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早在1940年秋季,为了更好的协调作战,温斯顿就积极邀请罗克前往英国和温斯顿见面,共同商讨如何击败轴心国。

罗克公务繁忙,没时间前往伦敦。

同时罗克也深感有和温斯顿当面商谈的必要,所以罗克邀请温斯顿前往比勒陀利亚。

温斯顿同样公务繁忙。

英国驻南部非洲大使哈利法克斯勋爵跟杨·史沫资商议之后,决定将会面的地点放在佛得角的萨尔岛。

乔治五世去世的时候,温斯顿和罗克乘坐专机前往伦敦奔丧,“非洲大帝”曾经在萨尔岛停靠,温斯顿对于萨尔岛印象深刻。

萨尔岛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富裕”号商船被扣押事件之后,萨尔岛和博阿维斯塔岛一起被赔偿给南部非洲,博阿维斯塔岛上的港口库拉尔,是目前大西洋最繁忙的民用港口,萨尔岛上修建了军事基地,欧战爆发后,成为大西洋舰队的母港之一。

萨尔岛面积216平方公里,平均海拔1332尺,岛上建有野战机场和军用港口,长期驻扎一个空军大队,以及一个小型军舰为主的护航舰队。

在温斯顿的概念里,小型军舰大概就是护卫舰、拖网渔船那种级别,连驱逐舰都不如。

南部非洲所谓的“小型军舰”是3000吨级“德班”轻型巡洋舰,排水量比条约级驱逐舰大一倍。

“德班”级轻巡,在萨尔岛一共有12艘。

“圣玛利亚在欧战爆发后刚刚成为南部非洲大西洋舰队的母港,现在大西洋舰队一共拥有四个母港,分别是鲸湾、哈利法克斯、巴西维多利亚、以及萨尔岛的圣玛利亚,圣玛利亚舰队,是四大母港实力最弱小的一个。”海军大臣罗杰·海斯,作为温斯顿的助手,和温斯顿一起抵达萨尔岛。

作为港口,圣玛利亚的自身条件只是尚可,类似圣玛利亚这样的港口,在大西洋范围内有很多,佛得角群岛就不下十个。

葡萄牙统治时期,圣玛利亚没有获得任何关注,岛上甚至连常住人口都没有,荒无人烟。

南部非洲得到萨尔岛之后,在萨尔岛大兴土木,沿岛屿边缘修建了环岛公路,围绕着圣玛利亚修建了港口和机场,现在的圣玛利亚港口可以停靠包括战列舰和航空母舰在内的大型军舰,机场可供远程重型轰炸机起降,

让罗杰·凯斯崩溃的还不是那12艘“德班”,而是被小斯买走之后,改造成“罗德斯”号游艇的“诺曼底”级战列舰五号舰。

“罗德斯”号是全世界排水量最大的游艇。

在去掉所有武器装备的情况下,“罗德斯”号游艇依然拥有超过25000吨的排水量,仅装甲总重就超过8000吨。

你一艘游艇,要那么厚的装甲干什么?

只能说南部非洲不缺油。

“罗德斯”号现在已经成为南部非洲罗德斯家族的象征,常年跟着小斯东奔西走,小斯去哪儿,“罗德斯”号就去哪儿,即便小斯更多时候乘坐飞机,根本用不到“罗德斯”号。

超过300人在“罗德斯”号上工作,他们唯一的任务是为小斯提供服务。

现在当然还要加上罗克。

现在“罗德斯”号就停靠在圣玛利亚港口内,即便在一大票大型军舰中,“罗德斯”号依然非常醒目。

罗克和温斯顿现在都在圣玛利亚,皇家海军出动刚刚服役的“乔治五世”号战列舰作为温斯顿的旗舰,随温斯顿一起抵达圣玛利亚。

大西洋舰队出动“马达加斯加”号航空母舰作为罗克的旗舰,现在同样在圣玛利亚。

和“乔治五世”以及“马达加斯加”相比,“罗德斯”号尤为另类。

“全世界大概也就南部非洲人这么奢侈,可以把战列舰改造为游艇——”作为一名老海军,罗杰·凯斯痛心不已。

“你还不了解塞西尔么,那家伙就算把‘城市’级航空母舰改装成游艇都不奇怪。”温斯顿很了解小斯。

“南部非洲已经拥有十艘大型航空母舰,军部收集到的情报表明,南部非洲的船厂里,至少还有五十艘军舰正在建造儿子,我们也有必要制定计划,建造更多的航空母舰。”罗杰·凯斯趁机提要求,跟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相比,英国政府对于海军的支持力度明显不够。

