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农历和阳历表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不好!”惠道色变,才要应对,就听着“轰”又一声,空中显出同样的红光,成了个罩子,相互碰个正着。

“噼啪”二股力量在空中略一停顿,一阵炸裂声,乌云同陨星落雨一样坠下地来,半空种接着怪啸,四面鬼哭神号,声音凄厉,惨雾纷纷,化成了一张张面孔。

仔细看去,就见这些面孔有男有女,表情痛苦,却喊着同一个声音。

“代王,代王——”

惠道倒抽一口凉气,暗想:“代王接了旨意,更是大刀阔斧,不知杀了多少人,拆了多少祠,鬼神怨毒,已经无以复加了。”

“毕其功于一役是好,要是不成,那是要出大乱子。”

才想着,侍郎府就如沸腾的油锅,各种狂乱的灰黑面孔朝着四周疯狂撞击,试图冲出一条路来!

“代王——”

“代王——”

一声声的狰狞叫声,男女声混合在一起,光这么听着,就让人毛骨悚然,惠道咳嗽了一声,偷偷看向不远处的代王。

代王似乎没有看见,对众人说:“天寒地冻,生受你们早等了,不过今天我是奉旨行事,要劳诸位了。”

“不敢不敢,此事乃清鬼神,正人心,乃朝廷德治,我等安敢不尽力?”众官都看不见,纷纷说着。

苏子籍四下看了看,见着除了法坛,还有一个搭建的高台可供坐看,无声一笑,率先上了去,在中间坐了。

“入席罢,早点把事办好。”

“是!”各官按照品级,各到各的位置,一一入坐,辨玄又觉一阵阴风过去,腥风扑鼻,连着灯笼都阴森森发出绿光,仔细看,发觉灰黑烟雾冲到台前,就不得而进。

又仔细看了代王,发现这样的场景与声音,似乎根本听不见看不见,不让代王有一丝一毫动容,还是笑着与众官说话。

“代王武功我是深知,可果真没有半点道法,还是城府深沉呢?”这念头让人悚然一惊,辨玄忙收敛了这个念头,不再去多想,见刘湛吩咐:“开始准备罢!”

“开始准备罢!”辨玄也说着。

二人都是吩咐,原本还在维持着大阵的道士和尚都精神一震,只见分成两大块,各色旗帜都纷纷在法坛各个角落插下,颂经声更是大起,道经梵经一起念,都听不清念的是什么。

“哎哟哟,这可真是道经大会了……”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说话之人很快就来到了代王的身旁:“代王这样用心,皇上必会喜悦。”

来人正是马顺德,代王清理神祠时,因这事与马顺德关系不大,只是远远看着,但这次清理侍郎府,却与马顺德有些关系,他需要亲眼看一看这个法坛的情况,好回去禀报皇帝,赶紧就赶过来了。

看着面前的法坛跟这些人,马顺德有点惊讶。

看来代王的确是有些本事,刘湛或是因皇帝的命令来帮忙,可那些和尚能来帮忙,想必就是冲着代王本人了。

能调动这么多人来处理这件事,代王势力已不容小觑了。

这个念头让马顺德心里不太舒服,他这个人一向是心眼小,一贯是用着这样的想法去看待别人。

代王这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人,在他看来必然是。

“代王与我有仇怨,再让代王发展下去,焉有我的命在?”

“可皇上似乎很是器重,这就难办了。”

脑海中快速滚过这样的念头,马顺德看向了代王,正要说话,刘湛已是从法坛上下来,大步到了苏子籍跟前,行礼:“代王,吉时已到,是否现在开坛做法?”

