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她说的义愤填膺,仿佛真的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考虑的人。

陪审听审席上的那些观众们再次议论起来。

“这个华夏女人说的有理。”

“以王毅现在在NBA的地位,这个女人能够勇敢地站出来指证王毅,当真是难能可贵。”

“这就叫不畏强权。如果是我,我也会去指控他。这家伙连女人都打实在是太不人道了。”

在他们议论的时候,主持人终于向王毅说道:“请辩方当事人陈述事实。”

而此时那控方的卷毛律师,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看着王毅。

就等着王毅为他自己申辩。

正所谓言多必失。

作为律师,玩文字游戏那可是基本技能。

只要王毅言语之中有什么漏洞,他必然能抓住。

至于王毅请的那个华人律师,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然而此时,罗翔却向王毅微微摇头,示意他不必开口。

然后他看着主持人:“我的当事人委托我全权负责此事,我可以替他陈述事实。”

主持人转头问王毅:“是吗?”

王毅点头,在本次听证会上第一次开口,也是最后一次开口:“是的,先生。”

整场听证会,他就只说了这一句话。

剩下的由罗律师全权代理。

[标

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完整版,

签:p标签]接下来,罗翔开始说话:“美国的法律实行无罪推定原则,任何人在未经证实和判决有罪之前,应视其无罪,所以我们先假定我的当事人无罪,你们控方要想起诉我的当事人,你们得拿出他有罪的证据来。而你们的视频还不足为证。”

控方那个卷毛律师闻言,冷笑不已:“我不知道在你们华夏视频能不能作为证据,但是在我们美国视频就可以作为证据,除非你对这视频的真实性有怀疑,那么我们可以做个视频鉴定。”

罗翔的目光从眼镜上方看着对方的律师,脸上依旧带着坏笑。

“我并不否认视频的真实性,只是视频上的声音根本听不清。我们只看到我的当事人向潘女士伸出手,但谁能证明他当时就是向潘女士要手机号?谁能证明他就是向潘女士要手机?如果我说是潘女士要他手里的东西呢?他只是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潘女士,只不过东西太小,视频上看不清而已呢。”。

“当然我也证明不了我的当事人是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潘女士。既然我们谁都证明不了,为什么潘女士说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呢?”

这番话说出,所有人皆是哑口无言。

尤其是潘果果,她本来就是在诬告王毅,此时有些心虚不禁低下了头。

控方律师则是眉头微微一皱。

他对这罗翔也做过一些研究,知道这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家伙是个华夏人,仅仅在美国待过两年而已。

对于美国的法律并不那么熟悉,所以之前他根本就没把这家伙放在心上。

但是罗翔一出招,他就发现了,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妮可刚开始对罗翔也不是那么信任,但此时听到这一番话他便放心了一些。

看来这个华夏律师还是有点东西的。

罗翔此时继续说道:“既然谁都证明不了,那么按照无罪推定原则,我的当事人并没有罪。”

他这句话说出,对方的那个卷毛律师开始反击:“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当时说了些什么,但是他打人总是事实。而且他出手太狠,第一脚踢断了我当事人的两根肋骨,后来又补了一脚,把他踢晕过去,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能让他一个NBA球员对一个普通人出手如此狠辣。”

“后来他又对我们这位美丽善良的潘女士出手。据我所知,潘女士之前和他根本没见过面,不存在什么深仇大恨,顶多就是视频上所描述的,两人之间的一点小摩擦。他一个95公斤的壮汉,因为一点小摩擦就对一个瘦弱女人出手。而且出手如此狠辣,难道这也没罪?”

他这么一说,听审席上的那些听审员们,一个个又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尤其是那个洛杉矶中心酒店的法人,也就是那个印度老板,此时也是一脸义愤填膺。

在他的酒店出了这样的事,对他酒店的生意影响很大。

所以他看王毅时,目光之中都带着些愤怒:“这家伙的这种行为就该拉出去立毙。

罗翔目光从眼镜上方射过,看了一眼听审团,又看了一眼对方那个卷毛律师,然后说道:“任何事情都有个因果关系。我的当事人为什么要对原告出手?原告所说的原因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根本无法得到证实。所以你无法凭着他一面之词,就给我的当事人定罪。”

那主持人点了点头。

说实话,看到王毅打人的视频,他心中也很愤怒。

但是现在控方确实拿不出足够的证据,证明王毅一定是要对方的电话号码,要抢对方的手机。

所以他也没办法,只希望控方能在第二次听证会时拿出足够的证据来。

罗翔接着说道:

“你们无法证明你们所说的原因,就真的是我当事人打人的原因。接下来我所说的这个原因虽然不是主要因素,但绝对是一个重要因素。”

“如果没有这个因素,这起打人事件就不会发生。”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罗翔。

难道会有什么重要的证据出现吗?

对方律师心中也微微一紧,难道自己漏掉了什么?

却见此时,罗翔脸上的那一抹坏笑消失。

他转过头,看着洛杉矶中心酒店的那个印度老板。

右手食指将眼镜向上推了推。

第一次透过镜片看人,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这个因素就是:洛杉矶中心酒店的服务出现了重大问题。”

所有人闻言,都转头看向洛杉矶酒店的印度老板。

那印度老板此时则是一脸懵逼。

我只是被邀请来听审的,怎么听着听着把我自己给听进去了?