“岛屿换驱逐舰”计划开启之后,南部非洲已经向英国政府转交了近八十艘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

有了这些轻巡和驱逐舰,英国海军的护航力量大增,航道的安全得到有效保证,德国潜艇的攻击频率逐渐减少。

南部非洲不仅收获的更多岛屿,而且将一战后到二战前这段时间制造的小型军舰全部换新,皆大欢喜。

当然这里的“欢喜”,更多是对于南部非洲海军而言。

对于皇家海军,这个结果就有点苦涩。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皇家海军已经沦落到用二手货的程度了!

“南部非洲拥有太多资源,这是我们不具备的优势。”温斯顿现在终于承认,放任南部非洲自治,对于大英帝国而言是个巨大的错误。

可惜已经无法挽回。

“如果我们能收回澳大利亚铁矿的开采权,那么——”罗杰·凯斯跃跃欲试。

“——不可能,和澳大利亚铁矿相比,伊丽莎白港的油田更重要。”温斯顿摇头,往事不堪回首啊。

澳大利亚铁矿的开采权属于玛蒂尔达家族和洛克家族、罗德斯家族,如果英国要收回澳大利亚铁矿的开采权,那么说不定会彻底失去澳大利亚。

伊丽莎白港更让温斯顿痛心。

可又能怪谁呢,当初将伊丽莎白港卖给罗克的时候,谁都没想到伊丽莎白港的沙漠下蕴藏着海量石油——

就在温斯顿和罗杰·凯斯对南部非洲拥有的资源羡慕不已的时候,罗克和戴高乐正在讨论法国版的“岛屿换驱逐舰”。

自由法国需要海军。

“弩炮行动”后,法国海军彻底倒向维希法国,戴高乐手下连一艘船都没有。

南部非洲有船,就算没有多余的,凭借强大的制造能力,南部非洲能随时开工建造。

对于南部非洲船厂里的五十艘军舰,戴高乐也垂涎欲滴。

“法属印度支那!”戴高乐大手笔,开出罗克无法拒绝的条件:“如果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帮助自由法国成立海军,那么战争结束后,自由法国会将法国在亚洲的权力,全部转移给南部非洲。”

戴高乐说的法属印度支那,面积为747,391平方公里。

和北非、西非不同,法属印度支那选择加入维希法国。

一战之后,法国实力愈发衰弱,对于法属印度支那的控制力,和一战前相比远远不如。

现在东亚的情况非常复杂,日本和美国,以及南部非洲在东亚都拥有强大实力,法国和上述三国相比实力弱小,用瑟瑟发抖都不足以形容法国人的窘迫。

“弩炮行动”开始后,听命于维希法国的法属印度支那,向日本开放边境,默许日军部队进入法属印度支那,这个行为已经严重威胁到英属马来亚,以及樟宜海军基地的安全。

在此之前,日本如果想袭击樟宜海军基地,舰队必须从日本本土出发,距离樟宜海

儿子_

军基地路途遥远,成功的概率极低。

现在日本联合舰队可以利用法属印度支那,距离樟宜海军基地只有大约700公里,联合舰队如果晚上出发,天亮之前就可以抵达樟宜海军基地。

罗克和戴高乐,对法属印度支那的行为非常愤怒,所以就有了法国版的“岛屿换驱逐舰”。

“安德烈,说说你的想法,你想要一支什么样的海军?”罗克对于法属印度支那有兴趣,自由法国注定要失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非洲可以接手。

