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酒想和儿子做,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老俞,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杨斌问他。

俞叔平一杯二锅头下肚,酒精涌上心头,心里有事,眼神就有些迷离了,他说:“老杨,你说我忙活了快一年了,怎么就得不到一个好结果?”

“老俞,到底怎么回事?”杨斌心里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难不成我这张嘴就成了乌鸦嘴了?

“你不知道?”俞叔平抬起头,眯着眼问他。

杨斌觉得很冤枉,我知道个球。

“我就是听说上边有意要给微博找个带头人,要么内部提拔,要么从新浪挪过去,要么外部空降,具体到底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俞叔平听他说完后,嘿嘿的笑了一阵,说:“陈总找我谈话了,说是董事会考虑从新浪那边派个人过来,先和我通个气。”

“为什么?”杨斌想不明白,他脸上也带着些怒气:“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啊…你想不到,你要是能想到了,你就不会还是新闻中心的主编了。”俞叔平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失落,没有丝毫嘲讽老朋友的意思。

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使劲咬牙呶着嘴唇说道:“因为有些人胃口太大,看到了微博现在的发展势头,他们觉得它有更好的钱景,他们想着把微博分离出来,再考虑单独上市。”

“可微博不是去年才开始运作的,这还不到一年,就有人考虑到这么长远了?”杨斌觉得这个事很不可思议。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说道:“老俞,这个事不会又是曹董运作的吧!”

“谁知道哪!反正是觉得我可能不行,说是要把王总派过来,呼……”

俞叔平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他吸到肚子都憋得喘不过气来了,这才怒吼了一声:“老杨,我恨呐!”

这是杨斌第一次从俞叔平的话里感受到的满腔恨意,有俞叔平对未来的茫然,对自己付出后而没有受到重视的窝火,有愤愤不平,可是从陈童和他谈话的结果来看,上头基本是把这个事给定调子了,陈童也无能为力,而俞叔平更是改变不了结局。

下一刻,俞叔平又拿起酒瓶给自己倒满了,透明的酒液都从杯沿上溢出来了,他又给杨斌满上了:“老杨,他娘的今天不去了,咱们俩喝,喝他个天翻地覆,什么都不管了。”

“放屁,老俞,你要是这个德行,那算我杨斌看错你了,正式的邮件通知都还没有发出来,谁敢说这个时候就定调子了?你未战先怯,就开始这里买醉了?”杨斌恨其不争。

他安慰俞叔平:“还没到最后一步,你怎么就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万一还有变数哪,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好不好?”

“你到底喝不喝,不喝我自己喝了。”俞叔平不管那一套了,他拿起酒杯就往嘴边凑。

嘴巴还没伸过来,杨斌就伸过手来,硬是把酒杯从他手里给抢走了,酒液从杯子里洒了出来,洒了半桌子,刺鼻的白酒味散开了。

店里的老板娘看到他们俩在这里起了争执,生怕他们动手打架,正犹豫着要不要过来看看,劝劝他们俩,她老公摇头劝住了她:“别多事,那人心里苦,不得志,你让他发泄出来,打坏了餐具,我找他赔!”

“呸,就你知道的多。”老板娘白了她老公一眼,但还是听了她家男人的话,没过去。

杨斌喊道:“老板,拿瓶冰镇的可乐过来。”

这就不得不应一声了,老板娘赶紧从冰柜里拿了一瓶瓶身上有霜花的可乐送了过去,杨斌一下子拧开了。

“砰”的一声细微爆破声响起,杨斌把冰镇可乐放到了俞叔平面前,说:“有能耐先喝了它,清醒清醒,别喝了二两马尿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是个爷们就打起精神来,老俞,你他娘的这才哪到哪儿,我也就是听到个风声,陈总编和你谈话了又怎么样,可他也没说必须把你给换了啊?”杨斌怒斥他。

这一刻,为了朋友,杨斌连上司都贬低了一番,管他的,反正人没在这里,谁还能告诉他不成?

