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龟摇卦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代王可怖可畏。”这样景象让刘湛心惊不已,不过也不敢多看,很快就收敛心神,专心施法。

惠道守在代王身侧,一是监督法会进行,二是行保护之事,虽以自己见识,代王之能,或根本无需自己来保护。

但作一个亲王,在这种时候总不好身边一个修行之人都不留。

惠道既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押宝押在代王身上,自然不允许代王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不过,因重重罗网将黑气束缚在内,里面鬼神冲不出来,代王目前所站的地方很安全,惠道自然抽出一半的注意,专注着里面的情况。

活人的光泽渐渐褪去,灰色的画面占据了惠道的整个视界,朝法阵看去,侍郎府中,一道道黑气横溢,煞气肆行,更有一缕缕阴气尸气自地下溢出,阴怨冲天而起,仿如鬼蜮。

而一片红光当空罩住,只见法网乃是红色,遮得满天暗赤,向鬼神罩下来,不仅仅如此,随着法咒,不时有雷霆火光交击。

只听震雷声处,下面一团黑烟,应声而散,这还不算,雷光还化成烈火、狂风、洪水朝黑烟卷过去,所到之处,冤气阴气都绞杀,统统镇压,只听“滋滋”声中,灰黑气不断消磨。

“这就是法禁,行诛杀之事。”

“刘湛真不愧是道门真人,此术如此厉害。”惠道眨动眼,却有酸涩的泪水流出,直接观看这种事,很伤法眼。

这时芦棚遮挡了大半寒风,更有人端上了茶,这茶乃兑牛奶羊奶,据说本是草原的在茶传入后的方法,传到京城,成为了冬天一味,能御寒。

惠道端起来看了看,喝了下去,只觉得身体一软,眯着眼,暗想:“重重罗网,严酷绞杀,丝丝消磨。”

“而高台上,却烧了碳火,温暖如春,还有此等油茶伺候。”

“分野如此严酷。”

马顺德及普通捕快、衙差等人看不到情况,但也能感觉到狂风大作,阴风阵阵,很不寻常。

而道人和尚,则能听到灰黑气中的疯狂诅咒之声。

“代王!代王!你不得好死!”

“和尚道士,你们这些助纣为虐者,不得好死!”

“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你们必不得善终,死后一定魂飞魄散!我诅咒你们魂飞魄散!”

“去死!去死吧!你们统统去死吧!不!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等我出去!我要活吃了你们!”

一声声诅咒随着黑气不断冲撞罗网,在能听到声音的和尚道士耳畔回荡。

惠道并不担心。

虽只是开始,但进行得非常顺利,这些鬼神虽疯狂咒骂,可这样的举动,不过就是临死前的最后疯狂罢了,根本不值得在意。

不仅是台上的刘湛不在意,台下的惠道不在意,支撑着大阵的和尚和道人们更无动于衷。

之前那个询问刘湛是否有把握的道人,与刘湛是同门,此刻更冷冷呵斥:“汝等袭击齐王,罪大恶极,还免费龟摇卦敢诅咒,真是不知死活!”

“继续结阵,掌门真人正在施法,它们嚣张不了多久了,务必务必不能让它们逃出一个,尽数形神尽灭!”

“是!”

这道人一看就是在道门中也有一点身份地位,一发话,别人纷纷轰然应声。

“死!”灰黑气被打着,隐隐联合,只见一道灰黑气中,渐渐透出血红,对着罗网直冲。

“轰”血光竟狠狠撞上,炸出千百点火光,显然这道人所说的话,刺激到了里面的鬼神。

“我等罪大恶极!分明是代王可恶!”

“代王若不毁我等神像、神祠,我等岂会袭击?”

“你等助纣为虐,才是罪大恶极!”

无数男女老幼的声音,合在一起,用着极诡异的声音大声咒骂。

“可笑!”苏子籍却似并不惊惧,慢条斯理喝着茶汤,听到鬼神的话,真觉得有点好笑。

人或有好生之德,神灵世界,或更严酷,真当获罪于皇权,还能有幸免?

这还罢了,这些鬼神灵气都已成了黑红色,几乎快要入魔,伤天害理的事几乎是干了个遍,就因它们是被一些信徒供奉的神,就自认为高人一等了?

现在这场面就是群魔乱舞!

