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仙缘不用人帮立堂,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何依依听力超人,即便明景昕的手机没开免提,她也听见了杜悦的疯狂的控诉。

于是她敲了敲明景昕的椅背,说:“小明哥哥~你这有点不讲道理哦~”

“不给他们点压力,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抗压的能力?”明景昕淡然自若的说。

“果然是大老板!这王霸之气可不是谁都能驾驭的。明总,你是这个。”容轩朝着明景昕竖起大拇指。

“别废话,好好开车!”明景昕一巴掌按在容轩的脑门上。

其实对于何依依来说,赶通告,连续进节目组并不是什么繁重的工作。

目前让她最操心的还是霍秉琛的同伙们。那些人没有底线,不择手段,又躲在暗处。她不仅仅自己要时刻堤防,还要提防这些混蛋对自己的家人下手。

这种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车子下了绕城高架路,容轩随口问了一句:“依宝,接下来去哪儿?回家吗?”

“去公司吧。”

“哪个公司?何总您家大业大,这话需得说明白咯。”

何依依无奈地飞了一记白眼:“糖三角。”

“好嘞!”容轩在前面路口拐弯儿,朝凤岺市的CBD区驶去。

糖三角娱乐公司里,大家各司其职。

办公区域,高纯子和钱佩佩等人都各自忙着工作。

练习室那边,诸位老师正分别给练习生们上课。

声乐室里有钢琴声传出来,是一首新曲子。何依依一听就被它的旋律吸引——因为在上一世,这首名曰《无妄》的曲子红遍全球。

何依依听着这个旋律在楼道里停住脚步。

身后跟过来的明景昕看了一眼她的神色后,默默地先行一步推开了声乐室的门。让里面的琴声更清洗的传出来。

容轩最后跟上来的,他没在意琴声,看何依依站在楼道里,纳闷地问:“怎么站在这里?”

何依依笑了笑,没说话。

旁边办公室里的贾莹莹听见动静开门出来,看见何依依后立刻扑上去保住。

“老大!你怎么回来啦?!我想死你了!”贾莹莹抱着何依依不松手。

“我给你们叫了下午茶,一会儿……”何依依话没说完,身后就外卖小哥提着两个保温包进来了。

“奶茶到了!”外卖小哥笑得一脸阳光。

“交给我交给我!”贾莹莹忙迎上去。

琴声停止,声乐室,舞蹈室等所有的屋门陆续打开。

贾莹莹,钱佩佩等人先后都出来,大家看见何依依都特别高兴,围上来嘘寒问暖,叽叽喳喳闹个不停。

宋沅站在声乐室门口,看着楼道里有说有笑的女人们,无奈地笑了。

“刚才那支曲子不错。”明景昕说。

“过奖了。”宋沅谦虚地笑了笑,说:“只是我修改了一个礼拜了,感觉一些地方还是生硬。”

明景昕回头看了一眼被围在中间的何依依:“刚才依依听得很入神,一会儿让她帮你修改一下。”

然而宋沅却关心另一件事情,他侧身让明景昕进声乐室后,关了房门问:“你们这次塞浦路斯之行遇到的事情,是不是还没有完全解决?”

“嗯。”明景昕点了一下头。

“我昨天去《练习生》节目组试音,无意间听到他们说了几句话,或许跟你们这事儿有关。”

“哦?”明景昕挑了挑眉梢,等着宋沅后面的话。

“韩影失踪了。”

“她不是去M国拍电影了吗?”

宋沅压低了声音说:“电影杀青之后,她就失去了消息。你知道她跟黎歌语有来往,黎歌语从戒毒所里放出来了,这阵子在找机会复出,所以会联系所有能联系的人。这事儿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

明景昕想要说什么,房门被人推开,何依依拎着两杯奶茶进来了。

“你们俩躲在这里聊什么呢?”何依依把奶茶递给宋沅,“喏,你喜欢的红豆波波。”

“谢谢。”宋沅接了奶茶,又细细的打量着何依依,“你瘦了好多,最近多事之秋,就把通告推一推,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没事。你最近怎么样?刚才那首曲子是给咱们的新电影写的主题曲吗?”何依依把手里的另一杯奶茶递给明景昕。

明景昕接过之后,把吸管拆开拍进奶茶杯里,又还给她。

何依依顺手接过喝了一口。又对宋沅说:“这首曲子很好听,有名字了吗?”

