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耄耋N老影视*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感谢白银盟主“nocrykyle”的打赏。)

地空飞船第一次降临时,正值深夜,绝大部分居民没有看到,第二次出现时却是白天,天堂市的所有人,只要是在室外,抬头就能望见黑点逐渐变大。

昨天才得到宣布的胜利瞬间变成最大的谎言,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嘴里只有一句话:“大王星打回来啦!”

天堂市瞬间陷入混乱,直到独立军通过网络发布消息,声称这是一艘友好的地空飞船,混乱才慢慢消退,然后所有人心里都生起一个疑惑:赵王星处于隔绝状态,哪来的“友好飞船”?

有些人的疑惑尤其多。

陆叶舟站在窗口向外望了一会,转身向其他调查员惊讶地说:“外面来了一队士兵,目标不会是咱们吧?”

枚忘真又坐回负责人的位置上,沉默不语,这让调查员们更加惊慌。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粗暴的敲门声,陆叶舟去开门,没等他开口,士兵们硬闯进来,一名军官大步走到枚忘真面前,“翟王星的调查员都在这里?”

“差不多一半吧,还有一半联系不上。”枚忘真回道。

“有多少算多少,跟我们走。”

“去哪?”

“我们是奉命行事,所以请不要问东问西,跟我们走就是了。”

“好啊。”,枚忘真站起身,将屋子里的十几名调查员全看一遍,示意他们服从命令。

士兵共有五十余人,个个全副武装,显然是将翟王星人当成重犯。

调查员们进入厢式货车,对面而坐,没人说话,陆叶舟坐在枚忘真身边,几次使眼色,都没得到回应。

货车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的场景,一路不停,时间过去得越久,调查员们越是紧张,陆叶舟忍不住小声道:“这是要出城吗?”

车厢受到监控,但枚忘真还是决定说点什么,“大家不要惊慌,没有意外的话,大概是陆林北夺取太空站,派来地空飞船,他的目标是我,与你们无关。”

“老北敢动真姐一个指头,我饶不了他。”陆叶舟恨恨地说。

货车行驶将近两个钟头,终于停下,调查员们走出货车,第一眼就看到耸立在荒野中的地空飞船,第二眼则看到附近一座颜色鲜艳的小屋子。

他们被要求站在原地,由两队士兵看守。

“老北是要将咱们接到太空站去吗?这应该不是坏事吧?”陆叶舟仍然无法相信他与陆林北会是敌人。

又一辆车驶来,“犯人”只有一位。

关竹前走过来,微笑道:“大家都来了。真组长,能将芯片还给我了吗?”

枚忘真缓缓摇头,懒得回答。

裘新杨从屋子里大步走出来,脸色阴沉,站在“犯人”们面前,目光扫过,落在枚忘真脸上,“你认得这个地方?”

枚忘真仍然摇头,拒绝回答。

“这里是董添柴董博士的乡间别墅,陆林北逃跑之后,显然躲在这里,并且获得外界的帮助,前往太空站。现在我想知道,帮助他的人是谁?”

陆叶舟抢道:“肯定是董博士,这里是他家。”

“董博士是独立军最优秀的计算机专家,也是最忠诚的战士。”

“背叛这种事情,你问谁,谁都会否认,必须……”

裘新杨移开目光,拒绝再与陆叶舟对话,向身边的军官发出示意,士兵押送调查员们进入屋子里,只留下枚忘真和关竹前。

“我知道咱们的合作并不牢固,可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崩裂。”裘新杨的神情越发严峻。

关竹前微笑道:“裘部长是在怀疑我们两人吗?真组长我不了解,但我本人绝没有做出任何会让合作‘崩裂’的事情,恰恰相反,我希望与独立军一同解决问题。”她望了一眼停在废弃农场里的地空飞船,“它真是陆林北派来的吗?”

提起“陆林北”,裘部长脸上闪过明显的怒容,再说话时咬牙切齿,“他会作为独立军最大的叛徒,被写入赵王星的历史。”

“他派一艘飞船降落是什么意思?”关竹前又问道,见对方不肯回答,补充道:“无论怎样,陆林北是咱们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关组长真会说话,既然如此,为什么早不告诉我们太空站尚未遭到毁灭?为什么要让三名融合人撒谎?为chinese耄耋N老影视什么要与史良笔暗中结盟?”

如果裘新杨想看对方羞愧难当的样子,那么他将大失所望,关竹前的阴谋全被戳穿,她却只是微微一笑,“陆林北投向农星文,这两人最擅长什么?编制谎言、挑拨离间,裘部长这么容易上当吗?”

