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已找到圣人_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除非一点一点磨蚀掉他她们的仙根,再如凡人一样死去,那便是真的死去,而且还不能像凡人魂魄进入普通轮回通道,只能在仙家的轮回中继续轮回,一直到仙根彻底没有了,便是神魂俱灭。

——就像小黑魔,本来是小小土地公,魔化后对付那些神人的方式一样,将他们的灵魂一次又一次地塞进命运悲惨的人身体里,磨掉信念,也就没有了仙根。

所以要真正干掉一个仙家并没有那么简单,但也不是绝对不可能。

若是仙家在轮回中被人恶意干扰也很费事,至少让其仙体很难恢复,也没有仙灵力。

万一落入像小黑魔那样的家伙手里,基本上就重生无望了。

枔靖知道自己做大做强的路上还有很多虚灵仙家之流,她的特立独行不仅是对天庭权利规则的挑衅,更是直接撼动仙家们的绝对优势。

目前暴露出来的只有虚灵真君,她就要狠狠给他一个教训。

这次她就要像那小黑魔学习,别以为欺负其他神仙习惯了,在天庭耀武扬威惯了,便觉得天下所有神仙都任由他们践踏。

轮回,历劫?那就让他过不了这个“劫”,此时不搞死他更待何时!

……枔靖将耀蓝星附近十个光年内的星域她检索了个遍,暂时没有发现合适的星球建设成生命世界。

而那五个播种各种植物的生命世界也需要继续温养,从其他地方移民也需要时间,毕竟上一次从耀蓝星移民数百万才过去十年,就算有神明大力辅助短时间也不可能增加那么多人口。

让神职体系在上面磨合一下,让植物再长的茂盛,生态环境变得更好,到时候再迁移新生灵过去。

至于魔族入侵,枔靖在这里等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动静,看来是上次将其打怕了。

毕竟一次性折损一艘超级飞船,还有磁力场,数万大大小小魔族,即便对一个分区的部族,也足以伤筋动骨。

而魔族培养新的魔兵魔种也需要时间……所以,经过与小伙伴儿们的深入讨论,很大可能魔族不敢再来打她的主意了。

这对枔靖是个好消息,她就有时间精力专门对付虚灵真君。

当然,魔族不敢来找她麻烦了,等她忙空了她再去找他们便是。

反正这些帐她都要好好清算,一笔一笔地来。

新创造的五个生命世界也需要时间去温养,枔靖暂时不急“播种”人类文明。

上一次从耀蓝星移民数百万到土黄星,才过去十年而已,就算有神明大力辅助,这么短时间也不可能增加那么多人口。

让神职体系在新世界里磨合一下,让植物再长得更茂盛,生态环境变得更好,到时候再迁移新生灵过去。

至于魔族入侵的问题,枔靖就这个问题已经与小伙伴儿们的深入讨论:很大可能魔族不敢再来打她的主意了。

在这里等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动静,看来是上次将其打怕了。

毕竟一个区域内的魔族是有限的,她一次性就让对方折损一艘超级飞船,还有最自信的磁力场,数万大大小小魔族,也足以让其伤筋动骨。而魔族培养新的魔兵魔种也需要时间,至少近几十上百年不会轻易有什么大动作。

加上枔靖新得知在天庭里作为魔族最有力的内应——虚灵真君下界历劫了,还有几次他们给魔族泄漏的信息反而让他们损失惨重,所以就算现在有内奸说枔靖又创造了几个新生命世界,他们也不敢随便来了。

这对枔靖是个好消息,如此她便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去对付虚灵真君。

当然,魔族不敢来找她麻烦了,等她忙空了她再去找他们便是。

反正这些帐她都要好好清算的,一笔一笔地来嘛。

…………枔靖正式定下进入虚灵真君降生的中级小世界——琉玥界的计划。

小伙伴儿们都显得很激动,特别是小灵夭夭,小辛也很高兴,不过他觉得在别的小世界里会有诸多限制,束手束脚,像他们这样的妖灵在没有仙体之前也是不能随便进入别的小世界里,更不用说搞事情了,一旦被抓住就算将其灭杀也不用负任何责任滴。

