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臭屁了一下后,纳兰荣锦收起镜子和换下来的衣服,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一匹雪白的云马飞驰而来,正是独孤云倾提前送出来的云马娇娇。

娇娇在空间里住的,都看不上这外面的草料了,嫌弃极了,一口也吃不下去,终于听到主人的召唤,欢脱了的奔来。

纳兰荣锦看着奔驰而来的娇娇,恍然间觉得好像又回到了爹娘还在,她策马飞扬恣意皇城街头的时候。

在娇娇跑到她跟前时,她翻身跃上它的背,声音轻柔的道,“娇娇,我们回家去看看吧。”

娇娇长长的嘶鸣了一声,然后熟稔的奔着皇城城门而去。

路边的树木飞快的向后倒退而去,连气息好像都熟悉起来。

好久没有这样奔驰回家了,虽然家里没有爹娘和弟弟在,但是那里有他们一家人生活过的痕迹和记忆。

城门越来越近了,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当他们看到那抹熟悉的水蓝和白色,都惊呼出声,“荣锦郡主回来了,战妃回来了。”

纳兰荣锦听到路边不停的有人喊着这句话,嘴角抽动了一下,没有丝毫的停留,飞驰而过,直接奔着城门而去。

一年多没看到纳兰荣锦策马飞奔的样子,所有看到的人都兴奋了,很多出城的人都忘记自己是要出去办事的,直接转身往回跑去,想要看看如今的纳兰荣锦,是不是真的那么强大了。

霍飞不可能真的掐着时辰来,早早的就带着皇太孙妃才有的仪仗来到城门外,等候她的到来。

远远的他就看到那抹水蓝色的身影,恣意潇洒的骑着雪白的云马飞驰而来,眼前浮现出纳兰荣锦以前在皇城里的样子。

好像她每次出现,都让人这样的羡慕嫉妒恨,当然了,主要是那些皇城的女子,男子的心态就不好说了。毕竟各家对女孩子的规矩很多,整个皇城也就荣锦郡主这么一个自由自在不受规矩约束的,能不羡慕嫉妒吗。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城门口了她也没有减速的意思,霍飞都以为她要直接进城去时,就看到疾驰到他跟前的云马高高的扬起马蹄,嘶鸣着骤然停下来。

马上水蓝色的人儿稳稳的坐在马背上,人和马依然那么的洒脱不羁。

此时城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出城的、入城的,都停下脚步看着马背上的少女。

“战妃,战妃……”

须臾间,人群有节奏的喊起来。

纳兰荣锦有些意外,看了眼霍飞道,“你弄的?”

霍飞回过神,赶紧摇摇头,“不是,属下奉皇太孙的命,来接皇太孙妃进城。”

言外之意其他的他可没做。

纳兰荣锦秀气好看的眉毛一挑,不是霍飞弄的,难不成自己的威信有这么强大了?

她看了眼霍飞身后的仪仗队,嘴角一抽,云倾哥哥可真是一点顾忌都没有啊,他们又没大婚,这仪仗用的有些早吧。

不过,都来接她了,她也不能拂了云倾哥哥的面子,便对霍飞道,“走吧,进城。”

