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儿子解决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和中统相比,赵大山自然会将军统当成自己人,不过军统这队人还是在准备进入院子的时候,被拦了下来。“老曹,先等一会,里面还没有完事,这会进去,说不定会挨着流弹!”拦下军统这队人的赵大山,给出的理由虽说听上去有点牵强,可军统这队人到也好说话,直接点了香烟,和赵大山他们在院子外面胡吹闲扯起来。

赵大山出手拦下军统这些人,并不是真的担心院子里会有流弹伤人,他只是按照唐城的命令,在没有接到信号之前,就算是张江和来了这里,也只能在院子外面等着。连续投掷出两枚手榴弹的唐城,此刻已经在屋顶上队员的协助配合下,成功移动到了后院最后那间屋子的窗外。和之前那两间极力抵抗的屋子相比,最后这间屋子里的日伪特务,似乎早已经放弃了开枪还击。

唐城心中并未掉以轻心,依照他对日伪特务的了解,敢于潜入到重庆来的日伪特务,很少会出现一个照面就跪地投降的软骨头。移动到窗下的唐城,此刻隐隐嗅到了一股焦糊味,心中暗叫不好的他,直接用冲锋qiang的枪管顶开了窗户。“啪!啪!”屋子里的人果然开了枪,还好唐城并未起身,没等枪声消失,窗下蹲着的唐城,便扬手将一枚手榴弹从窗户扔进了屋子里。

“手榴弹!”唐城马上就听到了屋子里传呼的惊呼声,可屋子里的人并不知道,唐城此刻投掷进屋子里的手榴弹,实际并没有拉掉拉环。趁着屋子里一片慌乱的时候,蹲在窗下的唐城突然起身站起,手中平端的冲锋qiang,也随即被打响。伴随着急促的枪声,缩躲在这间屋子里的三名日伪特务,相继被弹雨击倒。

随着枪声的停止,后院里的这些日伪特务,已经被全部肃清,隐藏在这个院子的日伪特务,此刻就只剩下前院那两个还在负隅顽抗的。跳进屋子里确认并无活口的唐城,一边站在床边,挥动手臂冲着屋顶上的队员打出信号,一边仔细扫视这间屋子里的情况。唐城刚才在窗下嗅到的焦糊味道,应该就来源自门后的那个铁捅。

在情况紧急的时候,身份已经暴露的情报特工,在面对危险或者急于撤离的时候,往往都会第一时间销毁手上的机密文件资料。门后那个还冒着青烟的铁桶,不用问就是这间屋子里的日伪特务,用来销毁资料文件的

谁给儿子解决过,

工具。还好唐城反应算快,用一枚没有危险的手榴弹,强行突进屋子里,对方扔在铁桶里的资料文件,并未全部烧毁。

赵大山他们在院子外面一支烟抽完,院子里的枪声也彻底停了下来,院门从里面被打开,出来的是一个抓捕小组的队员。跟对低声耳语几句之后,赵大山这才回身招呼军统的人,“老曹,里面已经完事了,剩下的就是搜查证据和线索的工作!这地方太大了,我们正好人手不够,找寻线索那是你们军统的拿手好戏,我们队长想请你们帮个忙。”

赵大山的话,令老曹心中大喜,嘴上说着客气,可心中却早已经乐开花了。看搜索队今晚闹出的动静,这个案子绝对小不了,虽说自己这队人没有真正参与进去,可如果参与了收尾工作,这也算是自己这队人的一份功劳啊。就在老曹从赵大山身边走过的时候,又听到赵大山低声言道,“一会进去之后,叫你们的人也开几枪,这样报告会好写很多。”

“老赵,大恩不言谢,这次算我欠你们搜索队一个大人情了!”一只脚已经迈进门槛里的老曹,因为赵大山这句提醒停了下来,之后就这么别别扭扭的冲着赵大山抱拳道谢。面对老曹等人的道谢,赵大山只是哈哈一笑,随即拉着老曹等人一脸轻笑的进了院子。军统这队人,就算是参与进这个案子里来,被挡在墙角那边的中统那队人,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军统那些人的得意张狂。

让军统的人参与进来,这并不是赵大山的自作主张,而是唐城做出的决定。今晚的动静闹的实在太大,唐城知道一定有不少人会关注此事,虽说从明面上看,自己今晚抓人跟那批军火毫无关联,可如果真正追查下去,就一定会发现这些日伪特务也是冲着那批军火来的。甚至于,参与这批军火交易的人的当中,还会有日伪特务发展出来的内线。