他本就对王毅打人事件相当愤怒,此时又听到王毅的律师竟然将此事推到自己头上,顿时大火,站起来就要发言。

不过主持人却伸手示意他坐下,让王毅的律师把话说完。

喜欢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请大家收藏:

听证会刚开始,由原告方陈述了事实。

那卷毛戴维身上断了两根肋肋骨,此时还在医院躺着。

倒是那潘果果出席了听证会。

刚开始她是不敢看王毅的,不过在想到这场听证会会进行直播,戴维也会看到时,她不禁胆子大了几分。

为了拿到绿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于是她开口陈述事实。

“我叫潘果果,是……以前是华夏人。”

主持人打断她,问道:“现在呢?”

潘果果犹豫了一下,说道:“现在在美国留学,就读于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主持人接着说道:“抱歉,我的意思是问你现在的国籍。”

“现在……是个准美国人。”

潘果果再次犹豫了一下,最后坚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定地说道。

“准美国人?”

主持人不解。

潘果果解释道:“虽然还不是美国人,但是我正在努力,我相信很快就能申请到美国国籍。”

主持人又说道:“据我所知,华夏是不承认双重国籍的。你想申请到美国国籍,就等于自动放弃了华夏国籍。”

潘果果说道:“对我来说,能加入自由的美利坚是最重要的。从我第一次踏上美利坚的土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对比起以前我生活的地方,这里就是天堂。在我以前生活的那里,空气都是肮脏的。来到这里,我就像是从地狱来到了天堂。。”

王毅听到这里,恨得牙根痒痒。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毫无疑问,他肯定会将这女人就地正法。

你想加入别的国家,去舔别人的臭脚,随便。

但尼玛也用不着踩你原来的国家吧。

还什么地狱到天堂。

就你这种人,到了哪里哪里就是地狱。

旁边的罗律师和王毅感同身受。

他看着那个女人,眼里带着深深的悲哀。

听说她还是公费留学的。

花着国家的钱,学成之后,不但不回国,还留在别的国家。

而且为了拿到绿卡,竟然说出了如此无耻的言论。

这特么完全就是人渣!

不过,这人渣的言论,却引起了听审团一众人们的好感。

他们纷纷鼓起掌来。

那主持人也面带着些微的笑意:“请继续。”

潘果果这才继续说道:

“5月2日,我和男朋友单位入住洛杉矶中心酒店。戴维是王毅的球迷,他上街去购物时,听说湖人队就住在酒店时,开心极了。他生怕国王队离开酒店,就让我先拿着球衣上去找王毅签名,他随后就到。”

“可是在签名后,王毅见我长得漂亮,便见色起意,他向我要手机号,我不给。他就要过来抢我的手机。我坚决反抗,这时候戴维也赶了过来。谁料王毅暴起行凶,踢晕了戴维。”

“后来更是一巴掌打掉了我5颗牙齿。他是NBA球员,力量远远超过普通人,而我和戴维只是个普通人,怎么能承受到他这样的暴力?”

“我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残暴之人怎么会成为NBA球星。”

“现在戴维断了两根肋骨,每天只能躺在病床上,每到了深夜,他都会因疼痛而醒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从半夜一直疼到天亮。我每晚陪着他,他胸口疼到天亮,我的心也就跟着疼到天亮。”

说到这里,他指着王毅,声泪俱下:“美国是一个公平公正公道的国家,在这样的国家里,好人一定会有好报,一定不会让恶人逍遥法我。我想我肯定能讨回公道。”

她说到这里,听审席上那50多个听审员,一个个都眉头紧皱。

王毅听到这里,张口似乎想要申辩。

这女人实在太无耻。

不过在他旁边的罗律师却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

王毅也就作罢。

那主持人是一个60多岁,银白头发的白人。

他伸手向那两个警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现在有两位调查此案的警察先生,阐述他们调查到的事实。”

一个高大的黑人警察说道:“我是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官哈里斯*怀斯特。根据我们询问目击者,调取酒店监控视频所获得的证据,确实是王毅先动的手——或者可以说,就是王毅动的手,我的当事人根本没有动手。请允许我把监控视频作为证据,播放给大家看。”

主持人点点头:“请。”

于是那警察把监控视频播放了一遍。

视频中的画面似乎确实如潘果果所说,他先找王毅要签名拍照,然后王毅伸手向她要着什么——看样子似乎正是在要手机。

潘果果不给他,王毅则伸手去抢。

当看到最后,王毅一巴掌将潘果果扇倒在地,满口满脸都是鲜血时,听审团所有那50多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有人甚至低声议论起来。

“这个家伙太残暴了吧。”

“对一个女人行凶,亏他做得出来。”

“我怀疑这家伙有暴力倾向,应该找个心理医生给他做一次全面的测试。否则就不该再把让他去打球,我真替他的对手们感到担心。”

“昨天的比赛看了吗?他的对手被他撞晕了。这样下去我担心会有更多球员被他所害。”

罗律师微低着头,从眼镜上方看了一眼听审团的那些人。

脸上带着那惯有的坏笑。

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完整版,

下来,由控方律师发言。

潘果果的律师是一个白人,一头褐色的长发,微微带着一些卷曲。

他看着王毅说道:“很显然,这件事的真相就如我的当事人所说。无论是监控视频还是目击者,都可以证明这些。所以我们决定要起诉王毅。”

主持人问道:“有没有和解的可能?比如让王毅赔偿你们一笔费用。你们撤诉?”

在美国,像这种民事案件听证会,除了双方出示各自的证据之外,其实也起到一个调解的作用。

如果能调解下来,就不用再开庭审理。

反之,经过几次听证会之后,实在调解不下来,才会开庭作出审理、宣判。

潘果果听到主持人的话,冷笑一声:“我们可不是为了钱,我们只想讨回公道。我们不想看到这样的人再逍遥法外,危害公共安全。”

喜欢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