钟淼则显得有些紧张,以前连一个石牛精都能把他逼得所在自己神位内,更何况是去一个陌生世界灭杀转世的仙家。

枔靖早就看出钟淼并不适合搞阴谋争斗这一套,她给他的定位也是掌管一下云雨就行,现在便让他留在神职体系的水神神位,并给与可以在几个小世界间来回自由穿越的权限。其实就是哪个世界里掌管雨水的小神搞不定了,找他的时候他就能立即赶到现场……

钟淼继续领悟云雨奥妙,他觉得自己控水能力还能再提高一些些。

燕赤山知道枔靖的行事风格,绝没有被欺负了吃哑巴亏的理,但凡抓住机会那肯定是要报复回去的。当然他内心也非常赞同。内心莫名兴奋并隐隐充满期待,不过表面上看起来还比较克制,毕竟这里都是大佬,论经验见识没有铃铛和辛多,论实力…就连田原都能用阵法将他干翻,所以还是低调一点,反正这大腿抱住,老大说什么就什么就对了。

接下来小灵便开始兴致勃勃地跟枔靖讲:她进入别的世界里需要注意的一些规则……

琉玥界是一个快要没落的初级修真世界,小灵说,其实在很多年前这个小世界还是很有名的,因为修真文明十分发达,一度成为中级文明世界,但是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修炼的人多了还是对资源过度开发亦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就是中央已找到圣人上面灵气逐渐枯竭,越来越修炼,然后从崇尚修仙逐渐演变成练武。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末流修真以及新兴武侠的世界,当然有一定修炼根基的人便是里面的大佬,练武家族次之,普通人占绝大多数。

小灵根据他搜集来的情报给大伙说了一遍,然后带着一丝愤愤然:“我觉得那个世界本来发展得好好的却逐渐没落,肯定是那些降临去凡界历劫的仙家太多了造成的,真是岂有此理……”

枔靖若有所思,她觉得仅仅是下凡历劫,就算有超级气运加身,恐怕仅凭一个人的力量也无法对整个世界产生多么大的影响。应该还有别的什么原因——比如…文明入侵,内外勾结那种。就像耀蓝星,即便现在已经完全在她神职体系管理之下,但仍旧有之前预留的一些魔族文明入侵留下的某些思想。好在体系在一次次破立中臻于完善,她不用再分心去一一解决那些小杂毛蹦达的鸡毛蒜皮小事。

小灵继续:“因为是初级世界,所以其他世界的修炼者以及精怪仙灵都不能随便抵临,毕竟这些都具有很强的实力,随意进入的话可能很简单的举动都能对小世界产生巨大影响。能够降临的只有神明……”

小灵说到这里时看向枔靖:“而且还需要有实体的神明…”

枔靖道:“正好我进阶天灵级了。”

小灵:“这里我就要说到为什么只能有实体的神明才能进入别的初级小世界:因为规则限制。”

枔靖心道,这家伙又开始发挥他说一半留一半的特长了,你倒是继续说啊…罢了,自己不懂人家给你如此“细致”地“讲解”还唧唧歪歪,这个习惯可不好。放平心态,耐心!

小灵:“你有两种方式进入琉玥界,一是通过向天庭申请,在灵璧备案,以及在小世界里有空白神位的基础上,你就可以进入那个神位而进入世界了。当然,就像别的神仙进入耀蓝星只能当土地公一样,只要进入那个神位就必须受到相应的约束,以及履行相应的职责,若是有失职或者其他重大事情就会担上责任然后在自己神职履历上留下污点,直接影响到元灵。”

枔靖哦了一声,想到之前她承诺给莘沣的神职履历上注明:称职两个字时,对方由心而发感激之情。

原来是这样的啊,她对神职了解得更深一层。

还好自己上头没有城隍,也没有其他直接管控的神明,并

中央已找到圣人_

不能直接给她的履职上写“评语”。至于天庭么,他们看起来是比小世界里的神明“高”一等,但都是虚的,只能通过灵璧……

所以这种降临方式直接pass:一旦向天庭申请,岂不是明白告诉虚灵仙家一伙的:我要来整你了,做好准备哦。就算通过申请,说不定给安排一个刚好受制于他们的神位,岂不是自投罗网?!