“咕嘟咕嘟”

俞叔平仰头就把一瓶冰镇可乐给喝干净了,带着点冰渣的可乐入腹,瞬间就把他的酒劲给赶跑了。

放下空瓶,俞叔平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杨斌这个时候没有打扰他,让他一个人冷静一下。

差不多三四分钟,俞叔平抬起头来,愁苦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杨斌被逗笑了:“他奶奶的,老俞,你笑的比哭还难看,能爷们点吗。”

“况且就算最后总瓢把子不是你的,也不会影响到你现在的地位吧,他陈童上边不也有一大票人吗?”

“能干就干,实在不行,大不了拍屁股走人,要是不想听别人指挥了就自己创业去,不想创业就找下家拿个高收入也行,怎么就现在这副熊样,要死要活的,你觉得值得吗?”杨斌压着声音说道。

俞叔平又笑了:“你说得对,不值当的,我也想明白了,咱再喝点…啤的?”

“喝啥啤酒啊,继续喝白的,少来点慢慢喝就行了。”杨斌不掺酒,一掺就醉。

“那就白的。”俞叔平指了指他那个被杨斌给夺走了的酒杯,里边还有半杯酒,其余的全洒了。

他说:“给我满上,慢慢喝。”

杨斌说他:“这不就对了。”

“老板娘,再上个糖拌西红柿,多放点白糖。”俞叔平喊道。

瞧着杨斌一脸戏谑的样,他说:“酸酸甜甜的,解酒。”

“二位稍等,马上。”老板娘应了一声。

是这么回事,二人说着话,这一来二去,俞叔平心里就没那么闷了。

他说:“老杨,你说得对,现在这个事还没有盖棺定论,我该争还是得争,凭啥我一手搭起来的架子,眼瞅着果熟了,就得被别人给摘了去。”

“还有,要真是非得挪一个过来,老子就不打算干了,没啥意思,我还不如自己创业去。”俞叔平叨叨。

旁边的小酒馆老板娘听不懂他们俩说的啥意思,但听着他们翻来覆去的讨论‘创业’之类的话,感觉说的还挺高端的。

看看他们俩的穿着,再看看门外停着的帕萨特,看样子是成功人士,但谁知道呐!

这就是个打扮光鲜,谁都不知道内里如何的城市。

“老俞,去齐城找夏老板聊聊吧,兴许他能给你支个招,就算你想创业,也得拉资金不是?”杨斌说道。

他说:“我看不透夏老板的路数,但是从认识他以来,我感觉他就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你们俩私交不错,你去找他讨论一下喝多酒想和儿子做,不丢人。”

“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我肯定要去找他聊聊。”俞叔平把这个事给记下来了。

他瞅了一眼窗外,低声说道:“也不知道宜出行那边现在弄得怎么样了,要是这边真不行了,我后半辈子还就得靠宜出行养着了。”

“瞎说,就凭你俞老总在业内的名声和能力,你要真是公开求职,我敢说马上就有大把的人把电话打到你这里来。”杨斌对他老朋友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

俞叔平可不是熬个资历的那种人,他是有真才实学的,要不然也不能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微博给带到今天这一步,还让别人看了以后产生了其他的想法。

回去的时候,他们俩让店里的老板娘给帮忙打电话叫了个代驾。

……

某栋老旧的写字楼里,梁汝波带着韩可他们5个人还在没白没黑的奋力拼搏着,梁汝波最近几天直接把自己的被褥从租住的房子给搬到办公室这边来了。

白天一干就是一整天,晚上困了,别人都下班了,他继续努力,实在困得撑不住了,就在这边打地铺。

等他们五个人第二天过来上班的时候一看梁汝波早就干上了。

以至于韩可他们五个人都不好意思再提休息的事了。

老大都以身作则了,他们哪好意思继续放纵。

“头儿,我这边做出来了,你看。”石光栋大喊了一嗓子。

他负责的是搜索,接单后搜索附近的代驾司机这一块。

梁汝波听到后,赶紧过来看了一眼,再仔细推敲了一遍,觉得虽然还有一点瑕疵,但总体可以,他使劲拍了拍石光栋的肩膀:“光栋,你可以啊,这么快就搞定了。”

