎找不到一棵完整的香樟树,树干在寒风中孤零零地站立着,显得荒凉而又寂寞。

赵健强和张云起很熟,但吴荣是第一次见张云起。他看着这个穿着黑色大风衣的少年人和赵健强谈笑风生,心里是很惊讶的,没想到幕后操弄红星风云的人物竟然如此年轻,但他看得出来赵健强对这个少年人相当敬重。

这次三人聊得还是红星象山路24号地的归属问题,赵世明与凰城集团产签署的“卖地协议”一年前就签署了,在法律上来讲,那块地已经是凰城的了,但这一年里经过了那么多曲折事故,现在市国投接管了森海电工,赵建强和吴荣不想卖那块地,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张云起说的废约。

这样干有效果吗?

引来高山的疯狂反扑倒是必然的。

对此吴荣一直顾虑重重,对张云起热衷于此事的真实目的他也捉摸不透,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红星的征地成本是张云起抬高的,这笔债务现在压在了森海的身上,导致眼下他的操作空间十分之小,根本没有和高山达成共识的余地,偏偏赵健强对此人十分信任。

吴荣想到这里,插话说道:“张总,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如果我们拿下了红星这块地,你这边的需求是什么?”

张云起觉得吴荣有点异想天开。

大概是身为局中人,不解局中意吧。吴荣不愿意看到红星的这块地落入高山之手那是肯定的,毕竟这已经是森海电工的财产,市国投的财产,但他们的思维弧线难以投射到很远的将来,考虑的是这件事怎么做风险最小,甚至在揣测他张云起也在觊觎这块地皮,却完全没有看出红星电子厂的地皮争端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如果没有强力因素干预,那么没个三年五载,那块黄金宝地最终落入谁手根本就是个未知事件。

这个时候,不要说他张云起对这块地没兴趣,有兴趣拿黄花菜也凉了。他点了一根烟说道:“我要红星的电子生产工艺和机芯音频磁头这些生产设备,地我不要,但是希望市里面能批一块郊区的地给我。”

赵建强还是第一次听张云起提这事:“你打算搞收录机?”

张云起笑道:“不,开春我要上马一个新项目。”

赵建强笑呵呵的说:“张总也学会卖关子了呀?那我就拭目以待了。”顿了顿,他又讲:“红星的事我们统一一下思路吧,事态已经到了这一步,张总有什么好的建议?”

张云起想了想,说道:“个人意见,现在要做三手准备,一是向凰城地产发函,二是向市里面递送请求留用红星电子厂土地的情况报告;三是做好起诉凰城地产的准备,要求废除1993年11月签署的‘卖地协议’。“

说到这里,张云起捡起一根树枝,在冰面上写下一个大大的字:

“拖!”

次日,也就是1995年的1月26日,森海电工集团正式向高山的凰城地产发函,指出森海电工集团的改制条件已发生巨大变化,请求终止履约!

喜欢回档少年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