“是。”霍飞恭敬的道。

众人见霍飞态度如此恭敬,喊的更欢了。

霍飞可是皇太孙唯一的贴身侍卫,能让他亲自来接,说明皇太孙很在乎纳兰荣锦,再加上她最近的名声和国师的预测,现在那里还有人小觑她。

都把她当成了废材逆袭的榜样了。

纳兰荣锦也没乘坐什么銮驾,依然骑着云马娇娇,打马往城门里走去。

霍飞在前面一侧开路,纳兰荣锦后面跟着依仗队,就这样浩浩荡荡的进城了。

城内,路旁的行人看到熟悉的水蓝色也都停下脚步,此起彼伏的喊声并没有停歇,从城外喊到了城内。

纳兰荣锦心里很无奈,不知道皇帝知道后会不会想要弄死她,毕竟,自家爹打败三国联军都被他忌惮了,他哪能允许自己一个女子如此出风头。

不过,她这回可估摸错了,如今的独孤青苍,心态已经变了,有了那里的对比,眼下的九幽帝国都不算什么了,特别是这次,他恨不得纳兰荣锦越强越好。

她越强,就能帮到他孙子越多,还有什么比夫妻同心同力更可靠。

就这样,她在众人欢呼声中,回到了锦王府。

罗管家听到消息后,欢喜极了,立即带着人打开府门等候。

因此,纳兰荣锦一到锦王府就看到了激动的罗管家。

罗管家看着一年多没见的郡主,身高抽长了不少,少女的眼神更加坚定睿智了,欣慰的同时伴着心酸。

人家这么大的小姑娘都在爹娘跟前撒娇呢,他们家郡主都已经担起了很多成年人都担不起的担子。

“罗叔。”纳兰荣锦翻身下马,欢喜的喊道。

罗管家抬起衣袖擦掉控制不住的眼泪,欢喜的道,“郡主终于回来了。”

纳兰荣锦不知道为何罗管家的年纪明明看着比她爹大,她爹娘反而让她和弟弟喊他叔,问了爹娘也没告诉他们,说以后他们就知道了。

一行人进了锦王府的大门,霍飞把人送到锦王府,就带着仪仗队的人回去了,这是殿下吩咐的,他照做就行。

锦王府的大门关上了,门外还有很多人围着没有离开。

而此时,国师府里,独孤云倾正顶着太阳给院子里的药草浇水。这才多长时间啊,国师院子里又种满了药材,虽然没有之前的年份长,但是多啊。

这不他一来,就被国师抓壮

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 小说全文、

丁了,给药材浇水呢。

当然了,国师也没闲着,两人边浇水边说着话。

“殿下什么也不用问,因为问了我也不能说。”国师头都没抬,也没看他。

独孤云倾道,“我没有什么想问的,就是来看看国师,提醒国师一下,要是我有个万一,国师也好有个准备。”

国师手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祸害活千年你没听说过吗,我看殿下活个几千年都是少的。”

独孤云倾嘴角一抽,“国师从哪儿看出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来我有当祸害的潜质了?”

“此祸害非彼祸害,殿下以后就知道了。”国师神秘一笑。

独孤云倾凤眸一闪,“那就借国师吉言了。”

把水浇完,独孤云倾洗了手后就要告辞离开,国师道,“殿下,那丫头离开之前带她来我这里一次。”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远赴花城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花落皇城锦家院,富贵窝里出色胆,十年富贵如云烟,人魂修为终如一”她不自觉的低声念出声来。

“小公子,你是外地来的吧?”身旁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纳兰荣锦扭头看去,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公子,不认识,但是看衣着,家里也是非富即贵的,这种衣服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穿的。

“是啊,公子有事?”纳兰荣锦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人,再说了就算认识,她现在这副打扮和容貌除了白锦书那个变态能认出来,其他人可没人能认出来。

“一看小公子就是外地来的,刚才那番话可不能再说了。”公子小声的提醒她。

“为何?不是说皇城里小孩子都愿意把这番话当成童谣唱吗?”纳兰荣锦真没想到这人是因为,她刚才不自主念出来的写的关于她自己的打油诗,跟自己搭话的。

“那是以前,现在就是小孩子都知道荣锦郡主跟皇太孙并肩而战的事,都用战妃来称呼她,很是仰慕她,以前都是因为不了解荣锦郡主,也不知道那个缺德的这么费心思的传播荣锦郡主的流言,现在知道荣锦郡主的实力,自然不会再有人这样说了。”公子一本正经的道。

纳兰荣锦很意外,想不到自己那一战效果这么好,皇城里的人居然都这么自觉的把打油诗给灭了。

她还觉得打油诗写的挺好,还想看看最后一句是什么呢,就这么夭折了?

这些人也太不敬业了,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她不死心的道,“真没人说了?”