法术印度支那,大概就是另一个时空中南半岛三国那一片,以及法国从清政府强租的港口。

港口未来肯定是要还回去的,中南半岛有着巨大的开发价值,南部非洲接手之后,樟宜海军基地的安全也就有了保障。

“一艘可以作为旗舰的战列舰,四艘重型巡洋舰,四艘航空母舰,至少20艘轻型巡洋舰,以及五十艘驱逐舰,和相同数量的潜艇。”戴高乐狮子大开口,自由法国付出的,是法属印度支那名义上的所有权。

南部非洲付出的,可是真金白银。

“安德烈,务实一点,就算自由法国拥有你说的那些军舰,也没有开动那些军舰需要的水兵。”罗克哑然失笑,做梦也不是这个做法。

英国的“岛屿换驱逐舰”,不管是马耳他还是锡兰、亚丁,都处于英国的实际控制中,“租借”给南部非洲之后,南部非洲马上就可以接手。

法属印度支那现在还不属于自由法国呢,而且境内还有日军活动,南部非洲想得到法属印度支那,得派部队一点一点打下来才行。

所以轻飘飘的一句承诺,就想从南部非洲得到一个实力强大到,足以让自由法国成为海上强国的舰队,戴高乐也是真浪漫。

“勋爵,法属印度支那的面积可是有接近75万平方公里。”戴高乐一点也不脸红,75万平方公里听上去很大,其实也就跟马达加斯加差不多。

想想法国是怎么失去马达加斯加的吧?

即便在失去了“法兰西”号战列舰之后,法国还是没能保住马达加斯加,一无所获不说,在国际上颜面尽失。

其实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如果南部非洲真想要法属印度支那,那么过程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等战争结束后,法属印度支那会和马达加斯加一样爆发叛乱。

刚刚经历了战争浩劫的法国,肯定无力平叛。

于是只能坐看法属印度支那独立。

随后法属印度支那说不定就会加入某个打着地区联盟名义,现在已经成为小国际联盟的组织。

这时候就算法国不承认,也将彻底失去法属印度支那。

罗克不说话,微笑着用平和的目光看戴高乐。

戴高乐目光坦然,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安德烈,如果自由法国愿意转让在亚洲的权力,那么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将考虑减免一部分法国的借款利息——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借款利息。”罗克开出的条件更苛刻。

法国到现在还没有还清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贷款呢。

自由法国成立后,又已经欠下近十亿兰特的贷款。

两笔贷款加起来,法国每年要支付的利息已经超过一亿兰特。

对于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贷款,戴高乐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接受。

不接受的话,那么自由法国就无法从南部非洲得到哪怕一分钱的贷款。

自由法国在南部非洲接受训练的部队,可全部是由自由法国买单。

所以罗克能考虑减免一部分利息,已经是很给戴高乐面子了。

“勋爵,自由法国的黄金,还在比勒陀利亚的金库里呢——”戴高乐努力争取更好条件。

“比勒陀利亚金库里的黄金是抵押——”罗克不让步,没抵押的话,就算自由法国承认上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贷款,南部非洲也不会松口。

没点抵押的话,万一战争打输了怎么办?

到时候戴高乐怕拍屁股随便找个小岛隐居,南部非洲的损失可就大了。

所以抵押是必须的。

“那么我就以法属印度支那作为抵押——”戴高乐又开始浪。

“法属印度支那还不是自由法国的财产呢——”罗克同样不同意,想玩空手套白狼,罗克可是大行家,戴高乐就不要关公门前耍大刀了。

3月15号,随着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抵达,所有盟国领导人,以及潜在可能加入盟国的领导人全部到齐,萨尔会议正式开始。

会议的核心议程是商讨如何应对1941年的战争。

会议开始之前,罗克和温斯顿多次交流,两人一致认为,将德国的攻击目标引导向俄罗斯,最符合目前盟军的利益。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希腊必须放弃,这样才能让德国和意大利毫无顾忌的北上。

当然也不能让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得手的太顺利,盟军必须在希腊做做样子,然后再“被迫放弃”,最好将战争拖到秋天结束,这样俄罗斯人就不至于输得太快。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隆美尔对于装甲部队的理解,远超格拉齐亚尼。

胖光头的骄傲是有理由的,意大利北非军团虽然在前一阶段的作战中损失惨重,在的黎波里和班加西,北非军团依然保存着一定实力,隆美尔整编德军的时候,顺手对北非军团进行整合,于是又得到了一个装甲师。