“你放心,这个功我给你记着了,我一定找大老板给你庆功。”梁汝波说道。

石光栋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说:“头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行了,不扯了,你抓紧做下一个,咱们争取越早把平台做出来越好。”

“还有你们4个人也是一样,都给我紧巴着点,再做不完活,谁都不准休息,你休一天,我就扣你一天工资。”梁汝波吓唬他们。

可惜一帮鸟人都皮了,根本不受威胁,依然我行我素。

……

转眼间,几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六月份眼瞅着没有多少时间了。

夏泽凯这几天一直在家、幼儿园和公司三点三条线来回的转圈圈,他还一直没有脱离这个舒适圈。

罗希云都取笑他,说他最近被养废了,没一点拼搏精神了,到家给闺女当牛做马,这还了得!

“丫头,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罗希云洗漱完碗筷后,她总算空闲下来了。

下一刻,她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叠A4大小的纸张,就开始招呼他们家老

喝多酒想和儿子做,

大了。

她总算把那套锻炼逻辑思维的课程给编修好了,也借用公司的彩色打印机给打印出来装订成册了。

丫头还以为妈妈给她拿了什么好东西,赶紧跑过来了。

“妈妈,你是不是给我买好东西了。”丫头一脸天真的问道。

桐桐也跑过来了,她也跟着问:“妈妈,你给我买了吗?”

罗希云说她们俩:“我今天什么东西都没买,但我和爸爸亲手给你们做了好东西哦,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她把厚厚的一叠A4纸放到了丫头和桐桐面前,书名《爸爸妈妈的思维故事》。

夏泽凯出于好奇,也过来看了一眼,可看到第一页的画面时,夏泽凯就愣住了。

下一刻,他赶紧问道:“媳妇,这是不是思维逻辑的内容?”

“是啊,我在你上次拿回来的那堆废文件里发现的,我觉得内容还不错,就把它们给重新编辑了一遍,泽凯,你看看我弄得对不对?”罗希云不由分说,又把装订好的书册递给了夏泽凯。

夏泽凯忽然觉得他老婆是故意刺激他的,想给他显摆自己的能力。

他心里这么想着,但没表现出来,下一刻,他还是一脸平静的打开了书册,认真看了几页内容,虽然和他记忆里的内容有些偏差,可大体都是差不多的,这一下子让他对他老婆心生佩服了!

“你可真厉害,有些地方我都没想到怎么处理,没想到你还是找到法子了,老婆,你脑袋是怎么长得。”夏泽凯有种的佩服她。

罗希云哼了一声,说:“你也不瞧瞧,我可是自学拿到六西格玛黑带证书的,那些理论题可比这个绕多了,也麻烦多了,这个小儿科。”

满满的骚气扑面而来,夏泽凯感受到了浓浓的吹牛逼的味道。

好家伙,今天被他老婆给上了一课。

“我承认你厉害,行了吧!”夏泽凯这般说道。

罗希云‘呵呵’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她说:“你承认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夏泽凯不系的搭理她,下一刻,夏泽凯拿着他老婆弄得最新教材去教丫头和桐桐开始学习这本书上的内容去了。

罗希云能把这个内容重新编辑成册给做出书来,可是让她教丫头和桐桐学习就白搭了,她是个直脾气的,脾气的控制也不大好,教一遍一遍的,丫头和桐桐还不会的话,她就容易动怒。

