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陈雪玲跟父母说了一下,全明英觉得这也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进点对联回来卖。

于是,全明英带着陈雪玲去镇上批发了一些对联,就带着陈雪玲在镇街道上摆了起来。

这对联拿货不贵,两百多块就拿了一些。

差不多卖完的话,再过去批发就行。

人家对联档口也说了,到时还可以退回来的,只要成色新,明年也可以卖这样的对联。

全明英跟陈雪玲说好了对联的价钱后,就骑车走了。

她要回去干活,等中午时,再送饭给陈雪玲就行。

陈雪玲拿出小凳子,坐在前面看着面前的对联。

她有点胆怯了,以前的勇气,面对这么多的人流,实在没办法张嘴吆喝着。

现在已经是年二十六,不少在外面打工的人也回来。

那些人衣着光鲜,虽然在外面辛苦了一年,过得不如意。但回到家,怎么也得打肿脸充胖子,把一年中难得穿一次的西装拿出来,再穿上没有穿过几回的皮鞋,天天来到街上逛着。

这些青年还有一个目的,看能不能追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

现在要找一个不错的姑娘也不容易,谁都想着自己追到,可以省下不少钱。

因为男青年过年回来,有一件避不开的事情就是相亲。

相亲是男方要花钱,女方有利是收。有时相亲一次要花一千几百块,谁不心疼呢?

陈雪玲见街上人来人往的,低头不敢说话。

旁边的对联摊档老板大声叫道:“卖对联啊,特价促销,一定能让你满意而归。”

其他对联摊档主也跟着喊起来,但不管怎么喊,对联的价钱是规定的。

一米二、一米五、一米八和二米二长度的对联,价钱是不一样的。

为了统一市场,这些卖对联的,都把价钱说好了,免得大家到时因为争客人要打起来。

不管是谁,过年时都要买对联回家贴,所以旁边摊档的生意蛮好,一直有客人过来买。

可陈雪玲这边一直卖不出去,她着急了。

她知道母亲的性格,中午过来看到她一幅对联都没有卖出去的话,肯定要骂她。

陈雪玲想着自己如果不能赚钱,下学期就不能读书。

她咬咬牙,抬起羞红的脸,小声地说道:“卖……卖对联。”

可当陈雪玲的声音刚说出来,就被两边摊档主的声音给掩盖了。

几次犹豫下,陈雪玲叫的声音也大了一些,勉强让路人听到。

虽然陈雪玲叫的声音不大,但她长得漂亮,亭亭玉立,所以吸引一些年轻人过来询问价钱。

反正买谁的不是买呢,看着美女还能养眼一些呢。

所以,快到中午时,陈雪玲这边买了十几幅对联。

全明英送饭过来时,听说卖了十几幅对联,不由高兴道:“不错,雪玲,你继续卖啊,看能不能一天赚两百块钱。”

陈雪玲不知道母亲是多少钱进价的,但听母亲说这样的话,心里暗算了一下。

上午她卖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了十几幅,一天大概是三十幅,如果能赚两百块的话,那平均一幅是六七块钱。

陈雪玲暗暗吃惊,没想到对联这种生意还是蛮赚钱的。

不过陈雪玲并不知道,现在是年二十六了,今年二十九就是除夕,所以陈雪玲他们只有四天的时间卖对联。

春节就没有人要对联了,所以这种生意的时效性强,赚钱的时间短。

全明英把饭盒放下

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 小说全文/

就走了,她说反正这点对联,陈雪玲一个人卖着就行。

如果卖得好,傍晚她过来时,再去进一些回来。

陈雪玲虽然有点累,但不敢说什么,只得眼巴巴地看着母亲离开。

吃完饭,陈雪玲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了。

她发现自己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上过厕所。

也是因为她没有喝水的原因,但现在吃了饭,喝了一点水,感觉要去上厕所。

但她一个人看着这些对联,哪里离得开呢?

人家卖对联的,一般都是两个人,有人拿对联,有人收钱。

如果要去上厕所的话,还有一个人看着呢。

陈雪玲看了看街上,没有认识的人。

而旁边的摊档主,刚才还说她的生意好,眼里露出妒忌,估计他们不一定会答应帮她看一会。

陈雪玲又坐在那里忍着,没有怎么叫卖。

一会,有个小青年过来问陈雪玲对联要多少钱?