那位公子犹豫一下道,“至少明面上没人说了。”

“这么好的打油诗怎么就没人说了呢?”纳兰荣锦叹口气,继续往前走去,心里却因为他说的明面两个字有了猜想。

那位公子愣愣的看着她,心里想着,这小子不会是脑子有病吧,别说纳兰荣锦跟皇太孙并肩而战杀死了蜘蛛怪的事,就是前段时间国师的预测结果,谁还敢唱那首没写完的打油诗啊。

想了想他觉得自己要好人做到底,追了上去道,“小公子,你这话可真不要再说了,四天前发布皇榜,招荣锦郡主回来呢,说不定这两天荣锦郡主就会回来,要是撞上,可就不好了。”

纳兰荣锦眉头一挑,她有这么可怕?撞上了又能怎样?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人怎么知道的?

“有什么不好啊?”纳兰荣锦一脸我很不解的问道。

那位公子看看四周,那架势让纳兰荣锦觉得他是在看看别跟自己遇上,她嘴角一抽,她就在他眼前呢,再看还能看出来一个她啊!

“你没听说吗,荣锦郡主脾气不好,心情不好时就爱挥鞭子,桃花城,她一鞭子就把人抽飞过。”

“你看见过?”纳兰荣锦眸光一眯,看样子是有人见她一战正名了不甘心,因此又想出其他招数来。

她在桃花城是一鞭子抽飞过一个人,而且

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 小说全文、

还是在城门口,但是那人该抽啊,敢调戏她,留着他的小命都是她手下留情了。

“我是没看见过,但是有很多看见了。”

“哦,你知道什么原因吗?”纳兰荣锦好奇的问道,想知道又有人给她编排出什么恶名来。

“据说是那人长得好看,结果不让荣锦郡主看,于是就……”后面的话他没说,但是给了她一个眼神,那意思是我不说你也明白吧。

纳兰荣锦嘴角一抽,就那人还长得好看,他们是不是没见过美男,她家云倾哥哥这样的才能称之为好看,就那人恶心人的模样,连她云倾哥哥的一个脚趾头都不如。

她眼光有那么差劲?

“我怎么不信呢,这世上还有人比我们皇太孙殿下长得还好看的男子?”纳兰荣锦继续往前走,正是城门的方向。

那位公子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顿时一噎,这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接。

“再说了,那童谣唱了多少年了,你听荣锦郡主对哪个唱童谣的挥鞭子了?”

那位公子顿时有种拨开云雾见晴天的感觉,是啊,那童谣都唱了多少年了,就是当着她的面也有很多孩子唱,荣锦郡主也没发怒挥鞭子过啊。

纳兰荣锦也无意再跟他说什么,脑子不好使的人多着呢,她要是挨个去提醒,还不累死了。

她拱手道,“多谢公子提醒,我还有事告辞了。”

“告辞。”那位公子还礼后不再跟着她了,但是目光却若有所思,显然是纳兰荣锦这番话入了他心,让他想明白什么了。

纳兰荣锦悠闲的逛着,锦王府的产业还是不少的,她一路走过去,看到自家的产业生意都还行,罗管家显然管的极好。

她估摸着时间,一路出了城,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衣服准备换回女装。

没办法,她是从独孤云倾空间里出来的,她不能直接进入自己的空间里去,只能在这荒郊野外的换装了。

好在还能放取东西,她动作利落又痛快。

换上她最喜欢的水蓝色衣裙,梳了皇城少女梳的双髻。

每个髻上系上一串水蓝色的珠花串成的珠链,小小的珠花都是用蓝晶石雕刻而成的,一串珠花链上的珠花样式没有重复的,所有名贵的花都能在她这串花链上找到。

花链系好后垂下的流苏上也坠着一个个花朵形状的蓝晶石,精致小巧的耳垂上带着一朵蓝晶石花朵耳坠,手腕上也戴上了一串跟头上珠花一样的手链,腰间除了缠着独孤云倾送她的鞭子,还有一枚蓝晶石的压裙,也是雕刻成了花朵的形状。

脚上穿着一双水蓝色绣着祥云和花朵的少女锦靴。

从头到脚,一水的蓝色,衬托着她乌黑的发越发的油亮顺滑,白皙的皮肤如雪缎般细腻。

余下的头发披在身后,随着她的动作滑出水波般的弧度,活脱脱的倾国倾城的美少女。

拿出镜子,左看看又看看,看着镜子里如花般的少女,纳兰荣锦叹口气,唉,好久没穿女装了,怎么好像又美了几分呢。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