苏子籍冷淡看着,冷淡听着,脸上神情都没有一丝变化。

马顺德忍不住看向代王,只觉得在芦棚阴影下,代王看起来分外冷峻,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马公公,可

免费龟摇卦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是觉得风有点寒?”之前听闻代王跟马公公都来的当地的官吏也都过来了,只是不敢吭声,宅子里动静更让他们有些双腿发软,此刻看到马公公眯起了眼,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快,其中一个官员小心翼翼上前,讨好的说。

“眼下已是酷冬,场地大,风吹的寒,不如把毡布垂下,点上牛烛,也不会太遮挡视线。”

马顺德看了这官员一眼,觉得这小子倒有点眼力。

不过他没有立刻说什么,而看向了代王,问:“代王,如何?”

苏子籍点了下头:“可!”

官员忙让人将毡布取出,在三面垂下,整个芦棚顿时就暗了下来,又连忙上了蜡烛,还上了四只火盆,烧着木炭,更按照座位,上了干鲜果品,顿时转眼融融似春,很是惬意。

马顺德已朝着里面而去,苏子籍却仍坐在最前面,目光追随着法阵。

“代王,为了皇帝的命令尽心尽职呐。”不少人寻思着,却见苏子籍眯着眼看去,就看见这半片紫檀木钿虚影,带着淡淡青光在视野中漂浮,与眼前法阵合一。

“观看到大五行禁制神煞……【绛宫真篆丹法】+260,14级(133312000)”

“+30”

“+50”

“+20”

绛宫真篆丹法其实是道法汇集,离15级不过是一步之遥,一旦突破,其实就等于神而明之,与再强的道法宗师,只有数目上的差距,没有本质上差距了。

“这等道门演法,对我来说,实是将奥秘淋漓尽致的演绎。”

“只是,为什么我还有些不安?”

看着不断增加的经验,苏子籍的心底突然有了一丝不妥的感觉,这感觉来得突然,但苏子籍轻咳一声,目光一凝,却没有将这感觉当是错觉,到了现在这个水平,这种感觉已算得上是一种警示了。

他心里多少有点担忧,暗想:“莫非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又或者里面的鬼神还能翻盘?”

喜欢赝太子请大家收藏:

“不好!”惠道色变,才要应对,就听着“轰”又一声,空中显出同样的红光,成了个罩子,相互碰个正着。

“噼啪”二股力量在空中略一停顿,一阵炸裂声,乌云同陨星落雨一样坠下地来,半空种接着怪啸,四面鬼哭神号,声音凄厉,惨雾纷纷,化成了一张张面孔。

仔细看去,就见这些面孔有男有女,表情痛苦,却喊着同一个声音。

“代王,代王——”

惠道倒抽一口凉气,暗想:“代王接了旨意,更是大刀阔斧,不知杀了多少人,拆了多少祠,鬼神怨毒,已经无以复加了。”

“毕其功于一役是好,要是不成,那是要出大乱子。”

才想着,侍郎府就如沸腾的油锅,各

免费龟摇卦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种狂乱的灰黑面孔朝着四周疯狂撞击,试图冲出一条路来!

“代王——”

“代王——”

一声声的狰狞叫声,男女声混合在一起,光这么听着,就让人毛骨悚然,惠道咳嗽了一声,偷偷看向不远处的代王。

代王似乎没有看见,对众人说:“天寒地冻,生受你们早等了,不过今天我是奉旨行事,要劳诸位了。”

“不敢不敢,此事乃清鬼神,正人心,乃朝廷德治,我等安敢不尽力?”众官都看不见,纷纷说着。

苏子籍四下看了看,见着除了法坛,还有一个搭建的高台可供坐看,无声一笑,率先上了去,在中间坐了。

“入席罢,早点把事办好。”

“是!”各官按照品级,各到各的位置,一一入坐,辨玄又觉一阵阴风过去,腥风扑鼻,连着灯笼都阴森森发出绿光,仔细看,发觉灰黑烟雾冲到台前,就不得而进。

又仔细看了代王,发现这样的场景与声音,似乎根本听不见看不见,不让代王有一丝一毫动容,还是笑着与众官说话。

“代王武功我是深知,可果真没有半点道法,还是城府深沉呢?”这念头让人悚然一惊,辨玄忙收敛了这个念头,不再去多想,见刘湛吩咐:“开始准备罢!”