但夏泽凯和她恰恰相反,他脾气好着哪,性子也慢,能熬。

从这一天开始,夏泽凯陪着两个闺女玩的条目里又加上了一项,学习《爸爸妈妈的思维故事》。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你先在我这里坐一会儿,我把老陆和老李都叫过来,抓紧解决这个问题。”夏泽凯给张三说道。

张三点头,在旁边找了张椅子坐下耐心等着。

夏泽凯用座机给陆槁和李木木打了电话,陆槁很快就接通了,听到老板让他去办公室一趟,陆槁二话不说就过来了。

李木木那边没打通电话,夏泽凯又打了他手机号,这次通了。

得知他在静桐食品厂那边的车间里巡视,夏泽凯让他抓紧过来。

李木木从静桐食品厂那边急匆匆的赶到夏泽凯的办公室时,夏泽凯和陆槁、张三正围在茶几旁喝茶。

看到他进来了,夏泽凯还伸手招呼他:“老李,快点过来,先喝杯茶再说。”

“这是我让他们专门从南方给我弄来的红茶,我平时都不大喝。”夏泽凯一副你们今天有福气的表情。

一下子把李木木给逗乐了。

“老板,这是有什么大事,把陆总和张经理都喊齐了。”李木木笑着问道。

夏泽凯说:“我不说了,让张三说说吧。”

张三听到夏泽凯这么说,他也不矫情,开腔就诉苦:“陆总,李总,事情是这么回事……”

张三一点一点的把产能和销售不匹配的事给说了一遍,说完后也顺嘴说了他的想法。

他刚说完,夏泽凯就接过话去:“老陆,我考虑了一下,目前这边的六个车间先腾出一个来,专门给你实验新产品使用。”

“从长期来说肯定不能这样,正好咱们厂区东南角那边还有一片空地,你再给艾克米的江总打个电话,把那块空地建个迷你车间,专门用于给新产品的研发调制使用,专项专用,禁止非相关人士入内。”

“另外根据市场销量再调出一到两个车间用于百奇的生产,趁着销售旺势,得抓紧赚钱才是硬道理,等年底完成了目标,我到时候给你们发大把的现金奖励,难道都不想换新房子了?”夏泽凯说道。

这话一听就觉得特别提神。

陆槁和李木木一听老板话里话外的意思,年底要真的能完成年度5亿销售额的任务,奖金还不少。

那还说什么废话,他恨不得现在立马飞到车间里去想着怎么加产,多生产爆款产品才是王道,把产品换成钱才是硬道理。

陆槁说道:“老板,我计划再增加几款不同口味的百奇饼干,除了现在的巧克力味之外,我们下一步再调制酸奶味,原奶味,草莓味,抹茶味等等,从品类上留下客户。”

“很好,早就应该这么办了。”夏泽凯一巴掌拍在了沙发扶手上,他很高兴。

李木木也说道:“老板放心,我这边尽全力配合张经理加班加点生产市场上销售旺势的爆款产品。”

“嗯”夏泽凯点头,他问:“该取舍就取舍。”

“除了这个,你们还发现其他的问题没有?”

陆槁、李木木和张三他们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不知道老板说的什么意思。

下一刻,夏泽凯说:“你们看啊,咱们目前的产能完全可以满足市场上对产品产量的需求,但还是出现了供求关系不足的情况,为什么?”

陆槁脑袋里闪过了一个念头,他仔细考虑了一下,脸色变得很难看:“老板,这个事我得检讨,是我疏忽大意了,咱们缺少一个联通前后工序的计划环节。”

他这么一提醒,李木木和张三二人也想到这一点,但是考虑的还不是很全面。

夏泽凯说:“老陆,你仔细说说!”