陈雪玲抬头说了价钱,询问对方要不要?

小青年看着陈雪玲皎美的脸,神情一愣,急忙点头道:“要,你帮我拿一些吧。”

陈雪玲急忙把小青年所要的对联拿出来,装好。

待陈雪玲拿了钱后,红着脸小声道:“大哥,你能帮我看一下这里吗?我想上厕所。”

“看这里……”小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

“是的,就一会,我很快就回来。”陈雪玲急得两手轻捏着衣服。

“行,我帮你看着。”小青年终于明白陈雪玲话里的意思。能帮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做事,这是他的荣幸啊。

陈雪玲见小青年答应了,拿过那些钱,急忙往前面跑去。

不一会儿,有客人过来摊档问小青年:“这对联怎么卖啊?”

“这……”小青年愣住了。

当时陈雪玲跟他说每幅对联多少钱的时候,他没有记住,只是知道他买的对联一共多少钱。

“老板,来我们这里买吧,那个摊档的老板不在,他不知道多少钱的。”旁边的摊档老板劝着客人。

小青年急忙道:“人家老板一会就回来了,你先看要什么的对联,一会给你算钱不就行了吗?刚才我询问过了,这条街的对联都是一个价,不能讲价的,你在哪里买不也是买呢?”

客人想想也对,旁边的对联档有点客人,他就在这里买就行了。

买对联又不是图什么新鲜,哪里客人多就在哪里买。

小青年见客人答应了,自告奋勇地帮对方挑选着。

果然没过多久,陈雪玲就跑步回来,小脸蛋红扑扑地,估计跑得非常快。

“大哥,感……谢你啊。”陈雪玲喘着气。

“美女,有人想买你的对联了,你赶快招呼他吧。”小青年笑道。

喜欢老师快来请大家收藏:

邓文琼惊喜道:“咦,好像洗衣机很方便啊。”

李快来笑道:“当然实用了。妈,等你以后用习惯了,会发现这洗衣机非常好。”

李快来又把母亲带到电冰箱那边,拉开柜门:“这里面可以放一些新鲜的东西,可以保质,很方便。晚上的肉如果吃不完,你们不用再炒一次,用保鲜袋装好放进冰箱里面就可以了。”

“明天会不会坏掉?”邓文琼担心地问道。

李快来指着冰箱道:“这里有三层,上面一层是放蔬菜和水果,大概10摄氏度。中间一层是零下十度左右,如果一两天的保鲜放在第二层。第三层可以保鲜几天的。”

李华明夫妇听了李快来所说,暗暗记下来。

陈雪玲这学期考得不错,可她开心不起来。

因为家里的活太多了,她除了照顾弟弟妹妹外,还要去甘蔗地里帮忙。

她骑着自行车来到地里,全明英抬头骂道:“你这个死妹子,为什么现在才来?是不是想偷懒不干活?我养你这么大,你可以有一点用吗?”

“妈,我刚才要看着四弟吃完早餐才过来。”陈雪玲说道。

“他这么大的人,还不会吃吗?再说了,雪英不是在家吗?她可以看着四弟的。”全明英越说越生气了。

今年的甘蔗价不高,长得又不好,干巴巴瘦瘦的,就像此时的陈雪玲。

他们越砍越感觉到心里不舒服,这一年辛辛苦苦地忙活着,到头来没有赚多少钱,你说这如何是好?

孩子要交学费,大女儿的学费还欠着呢?幸亏学校没有再催,他们想着明年开学再交。

可这甘蔗价和产量,让他们心里涌出了绝望。

陈兴有的心情不好,全明英也跟着不好,看到陈雪玲迟一点过来,就生气大骂。

陈雪玲小声说道:“妈,不是你叫我看四弟吃完早餐,才能过来的吗?”

