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李素重返会稽已经是207年的三月份,所以他抵达句章县时,毫不意外地遇到了已经调任的诸葛亮的迎接。

当然,还有特地把军务和驻防工作交给副将、返航来会稽述职的甘宁。

诸葛亮在青、徐的任期是三年,比李素总督东部四州事务的任期要长一年,但李素回去休假了一年,名义上是为蔡邕“守孝”,所以他师徒俩的任期又重新凑齐了。

正月的时候,诸葛亮就跟新来的青州布政使、徐州布政使交接了工作,最后巡视了一下二月春耕的工作,确保不耽误民政,随后就沿着海路南下。

因为青州到会稽更近一些,诸葛亮自然比恩师提早抵达,还略做准备。

李素看到诸葛亮那么勤勉,也是颇为嘉许:“阿亮,有心了,又没什么大仗要打,不过是巡视安抚新征服地区,哪有那么多可准备的。”

诸葛亮一点都不托大:“恩师乃大汉丞相,丞相代天巡狩,安抚远人,岂可不慎?又岂能不郑重?船只水师,自然都要精心筹备,不可有万一风险,以伤朝廷体面。”

诸葛亮先解释了几句,随后引着李素进城先歇息,把行程大致说了一下,明日去码头和船厂视察检阅,再徐徐择日出航。

闲聊之中,诸葛亮也不由感慨:

“陛下与恩师之互信,也当真堪称古今之盛轨了。为君者不忌臣下在异域经营,为臣者也不惧久离中枢、权柄旁落、渐渐为其他近幸之臣蚕食。弟子一度以为,陛下不会再放恩师长年外任四方的。”

一个丞相,一天到晚在外面跑,确实不太像话,尤其是现在战争规模已经明显控制住了,周边四夷都是小打小闹,也不配李素亲自处理。

当然,以后要是对鲜卑或者其他草原民族大规模动手,那还是可以让三公甚至更高级别的大臣督师的,但也不该是丞相,而是大将军出手。

毕竟汉朝从卫青开始,直到窦宪,大将军亲自征伐草原的先例多得是。

面对弟子的担忧,李素也是轻松地予以宽解:“陛下知我疏懒成性,而且这些年天下初定、正要休养生息,无为而治。这才频频借故准我四处巡狩。

等这两年任期也结束,朝廷的抄引债务也还得差不多了,百姓民力也得以恢复,很多之前拖延的大兴土木举措也就可以重新展开。

到时候,朝廷官制税制、科举细则,也可以重新调整。四十岁后,估计也没机会长年离京了。”

李素对自己的中长期规划还是很清晰的。他今年账面年龄三十八了,实际肉身年龄三十五。等他账面年龄四十岁后,肯定要一直留在雒阳了。

以后就算能离京,最多也就是为期几个月的告假或者有临时差事,不可能再有连续几年出京的日子,所以要好好珍惜眼前了。

哪怕将来大汉有了新的地理大发现,估计李素本人也没机会亲自踏足“旅游”,从此被关在河洛平原。

当丞相苦啊,他这样已经是刘备特别优待他,知道他还年轻。换做别的时期的丞相,哪有这些自由。

李素已经有点理解汉灵帝这些昏君,为什么要大兴土木修西园毕圭苑,为什么后世皇帝要修诸如圆明园的皇家园林、要集“万园之园”,把天下各国景致建筑都搬进来。

还不是因为皇帝没法到处旅游!

诸葛亮倒是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主要他还没走到要入主中枢的年纪。但听了恩师的分析,他也意识到了储备和培养能够独当一面对外开拓的人才的重要性。

如今的大汉天下,对于开拓的地理发现、物种交换的好处,有充分认识的,也就李素和诸葛亮师徒二人。

周瑜勉强算懂一点地理发现,但周瑜对物种交换价值的认知不够深刻,也不懂除了航海和造船以外的其他理工科知识。甘宁太史慈那些人就更是如此了。

而且周瑜有个最大的短板,那就是他是穷途末路而来的降将,至少未来多年不可能信任他独当一面控制新开拓领土。

之前的对三韩和邪马台征服过程中,周瑜已经算是赶上了末班车,帮着甘宁当向导,算是立了一功。

加上刚投降来的时候、周瑜本身也有一定的官位级别,如今勉强够资格充任甘宁的副将,但职号依然是个杂号将军。

比如这次甘宁回航扬州、迎接李素的这段时间,周瑜可以暂时监领筑紫岛(九州)的移民和建设政务,但只有几个月的临时任期,甘宁一回去他还得交权。

诸葛亮把这些因果想明白,建议道:“恩师既有此虑,趁着最后外任这两年,倒是该在扬州设置筹办学宫,教授航海、探险、开拓诸般实用之学。

以免将来假以时日,弟子也不得不回京任朝官时,这方面的人才出现断档。”