苏子籍扫了一眼面前的马顺德和刘湛,这二人身上都看不出多少负面情绪,不禁暗暗佩服。十二星座农历和阳历表

要知道,昨天刘湛可是被皇帝震怒,砸了一砚,许其戴罪立功。

这消息外人可能还不知道,但苏子籍却很清楚,本该在昨日开坛做法,结果因着一点意外,误了时辰。

这一点“意外”,就是让刘湛被皇帝怒而砸了一砚的原因所在。

因着有皇后的人传递消息,所以苏子籍知道这个所谓“意外”,与曹易颜有关。

其实就算皇后的人不特意传消息给他,苏子籍也是能猜到这一点。

毕竟,事关曹易颜的事,背后的推手就是自己。

苏子籍从短暂的回忆中回神,再次扫向了马顺德,刘湛昨日被迁怒,归根到底,却是与马顺德告状有关。

可现在这二人站在一起,却看不出彼此有多少仇怨,看来哪怕是刘湛这样的真人,也很有些城府。

“开始吧,有劳真人了。”苏子籍对刘湛很是客气地说,这开坛的筹备,虽有辨玄的帮忙,但真正开坛施法,却只能是由刘湛来。

毕竟今日的辨玄,已不是昔日的辨玄,他是被苏子籍“捞”出来的,早就不是昔日被人尊敬的身份。

辨玄似乎也不在意这些,带着和尚退到一旁,辅助道士来维持大阵。

刘湛深吸一口气,重新上了法坛,垂眸念动咒语,手指掐动,忽然,他睁开眸子,眸子闪过金光,朝着一个方位跨出一步。

“啊——”这一步,整个法阵就起了一阵火花,火花中,侍郎府内的灰黑之气,顿时发出凄厉尖叫!

这些声音,普通人如马顺德是听不到,那些灰黑气也看不到,但森然不舒服的感觉,他却能感觉得到,不由微微变色。

“天地玄炁,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祗灵,各安方位,不得妄惊,天罗地网,搜

十二星座农历和阳历表 全文阅读

捕邪灵。”

刘湛踏着真步,随着咒语,突见一道金光自空下射,隐闻天风海涛,声细而急,似乎真如天罗地网而下。

听此,诸人都是神色肃穆,不再说话,刘湛状似不经意扫向了代王。

“咦?”刘湛并不擅长天机,但这时在法阵下,只见代王安坐,就见着丝丝青气,淡淡的正在增长和凝聚,渐而浓烈,竟化作一朵青色烟云,又隐隐有蛟龙化出。

刘湛心中一跳,倒吸一口凉气,亲王及宰辅虽有青气,浓薄不一,却总有一丝黄气难以化去,可现在代王其气纯青,这是太子之相,故历代都以青宫称太子——难道天命果在代王?

喜欢赝太子请大家收藏:

少女怎的没倒?

两个伙计见了都面面相觑,倒抽了一口冷气,难道这次

十二星座农历和阳历表 全文阅读

踢到硬石头了?

其实少女刚进来喝茶时,店内几人都吃惊不小,这样罕见的美貌,这样轻灵的气质,可不是寻常能见到!

他们可不觉得这样乡野之地能路过这样的绝色!

不,别说是在这乡野之地,早些年走南闯北,也从未见过这种姿色!

少女不仅相貌出众,气质更不同,不是她孤身一人行路,甚至要怀疑她是郡主县主。

可这样一个孤身一人行路的少女,想必也不会有了不得的来头?

只是有这样绝色,还敢独自行在荒山野岭,怕也是有些本事,这也是几个人迟疑的原因。

可还是忍不住,这种货色,怕是一辈子都碰不到第二个了。

两个伙计对视一眼,半晌有个人说:“难道药潮了,失效了?”

“没有,事先我还检查过!”又一声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现在,怎么办?”

“我先等等,你去喊人,不得了用强!”一个伙计还是舍不得,就使了个眼色,剩下的人就匆忙去了后面。

“姑娘,要上水么?”留下的伙计提着茶壶说着,眯缝着眼笑着,打量着少女。

这个店,前面算是茶肆加饭馆,后面则是后厨跟这些人的住所。

除了这两个伙计,还有三人,一个是老板,其实是大哥,两个也都是跟着一起做这个营生。

在这里开店是假,遇到客人劫掠一番,男的若身强体壮,会迷倒了送去给黑矿里做工。

女的但凡年轻一些,有些姿色,就会被卖去秦楼楚馆。

而幼童能卖的地方就更多了。

光靠着开店,在这等地又能赚上几个银子?加上这见不得人的营生,才让他们收入颇丰。

今日这肥羊,早就让整个店的人都蠢蠢欲动,后面三人也已在商量着将这少女卖去哪里才能卖出更多银子。

“不要了。”少女打了个哈欠,这伙计仔细看,发现这女客人眼神已迷离,这才放了心。

“怎么样?”他走回柜台时,几人也都过来,朝着坐在芦棚里的少女看,低声问着。

“大概是潮了些,没有以前厉害,不过药效已起作用了,估计还要再等一会儿。”去看过的伙计低声说着。

别人听了,都松了口气,同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些笑容。

“这样的肥羊,卖了她,至少值百两,不,千两纹银吧?光这一次的买卖,就够我们吃喝不愁了!”

