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泽兰要去雷霆寨的原因很简单。

一是这群三匪已经接连两次做出伤害她的亲人的事情了,师傅说来而不往非礼也,登门回赠一波好礼是必不可少的。

二是雷霆寨所在的霹雳山,地势难攻难打,且正处于北唐和金国与北漠三个国家的交界点。虽然算是北漠境内,但雷霆寨是认钱不认人的主,根本就不服北漠管,对于北漠来说,也是头疼的刺头。这估计也是北漠要花钱指使他们来搞事情的原因,因为北漠不可能会承认自己花钱搞事,倘若是雷霆寨直接把北唐惹急眼了,北唐出

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 完整版阅读

兵剿匪,北漠不仅可以坐拥渔翁之利,甚至还可以借机滋事发兵,对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综上两点,泽兰对雷霆寨起了兴趣。北漠管不了,不代表她管不了。若是可以将霹雳山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占为己用,对北唐和金国来说,也是极好的。

景天听得她要去,心中难免有担忧,问道:“你打算只带鸣予弟弟去吗?”

“对,只是去剿个匪。”在这一方面泽兰是有很多经验的。

泽兰说的很轻巧,景天还是不放心。而且她是一个很有主见且有实力的女孩子,但凡决定了是一定会去做的。

他很想冲动一把跟着去,可他毕竟不是可以这么任性的身份。

景天沉眸,摩挲着鼓鼓囊囊的香囊,神色凝重。

雷霆寨那是什么地方,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山匪的聚集地,危险至极!

他知道泽兰有经验,但如果,他想如果自己不一起去的话,只是光这么一想,悔意便铺天盖地的来,仿佛要将他吞噬了一般,喘不过气。

没有如果,他做不到。

“泽兰,”景天道,“你着急去吗?”

泽兰想了一下爹爹应该没那么快忙完,便道:“应该可以推迟一下,怎么了?”

景天松了一口气,缓缓笑道:“不妨再等几日,好带我也去见见世面。”

“你也要去?”泽兰怔愣了一下,随后展开笑颜,“好啊,那我和弟弟再多玩几天,等你。”

在她看来,如今金国的发展已经趋近稳定了,当初镇国王的余党也都被景天清掉了,景天自己的亲信也都培养了起来,他其实偶尔放松一下自己,也是应该的,就像爹爹一样。

更何况,还有师傅帮他守家呢。

得到泽兰的准话,景天紧绷的神经终于是松了下来。

只是朝务还有不少需要他先安排的,还有此行规划什么的,人员分配什么的,还有宁丞相,必须得让他们加快脚程了。只有几天时间准备其实是有些仓促的,他要抓紧时间都处理好了,到时候好没有后顾之忧,不能让泽兰后悔等他。

这么想着,他急忙站起身来就要往书房去:“那我尽快去安排好一切。”

等泽兰回过神来,他已经又跑回来了,扶着门边叮嘱道:“你跟弟弟早点休息,等我好消息。”

泽兰哭笑不得,只是去剿个匪,景天怎么这么激动。

“姐姐,景天哥哥小的时候是不是家里管得很严,不让出门玩?”连冷鸣予都忍不住出声询问了。他一向对除姐姐之外的事情都不大感兴趣,所以之前也没有去了解景天从前的遭遇。

泽兰道:“是啊。”

“那他小的时候有点可怜。”冷鸣予望着盒子里的糖人,他舍不得吃,景天哥哥就帮他在盒底凝了一些冰块,好让糖人保存久一点。

泽兰摸了摸他的头,笑道:“没事,以后我们出去玩都带着点他。”

“好啊。”

景天并不知道姐弟俩的谈话,他正熬夜加班中。

终于,三天后。

宁家父子回国面完圣,三人便骑着马偷偷出了城。

泽兰原本是想快赶路过去的,但考虑到景天加进队伍里来,索性三人放松点,逛吃逛吃着过去。

只是没走开多远,宁竑昭便带着随从追赶了上来。

喜欢元卿凌宇文皓请大家收藏:

在和爹爹远程通话之后,泽兰偷偷跟妈妈交代一下自己带着弟弟来找景天玩几天。毕竟这种事,瞒得住爹爹也瞒不住妈妈的。

她很爱爹爹,但这并不妨碍她有自己的小秘密。妈妈说过,她偶尔也是可以任性一下的。

不出预料,妈妈早就知道了,还让她帮忙向景天问好,说等忙过这阵子,再来找他具体聊一下关于冰虫子的事,让他们玩的开心一些。

得了妈妈的首肯之后,泽兰放心的在梁州疯玩了五天。

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在不耽误景天公务的前提下,和景天带着弟弟把这边的好吃的尝了个遍,今晚还去了商业街的夜市赏灯

回娘家早上和父亲那个了 完整版阅读

梁州的商业街和若都城不一样的点在于,梁州的商业街很大,景天特地把商业街分出一块地来,专门用于各种杂技表演、戏台表演和游戏摊贩,百姓无近忧远患,还有很多从其他城市过来玩或是赚钱的,所以这边夜市也很火热,天天跟过节似的,从另一方面来说,也促进了国家的和谐。

景天是真的很厉害,在他的统治下,金国发展得很快。

且她认为,他们还可以在商业街附近弄出一些旅游景点来,到时候百姓除了做生意的商贩也会互相流通,而且还会吸引到更多其他国家的百姓,互相带动经济。

不过今晚就是来玩的,应该暂时抛开这些,以玩为主,玩过之后再交流经验。

三人一边打闹着一边将游戏摊玩了个遍,景天还为泽兰投壶赢了一只小锦鲤花灯,解灯谜赢了一个持刀剑客形状的糖人送给了鸣予,套圈还套出了个雕花茶壶和一些奇形怪状的小杯子。

景天没有这么放开的去玩过,这五天真是他到目前为止最快乐的五天。

人群后伪装成普通百姓的森公公远远看着三人,便已激动到一把鼻涕一把泪,攥着同样做足伪装的侍卫长的袖子抽噎不已:“太好了,太好了,能看到主子这么开心快乐,老奴无憾了。”

拿到糖人的鸣予也高兴坏了,用自己射箭赢的钱去买了一大包炒栗子要请姐姐和景天哥哥。

泽兰直接让老板帮忙分成三份,三人就这么一人抱着一份糖炒栗子去街尾看戏。

看完戏出来已经很晚了,外面的宵夜摊都热络的迎客了,三人各自吃了一大碗馄饨,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宫了。

到宫里,早先一步回来的森公公给三人送上消食茶。

景天将雕花茶壶送给他,虽然做工很简陋,材质都是很差的,但森公公爱极了,谢恩完就一直抱着了,哭说着将来要带入土。不止是他,拿到了奇形怪状小杯子的御前侍卫们和小太监们也是同样激动不已,虽说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实用性也有待考察,但这都是他们亲眼看着自家皇上在商业街亲手套圈套出来的,且人人都有无人落空,意义太非凡了。

放下茶杯,泽兰拿出自己猜灯谜拿到的小香囊送给景天:“所有人都有礼物了,自然少不了你的。”

“你什么时候拿到的?”景天万万没想到还有惊喜等着自己,连忙接了过来,“居然是兰花香囊,这份礼物我真的太喜欢了。”

“就在你和鸣予等糖人的时候,”泽兰笑着说:“对了,我和弟弟明天就要走了。”

“啊?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景天拿香囊的手蓦地一紧,激动一下子被冲淡了许多,人也迅速冷静了下来。但泽兰能来找他玩这么些天,已经是他最大的惊喜了,所以他不能将失落表现得很明显。

泽兰解释:“不是回去,是有个地方需要我去一下。”

“什么地方?”景天好奇,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泽兰去的?

泽兰道:“北漠,霹雳山,雷霆寨。”

喜欢元卿凌宇文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