李素对这点非常认同,立刻批示:“确是此理,阿亮,这点你和为师想到一块儿去了,为师来的路上,也隐隐约约有这个念头,只是还未通达。

不仅要办航海的学宫,还要鼓励善于总结、使用算学的名匠给予官职头衔,增加技术官僚,把造船和营建这些科目都补上。

这次来扬州,我就想着是不是该先再改良一次造船之法,然后在远赴扶桑。福船远航东海南海已经无碍,但出了流虬之后,面对广袤大洋,还是不太合适。

大汉近海季风混乱,非竹篾硬帆、桅高帆少,才便于抢风。一旦进入远海,或许风向会有所变化,也该有对应的船才好。咱不可轻视海况之变化,一定要实事求是。

当初长江以北和长江以南的东海,不也海况明显不同,北浅而有滚涂浪,不得不以沙船航行,南海水深,才可用福船。未来的远洋船和福船的差距,未必会比福船与沙船的差距小。”

李素说着说着,不由想到了历史上后世葡萄牙恩里克王子的航海学校,那可是为欧洲人的地理大发现时代注入了多少优秀人才,可以说是欧洲远洋航海的摇篮了。

他如今要防止人才断档,有现成经验可以借鉴,当然要用。

诸葛亮闻言眼前一亮:“恩师人在河洛,这一年不曾出巡,这点上,竟与弟子所思暗合,恩师之远见,果非凡俗可比。

实不相瞒,去年一年,甘将军在摸清从流虬航行到筑紫岛的航路后,便不甘于这个冗长繁琐的航路,想要总结经验、找出更便捷省时的直航航线。

然后他就跟周将军一起,趁着往返为筑紫移民和军屯运送垦荒营建的器械、物资时,先后摸索了四趟往返。发现福船在驶出流虬岛链后,要直达漫长的扶桑东岸其他各处时,确实不太适合利用远海的大风。

回来后,弟子也在东海郡琢磨过如何改良,还借用了几个恩师从罗马、安息带回的造船名匠、互相切磋,取长补短。

不过东海朐县的船厂只能造沙船,一些设想难以实现,后来就拿到会稽这边的句章船厂来实地建造了。最多几个月,新船就可以下海,明日恩师去船厂视察,也能亲自点拨一下。”

李素颇感欣慰,原来他宅家休假的这段时间,诸葛亮已经帮他做了那么多事情了。

……

李素在句章县城内歇息数日,缓解了舟车劳顿之辛苦,三月初九这天,终于在诸葛亮的引领下,巡视了阔别一年多的句章港和船厂。

[

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 小说全文/

标签:p标签]这里的港口和船厂,距离最初规划开建,已经整整三年半了,李素走的这段时间,这里又有了长足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每天都能有点新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毕竟是应有之意,本来就在李素的规划之内,他看到也不会觉得意外。真正让他意外的,是一些民生方面、自然生长出来的周边产业,一度让他对大汉未来的商业社会发展速度,产生了美好的预期。

比如,在去港区的半路上,沿着江口和海岸,李素居然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盐田——汉人文明早就有煮海水取盐的生产方法了,但完全靠晒盐,原本还要近千年之后才会出现。

而哪怕是现在这个时空,有了李素的蝴蝶效应,晒盐之法那也是诸葛亮在实践,但此前几年也没听说彻底成功。

毕竟晒盐要解决渗漏的问题,很多时候是拿着薄石板的水槽来晒,要不就是为了防止晒太久遇到下雨,得晒煮结合。

从煮盐到晒盐的研发,并不是一拍脑门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个不断迭代改良的过程。