枔靖收回思绪,继续认真地听着。

小灵:“第二种降临方法就是…”

他又停顿下来了,并且这次看枔靖的眼神比之前更加凝重的样子。

枔靖耐心已经锻炼得很好,睁大眼睛探寻问道:“第二种是什么呀?不会是让我…以普通人的身份吧?”

小灵觉得跟小土地聊天有种很愉悦的感觉,因为对方并不会让你冷场,总会适时地给你递上话台子,关键对方的思想还能跟上他讲诉的节奏。

他点点头:“没错,这第二种降临就是以你的神力打通小世界的通道,这样一来你的神力就会被法则给屏蔽掉,只有你的身体本身进入那个世界…”

枔靖连忙追问:“那我…拐杖呢?”

小灵知道对方想问什么:“拐杖可以带,不过我们…都不能出来,否则我们身上的妖灵气息没有神力压制会很容易被发现。当然,除了我们不能出来,其它还是一样的…”比如空间,比如田原和夭夭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用法则力量,形成结界之类。

枔靖的视线余光注意到几个小伙伴面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于是也遗憾地叹口气,“这样啊…”

夭夭见小土地因为不能让小伙伴进入小世界而懊恼,连忙用树枝轻柔地环着对方,安慰道:“小土地别生气,我们虽然不能出来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我们会在空间里面支持你的…”

枔靖偏头望着对方,抬手拍了拍肩膀上的树枝,故作坚强地点点头:“嗯,我知道的……”

所以,两种进入琉玥界的方法,枔靖想都不用想,直接第二种。

且不论她现在的本体力量一千多,比那些超级大力士还要恐怖,就拐杖这一点,就可以让她横着走了。

当然,就算她现在自认很底气,还是要尽可能低调才是。

而后枔靖从商城里购买了许多各种符箓阵盘,还有各种实质的衣服也从耀蓝星上购买了一些,金银铜币也备着,普通食物也放一点——毕竟她现在是以真正的“凡人”样子进入琉玥界,她可以享用神食,但是凡人看不到神食啊,那么就只能看到一个人对着空气一顿胡吃海塞…她可不能把别人世界里子民给吓到了。

枔靖这还是进阶天灵级后第一次尝试真正的食物…在嘴里细细咀嚼着,嗯,口感层次似乎比能量化后的神食更丰富一些,但,因为修炼而来的身体比凡体的感知更敏锐,所以她觉得这些食物的味道要么太咸要么太油腻…好在她从来就不挑食,只要稍稍习惯一下,貌似味道还可以。

凡食里也蕴含了极其丰富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和神食的能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

神食的能量只有修炼体质或者神体才能吸收利用,凡食里的能量只有凡体才能吸收。身体机能运转将食物中的能量转化为特殊形式,要么直接供给身体消耗,要么存储在体内——脂肪。

这就是凡人摄入超出身体消耗的能量会变胖的原因,而神人吃再多的神食,多余的能量会存储在自己的灵力池中,怎么都不会变胖。

……枔靖习惯了凡食的口感后,竟有种说不出的亲切和感动。

——几十年了,终于可以再次“吃”到凡间的美食了!

吃了十来根油条和油糕以及一大碗五谷豆浆之后,枔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她现在没有神力,这幅正儿八经的身体会……发胖吗?