唐城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以不可能将已经到手的功劳白送给不相干的人,和那些暗中盯着自己的人和势力相比,唐城更相信军统。“唐队长,恭喜啊!看样子,这又是一桩大案子!”老曹等人跟着赵大山进入满是硝烟味的院子里,正好遇到唐城从后院出来,老曹见状,立马快走几步,出声恭维起唐城。

唐城没少跟着张江和去军统总部开会办事,所以他是见过老曹的,虽说对方不是二处的人,可也算是能跟张江和说上话的军统老人。唐城随即将手中拎着的冲锋qiang交给赵大山,一边伸手接过老曹递来的香烟,一边示意对方和自己去旁边说话。赵大山很会看眼色,他马上就明白了唐城的意思,随即招呼老曹手下的军统特务,去搜查前院的那些房间,给唐城留出了和老曹单独相处的空间。

“曹队,今晚的事情有些麻烦,我也不跟你来虚的。”唐城几口就把一支烟抽掉一半,低声对老曹言道。“江北这边的情况,我们搜索队已经侦查好一阵了,原本准备今晚趁其不备来个突袭抓人。可没想到中统的人也盯上了这里,行动还没开始,中统那边就喊了一嗓子,结果惊动了院子里的日伪特务,原本的潜入突袭,就变成了强攻。”

“还好我这边的人,都是经过针对性训练的,要不然,我这边少说也要伤亡几个。”唐城的话语中流露出对中统的极度不满,听的老曹心中一动。“不过还好,这个院子里的日伪特务,一个都没有跑得了。后院,我留了一个活口,前院也应该有一个活口。既然是赶上了,那今晚的行动,就该有你们一份,不过我先说好了,除去电台密码本武器弹药什么的,其他缴获的东西,可就没有你们的份了!”

唐城后面这番话,听着不大客气,可老曹却一脸欣喜的,冲着唐城拍胸脯子保证,自己这队人绝对没有沾手战利品的想法。唐城并没有告诉对方,这里是自己今晚的第二处目标,因为唐城刚才已经在后院大致搜了一遍,却并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所以他怀疑,他们之前端掉的那个院子里,很可能藏着电台。

一个小时之后,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接到电话的后勤小组也终于赶到江北,开始按照唐城的命令谁给儿子解决过,对第一个院子进行细致的搜查。“队长,我的眼线说,咱们昨晚的动作可能惊着了一些人,从凌晨四点开始,就陆续有人离开江北。”一夜未睡的赵大山看着很是亢奋,不过他带来的消息却并不算是个好消息。唐城闻言,也只是轻轻皱眉,却什么都没说。

沉默半响之后,唐城将赵大山叫来身边,低声交代了几句。打那批军火的人走了不少,可还是有不少人留在江北,其中就有中统的人。虽然唐城并不知道中统的人为什么会盯着那个院子,但这并不妨碍唐城给他们添点堵。约莫一支烟的功夫之后,赵大山找到了老曹,按照唐城的交代,言语婉转的将军火的事情,透露给了老曹。

“老曹,我可跟你说,要不是我们人手不够用,我们队长才不会放过这批军火。军火,你们可以拿走,不过那个姓金的军火贩子,你可要留给我们搜索队啊!”赵大山口中所说姓金的军火贩子,实际就是这批日伪特务在江北的接头人,已经从俘虏口中得知真相的唐城,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汉奸败类。

唐城他们在江北一直忙活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才算是结束了所有的事情,他们一行数十人押送两名俘虏和那些战利品离开江北的时候,不少人都躲在暗处恨的牙齿发痒。“东西先入库,吃过饭先好好休息一晚,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眼见着赵大山他们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唐城心知肚明,却故意装着不知道,让赵大山他们很是失望。

张江和一直等在办公室里,等唐城交代过赵大山他们之后,这才拎着搜查出来的电台和一些文本书信,来了张江和的办公室。又缴获了一部电台,张江和的心情很好,可是唐城接下来说出的话,却令张江和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不见。“你是说,昨晚在江北,还有中统的人盯着那些日伪特务?”因为唐城的话,张江和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唐城他们一路疾行,在十几分钟之后,终于赶到了另一个地点,只是这里已经被人暗中监视起来。唐城他们的出现,立刻引起注意,暗中监视这里的恰好是中统的一支留人行动小组,从组长和队员都不认识唐城,而且看到唐城等人都携带枪械,第一反应就认为深夜出现的唐城他们,和院子里的目标都是一伙的。