整个生产环节中对燃料的依赖度,也是从“100%依靠燃料的热力蒸发水分”,到七成靠燃料、五成、三成缓缓下降的。

此时此刻,李素居然在潮湿多雨的句章地区,都看到了局部的小规模完全晒制海盐的盐场,当然是颇为惊讶的。

跟诸葛亮聊起之后,才知道果然是他又改良了技术——不过这种新技术,在南方潮湿多雨的环境下,还是比较难推广,对选址的要求极高,没法大规模复制。

倒是在诸葛亮此前三年主政的青徐,尤其是东海郡、广陵郡,已经成熟了,有数百里的海岸线都可以围垦为晒盐田,一点燃料烧煮的步骤都不需要。

李素听了,也是释然,欣喜之余,相信诸葛亮肯定是琢磨出了靠谱的办法。

因为李素知道,华夏土地上,最适合晒制海盐的,确实就是后世苏北的海岸区,以及渤海湾靠近津门的一小段。那些地方有较长的长日照干燥天气,滩涂质地也合适。而且近海水深特别浅,很适合往外围海堰形成新的土地。

后世苏北的“盐城”,这个地名就是有晒盐而得的。

李素感慨道:“做得好啊,阿亮,有此一项,大汉产盐必然又能有一**涨,家国两利。不过你这两年,怎么会在这上面如此专注琢磨呢?如今大汉缺乏的新奇器用,科不仅仅在产盐。

天下战乱之后,如今人丁户口才勉强涨回三千万人,之前的井盐、池盐,便够关西百姓所用了。甚至荆楚之地都能用益州井盐、河洛之地都能用安邑池盐。

海盐只要供给青冀幽并兖徐扬七州,之前的产量也远远够了,增产只会让盐价暴跌,或者官府还是得控制供应量。”

一种总需求稳定的东西,突然增产,也是不可能带来财富、产业或者财政收入的暴涨的,这是经济规律。

诸葛亮得意解释:“其实也没花多少精力,也没耽误别的事儿。何况,不是马上就要去扶桑了么。弟子也想过了,扶桑之地,物产不明,恩师也说过,要长治久安,必须让当地与中原建立起互通有无的依赖。

所以为今之计,最关键的就是要进一步改良海船,让跨海运输日用之物的本钱,能足够低廉到让商人有利可图。另一方面,就是要给扶桑找一些可以源源不断卖到中原,还有销路的货源。

过去一年,太史将军和甘将军在筑紫岛屯垦开拓、还巡视探查周边海域,发现当地的深海渔获确实丰富,筑紫岛更东边的小岛,其南侧外海海湾,更是有巨鲸出没,各种海鱼极多。

但海鱼远运毕竟易腐,只要想办法大量增产海盐,制作腌鱼,延长其不腐的期限,争取能卖到关东各州都有利可图。”

诸葛亮这是已经把李素的海洋贸易规划,都落到实处了,开始一个个解决具体技术问题。

看了诸葛亮这个状态,李素对于他的巡狩也更加有信心了。

不管金矿能不能及时发现,有诸葛亮在,还把开拓扶桑的和三韩的任务交给他,他总能找到自主造血、实现盈亏平衡的长远之法的。

同时,李素对于他休假的这一年多里,诸葛亮在东海这边鼓捣的新船,也越发期待了。

不一会儿,李素就在诸葛亮的带领下,看到了句章造船厂里新的船坞。

船坞的长度达到了五十丈,显然是可以用来造大家伙的。里面停着的东西倒是不太大,但也比往年李素看到的海船要明显更长一大截了。

船体的结构,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穿越的设计,至少没有出现西方的克拉克船、盖伦船甚至飞剪船,一看就是没有穿越者指点,都是正常人自己鼓捣的。

只是外观来看,像是结合了福船和后世阿拉伯船的一些优点,船头船尾也比福船更加收窄流线,桅杆和船帆设置也更多了,达到了三根桅杆、还有前后拉索的飞桁帆。

在传统中式帆船里,桅杆顶和船头尾之间斜拉索的飞桁帆,肯定是不存在的,所以这肯定是东地中海、红海、波斯湾沿岸文明的产物,一看就是诸葛亮吸收了西方工匠有优点的地方。

不过,这些飞桁帆肯定不能再用中式的竹席草席来做,只能是用厚实的麻布,于是李素就看到了眼前这种中西合璧、慢慢摸索的产物。

为了这,诸葛亮还特地开了个帆布工场,改良了专门织帆布的织机和纺纱机——致密厚实的布料,需要的编织工序和人工成本其实是减少的,因为单位面积需要的经纬线数量都变少了。