倒不是说她现在都成神了还会刻意在自己的外观上浪费时间精力,在意别人的眼光,为了别人一句评价而折腾自己,而是……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反正这个星球就是我们先发现的,就算闹到天庭的审判坛我们也不虚……”

“对啊,有本事就去告我们啊,看天庭是信你还是信我们……”

两人的声音还在耳边聒噪,极尽挑拨之能事。

枔靖心中有自己的打算,并不为所动。眼睛微眯,眼前两人与前世的那些蛮横泼皮的形象重叠起来。

作为凡人要是遇到那样的泼皮就只能认倒霉,她记得很清楚,有一次那还是在有监控的情况下,不管那小姑娘如何证明自己无辜,愣是被对方揪着,那监控给对方,对方也说那是假的…最后怎样?还不是不了了之。

但她现在是神了…当道理讲不通,或者说人家压根儿就不跟你在一个频道上时,那也就无需再那么多废话。

……两人眼看这个土地神步步靠近,面色不善,虽然早已耳闻这家伙不怎么按常理出牌。

但仍旧不相信对方敢主动动手,或者说就算对方现在进阶天灵级,还有两个小跟班儿,也不可能同时干掉他们两个!

若是不能同时并瞬间秒杀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反杀,以及搬救兵!

他们看着罩在头顶上的灵镜,冷笑…竟然想用这种还没有进阶低级法器检索出他们底细?天真。

虽说他们不相信枔靖能检索出他们底细,但这就是在赤果果地打脸,威胁,挑衅。

“枔靖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竟然用因果灵镜来照我们?”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以为这玩意儿就能探我们的底?幼稚”

枔靖毫不在意地应道:“没错,就是照一照看你们身上功德怎样,杀了的话我会不会太亏。”

“你,你这是弑神!你你…”

“我怎样?就是弑神了。是不是要将这些上报天庭,然后将我架上审判席啊?”

“你违逆天道,这般坑陷残害同袍,你难道不怕……”

“怕?你们公然搞事情的都不怕,我怕什么?别以为你长了一张嘴懂得几个字,嘴皮子一张信口开河别人就要依照你们的意愿?本神辛辛苦苦创造的星球竟然被你们这些狗屁神仙随便两句话就想摘去劳动果实?做梦!”

反正灵镜在检索,闲着也是闲着,对方想用言语奚落激起中央已找到圣人的怒气值,那便怼回去!

灵镜的光圈将两人罩了好一会儿,投入的能量数万,然后只在镜面上出现几排问号……

这……

灵镜颓然地飞回枔靖手中,枔靖明显感觉光华黯淡。

灵镜还没有诞生出正儿八经的器灵,但是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灵性,枔靖可不想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打击对方积极性。

没检索出来又怎样,本来就是等级悬殊,也怪她这个主人没有找到更好的材料让其提升。

至于消耗的能量么,在这两个家伙身上耗费的就从他们那里拿回来就是!

她手指轻轻点了点镜面,然后动作温柔地收入灵池——即便只是细微之处,她也不会让自己的法器委屈了。

话归正题,枔靖无法确定对方实力和功德,她现在是天灵Ⅰ级,那么对方等级至少在天灵Ⅳ级甚至更高,而功德的话也应该有几十万,这样的话直接干架就有些划不来。

而且人家积累数千年,底蕴丰厚,比如各种厉害的法宝之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万一人家在附近安排了后手,自己一旦先发动岂不是正好落入对方圈套了?

……随着灵镜的光束收拢并落回枔靖手中,两人见那个给了他们极大压迫感的土地婆竟然白了他们一眼便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去,直接降临到下方的星球上。

熙原和忻悌相视一眼,刚才他们已经把“求救”信息发了出去,只等对方主动动手——毕竟对方已经创造好几个生命世界了,不管对方有没有兑换法器,那功德值肯定已经积累到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反正他们是万万不敢主动的。

根据原本计划,只要他们能让其主动,那就成功了一半。

丫的,眼看着事情快要成了,却…

一定是他们的等级太高,那垃圾灵镜没把他们检索出来,便以为他们的功德也很高……人家不舍得那么多功德值以及担那么大的风险。

可若是等级太低的前来,在她面前都撑不过一招就被秒了,岂不是等不到救援前来就扣除了功德而将恩怨抵消,岂不是白死了?