“还没有。”宋沅也喝了一口奶茶,说:“另外还有几个地方不顺畅,想请二位给修一下。”

“嗯,现在刚好有空,不如你整体弹一遍我们先听一下。”何依依说着,转身去墙边的休息凳上坐下。

宋沅把奶茶放下,走到钢琴跟前坐定,连续三次深呼吸,然后开始弹奏。

何依依喝了两口奶茶发现明景昕没东西喝,又把自己喝了一半的递给他。

明景昕默默地接过来喝了一口。

嗯,茉香奶绿,是他喜欢的味道。

宋沅的这首曲子虽然选用的钢琴为乐器,但琴声中却透着一种道家的恬淡悠远。细品时,钢琴略显低沉的声音又给人一种宿命感。

无妄,无妄。

古有灾祸之意,又指真实,真相,必然。

世有无妄之福,又有无妄之祸。

何依依闭着眼睛听宋沅弹奏完,便要了谱子来,拿笔在其中几个节点稍作修改。

之后,明景昕又按照修改过的谱子重新弹奏了一遍。

宋沅拍手说:“对!就是这个感觉!这就对了!”

上一世,何依依就给这首曲子填了歌词。只是当时歌词写完之后就随手放到一旁,被周涵拿去捡了个便宜。

那时她正在热烈的追求周涵,自然不在乎这人盗取了自己的创作成果。也是这首歌把周涵送上了神坛,让他的音乐之路从国内走向了国际。

真特么的蠢到家了!何依依暗暗地骂了一句脏话送给上辈子的自己。

宋沅看何依依想事情想的入神,就没打扰她。

倒是明景昕,还以为她又在想霍秉琛的事情,便把手里的奶茶杯又放回她的手里,算是无声的提醒。

“嗯,歌词我有了。”何依依说着,又拿过曲谱和笔,就在钢琴台上一字一字的写。

街之角,花蝶焚,思念化灰尘。

天之冥,萤光闪,照前座荒坟。

彼之岸,骨火冷,无妄福与祸。

……

何依依一口气写完,交给宋沅。

宋沅接过后没说话,而是认真得看。

何依依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想要得夸奖,因问:“怎么样?”

“啪”的一声轻响,一滴泪落在纸上。

“额……不至于吧?”何依依没想到这就把人家整哭了,有点坏孩子欺负好学生的感觉。

明景昕从宋沅手里抽走那张纸,放在曲谱架上,说:“依宝,你来唱一遍听听。”

说着,明景昕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着黑白键,琴声起,何依依跟着旋律缓缓地唱这首新鲜出炉的《无妄》。

何依依的声音原本就是走清亮高昂的风格,但这首歌的曲调偏低沉,很考验中音区。

明景昕原本还担心何依依的声音演绎不出这首歌的感觉,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多余了。

一首好歌,首先是以情动人。

何依依经历过浴火重生,对这首歌的感情,感悟,感念是不一样的。

上辈子,这首歌是她作词,宋沅作曲。却被周涵明目张胆的窃为己有。

幸而重生,她一步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救赎自己,也救赎别人。

一曲即终,声乐室的门外都挤满了人。

何依依笑问门口的众人:“你们都站在这里干嘛呢?”

贾莹莹泪盈盈的走过来,一把抱住何依依,抽抽嗒嗒地问:“老大!这是你的新歌吗?也太好听了叭!”

“好听也不给哥掌声,哭哭啼啼的干什么?”何依依说着,嫌弃的把怀里的人巴拉出来,“起开,起开!别把鼻涕蹭我身上!”