裘新杨深吸一口气,觉得再争下去纯属多余,“两位准备登船吧,它是为你们准备的。”

“陆林北想让我们去太空站?”关竹前有些意外。

“对,指名道姓要你们两个,枚忘真与关竹前,有什么疑问去问他吧,如果你们能见到他的话。”

“如果?”

裘新杨转身要走,枚忘真道:“我手下的那些调查员呢?”

“他们要留在这里,等候安排。真组长还是先关心自己吧。”裘新杨回到屋子里。

枚忘真与关竹前重新上车,很快进入废弃的农场,在士兵的注视下,迈上阶梯,进入地空飞船。

关竹前看上去仍然镇定,坐下之后笑道:“专享一艘地空飞船,这种待遇可是头一次。想当年,我第一次见到陆林北,就是一艘地空飞船将他送来,现在风水轮流转,他拥有自己的地空飞船了。”

枚忘真不吱声。

地空飞船启动,因为外面没有助力装置,升空时抖动得有些剧烈,连关竹前也无意再说什么,双手紧紧抓住扶手。

飞船升空之后,抖动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剧烈,随时像是要散架,将近五分钟后,抖动终于由强转弱,直至消失。

关竹前长吁一口气,“真组长能猜到陆林北的用意吗?”

“能。”

关竹前等了一会,“你不想说?”

“不想说。”

“那就让我来猜一猜吧,陆林北肯定已经与翟王星取得联系,了解那边发生了什么,以他的性格和惯用套路——肯定是想将真组长发展成为情报员,然后送回翟王星政府军那边。”

枚忘真冷笑道:“猜我做什么?猜你自己。”

“我就更简单了,我与史良笔达成一项合作,陆林北至少会对其中的一部分内容感兴趣,所以我也有价值。没什么可担心的,陆林北只凭一个人是没办法扭转乾坤的,我建议真组长接受他的一切要求,没必要当面拒绝。顺便提一句,真组长打算什么时候将芯片还给我?”

“现在肯定不是时候,芯片不在我身上。而且谢谢你的建议,就是因为接受你的建议,瞧我现在落入什么境地?”

关竹前正色道:“我承认,陆林北比我预料得更加聪明,但我要多说一句,真组长向独立军统帅部透露陆林北的计划,有一点不够谨慎,独立军信任陆林北,没有立刻抓他,反而让他生出警惕。”

“我当时这么做的时候,关组长好像没有反对,事后却觉得我不够谨慎?”

“嗯,我也有责任,以为告密会让你与陆林北完全断绝关系。”

“你的目标实现了,我现在和你一样,被陆林北视为可以利用的敌人。旅程要几个小时,如果关组长不介意的话,我想睡一会。”

枚忘真果然睡着了。

地空飞船稳稳地停靠入港,关竹前轻轻推醒枚忘真,笑道:“真组长的这份镇定令人羡慕。”

“就当我是麻木吧。”枚忘真打个哈欠,从随身的包

chinese耄耋N老影视*

里拿出化妆镜,对脸部稍加整理。

两台外形粗糙的机器人走过来,发出声音:“两位请跟我们走。”

关竹前道:“陆林北在太空站里找不到值得信任的人类。”

两人离开地空飞船,发现港口里没有任何人类,全是机器人走来走去,在大厅里,两人被分别带往不同的方向,临分别时,关竹前提醒道:“陆林北会选择哪一方,你最清楚,无论他说什么,这一点都不会改变,而你是枚家的骄傲,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枚忘真跟随机器人走开,没听后面的话。

她被带到港口的一间客房里,布置精美,连食物都已经准备好。

枚忘真坐下来默默地进餐,吃完之后开口道:“不想现身的话,就开口吧。”

“你好,真姐。”陆林北的声音转来。

“叫我真组长吧。”

“咱们还没有生分到那种地步。”

“是我将你的计谋透露给独立军统帅部。”

“谢谢真姐用这种方式提醒我危险就在眼前。”

“你倒是很乐观。”

“因为我信任真姐。”

枚忘真沉默一会,“为什么不将叶子带上来?”

“独立军只肯交出你们两人,我不想与他们闹得太僵,以后我们还会是盟友。再过几天,我会将叶子带上来。”

“你联系到陈慢迟了?”