等级高了人家不动手,等级低了又怕被秒,真是纠结啊。

于是两人眼睁睁看着这个土地婆完全不给他们面子,转身就去搞整星球了…也是他们早已经撕破面子,对方也用灵镜照他们更是不留丝毫余地,此刻那需要面子这些虚伪的东西。

两人相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枔靖在前面播种植物,设置阵法,这两个家伙就跟在后面不停地说啊说…

然后小灵和小辛挡在他们面前,开始了互怼的模式。

不能随便动手的世界,嘴皮子走天下。充分发挥小灵的优势,铃铛吗,不叮铃铃就难受那种,小辛当辅助。

愣是将熙原和忻悌给说懵,走的话那两个讨厌鬼就在后面骂他们“胆小每种”,狗主人叫他们回去吃shi。留吧,也无法跟上枔靖查看孕育生命的秘密……

一个多月,枔靖完成了生命播种,灵液辅助下一切都很顺利,随着叮的声音,有一个生命世界在她手中诞生。

然后她毫不犹豫将完整且成熟的神职体系搬了过来,并让早已准备好众神各居其位。

熙原忻悌心中那个郁闷啊,这家伙打发两个小跟班缠着他们,自己悄咪咪地做完一切…眼睁睁看着人家又拥有了一个生命世界!

枔靖忙活完这一切终于有时间了,轻蔑地道:“垃圾就是垃圾,除了在那里叨逼叨比还能做什么?给人当狗还自以为特光荣特骄傲,被主子使唤就胡乱狂吠!”

熙原气得身上神光涣散,指着枔靖“你”了几个都没说出来,被旁边忻悌拦住才不至于暴走。

枔靖却是好整以暇,这里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正好休息一下。

以前休息太平淡,这两个正好给她解解闷,看她怼人的本事有没有下降。看样子,她的功力还可以滴。

枔靖打心底觉得这两个家伙跟先前潜伏的昹堇白树林等神相比真是太逊了,也不知道怎么当上神仙的。

刚刚有了这念头,就听忻悌指着她骂:“就你这样女人,生前一定是个泼妇,如此的刻薄狭隘自私,也不知道怎么才当上土地神的。”

熙原连忙搭腔:“这你就不知道吧,肯定是给真谷当干女儿,哈哈…”

枔靖面色一点不变,“哟,你们还挺有经验的嘛,你们没少找干妈干爹吧,伺候多少才混了个神名来着”

轰——

就在双方无下限唇枪舌战时,熙原忻悌猛地察觉到周围空间不对劲,一股力量将他们禁锢其中。

枔靖看着两人慌乱无措的样子,阴阴笑了:“熙原忻悌虽为天庭神明却公然入侵我的世界,受死吧!”

田原控制圆环世界碎片力量,顷刻间便蛊惑他们心志。

让人意外的是,这两人身体里并没有黑气冒出。

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被魔物播种——难道是因为太蠢所以不够格?

他们就只是想巴结魔族或者仙家的狗,自带狗粮给对方摇尾狂吠的那种。

怪不得呢……

亏得她还小小用了一点计谋:让小灵小辛拖住他们,自己创建好神职体系,屏蔽信息。一边现身麻痹对方,暗中让田原布局……

如此,对方继续留在她的世界里就是“入侵”,被打杀就变得名正言顺了。

没想到这么菜。

…………两人元灵被丢入小葫芦里,在炼化池中浮浮沉沉地不断消融。

他们惊恐而绝望,仍旧用最后力量求饶。

枔靖一般情况对于敌人在临死时候的话都懒得理会,死亡威胁下能有什么真话?什么说不出来?

但是这次……

她忍不住将一个只剩下一团元灵还在轻微跳动的家伙拎了起来,“刚才你说什么?灵虚老儿下凡界历劫了?”