贾莹莹一边擦泪一边控诉:“老大你太坏了!一首歌把人家整哭了,也不知道安慰安慰,还这么凶!”

“好好好,我的错!你们乖一点,赶紧的去把手上的工作弄完。然后……我今晚请你们吃饭,地方随便挑,捡最贵的点。所有人都去!”何依依大手一挥,活像一只老鹰,把二十几个练习生都划拉进自己的羽翼之下。

“喔嚯——老大我爱死你了!”贾莹莹忽然扑上来在何依依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跳又喊的跑出去了。

“老大万岁!”门口的练习生们也都欢呼着。

宋沅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拍拍手对练习生们说:“好了!大家都回去收拾一下,六点半集合。”

大家都欢呼着散开。

宋沅关上声乐室的门,转身回来,对何依依说:“这首歌,可以做我新专辑的主打曲吗?我想用她来做专辑的封面。”

“当然可以。”何依依最知道这首歌能火爆到什么程度。用它做新专辑的主打曲,肯定能让宋沅的新专辑冲上新的高度。

“等一下。”明景昕打断了二人,“我想买下这首歌的发行权。”

“抱歉,这首歌不卖哦~”何依依笑眯眯地摆摆手。

“价钱随便开。”明景昕又说。

“多少钱都不卖哦~”何依依笑着搭上明景昕的肩膀,“明哥哥,你要用钱砸我呀?”

“我是很喜欢这首歌。”明景昕很真诚地说。

何依依知道这是男人该死地占有欲作祟,于是笑道:“拿你可以把你的制作团队献出来吗?这样我们在署名的时候可以加上你。”

“成交。”明景昕好不犹豫地答应。他要的就是署名权,不能让这首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房门被敲响,随后高纯子笑着进来了。

“哎呀!这位美女是谁?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何依依一脸惊讶地打量着高纯子。

高纯子做了个酷酷的鬼脸,大声喝道:“我是一个盖世英雄!今天,我驾着祥云,带着150级的暴力符文,身穿至尊宝皮肤而来!就是要带着尔等从青铜直飞荣耀王者!”

宋沅无奈地扶额。明景昕则直接无视着傻妞,转身喝奶茶。

何依依嗷嗷的冲上去一把抱住高纯子,笑着在她怀里滚来滚去。

两个人闹够了,何依依才拉着高纯子问:“刚才我来的时候没看见你,你上课去了?”

“是啊,教授让我给你带了很多练习题回来,还有两篇论文。你有的忙了。”高纯子说着,把背包摘下来放到旁边的凳子上,从

真正仙缘不用人帮立堂,

侧兜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何依依。

刚好看见旁边的奶茶,因问:“这是给我的?谢谢了。”说着,她拿起来就喝。

“咦?怎么不是我喜欢的芋泥?”高纯子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奶茶是宋沅喜欢的口味。

“你的在这儿呢。着毛毛躁躁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何依依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杯没开封的芋泥波波奶茶以及吸管送到高纯子的手里。

“就知道你最好了。”高纯子接了奶茶转手递给宋沅,“沅沅,帮我把吸管搞定。”

宋沅默默的接了奶茶跟吸管,拆封,然后“啪”的一声把吸管拍进奶茶杯里,还给高纯子。

标签]这全程他没说一句话,表情都没变一下。

聪明如何依依,再一次确定高纯子跟宋沅是单向喜欢的关系。

宋沅这小子,完全没有喜欢高纯子的痕迹。

他们这一场单恋对高纯子来说,也是一场无妄之灾吧。

何依依看着宋沅微微皱眉,被明景昕看在眼里。

“别在这里站着了,去你办公室坐会儿。”明景昕伸手搭在何依依的肩上。

“还有半个小时,我把教授对我的关爱大致梳理一下。”何依依捏着U盘晃了晃,出门往自己的办公室去。

宋沅没有动,高纯子把自己喝了两口的奶茶塞到他手里:“这家奶茶店的芋泥波波是我最喜欢的,你尝尝。”