隆美尔的反击,就在两个装甲师,和一个步兵师的基础上展开。

反击开始前,战线维持在阿盖拉至马拉达一线,距离意属北非和埃及边境近700公里。

隆美尔用兵非常大胆,他不像格拉齐亚尼那样畏手畏脚,不受战场其他因素迷惑,大胆使用装甲部队对英军阵地进行重点突破,迫使英军战线整体后移,将来不及撤退的英军分割包围,北非战役的第一阶段得以重现。

这一次一溃千里的就换成英军部队。

正常情况下,一溃千里只是个形容词。

在北非,一溃千里是事实。

北非战役的第一阶段,尼罗河集团军向意属北非推进了800公里。

隆美尔反击的时候,德意联军在两个星期内向埃及推进了700公里。

阻止德意联军前进的,不是尼罗河集团军有多强大,而是德意联军的后勤补给出现问题,隆美尔这才不得不停下脚步。

前文多次提过,装甲部队对于后勤补给的依赖,比以前任何一种军队都更严重。

坦克的战斗力就算再强大,没有油料也就是个铁疙瘩,指挥官再天才也没用。

印度军队作战不行,逃跑倒是很有一套。

隆美尔的军队推进虽然快,居然没有俘虏多少英军,到三月初战争告一段落的时候,英军在第一阶段中攻占的城市,只剩下图卜鲁格还在英军的控制中。

图卜鲁格位于地中海沿岸,是一座天然深水良港,即便港口已经被炸毁,船只依然可以在图卜鲁格顺利起锚不受风浪影响,英军在图卜鲁格驻扎了一个师又一个旅,总兵力近三万人。

前文说过,隆美尔手下的德军部队,一共只有2.5万人。

驻扎在图卜鲁格的英军,拥有地中海舰队和塞浦路斯分舰队的强力保护,所以英军才能坚持下来。

三月十号,坎宁安和亚瑟、巴顿在塞浦路斯会面,商议下一阶段的作战方案。

见面的时候,坎宁安略尴尬,亚瑟和巴顿也心情沉重,谁都没想到北非英军居然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我们的重点是要保住图卜鲁格,不仅因为图卜鲁格的三万部队,图卜鲁格是地中海南岸最重要的港口之一,拥有图卜鲁格,我们就拥有对德意联军快速反击的可能,并且能极大牵制隆美尔的装甲部队。”坎宁安强打精神,他这段话说的很艰难。

北非战役第一阶段,英国政府多次拒绝南部非洲第二、第三集团军的援助,坚持由尼罗河集团军完成作战任务。

应该说韦唯尔表现还是不错的,他充分完成了英军在第一阶段的作战任务,功成身退。

现在敌我双方的指挥官都已经换人,

德意联军换成隆美尔,英军换成奥金莱克,战前温斯顿对于奥金莱克颇为期待,现在看来,温斯顿给予奥金莱克的支持力度还不够。

现代战争条件下,指挥官的重要性已经降低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以前的战争,更多考验的是指挥官的指挥艺术,指挥官对于军队的作用非常重要。

现代战争,更多考验的是部队实力,再强大的指挥官,小米加步枪也很难战胜飞机大炮。

小米加步枪战胜飞机大炮这种事,全世界也只有一例。

所以世界大战中东方战场的指挥官,指挥能力是被严重低估的。

如果但是东方战场的盟军部队,有美军那样的装备,还儿子能轮到巴顿和麦克阿瑟成名?