“嗯。”陆槁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润润喉咙,这才说道:“这个事是我忽略了,咱们公司之前的产品少,食品零食这一块的核心产品只有一款溶豆,所以我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排产计划都是溶豆,夹心饼干的销量可以忽略不计。”

“可我们现在的百奇巧克力棒饼干在市场上销售出乎意料的火爆,我们公司又没有一个专门的计划部门,这就导致销售和生产环节出现了脱钩的情况,信息的传递也严重滞后了……”

“老板,是我没有考虑周全,这个责任在我。”陆槁自我批评。

夏泽凯手指头重重的在桌面上敲了几下,他说:“我不是听你在这里给我说‘对不起’的,老李,张三,你们还有其他的意见吗?”

“陆总已经说得很详细了,我暂时没有要补充的。”李木木说道。

他也说不出一二三的大道理来。

在这一点上,他深感自己的理论知识匮乏,还得继续学习才行。

张三也摇头表示没有其他意见。

“既然这样,那就抓紧安排王经理那边招一名计划主管来,我不管用什么手段,总之越快越好。”夏泽凯看着陆槁,最后说道。

“是!”陆槁他们三个人出去了。

夏泽凯自己在沙发上坐着自斟自饮,他心里琢磨着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还是太快、太稚嫩了,连最基本的组织架构都不完善,这是大忌。

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一点,无论是他,还是陆槁、李木木、张三、亦或者人力资源部的经理王业伟等等,他们都存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缺陷,在自己的职务范围内还是有很大的漏洞存在。

这个问题很严重。

夏泽凯在琢磨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公司还小,出点问题都不算什么大事,还好补救。

可等后期公司越做越大,要还是这种埋头就是莽的野路子,那时候任何一个损失都是现在付不起的代价。

回到办公椅上坐下,夏泽凯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一条,他琢磨着还是得找专业的第三方给统一做一个系统的培训。

然后也得找第三方对公司做个全面的审核,看看还有哪

喝多酒想和儿子做,

些方面的漏洞。

很明显,他们身在其中,一叶障目了。

一想到这些,夏泽凯又忍不住感慨,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虽然说营业额不低,利润率同样很高,但是还不成体系,说到底是个大号的作坊,远远称不上是一家大公司。

……

静桐发展有限公司的两家工厂都重新做了生产调整,溶豆现在的产量稳稳的供应了销量,百奇的产量严重滞后于销量,这个也好调整,在计算了当前的产能以及销量情况后,生产部加大了对百奇的生产计划。

与此同时,王业伟也把静桐发展有限公司招聘‘计划主管’的应聘要求给挂出去了。

给开的工资很高,起步工资就3500了,每年有至少一次的调薪机会,周六、法定工作日加班还有相应的加班工资,到手收入在4500以上。

夏泽凯以为这个岗位不好找,可实际上的情况是,在看到静桐发展有限公司挂出了这个招聘信息之后,应聘者众多,出乎了夏泽凯的预料之外。

连续三天,王业伟经过了初选,陆槁的二选之后,夏泽凯又完成了三选,最后才敲定了一位叫‘孙彦军’的应聘者。

通过双方的沟通得知他以前有多年的外企工作经历,因为之前的公司是存储式发货,即凭借着对市场的销售预判,制定全年生产计划,把各个品类的产品按照计划分解到每一天做细微调整,根据销售计划排产。

是以他对产品产量计划和生产协调有很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

有了他的加入以后,从生产到销售,到物流发货这一串的岗位配合果然顺畅多了。

……

夏泽凯抽空还会去其他部门和车间里转一转,偶尔也会去静桐食品厂那边看看,看到各处的人都在不停的忙碌时,他就像巡视自己领地的狮子王,露出满意的笑容。

艾克米智能工厂研究院的江洪刚是6月27号过来的。

他来了以后直接拜会了夏泽凯。

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这一次建一个迷你工厂的活是个小工程,简单来说,不值一提。

但江洪刚对夏泽凯很重视,他还想着借这次机会过来和夏泽凯聊一聊,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工程。