何依依在楼道里回头看了一眼声乐室的门,无奈地摇了摇头。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农家餐馆的特点是节假日忙,平时没啥生意。

刚好,今天是礼拜二,这家餐馆除了何依依定的这桌客人之外,就还有两个来郊外工作的某建筑公司职员。

容轩进来之后先去客客气气的跟那两位早到的食客打招呼,然后以帮人家买单的条件,请这二人进了一个小雅间。

何依依挽着顾佳华的手臂进了院子,在那棵挂着累累红果的山楂树下落座。

“哎呀,还是郊外好,空气新鲜,景色也好。”顾佳华年纪大了,就特别喜欢田园生活。

何依依摘了一颗山楂啃了一口,被酸得直咧嘴:“这棵树要是被我爷爷看见可不得了,非得在萱盛居也种一棵一摸一样的。”

顾佳华笑道:“上次我去看老夫人,你家老太爷专门拉着我去看了他那块菜地。还别说,各种蔬菜长得真好,他还送了我一大把嫩菜叶子!我就说,在我们家那花圃里也开出一块地来种菜呢。”

“嗬!这可算是遇到知己了哇?杨伯伯,您也要下海当菜农了吗?”何依依笑着打趣道。

杨泽臣爽朗一笑:“我还得再干两年。不过你要是愿意放你佳华姨回家当菜农,我是举双手欢迎的。”

“杨伯伯,您这还没喝呢就醉了?这怎么可能嘛!就算是您回家当菜农了,我也不可能放佳华姨回去种菜的。”

何依依笑着给杨泽臣倒茶,继续说:“这种菜的事儿,不是有我爷爷嘛!你们想吃啥菜告诉我,我回去缠着老爷子种。到时候给您送家去。”

明景昕跟容轩两个人安排好了安保人员们的餐点之后过来,就听见山楂树下那三个人哈哈笑着。

“你一天天的闲着没事儿干?酒吧倒闭了?”明景昕小声问容轩。

容轩知道明景昕挤兑自己的原因,遂得意地朝明景昕扬了扬下巴:“嗨!酒吧本来就是玩的。我这人吧,一向不务正业,陪妹妹才是我最大的事儿。不像您明大总裁,唱跳演戏外加上综艺,空隙里还能把几百家酒店经营地有声有色。辛苦了!一会儿我得多敬你一个。”

“所以,你是注定了母胎SOLO一万年。”明景昕一招制敌,然后得意的紧走几步,在何依依身边的竹椅上坐下。

“这货如此毒舌,我怎么能放心唯一的妹妹跟你在一起?”容轩忽然脑子抽,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他落座之后默默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拉了一个群。

群成员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容轶。

群名:【反伊昕CP联合会。】

打了一夜游戏的容轶此时刚睡醒,听见手机响,下意识的摸出来看,看着那个群名,他还以为自己再梦里。

——这是哪儿?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容轩一看这小子居然这么不上道,一生气,直接双手打字发信息骂人:蠢蛋!不会看群名啊?!你汉语说的不好,连字都不认识了吗?

容轶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打字:

——哥,你这是给小姐姐建了一个唯粉群吗?

看着小子是真不上道,容轩继续骂:唯粉个P,老子就是单纯反对他们俩结婚!

——为什么呀?

容轩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个傻弟弟,手上迅速打字回复:明景昕这狗不配!

——的确不配!小姐姐最好了。哥,我挺你。[狗头][狗头][狗头]

看了这小子的话,容轩心里的怒火小了点。

——哥,我觉得你应该把盛外婆拉进群里来,她是最最反对景昕哥跟小姐姐谈恋爱的。

容轩一听这话还挺高兴,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

那老太太的心思深着呢,现在是反对,谁知道过几天会不会被明景昕攻略了?