但布匹的材料用量肯定是明显增加的,因为布变厚了,纺纱环节需要的纱线也要搓得更粗。诸葛亮也算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一点点把必要条件攒出来的。

另外,李素还能看到,旁边还有几个大型船坞,也都是新建成的。看来他休假的那一年多里,这里的大船坞上马了不止一处。

那些船坞里,还停着一些完成度更低的船,有些还暴露着龙骨,李素看得清楚,那些龙骨也都是黑黢黢的颜色,显然是铸铁的,可能铸造完成后还经过额外的锻打强化、让材料更致密。

之前李素早在194年就发明了单一底轴龙骨,在益州就用过了,后来196197年左右发展为厢形龙骨,连肋骨和船筋结构也都加上了。但不管怎么说,当时的龙骨都是木头做的,依赖粗大笔直的硬质大树。

那也是战争年代,钢铁太值钱,必须用在武器锻造方面,而且当时硬木龙骨的船也绝对够用了。

现在和平了好几年,钢铁终于有富余了。李素作为丞相,每年也会大致看一下民部、财部上报上来的统计数据。

202年刚统一前夕,刘备阵营辖区内最终的钢铁产能大约在每年三千吨左右——当然这个数据是针对“钢铁”,至少是可以锻的铁,劣质的铸铁并没有算在内,因为劣质铸铁门槛太低,民间也难以统计。

刚统一的时候,曹操下辖的那五个州被接收过来的钢铁产能,连每年五百吨都不到了。但随着统一重建了五年,过去五年里关东各州的基础工业成长也是最快的。

反正都是大汉的土地了,没必要再防着自己人,至少官办的预热空气鼓风、灌钢法,已经普及到每一个州。如今关东五州和扬州,钢铁产能也突破了两千吨,全大汉钢铁已经突破五千吨,比北宋巅峰还强了,接近了明朝中期水平。

诸葛亮拿锻造的钢铁来造船骨,甚至作为桅杆的芯材,当然对于海船的大型化有更多好处。李素坐这样的船去曰本,肯定是绝对安全了。

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不定再改良改良,还能进行更激进的地理大发现,但那些危险的航路,肯定不能让李素诸葛亮这些文官亲自去,派甘宁或者周瑜就行了。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李素本来指望靠一份奏表搞定对刘备的劝说,

让他在“总督青徐兖扬诸州事”的两年任期结束后,

依然能亲自督师移镇三韩、处理对扶桑的后续平定、整合事务。

毕竟朝廷好不容易定下一个良法,在地方上总揽数州军政财权的封疆大吏,任期不能超过两年。

这个法度李素可不想亲自破坏它,给后世子孙留下一个恶例。说好了到青徐兖扬两年那就是两年,今年年底必须换新的官职头衔。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李素的奏表抵达雒阳后过了没多久,还没等到刘备的回复,一个新的消息打断了他的部署。

他留在陈留郡汴梁县老家的妻子蔡琰,在腊月十五这天送来了一封急信,说是父亲蔡邕应该已经是弥留之际了,让他早做准备。如果国事军务不繁忙的话,就尽快赶回来。

李素原本以为自己这次出镇两年,是见不到蔡邕的最后时刻了。

这也得感谢太史慈和甘宁周瑜他们动作利索,对三韩和邪马台的军事征服,居然在短短三个多月之内,就彻底结束了战斗,这才让李素没必要亲自渡海督师。

否则此时此刻李素要是在海外,蔡琰就是想找他都来不及。

当然,这里面也有公孙度已死、公孙康接位威望不足、军心士气低落的因素。

要不是赶上公孙度死了,三韩征服战或许要多打半年,钱粮上至少也多花数十亿,让朝廷的还战争国债大计也因此拖延。只能说是天佑大汉,王朝中兴的时候,什么都赶上了好时运好契机。

另外,蔡琰在给李素的信中还提到,她已经同时向陛下请旨过了,陛下应该是会恩准的。所以李素接到妻子的信后,也就没什么可顾虑的。

直接吩咐了一下手下人关于地方政务处置的事儿,然后他就立刻带着护卫骑兵,坐上最轻快的马车,一路换马沿着淮河汝颍汴河北上,直奔汴梁。

一千多里路,李素只走了五天,抵达汴梁时,蔡邕也还有气,李素又亲自问疾了两天,才算是寿终正寝。临了也没什么话可以交代他的,毕竟蔡邕的著作和思想都在女儿那儿,蔡琰和李素夫妻之间以后可以慢慢聊。