唐城是完全没有想到,中统的人会盯上这里,而且自己之前使用系统技能扫描这里的时候,还未发现这里被人监视。就在唐城准备带人翻墙的时候,却被手下一名抓捕队员阻止,“队长,我瞧着有点不对劲!咱们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就瞧见那边似乎有光亮一闪而过,像是有人抽烟,现在却又看不到了。”

搜索队的抓捕小组一共12人,全都是唐城亲自挑选出来的,能力如何只能排在第二位,唐城最看重的便是这12人的服从性和人品。都是自己挑选出来并且亲自训练出来的自己人,唐城怎么可能会怀疑他们的话,尤其抓捕小组的12名队员,是专门训练过夜战的,他们对夜色中出现的光线异常敏感。

唐城闻言便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只是稍稍几个呼吸的停顿,再打出的手势已经变了样。唐城没有马上下令翻墙进入小院,而是打出了散开隐蔽的手语,其他人见状,随即按照唐城打出的手语,三三两两的散开,分别隐蔽在周围的阴影里。唐城自己则带着两个抓捕队员,快速朝着刚才出现光亮的位置移动过去。

“他们过来了,咱们怎么办?”躲藏在暗处监视小院的中统特务中,随即发出惊呼,尤其在他们看到唐城三人手中,都端着冲锋qiang的时候,表情更是凝固起来。他们中统也算是特权单位了,整个中统也没有几支冲谁给儿子解决过锋qiang,眼前出现的这些人一下就亮出三支冲锋qiang,这明显就不是普通人啊!唐城三人的移动速度很快,还没等中统这几人做出反应,他们就已经靠近到墙角这里。

“原地站着别动,否则我就开枪了!”一个反应算快的中统特务,快速掏出自己的手枪,举枪从墙角的阴影里冲了出来,枪口直直对着唐城三人。此时正是夜半时分,他这么一嗓子喊出来,立刻就让身侧院子里的日伪特务警醒起来。唐城原本计划还是悄悄潜入搞定这个院子里的日伪特务,可眼下的情况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于是唐城口中大喊一声,径自脚下一个停顿,伸手攀住了墙头。

唐城留下两个队员,去应付街角突然出现的这些人,自己却快速翻过围墙,跳进了身侧的院子里去。守住院门的其他人,听到唐城发出的叫嚷声,也各自按照行动步骤,从大门两侧翻上围墙。早早举枪的那个中统特务,这时候才发现情况似乎不对,唐城留下的两个队员,这时候也已经冲到了街角这里。“我们是搜索队的人,你们是什么人?”

口中发出声音的两个队员,这边话音刚落,他们就听到院子里响起的枪声。抓捕小组的队员,日常从未间断过射击训练,所以他们对汤姆逊冲锋qiang的枪声早已经熟记于心。此刻听到枪声的双方,一方继续按照行动步骤,只是有条不紊的展开行动。而另一方听到突如其来的枪声,则表现的慌乱起来,最先举枪的那个中统特务,甚至连连后退。

听到对方两人已经表明身份,还自称是搜索队的人,缩在墙角这里的中统特务们,便在心中暗叫不好。前段时间,中统为了调查连续袭击的案子,可是将唐城堵在来办公室里,来了一场面对面的询问。虽说询问的结果,并没能证明袭杀中统人员的案子,就是唐城做的,可中统这边还是继续派人盯着唐城。这几个出现在墙角的中统特务,虽然并不认识唐城,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听说过唐城。

院子里的枪声还在继续,只是从之前的嘈杂,已经转换为了有节奏的点射。负责在院子外面担任警戒的队员们,这个时候,已经全都彻底放下心来,因为他们知道这种听着有节奏的射击声,一定是唐城打出来的。因为墙角那个中统特务的叫喊,使得院子里的日伪特务突然惊醒,唐城反应不慢,马上就翻墙进入院子,可即便是如此,他还是跟两个持枪从屋子里出来的日伪特务撞了个对脸。