到时候她成了内奸,又不好请出去,这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于是回复:傻小子,这事儿以后再说吧,盛外婆的心思咱们可琢磨不透。

容轩正抱着手机跟容轶聊的热闹,小腿忽然吃痛,抬头就对上明景昕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

“?!”容轩立刻瞪回去。

“你点了什么汤来着?”明景昕不动声色地问。

容轩忙说:“哦,这家的鸽子汤炖的一绝。我点了一份山珍鸽子汤。”

何依依没理会点什么汤,继续她刚才的话题:“所以,清越哥哥下个礼拜就调回咱们凤岺市上班了?”

顾佳华高兴地点头:“是啊是啊!这两年他一直在西南,我这心里总是放不下。你知道,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

杨泽臣不想让老妻多说,于是拿起水壶给她倒茶,并打断她的话:“哎呀,在哪儿都是为国效力。你呀,就是瞎真正仙缘不用人帮立堂操心。”

容轩这才明白明景昕为啥踹自己一脚,感情是想让自己把杨清越这话题岔开去。

得嘞!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

领会到敌军深意的容轩咳嗽了一声,笑道:“清越啥时候回来?我们几个人给他接接风。依宝儿时常念叨他呢。”

“是啊。清越哥哥回来,我们几个可就有恃无恐了。”何依依笑道。

顾佳华又叹道:“我不盼别的,就盼着他回来能找个女朋友!这都二十大几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一天天的就知道忙工作。”

一听这话,容轩立刻来了精神,大手一挥,说:“嗨,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等接风的时候,把依宝公司的那些美女都叫上!哎呀,糖三角的那些姑娘们,环肥燕瘦,要啥样的没有啊!就看清越能跟谁擦出火花来了。”

明景昕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心想真是大意了!这货本就跟自己不是一条战线的。

老板娘亲自端着四个凉菜来,一一摆在餐桌上,又笑道:“几位贵客慢慢吃,热菜很快就好了。”

“好嘞,芬姨。辛苦您了。”容轩站起身来跟老板娘客气。他跟这家餐馆的老板夫妇是老熟人了,所以才会挑这里吃饭。

别的地方且不说餐品味道如何,就这安全问题也不放心。

“客气啥?你能来吃饭,我就很高兴了。你们慢慢吃,我去灶上打个下手。”老板娘又对几个人笑着点点头,端着餐盘回厨房忙去了。

何依依给顾佳华夹菜,又问杨泽臣:“杨伯伯,那个文博老师什么时候回凤岺?”

杨泽臣叹了口气,说:“他被借调到阳城查一桩大案,什么时候回来还真说不定。那个案子牵扯到七条人命和几个亿的巨额资产。不彻底查清楚的话,可没办法跟人民交代。”

“噢,是这样啊。我说最近联系不到他呢。”何依依挫败地叹了口气。

“你找他有事?”杨泽臣问。

“我这几天遇到的事情您也该听说了。很多事情我拿捏不准,想找他咨询一下呢。”

对霍氏庄园的事件,杨泽臣不但知道,而且还从多个渠道进行深入了解过,于是皱眉说:“你如果信得过我,就把视频原始文件发给我一份。我想办法转给他,让他帮你分析分析。”

“太好了!就等您这句话呢。”何依依说着,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个U盘,“这里面是全部的视频文件。杨伯伯,麻烦您了。”

杨泽臣收了U盘,老板娘刚好端着两个热菜上前:“这儿是我们的特色农家菜,几位尝尝味道,多提意见啊!”

说是两道菜,实际上是两盆菜。

一盆是炖的大丰收,南瓜,玉米,土豆和四季豆炖出来的。黄绿相间,看上去还挺有食欲。

另一盆是栗子炖仔鸡。老板娘说是早晨刚从树上打下来的栗子和当年的小鸡仔炖的。容轩舀了一勺栗子炖仔鸡给顾佳华。

明景昕则捡了一块玉米给何依依。何依依啃了一口,点头赞道:“这是用高汤炖的,很香!”