医官也说了,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病,就是天寿到了,很多脏器血脉元气都枯竭了,越是到了冬天,老年人越是难以扛住。

李素知道,用现代医学的话术来说,那就是多脏器功能衰竭嘛。这也算是最不受苦的自然死亡了,蔡邕这辈子也是改了命运,晚年享福,多活了整整十三年。

汉朝人对于弟子对师长的要求,是不包括服丧守孝的,不过也得“敬祭如父”,就是祭奠方面要跟自己爹一样隆重。

七七四十九天祭奠完之后,理论上就不戴了,按照孔子的说法,后续的时间你“心孝哀思”就行,不必拘泥于形式。

不过很多人为了举孝廉,还是会做得更加夸张一点,就当成亲爹的流程来办。

比如已死的前会稽太守、大鸿胪王朗,当年他求学时、师从太尉杨赐(杨彪的爹,杨修的爷爷),杨赐死的时候,王朗原本只是旁门入职的小官,并非察举正道出身。

王朗就弃官给杨赐守孝三年,守完后名声大振,成为东海郡有名的孝道典范,被陶谦指示东海太守举孝廉重新入仕。

李素肯定不想模仿王朗那么虚伪的人,而且他作为丞相,就算他愿意大操大办,朝廷也肯定要夺情。

不过他跟蔡邕毕竟除了师徒,还有翁婿的关系,低调一年半载、停停娱乐活动还是应该的。

而且蔡邕是腊月二十二没的,消息传到雒阳,皇帝刘备都宣布辍朝五日,亲自到汴梁探视,李素连忙安排在陈留郡公府上接驾,并接待百官吊唁。

太傅的级别毕竟尊贵,一时间雒阳到陈留之间官员的车驾往来络绎不绝。虎牢关和酸枣、官渡这些交通要津,驿站人满为患。百官内心,也再次刷新了对李蔡两家地位的认知。

那些繁文缛节可以按下不表,李素也是真心哀悼满了四十九天,连206年的新年和上元佳节,都没参加庆典。

一直到二月底,蔡邕正式择地下葬完了之后,忙活好了丧仪,李素才抽时间回雒阳,向刘备再次谢恩,并且聊些国政大事。汴梁到雒阳才三百多里,往来也方便。

……

刘备没有让李素参加正式的朝会,只是在重建后的兰台私下接见了他。这也是防止李素在孝期内公开当众处理政务,面子上不好看。

大家先聊了一会儿这两年的内政大局、三韩和邪马台的现状、征伐的靡费。

一切情况看起来都不错,朝廷的财政这些年也确实在一直好转,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的思路,也是对的。

如前所述,朝廷的战争国债是发行到章武八年(203)为止的,巅峰期在章武五年、六年,后续逐年递减过渡。

如今已是206年,也就是章武十一年。朝廷已经停发并且转入全力还债阶段的第三年了。

之前算过,不搞扩大工商业和折抵免税权那些骚操作的话,全力还债也得十几年,搞了那些操作后,债务总额减计到三百五十亿以内,七八年可以还清,也就是到章武十五年左右(211)。

如今还到第三年,还欠二百多亿接近三百亿。主要是去年对付三韩又花了点,所以那两年里只还了六七十亿,低于平均水平。

刘备这些年享乐也享够了,也开始注意节约开支,没必要的浪费能砍就砍一点,也愈发意识到了无为而治的好处。

所以李素再来劝他扩大对三韩和邪马台的移民、建设投入,彻底肃清当地蛮夷的统治,刘备便有些舍不得浪费民力。

刘备指示道:“贤弟为何如此执迷于蛮荒之地,之前朝中已经有谏臣在劝朕提防海外出现割据,朕是相信贤弟为人的,也没当回事。不过劳民伤财的事儿,能缓缓就缓缓吧。

邪马台那种地方,乃至其他连国家都没有的扶桑蛮夷,羁縻之即可。若是有利可图,让他们来互通贸易便是。”

李素便把他的考虑,重新陈述了一遍,说他是考虑到海外的物种交换,可能有重大裨益,如果不派大军,只是以小规模的探险队去征服,便不会劳民伤财。

刘备这才有些回心转意,但还是提醒道:“贤弟这两年不在朝,中枢政务决于文若、孝直、子敬,其中孝直子敬虽还未升为三公,却也渐掌尚书台、侍中实权。

如今太傅新故,朕若是夺情让贤弟回朝,天下人不会说什么,但若是只为蛮夷事务,多少不妥。这样吧,贤弟身为丞相,肯定是要始终担责的,所以为太傅守孝期间,也不必去职,依然只算休假,如何?