罗克在军队指挥方面其实也没有多大天赋,上一次世界大战能带领英国远征军赢得最终胜利,凭借的也不是罗克的指挥艺术,而是依靠英法深厚底蕴,将德国活活耗死。

所以罗克一直以来都很重视军队的武器装备。

尤其是新式武器。

皇家海军到现在,还有人迷信战列舰,对航空母舰的作用视而不见呢。

德国人的“闪电战”,本质上也没有多神奇,只是对手太弱,才成就了古德里安和隆美尔的赫赫战功。

现在终于轮到印度人品尝“闪电战”的滋味,说实话,略苦涩。

“第三集团军已经做好了随时参战的准备,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从隆美尔的身后发动攻击,直捣的黎波里。”巴顿态度明确,既然你们英国不行,就换我们南部非洲来。

“第二集团军也已经做好准备,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对图卜鲁格提供支援。”亚瑟充分发挥塞浦路斯分舰队的优势,图卜鲁格距离十二群岛只有450公里,朝发夕至。

“勋爵、巴顿将军,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阶段,我希望我们能团结一心,共同赢得最后的胜利。”坎宁安画饼,试图忽悠亚瑟和巴顿。

亚瑟和巴顿都眉头紧皱,看似是在思考如何应对目前的困局,都没有回应坎宁安。

北非战场现在还远没到最关键的阶段。

反倒是德国和俄罗斯之间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阶段。

巴浦洛夫访问德国期间,德国制定了进攻俄罗斯的“巴巴罗萨计划”,俄罗斯制定了进攻德国的“大雷雨计划”。

现在两个计划都已经进入筹备阶段。

小胡子正在调集兵力,筹备物资,准备对俄罗斯的进攻。

大胡子也将重兵囤积在俄德边界,一旦时机成熟,大胡子随时可能挥军攻入德国。

所以隆美尔的战略眼光真不咋地。

这时候如果小胡子给予隆美尔太多支援,那么对于俄罗斯来说就是机会。

不增援北非还有一个好处。

以北非军团的实力,击败尼罗河集团军没问题,但想要击败南部非洲军队绝无可能。

在地中海范围内,南部非洲重兵云集,第三集团军驻扎在法属北非,第二集团军驻扎在意属东非,塞浦路斯和伊丽莎白港,还有亚瑟直属的第五集团军,总兵力近五十万人。

这还没算塞浦路斯的舰队和航空兵呢。

所以小胡子很清楚,一旦隆美尔彻底击败尼罗河集团军,那么英国政府为了保证苏伊士运河的安全,就不得不请求南部非洲军队进入埃及作战。

到那时候,就算小胡子给隆美尔十个装甲师,隆美尔也打不过五十万南部非洲国防军。

哦,十个装甲师是做梦。

真有是个装甲师跨越地中海作战,漫长的后勤补给线足够让意大利彻底崩溃。

想想德国在筹备“海狮行动”期间,南部非洲航空兵是怎么对英吉利海峡沿岸城市进行狂轰滥炸的吧。

如果塞浦路斯航空兵也全力以赴,意大利人多半没有德国人的强大韧性。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隆美尔的装甲部队只能推进700公里。

不能再推进了。

再推进,虎视眈眈的南部非洲远征军就会下场参战。

到那个时候,别说北非军团,搞不好意大利本土都会因为南部非洲的全面打击而彻底崩溃。

更何况,希腊方向还需要德军的支援呢。

整个冬天,意大利和希腊,都在为下一阶段的作战做准备。

意大利人获得了德国人的援助,下一阶段作战,肯定会有德军部队参战。

希腊人获得了英国的援助,温斯顿为了帮助希腊人,从尼罗河集团军抽调澳大利亚部队前往希腊,客观导致韦唯尔未能彻底歼灭意大利北非军团,给了隆美尔翻盘的机会。

可以肯定的是,等春暖花开之后,希腊方向的战斗还会继续,到时候希腊人能不能顶得住德国人进攻,现在是所有人都很担心的问题。

亚瑟也担心。

不过既然希腊人选择英国,不选择南部非洲,那么亚瑟倒也不着急。

着急让南部非洲军人流血牺牲保卫希腊吗?

亚瑟还没有那么伟大。

“隆美尔的主力部队已经抵达图卜鲁格,图卜鲁格随时可能遭到隆美尔的攻击,我们要保护图卜鲁格的海上补给线,要保护图卜鲁格的天空,我们需要把一些坦克送到图卜鲁格加强防守,这个任务只有塞浦路斯分舰队能够做到。”坎宁安看上了塞浦路斯分舰队的综合补给舰和登陆舰。

要把坦克送到图卜鲁格,只有综合补给舰和登陆舰能够做到。

地中海舰队空有强大的战列舰,综合补给舰和登陆舰一艘都没有。

塞浦路斯分舰队一共有两艘综合补给舰和三艘登陆舰。

所以要不英国人这么担心呢。

南部非洲要是对于苏伊士运河没野心,为什么给塞浦路斯分舰队配备这么多综合补给舰和登陆舰?