“我没有这样说过。”全明英对着陈雪玲大吼。

陈兴有劝道:“明英,你不要对女儿说得这么大声。”

“哼,如果不是你平时宠着她,她会不听我的话吗?”全明英气愤了,“下学期不用去上课了,跟村里的姐妹去省城打工。幸亏我们还没有给学校四百块,要不然我们就亏了。”

全明英在心里打着小九九,按道理,上学期的所欠的学费,李快来要过来催缴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没有过来,她也懒得再找借口。

听女儿说,李快来还在学校当了领导,到时催债更麻烦了。

在全明英的心里,如果李快来是一般老师的话,她还不怕。

但李快来是学校领导,她就担心对方过来催债了。

“妈,你不要说了,是我的错,你责怪我就行,请你让我下学期继续读书吧。”陈雪玲吓坏了。

早知道是这样,刚才她就不应该解释,母亲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都这么大了,过完年就有十六岁,可以办身份证了。等明年派出所的人上班,就让你爸帮你办身份证,另外再办一个临时身份证,可以拿去打工了。”全明英说道。

如果陈雪玲不读书,还出去打工的话,家里的负担会减轻不少,她也不用整天愁这个愁那个的。

“不要,爸,妈,你们让我读完初三,好不好?”陈雪玲一边哭着,一边哀求着,“等我初三毕业了,我一定会出去努力打工,寄钱给弟弟妹妹读书。”

陈兴有看着伤心的女儿有点不忍,但全明英坚定道:“我都没你读的书多,你哭什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么哭?反正你已经读初二了,再多读一年又有什么呢?早打工早赚钱,再说了,如果你下学期去读书,除了下学期的学费外,你还要交上学期的四百块,我们家哪有钱?”

“现在不是有甘蔗款吗?”陈雪玲弱弱地说道。

全明英尖叫起来:“你以为这甘蔗款很多吗?收成不好,不要说你的学费,就是弟弟妹妹的学费都凑不齐。你忍心让弟弟妹妹读不

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 小说全文/

完小学吗?”

陈雪玲不说话了,抹掉脸上的眼泪,拿起镰刀去削甘蔗。

陈兴有看着女儿拼命地干活,心里有点难过。

可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如妻子所说,如果大女儿不辍学打工,弟弟妹妹就没有钱读书了。

哪个孩子不是他的心头肉呢,如果要牺牲的话,只能牺牲大的,先让小的读书。

放假时,陈雪玲说过,她考全年级的第二名,脸上透着自豪。

陈兴有也知道,如果让女儿多点时间学习,可能她能考年级第一。

都怪自己这个当父亲的没有用,不能让女儿像其他孩子那样幸福地生活。

就是上次的那场病,不但把家里掏空,还欠了别人的钱。

陈雪玲从甘蔗堆里拉一根甘蔗出来,因为力气不大,拉不出来。

她咬咬牙,继续用力。

“啪”的一声,甘蔗断了,她摔倒在甘蔗堆里。

陈兴有急忙跑过去,把陈雪玲扶起来:“你摔得怎么样?”

“我,我没事。”陈雪玲抹掉眼角的眼泪,不想让父亲看到她的伤心。

如果她能赚钱,解决家里的困难,她就可以读书了。

“你不用急,慢慢来。”陈兴有劝着陈雪玲。

“爸,我是不是很没有用?”陈雪玲问道。

“不是你没用,是爸没用。”说到这里,一股心酸涌上心头,陈兴有转过头,两滴眼泪悄然洒落在甘蔗叶上。

陈兴有回到自己那边,平息着自己的心情。

作为一个父亲,要让自己的孩子辍学出去打工,来补贴家用,这是非常丢人的事情。

快中午的时候,全明英叫陈雪玲回家煮饭。她与弟弟妹妹们吃了饭,她再提饭菜到甘蔗地给父母吃。

陈雪玲想着父母都这么辛苦,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这就是命,想着韦秀琴能无忧无虑地学习,放假还可以出去玩,她真心羡慕。

没办法,谁叫她生在农村的家庭呢?

陈雪玲家的地不多,所以砍了几天甘蔗后,他家就没有甘蔗砍了,她父母想帮别人砍,赚点工钱。

而陈雪玲见闲着无事,听村里的人说,快过年了,随便去镇圩摆个什么摊,卖点东西时,都可以赚钱。

喜欢老师快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