过个一年半载,其他再说。朝廷这几年清偿旧债的好处,朕也看到了,就再安稳一两年吧,别的也不用急。你总督数州事务的差事,确实该卸了,到时候再另外给头衔,算是督师在外。”

李素觉得刘备说得也确实有道理,他只需要刘备支持他开拓扶桑,至于是不是今年,确实不重要,可以拖延。

李素最后又补充了一条建议,那就是希望给大汉设置新的行政区划。以及等他彻底平定扶桑后,由诸葛亮从之前的督青徐事务,转为去三韩和扶桑,担任那些新征服区的第一任封疆大吏。

刘备好奇为什么非要选诸葛亮,李素给的理由也很充分:诸葛亮博学多才,最能继承他的衣钵,学问方面不限于文史经学,更懂算学物理,能实际致用。让诸葛亮做那儿的地方官,或许能发掘出更多新征服区和中原的经济上互通有无的可能性。

实际上么,李素就是让诸葛亮继续找金银山、发现当地有价值的农作物。这些活儿需要一定的理工科常识,行政主官懂行的话,指挥起工匠和勘测人才做事时,也能事半功倍。

刘备觉得这个也有道理,诸葛亮今年二十六了,之前一直当京官,二十四才外放地方,才当了两年州级地方官。

要是直接再拉回朝廷中枢,也不利于诸葛亮的成长,毕竟之前鲁肃顾雍法正他们,当地方官都是动辄三年一任,干过至少两任。

那就让诸葛亮在青徐干三年,到日韩再干三年,到时候对中原成熟地区的地方行政统治、以及蛮夷新征服之地的夷务归化,都有所心得,再回来当京官。

诸葛亮之前,有如此阅历的地方官,也就只有李素本人,以及顾雍了。

顾雍在滇南建宁郡干过多年,后来还当滇州布政使,早期一直在跟南蛮打交道,后来才来富庶的扬州。

相比之下,连鲁肃这方面的履历都不是很全,鲁肃虽然管过交州,可交州当时已经相对滇州归化一些了,没那么多蛮夷事务。

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 小说全文/

再往下的法正,这辈子也没接触过复杂的地方政务,当地方官都是在富庶地区当的,对民间疾苦了解就又下一个台阶了。

法正或许可以当一个一流的谋士,却不能主政全局,或许他这辈子仕途的顶点,也就是个类似于监察系统一把手的程度了,比如执掌御史台。

宰相必起于州部,李素为大汉建立下的这个潜规则,既然是有益的,那就坚持下去。

刘备便顺着李素对诸葛亮的规划,又趁机深入聊了一些人事安排,把下一阶段大汉的发展方向大致敲定一下。

……

二月底的这次觐见后不久,朝廷就发下一系列旨意,对行政和人事进行了相应的微调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全文阅读

也定下了章武十一年、十二年的大致基调,总的来说,朝廷会继续休养生息,整顿内政。

人事方面,先是对平定三韩和邪马台的有功将领,都进一步加封,赏罚分明。

骠骑将军赵云以击溃扶余军队、击杀扶余王尉仇台之功,加封一个县,成为了在辽东总计获封七个县的公爵。

太史慈和甘宁分别为征东、征南将军,封邑数也增加到了两个万户县的程度。

李素被发还当初青兖移民之乱时夺走的那个县。

行政区划方面,刘备倒是没有直接下诏专断,还是请了朝臣会商后才正式决定的。

最后的结果,是把大汉从之前的青冀幽并、兖豫徐扬、雍凉荆益、滇交司隶,十五个州部的基础上。再加上辽州、平州和西州,趁着这次区划调整,直接加到了十八州。

多出来的三个州,其中西州是原本固有的领土,就是凉州光复后,渐渐被朝廷重新控制起来的原西域都护府辖区。

这些年朝廷虽然没有在西北用兵,而是以强化贸易往来、增加贸易商路关键节点的屯田垦荒移民等手段治理。这些治理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细节,却也润物无声,结合马超在西北的威名,着实让大汉对当地的控制渐渐加强。