双脚落地的唐城,便马上端平手中的冲锋qiang,看到迎面从屋子里冲出来的两个持枪特务,心中没有半点波澜的唐城,选择了马上开枪射杀对方两人。冲锋qiang绝对是近身战中,火力最为犀利的武器,随着唐城扣下扳机,急促的枪声便在院子里响起来。对面两个才从屋子里出来的持枪特务,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在漫天弹幕中抽搐着身体,然后很是不甘的中弹倒地。

其他那些也都醒过来的日伪特务们,并没有傻乎乎的继续从屋子里冲出来,而是利用门窗和唐城展开对射。只可惜,此刻被堵在屋子里的日伪特务们,并不能准确的锁定唐城的位置。他们只能凭借记忆中,刚才枪焰出现的位置,各自举着手枪进行反击。可他们还不知道,唐城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从大门两侧翻上围墙的队员,这个时候已经踩着围墙上了屋顶。

抢先开枪射杀两个持枪特务的唐城,也早就更换了位置,在屋子里那些日伪特务漫无目的举枪乱射的时候,他已经悄悄移动到了通往后院的拱门这里。唐城他们此刻突袭的是一个两进的院子,刚才跟唐城发生交火的只是住在前院的特务,唐城赶到拱门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后院里也有持枪特务出现。

有枪声出现,说明这里已经暴露,从睡梦中惊醒的日伪特务,第一个反应便是找机会离开这里。“哒哒哒…哒哒哒…”单膝跪地隐蔽在拱门这里的唐城,马上打出一串子弹,将后院里的持枪特务,又逼回进屋子里去。面对冲锋qiang的急促攒射,后院这些持枪特务,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办法离开,只能缩躲在屋子里,从门窗向外面射击反抗。

一个弹匣很快被唐城打光子弹,在他快速更换备用弹匣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发现拱门旁边的屋顶上,出现手下队员的身形。唐城不由得心中大喜,随即口中呼喝起来,移动到拱门这里的三名队员,随即停止继续移动,只是按照唐城的呼喝,居高临下开枪封锁后院。

头顶上的三支冲锋qiang相互配合着开枪封锁后院,拱门这里的唐城,便拎着换过弹匣的冲锋qiang,顺着墙边冲进后院里。原本的悄悄摸进,已经变成了强攻突袭,进入后院的唐城也就不再客气,径自将一枚手榴弹扔进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轰!”的一声爆响,拉开手榴弹之后,被唐城有意延时三秒的手榴弹,才被唐城扔进屋子里便马上爆开。

伴随着爆炸声,破碎的窗户碎片夹杂在浓烟中,从窗户里喷射出来,缩躲在这间屋子里的日伪特务,马上就没了声息。这些潜入江北的日伪特务,最多也就配备了手枪,可唐城他们不但装备了火力强劲的冲锋qiang,这会还直接用上了手榴弹,剩下的日伪特务叫苦连连的同时,他们对顺利脱身已经不再抱有希望。

院子里出现的爆炸声,更是令外面墙角这里的中统特务们,

谁给儿子解决过,

脸色煞白。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搜索队的这些家伙,会是如此的暴力,居然都用上了手榴弹。枪声和爆炸声,这个时候也惊醒了周围不少人,只是他们不敢出来看热闹,只能瑟瑟发抖缩躲在被窝里,暗自祈求老天爷保佑自己。

院子里,此刻已经在兴头上的唐城,也不管那许多,反正这里死的也都是日伪特务,死多少都不会让唐城觉着可惜。“轰!”又一枚手榴弹,在后院的另一间屋子里爆开,一个蹲在门后开枪反击的日伪特务,被爆炸的冲击波从屋子里冲撞出来。短短不过一分多钟的交火,唐城他们就已经占据上风,充分掌握着主动。

随着院子里日伪特务的抵抗逐渐低弱下来,院子外面却多了不少闻讯赶过来的不明身份之人,被唐城布置在院子外面担任警戒的赵大山,很快就看到一队军统的行动人员。搜索队一直挂靠在军统名下,而且赵大山也没少跟着张江和去军统总部移交犯人,所以天然跟军统的人亲近。

军统的人,马上被放进警戒圈里面来,为首的军统特务也是认识赵大山的,便询问起内情。“本来我们是准备悄悄摸进的,谁承想这里还被中统的人给盯上了,要不是他们傻乎乎的喊了一嗓子,我们这会可能早就完事离开了!”赵大山口中叫着晦气,还不忘记朝着墙角那边狠狠啐了一口,表示心中的愤慨。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