“嗯。”

“恭喜。”

“谢谢。”

“事情你也都明白了,请有话直说。”

“我会通过关竹前向甲子星寻求帮助,将这座太空站改造成为宇宙飞船,它能带咱们回翟王星,还能解除对赵王星的威胁,所以我需要真姐手上的芯片,用来与甲子星人谈判。”

“至少我还有一点用处。”

“真姐会有很大用处。”

“老北,请让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枚家和农场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有,但在这个世界上有更大的意义。真姐,咱们不必互相劝说,回到翟王星,让亲眼所见决定一切,如果咱们只能做敌人,那就做敌人,如果还有机会做朋友……”

“我想是没有机会了。”

“翟王星上已经诞生新的希望、新的生命、新的原点,真姐,一切都将变得不同。”

(本卷结束。)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太空站没有失去空气和重力,生活一切照常,从食物到饮水,全按人头配给,只有电池不限量,随便使用。

史良笔透过窗户望向街道上的行人,转身向客人道:“大众是最忘恩负义的一群人,他们像婴儿一样又哭又闹,不停地向父母索取食物与关爱,从不理解父母承担的责任有多重,生活有多艰辛,更不会给予哪怕是一丁点的回报。”

梁形幻在第一光业担任高管,与军方没有直接的联系,在社交场合,他的地位要比远征军总司令高一些,但他现在完全当自己是一名寄居的客人,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谁说不是呢?不过孩子吃饱喝足之后露出的微笑,对父母算是一个安慰吧。”

史良笔冷笑一声,“那不过是为了索取更多的食物与关爱,哪怕将父母逼到绝路,他们也不会停止哭闹。瞧瞧这些大王星人,我救了他们,他们是怎么回报我的?抱怨、抱怨,不停地抱怨,甚至想要发起示威。你能想象得到吗?他们要在太空站里发起示威来反对我!”

“是挺忘恩负义的。”梁形幻尴尬地笑道。

“作为父母,必须严厉一些,及时发现迹象,纠正婴儿的坏毛病,等他们长大,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有道理。”梁形幻只能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我抓起一批人,剩下的人放弃示威,乖乖排队去领取食物。”

“非得是史将军的铁腕,才能力挽狂澜。”

“还要有坚定的意志,不能有一刻软弱,大众是没有远见的,他们只在意眼前,甚至看不到明天,而像咱们这样的人,必须高瞻远瞩,为了取得最终的胜利,带领所有人忍受暂时的苦难。”

“是啊,得有带头人。”梁形幻越发坐立不安。

史良笔觉得差不多了,“梁先生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来见我,请说,别在乎我随意而发的感慨。”

梁形幻不能不在乎,但是心里的话也不能不说,于是重新斟酌语言,开口道:“我有几件事希望向史将军求证。”

“请说,只要不涉及到军方的秘密,我一定如实回答。”

史将军甚至不肯以职位相称,梁形幻的锐气以可见的速度下降,“其实呢,都是一些小事,不过呢,大家有一点着急,希望史将军能够理解。”

“嗯。”

“第一件事,传言说太空站已经与大王星取得联系,是真的吗?”

史良笔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站在那里,俯视坐着的梁形幻,几秒钟后回道:“是,不止是大王星,太空站已经与所有行星恢复联系,不太稳定,但是能用。”

梁形幻眼睛一亮,“这是大好消息啊,为什么……不公之于众呢?”

“因为大众承受不了这样的‘大好消息’。”

梁形幻一怔,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史良笔又转身望向窗外,像是有逐客之意,梁形幻如坐针毡,但是坚持不走,他不止是代表众人,自己心里也非常想知道真相。

史良笔再度转身回来,严肃地说:“我尊重梁先生,相信你也是大王星的精英人物,能够承受重担,才会告诉你以下这些事实,请你认真对待。”

“当然,我很认真……”

“我已经与大王星取得联系,那边一时半会不能派来舰队,因为他们在进行更大的战争。”

“与翟王星的战争还没有结束?”

“咱们在同时进行两场战争,一场是与翟王星进行,双方正在争夺几座重要的星际交通枢纽,另一场是与大王星人。”

“大王星人?”梁形幻更糊涂了。

史良笔向脚下指了指,“非常遗憾,赵王星发生的事情,大王星也在模仿,还有翟王星、名王星……各大行星都发生了规模不等的暴乱与反叛。”

梁形幻大吃一惊,险些从椅子上掉下来,在史良笔严厉的目光下,勉强坐稳,小声道:“我没想到……怎么会是这样?”

“我已经说过了,大众忘恩负义,他们不肯忍受暂时的艰难,看不到战争获胜之后的好处,只想过从前的平庸生活。”

“所以……所以咱们将要一直困在太空站里?”

“怎么可能?大王星需要支援,咱们肩负着更大的重担。”

“支援?咱们自身难保,怎么可能支援大王星?”梁形幻开始觉得史将军有点不正常。

史良笔脸上慢慢浮现得意的微笑,“很快,咱们就将重返赵王星,这一次是完胜,将独立军彻底击败。”

“激光系统修好了?”

“用不着激光武器,我要用独立军最擅长的手段将他们击败。”

“独立军最擅长的手段?”