可惜这一次注定了让江洪刚失望了,静桐发展有限公司目前两个工厂,合计喝多酒想和儿子做12个生产车间,能够全部利用起来的才堪堪一半,就目前的产量来说,满产还是一条很长远的道路。

夏泽凯认为,短期来说再建一家工厂的概率很低。

但江洪刚比他还自信,江洪刚临走的时候给夏泽凯说:“夏老板,我相信咱们一两年之内还有会大的合作,我很期待尽快与你合作。”

不为别的,和夏泽凯合作,你不必担心结账的问题。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你也不必担心夏泽凯搞什么幺蛾子。

对他们来说,拿到工程不难,难的是后期拿到工程款。

就特么有老赖死皮赖脸的不给你钱,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谁干都难受。

“嘿,江总比我还自信啊,可真有意思。”夏泽凯没往心里去。

……

京城理想大厦,第19层属于微博的办公区内,从去年9月份到现在,经过了将近10个月的发展以后,微博现在早已经不再是当初弱不禁风的模样。

俞叔平也随着微博使用客户的增多,从而水涨船高,手中的权利进一步扩大,和他在新浪网做经济频道主编的时候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到了这时候,就是新浪网新闻中心的主编杨斌都对俞叔平走的这一步棋羡慕不已。

另外杨斌还听到了一个消息,下一步新浪要针对微博给与更大的支持。

很显然,公司下一步有了更大的战略决策,但他不知道具体的内容。

可他听到了一个传闻,微博要配备一名决策管理人员,这个人有可能是从内部提拔,也有可能外部空降,或者在新浪这边调过一个去。

要是内部提拔的话,毫无疑问,俞叔平是最有希望的。

可要是后两者的话,这个事就很扯淡了,怎么想都有点过来摘桃子的嫌疑。

杨斌不知道俞叔平听没听到这个传闻,但他估计俞叔平大概率是知道一些传闻的。

一想到这个事,杨斌心里就有点痒痒的,他很想找俞叔平去聊一聊。

想罢,杨斌就坐不住了,他抬屁股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坐直梯上了19楼,然后来到了俞叔平的办公室门口。

门是关着的,杨斌仔细听了一会儿,里边好像有大声争执的声音,这让杨斌愣住了,什么情况?

“当当!”杨斌敲了敲门。

“谁啊,我在忙着,不是说了不要过来打扰我。”里边传来了俞叔平略有些暴噪的声音。

“(个_个)”杨斌瞪眼看着这扇门,他想透视一下里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下一刻,他说道:“老俞,我是杨斌啊!”

有一瞬间的沉默,房间里变得安静了,过了十几秒钟,伴随着‘咔’的一声轻响,关着的门打开了,俞叔平还带着愤怒的脸庞出现在了门口。

“老俞,是谁惹你生这么大气?”杨斌问他。

俞叔平看来已经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了,他说:“没事,一点小事而已。”

“胡说,小事能让你变成这样子,眼睛都红了,和谁生这么大闷气,不痛快的话,我陪你出去找个地方喝两杯。”杨斌说道。

他就是这么自信,上班时间说走就走。

有哪个不长眼的非得问理由,外边有个人要采访行吧,就是一句话的事。

“走!”俞叔平也痛快的答应了。

他说完,又返回办公室里拿上了自己的东西,换了衣服,就和杨斌一块走了。

他们走后,外边办公区的人看着俞叔平远去的身影都忍不住露出狐疑之色,这是谁得罪自家领导了。

胆儿肥了吧,干他!

俞叔平和杨斌二人开着俞叔平刚换的二手帕萨特往外走,他们俩随便找了个路边的馆子,点上一盘花生米,再来个拌黄瓜,让店里烤了点肉,再来上一瓶红星二锅头,就这么喝了起来。

俞叔平不知道怎么回事,喝的很来劲。

刚倒上一杯,他拿起杯子放在嘴边,滋溜一声就喝没了,这特么哪是喝酒的架势,这是故意买醉了吧。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