所以这次,李素也建议趁着吞并三韩和扶桑,把西域也从羁縻状态,变为法理上的直接统治。

不管以后怎么样,先把名字改过来,从都护府变成州,将来“自古以来”的行政正统性也可以进一步加强。

而且做出这个决策之前,相关的文治伏笔也做得差不多了,比如蔡邕死前修的《史记索隐》里面,对西域戎狄的血统源流考证也补足了一些新的史料,在当地也已经宣扬教育了多年,

当地的贵族豪酋也跟当年被顾雍拉去教育读书的滇州南蛮一样,潜移默化有相当一部分人认同了汉人的史观。有了思想基础后,变都护府为州,也顺理成章。

除了西州之外,辽州、平州自然是东北和三韩等地了。

刘备和部分朝臣,原本没打算在东北一下子增设两个州,

或者是觉得就算要增设两个,也得等扶桑真的全境被大汉吞并后再说,目前扶桑才实际控制了一个筑紫岛(九州岛),步子有点迈大了。

但李素私下里反复跟刘备解释,建议他不要完全按照实际的地理屏障来划分行政区划疆界,以防新控制的偏远地区形成割据趋势,所以应该从幽州分出一些郡到新的州,跟新占领区合并起来,这样新州的向心力才会更强。

这一手,原本是千年之后、后世蒙元对汉地分而治之时才用的手腕。但李素不管是谁想出来的,至少他觉得政策有好处,能强化向心力,那就是好的,可以借鉴。

他建议把辽东四郡从幽州划分出来,就以辽西走廊为界,辽东加上东北新开拓的地区、以及浿水以北的乐浪郡,为新的辽州。

所以辽州等于是后世的东北辽吉二省、加上朝鲜,合起来成为一个新的州。

而南面沿用公孙度历史上命名的“平州”,则成了南韩加上后世的曰本。

如此既可以防止朝鲜半岛依托长白山、鸭绿江这些险要而产生离心,在划分的时候就直接在半岛中部断开,把半岛北部划入东北。

南方的南韩地区无险可守,也就不会产生野心。

同时,南韩跟九州岛划为一体,也可以进一步束缚住海岛地区的离心倾向,让后世移民在民族认同方面不再完全自认为是岛民,而要保留一定的大陆民族认同心态。

刘备觉得这个划分非常精妙,利于新征服地区的稳定,最终还是全盘接受了李素的划界。

同时,因为划分了新的州郡,加上对三韩的武力征服告一段落、李素这个“总督”也去职了,所以继续在三韩驻留来源于数州的军事力量,也显得有点不合时宜,还会有不必要的浪费,也不便于统一指挥。

所以,在三韩的青州军和扬州军,肯定要回来一支。毕竟李素在的时候,太史慈和甘宁都得听他的统一调度,李素走后,这俩人级别平级,肯定不能都留下。

最后的决策,是太史慈率军全部撤回青州,只保留甘宁在筑紫岛,维持地方、肃清残余叛乱。留在海外的,一共有两万人的民夫水手,和两万人的作战部队。

所有民夫和士兵都可以就地分田、当年就转入屯垦,并且朝廷给他们发当地的蛮夷女人,每个人都有,以安抚其暂时留下所受的损失

完成这一切后,刘备又择机宣布给丞相一年的假期以为太傅守孝——这跟去职丁忧是有明显区别的,因为职务、待遇都统统保留,连“停薪留职”都不算,是带薪的。休假期间他还是丞相。

李素觉得缓一缓再搞新的动作也不错,就在陈留赋闲一段时间,遇到大事也能随时回雒阳。

整个公元206年,朝廷政务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一切都在休养生息还债。到年底的时候,朝廷的债务规模缩减到了230亿左右,到处都是欣欣向荣,这一年里也没什么重大灾害,鲜卑这些蛮夷也比较消停。

207年初,李素服完丧,回雒阳过了新年、参加了上元节朝贺后,才被刘备赋予了新的使命,允许他督师巡狩三韩和扶桑。

李素略作准备,三月份回到了会稽,然后就准备船只远航。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