“网络。”史良笔稍稍加重语气,“军方已经向独立军的网络植入病毒,三到五天之内就会全面爆发,独立军将不攻自溃。”

梁形幻大吃一惊。

史良笔微笑道:“瞧,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咱们将要完全占据赵王星,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出宇宙战舰,先去击败翟王星,夺得全部太空中转站,然后调兵回转大王星,消灭叛军,再然后发兵翟王星、名王星等各大行星,消灭每一处叛军。如果当地行星政府愿意配合,非常

chinese耄耋N老影视*

好,不愿意,就建立新政府。”

梁形幻惊讶得闭不拢嘴,从自身难保到征战各大行星,跨越实在太大,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好一会才能开口说话,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赵王星工业落后,勉强能够维修旧飞船,拿什么建造宇宙战舰?”

“当然需要帮助,而我已经找到帮助,甲子星会派来大量融合人,先进入机器人体内,在太空站建立组装车间,在赵王星建立零部件工厂,大概半年时间就能建立全套体系,一年以后可以开始建造宇宙战舰,两年以后投入战斗。”

“甲子星人?史将军不久前刚刚宣布禁令,而且将关组长扔在赵王星上……”

“我们已经取得和解。”史良笔不想多做解释。

梁形幻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刚刚得到的大量信息,史良笔也不催促,继续望向窗外的人群。

整整五分钟后,梁形幻换上温和的语气,他还是有许多疑问,但是觉得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讨好史将军,“原来史将军早已胸有成竹。”

“嗯。”史良笔没有回头。

“我听说有一艘地空飞船被派往地面,是真的吗?”

“嗯,关竹前需要地空飞船,用来配合网络作战,这是和解的必要代价。甲子星是唯一没有发生叛乱的行星,融合人显然更懂得什么叫团结合作。”史良笔转回身。

“甲子星为什么愿意与咱们合作?他们不是与名王星结盟吗?”梁形幻小心地问,比从前更害怕得罪史将军。

“名王星的内部叛乱最严重,叛军的诉求之一就是停止与融合人结盟,相形之下,赵王星的独立军反而是最弱小的,也最容易镇压。我与甲子星人交流过,都认为赵王星是一个合适的基地,先将它稳定下来,八大行星就能逐步恢复正常。”

“大王星那边同意史将军的计划吗?”

“等到咱们拥有宇宙战舰,大王星会同意我的一切计划。”

梁形幻不敢再问下去,只能转移话题,“我什么时候能与公司总部联系?”

“很快,等赵王星的形势稳定下来,星际网络会对部分人开放,当然,不能对所有人开放,那会带来许多麻烦。”

“是是,普通人理解不了史将军的宏伟计划。”

“梁先生一定能理解。”

“理解,非常理解。”

“梁先生与公司总部联系的时候……”

“我会劝说总部接受计划,动用全部人脉,让大王星政府也接受。”

史良笔露出笑容,这正是他的意图。

“不过……苗小姐不能出事,她的父亲在大王星很有影响力chinese耄耋N老影视……”

史良笔哼了一声,“梁先生到时候出面调解吧,我会接受她的道歉。”

“那就好。”梁形幻还不知道该怎么让苗弱枫“道歉”。

对讲机里传来副官的声音,“总司令,前往赵王星的地空飞船回来了。”

“关竹前有消息吗?”

“没有,一直没有,地空飞船……拒绝回复信息。”

史良笔皱起眉头,太空站与赵王星网络中断,没有关竹前的信息,他能理解,可这艘地空飞船本应配合地面作战,回来得太早,他没法理解。

梁形幻知道自己该走了,起身告辞。

史良笔匆匆走进作战指挥室,副官道:“地空飞船请求入港,允许吗?”

“允许,但是不要开放闸门,除非得到我的命令。”

“是。”

全息显示器里,地空飞船缓缓入位,指挥室不停地发送询问信息,终于得到回应。

“你好,史将军,还有太空站里的全体大王星人。”

声音是名男子,史良笔大为惊讶,问道:“你是关组长派来的?”

“不是,我借用了她的身份。史将军可能还记得我,我姓陆,叫陆林北。”

史良笔大骇,立刻向副官下令:“准备作战……”

“没有这个必要,我已经接管整个太空站。”

操作员们疯狂地向系统下达命令,却没有一条能够生效,所有站载武器停止运行,大批机器人离开原来的位置,不知要去往何处……

“史将军,咱们需要一场谈判。”陆林北道。

从征服八大行星的宏伟计划中跌落到近在眼前的威胁,这也超出了史良笔的理解范围,狂怒之下,他吼道:“派出所有士兵,击落飞船!”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