“开始准备罢!”辨玄也说着。

二人都是吩咐,原本还在维持着大阵的道士和尚都精神一震,只见分成两大块,各色旗帜都纷纷在法坛各个角落插下,颂经声更是大起,道经梵经一起念,都听不清念的是什么。

“哎哟哟,这可真是道经大会了……”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说话之人很快就来到了代王的身旁:“代王这样用心,皇上必会喜悦。”

来人正是马顺德,代王清理神祠时,因这事与马顺德关系不大,只是远远看着,但这次清理侍郎府,却与马顺德有些关系,他需要亲眼看一看这个法坛的情况,好回去禀报皇帝,赶紧就赶过来了。

看着面前的法坛跟这些人,马顺德有点惊讶。

看来代王的确是有些本事,刘湛或是因皇帝的命令来帮忙,可那些和尚能来帮忙,想必就是冲着代王本人了。

能调动这么多人来处理这件事,代王势力已不容小觑了。

这个念头让马顺德心里不太舒服,他这个人一向是心眼小,一贯是用着这样的想法去看待别人。

代王这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人,在他看来必然是。

“代王与我有仇怨,再让代王发展下去,焉有我的命在?”

“可皇上似乎很是器重,这就难办了。”

脑海中快速滚过这样的念头,马顺德看向了代王,正要说话,刘湛已是从法坛上下来,大步到了苏子籍跟前,行礼:“代王,吉时已到,是否现在开坛做法?”

苏子籍扫了一眼面前的马顺德和刘湛,这二人身上都看不出多少负面情绪,不禁暗暗佩服。

要知道,昨天刘湛可是被皇帝震怒,砸了一砚,许其戴罪立功。

这消息外人可能还不知道,但苏子籍却很清楚,本该在昨日开坛做法,结果因着一点意外,误了时辰。

这一点“意外”,就是让刘湛被皇帝怒而砸了一砚的原因所在。

因着有皇后的人传递消息,所以苏子籍知道这个所谓“意外”,与曹易颜有关。

其实就算皇后的人不特意传消息给他,苏子籍也是能猜到这一点。

毕竟,事关曹易颜的事,背后的推手就是自己。

苏子籍从短暂的回忆中回神,再次扫向了马顺德,刘湛昨日被迁怒,归根到底,却是与马顺德告状有关。

可现在这二人站在一起,却看不出彼此有多少仇怨,看来哪怕是刘湛这样的真人,也很有些城府。

“开始吧,有劳真人了。”苏子籍对刘湛很是客气地说,这开坛的筹备,虽有辨玄的帮忙,但真正开坛施法,却只能是由刘湛来。

毕竟今日的辨玄,已不是昔日的辨玄,他是被苏子籍“捞”出来的,早就不是昔日被人尊敬的身份。

辨玄似乎也不在意这些,带着和尚退到一旁,辅助道士来维持大阵。

刘湛深吸一口气,重新上了法坛,垂眸念动咒语,手指掐动,忽然,他睁开眸子,眸子闪过金光,朝着一个方位跨出一步。

“啊——”这一步,整个法阵免费龟摇卦就起了一阵火花,火花中,侍郎府内的灰黑之气,顿时发出凄厉尖叫!

这些声音,普通人如马顺德是听不到,那些灰黑气也看不到,但森然不舒服的感觉,他却能感觉得到,不由微微变色。

“天地玄炁,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祗灵,各安方位,不得妄惊,天罗地网,搜捕邪灵。”

刘湛踏着真步,随着咒语,突见一道金光自空下射,隐闻天风海涛,声细而急,似乎真如天罗地网而下。

听此,诸人都是神色肃穆,不再说话,刘湛状似不经意扫向了代王。

“咦?”刘湛并不擅长天机,但这时在法阵下,只见代王安坐,就见着丝丝青气,淡淡的正在增长和凝聚,渐而浓烈,竟化作一朵青色烟云,又隐隐有蛟龙化出。

刘湛心中一跳,倒吸一口凉气,亲王及宰辅虽有青气,浓薄不一,却总有一丝黄气难以化去,可现在代王其气纯青,这是太子之相,故历代都以青宫称太子——难道天命果在代王?

喜欢赝太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