联系起塞浦路斯岛上的第五集团军。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

亚瑟和巴顿对视一眼,想让塞浦路斯分舰队出动综合补给舰和登陆舰可以,关键是坎宁安能拿出什么样的筹码。

“你们和希腊人好像关于克里特岛有过一个协议———”坎宁安既然主动来找亚瑟和巴顿,筹码肯定是有的,只不过貌似又是慷他人之慨。

英国人将南部非洲人隔离在苏伊士运河在前,那就别怪南部非洲人袖手旁观。

想让南部非洲帮忙是有条件的,这时候就别说什么同仇敌忾,团结一心之类的话了,换成坎宁安是亚瑟,坎宁安也会提条件。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是的,不过希腊人因为得到伦敦的承诺,所以主动撕毁了协议。”亚瑟不生气,就等着看希腊人会怎么倒霉。

“我们都是盟友,希腊人太不应该了。”坎宁安的表情看上去很有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愤怒。

“所以呢——”亚瑟对于英国人的底线还是不够了解。

“如果塞浦路斯分舰队能进驻克里特岛,那么很明显,希腊的安全会更有保障。”坎宁安认真脸。

亚瑟很有矜持的点头,同意坎宁安的话。

“所以希腊政府应该继续执行协议——”坎宁安一脸正气。

“您说的太对了!”亚瑟和巴顿相视而笑,希腊人要倒霉了。

回到亚历山大港之后,坎宁安以英国地中海舰队总司令的名义,要求希腊政府开放克里特岛,供盟军成立前进基地。

这对于希腊人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这样的话,希腊政府绕了一圈,不仅还得把克里特岛献出来,而且还得罪了南部非洲,怎么算都得不偿失啊。

可是不拿出来又不行。

得罪南部非洲固然可怕。

同时得罪南部非洲和大英帝国貌似更可怕。

当然这事也没那么容易,坎宁安就算再强势,只是地中海舰队总司令而已,上面还有英国战争部和英国政府呢,克里特岛这么大的事,轮不到坎宁安做主。

更何况,就算把克里特岛开放给南部非洲人,也改变不了已经得罪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事实,既然希腊军队就可以顶住意大利军队的进攻,而且反推近阿尔巴尼亚,那么加上英勇善战的澳大利亚部队,难道就顶不住德国人的进攻?

更更何况,德国人正在准备进攻俄罗斯,不可能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希腊方面。

所以,希腊政府并没有马上就同意坎宁安的要求,而是将情况通报给英国政府,希望能通过英国政府,迫使坎宁安改变决定。

希腊人没想到的是,对于英国来说,被围困在图卜鲁格的三万英军,可比一个小小的克里特岛重要多了,

英国政府不仅没有像希腊人希望的那样,改变坎宁安的要求,反而建议希腊政府,尽快将克里特岛开放给塞浦路斯分舰队。

甚至更大方一点,既然南部非洲人那么喜欢克里特岛,希腊政府应该成人之美嘛,把克里特岛赠予给南部非洲,那么南部非洲肯定会为希腊的安全全力以赴。

对于这个说法,希腊政府肯定是不接受的。

全力以赴?

做梦吧!

法国将圣洛克赠与给南部非洲,当德国人打到圣洛克的时候,南部非洲一枪未发就将圣洛克放弃,希腊政府不想当冤大头。

当然希腊政府也不敢直接拒绝英国的要求。

所以克里特岛的“民意”,又被希腊政府拿出来当挡箭牌。

民意这个理由吧,对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来说有用,对于英国政府来说没用。

伦敦的回复很简单,克里特岛的民众工作,由希腊政府负责,伦敦只看结果。

于是在一片纷纷攘攘的利益纠缠中

儿子_

,随着春天到来,战争再次爆发。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