容轩得意地说:“是吧?也不看谁找的地方。芬姨她老公可是隐世的大厨,祖上专门做宫廷菜的。”

“做宫廷菜的怎么转行做农家菜了?”明景昕皱眉问。

“这叫返璞归真!人家早就厌倦了那些大酒店里的勾心斗角,就跑到这田园山水之间,开个小餐馆,不求大富贵,只求温饱度日。”

一屋三餐,一山四季。

阶前梧桐,炕上老妻。

不问是非,不求富贵。

相濡以沫,白首不离。

何依依默默地感慨,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吧?

只是自己深陷泥潭,想要如此潇洒自在,是不能够了。

大家欢乐的用过一顿午餐之后,又去一家葡萄园摘了两筐葡萄,然后回城区。

回城的时候,顾佳华跟自家老头子乘一辆车回家。明景昕直接上了容轩的车。

“你那么好的跑车不开,跑我这儿来干嘛?”

“你喜欢?送你了。”明景昕说着,把车钥匙丢到容轩的怀里。

“呦呵,财大气粗啊,明总!”容轩才不上当,转手就把车钥匙丢给了外面的佐罗,“送你玩两天。”

佐罗也不客气,把车钥匙在手指转了几圈,回头就坐进了明景昕的爱车里。

容轩开车,何依依直接去了后座然后把明景昕赶到副驾驶,理由也很充分:“我累了,想躺一会儿,你去前面坐。”

“……这样睡很不安全。”明景昕皱眉说。

“我对我哥的驾驶技术还是放心的。”何依依说着,就侧躺在后排座并把外套搭在脸上。

于是回去的路上,一辆大切诺基开出了老年代步车的速度。

更滑稽的是,后面还跟着一辆宝马跑车。

对面但凡来个车,都对着这两辆犯神经病的车子鸣笛致敬。

车子一进市区,想快也快不起来了。

何依依的手在包里嗡嗡的响,终于把她吵醒。于是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了电话:“喂?佩佩姐,什么事儿?”

“老板,你在睡觉啊?不好意思,我吵到你了……”钱佩佩不敢啰嗦,赶紧的说正事儿,“是这样的,龙都电视台法制频道的廖总打电话来,说要请你去做一期节目。”

“档期能拍开吗?”何依依躺的久了有点头晕,一遍问一遍坐了起来。

“是有些紧张,他们定的是下一期访谈节目,刚好在《爱就向前冲》后面,另外,咱们自家的《故乡的味道》您已经好几期没露面了,这人气下滑的厉害……”

“目前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当然是赚钱。我最近一段时间都没啥私事,你就按照通告费的高低排档期吧。排好了告诉我一下就行了。”

“好嘞!那咱们就先提前录制《故乡的味道》,然后接着上《爱就向前冲》,录完了这两档综艺您可以直接飞龙都去参加这个法制栏目的访谈,另外大型选秀节目《最棒练习生》第一期刚好在龙都开拍,作为导师,您录完访谈就过去录这档节目。时间刚刚好。”

“钱大经纪人,您这是早就安排好了,打电话给我仅仅是下通知吧?”

“对待工作,至少要有三个方案,这只是其中之一。”钱佩佩笑嘻嘻的说:“我知道老板您会很感动,所以属下的绩效奖金能不能涨一丢丢呢?”

“喂?喂喂……我在山里,信号不怎么好呢,先这样,拜拜。”何依依不等钱佩佩说啥就挂了电话。

容轩笑着摇了摇头:“你说你……至于吗?”

“至于,我现在特别缺钱。”何依依说着,展开双臂,伸直了双腿,用力的伸展着自己的躯体。

坐在副驾驶的明景昕什么都没说,只是拿起手机给杜悦发信息,让策划部把这一期的《爱就向前冲》的主题由探险改成了寻访音乐人。

杜悦收到信息之后还以为明景昕疯了,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

“老板你没事儿吧?是没睡醒还是发烧了?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要该节目主题?你干脆要了全组工作人员的命好了!”

听着杜悦嗷嗷的嘶吼,明景昕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发火,而是心平气和的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加油,我相信你们是可以的。”说完,他淡定的挂掉了电话。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