“是的是的,千真万确,我要是说假话不得好死…求求你放了我,把我丢入轮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枔靖意念所化的手指一松,咕咚一声,元灵再次落回翻滚的灵池中。

然后她回过头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直直盯着小辛小灵,“小灵,你在天庭的人脉宽一些,可以确定虚灵真君是不是下界以及究竟去了哪个小世界了吗?”

小灵料到老枔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所以他已经联系灶神了。

中央已找到圣人_

灶神听到枔土地打听虚灵真君的事,踌躇着…毕竟,他知道这并非虚灵仙家一方势力的事,里面牵扯甚广。

若是枔土地在这个时候去公然对付虚灵的话,就意味着公然与天庭的现有秩序为敌,就得罪以及触动了一个巨大的蛋糕。

那样的话……

灶神没有立即回复小灵,而是把福神,禄神,寿神都聚了过来,毕竟他们现在都是本体入驻耀蓝星,与枔靖的神职体系绑定,那就是一条绳子上的。

若是枔靖这次因为虚灵真君的事情公然对天庭的某些秩序开炮的话,势必关系他们的未来。

禄神和寿神倒是毫不含糊地表示,天庭那些仙家就是依仗有仙根,不管犯了什么错,有仙根在就永远不灭。也因这一优势成为天庭的超级势力,渗透到到天庭每个角落,甚至还影响以及掌控很多决策。

特别是一些仙君因为出生仙家,对下界飞升的修炼者或者普通小神不放在眼里,就连对他们这样的法则之神也是一副呼来喝去的样子。

说白了,他们仙家在天庭上为这个天道为这个大世界做了多少贡献?没有,他们的功德很大程度都是因为轮回中得来。

至于在轮回中怎么得到的那些功德,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

以前就有神仙看不惯想扭转这样的风气,只不过都没有成功…真谷算其中一个吧,结果也被陷入最恐怖的神魔战场中生死不明。

禄神越说越兴奋,“…他们以为像对付其他神仙一样整枔靖,不料却被一次次打脸…我倒是觉得与其让那些蛀虫一点一点腐蚀天庭,还不如就让枔靖去折腾,最好搅他个天翻地覆。看他们的优越感从何而来!”

寿神也连忙附和:“没错,天庭的风气是得改改了。我赞成禄神的,让枔靖土地神放手去干,这大后方有我们给她撑着。”

灶神见两位说的义愤填膺情绪激昂,想到她们先前跟仙家之间有些罅隙,也是因此才会选择到耀蓝星来。

于是又将目光投向福神:“老羽毛,你怎么看?”

薰羽呵呵笑着,“灶神心中已经有了定论,又何必问我?我只一句话,既然当初选择上了枔靖土地神这艘船,我等作为襄助世界规则的法则之神,也唯有支持才是正途。”

灶神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然后开始通过关系调查。

这个时候总算将他以前积累的“酒肉朋友”派上了用场。

大概两天后,枔靖终于得到她想要的:虚灵真君真的下凡界历劫了。

她还知道,原本按计划他应该还有至少上百年才去轮回的,却不知为何却提前。

据说还非常急切,即便按照提前安排的剧情,也应该在三四年后下界,但是却等不及就去了。

所以,一定有什么非常急迫的事情。

枔靖不知道对方遇到什么急迫的事情,是不是又赶着给哪个地方小神穿小鞋?反正她弄到了一个最宝贵信息:虚灵真君历劫而降生的那个世界。

以前曾经听说下凡轮回既是仙家的更上一层楼的台阶,但也是一场劫难。

其实如果一切都按照他们所布局的那样:什么下凡历劫?有个p的劫,就是走走过场而已。

但如果有人要对付他们又不用承担太多的功德和舆论压力的话,那么在他们凡间轮回时将其灭杀无疑是最轻松和划算的。

当然,对于有仙根的仙家而言,直接将投生的凡人身体杀了只是让其折损一些仙根,不至于彻底抹掉仙根。

除非……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