“可这样的绝色,直接卖了,岂不可惜?这样的美人儿,你们过去可曾见过?我过去做梦都不曾想过,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美人!”

一人忽然说道,他朝着窗口那一桌看,脸上带着笑,说:“还不如,卖前使大家爽下,能睡到这样的美人,我便是立刻死了,也不冤了!”

说着,眼见着少女似乎伏在桌子上,就真过去,伸手去摸少女的脸。

“你且歇歇吧!休得乱来!”年纪最长的方脸中年人直接一拍桌子,呵斥:“你到底是想要美人,还是想要银子?这样会减掉许多银子,清倌才值钱呐……”

这番话还没说完,那人的手就已摸到了少女的脸颊上。

就在将碰未碰的那一刻,只听到噗的一声,有东西带着一股血腥味道,直接就飞到了面前。

直到那东西带着红色液体在跟前滚了几滚,几人低头去看,才恍然发现,飞过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只手!

一只被不知何物斩断了的手!

“啊——!”也就是在这时,才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但这声音,却短暂响了两息后就戛然而止!

众人才震惊着,听到这一声,就朝着那边看去,结果就看到了更让他们惊恐的一幕!

而这一幕,也几乎成了所有人死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见从已被撕裂了的碎尸上,扑过来一道巨大的黑影!

这影子看起来有些发虚,隐隐能透过黑影看到少女的身子!

不过,众人已是没那个机会去探究这是个什么玩意,快如闪电的黑影一扑上来,就瞬间一划,将在场的人全撕得粉碎!

“噗噗噗!”

整个小店内,顿时碎尸一地,血腥浓重到令人闻之欲呕!

少女显然也有点不喜这种场合,她神情有些恍惚起身,竟看也不看身后的景象,推开门出去。

少女看向远处,那张有些非人之姿的脸上眸光恍惚,仿佛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是他吗……”她喃喃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在她的身后,黑影渐渐清晰,却是个夜叉的样子,一缩,潜入了她的影子不见。

京城·隗桥坊·侍郎府

并没有下雨,可整个京城都被乌云和雾气笼罩,甚至稍远一些都看不清人影,本来这条路上本就没有行人,偶有人经过,都拼命快速而过,很明显,都是闻宅色变。

现在更是人影都没有,远远回避。

只见街口站着甲士,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甲兵手按长刀,气氛显得十分森严肃穆,空旷的照壁前已有几十人鹄立,心神不定的窃窃私议。

“代王到!”

三声沉闷的炮响,牛车左右随行二十个府兵一齐赶至,此时又有刘湛十二星座农历和阳历表和辨玄匆匆赶到迎接,只见苏子籍下了车,石青之衣,五章,两肩锈龙,綞裳,戴黑冕冠,两耳各垂一颗“允耳”,绵袜脚踏高齿履,辨玄心里突一阵慌乱,按捺住了心情与众官一起拜下。

“各位请起。”

苏子籍颌首见礼,笑着:“各位久等了,外面虽没有下雪,但雾气重,寒气深,都进去罢。”

说着,首先入门,众人也跟着进了府,刘湛跟随着后面,见着苏子籍并不很是严肃,笑容满面,一脸漫不经心,不由暗叹。

“当年考取状元,也不过一时风流人物。”

“现在看来,却王气深钟,不怒而威了。”

惠道亦跟随之,入了门,脚步一滞,只见府内已站满了和尚道士,已经竖着数十幡旗,各有法仪,各在颂经,可在苏子籍踏入的一瞬间。

“轰”

一刹间,不知哪里的尖声长啸,倏见乌云云集,带着血光,扑向苏子籍,疾若闪电,就要扑杀当场。

喜欢赝太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