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的最后一口气怎么躲: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邹静在老家待了几天,每天吃吃喝喝,小日子过的很是滋润。

再是舍不得,但是该回去还是要回去,来的时候,可以说出了衣服外,没有啥东西。

等她们回去,那是一个大包小包的,让来接站的龚梵,都给吓了一跳。

“爸妈他们这到底准备了多少东西啊。”

“这里又不是没有东西。”龚梵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还是往车上搬东西。

“对了,是回去吃饭,还是出去吃饭?”

“我请客。”龚梵心情很是愉悦的表示他请客。

哇,龚梵竟然会主动提出请客?邹静如何不惊讶,“怎么了,遇到啥开心事了?”

“就是我,我有可能会升职。”

“回原单位?”邹静真的没有想到龚梵竟然还会升职,要知道他现在待的地方,就是职场黑洞。

做的不好,都不要担心会开除,但是想要升职很难,结果没有想到龚梵竟然都要升职了。

“我上次做的方案,让领导很是么满意,然后又解决了一件突发事件。”

标签]“领导问了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职场里,一旦大领导过问你的情况,就是记住你了。”

“正好上面有个位置,就让给我了。”

龚梵想想就激动,“真的,我以前时刻想着升职,结果在原来的单位,压根就没有升职,到了这里后,我压根就没有想过我会升职。”

“我想的是,我要努力学习,争取通过司法考试。”

“结果没有想到竟然惊喜来的这么快,我,我。。”龚梵深深的吸口气,“我突然觉得我其实有很多路可以走。”

“能通过司法考试,那是最棒的。”以前的他都是听父母的话,他们说做个公务员挺好的,他就去考公务员。

“说真的,我读的是法律,我当然是希望可以成为律师,可是我不敢提,因为他们不会同意。”

“如果不是我公务员做的不是很好,没有前途啥的,其实他们是不会同意我去考司法考试。”

龚梵太清楚林莉他们的想法,“结果现在我职场前途不再是漆黑一片。”

邹静能明白为何龚梵这么激动,小伙子这些日子一直都是给人压制,时间长了,总归会很丧,想着自己是否很没用。

现在猛地发现,他不是全然那么没用,其实他也是挺棒的时候,没有嚎啕大哭,其实真的已经是很克制了。

“对了,你爸妈知道你要升职了,他们是如何想的。”邹静觉得林莉夫妻知道这个消息后,指不定会让龚梵不要想着考司法考试,而是应该好好工作。

邹静的话,让龚梵脸色一黑,“他们当然开心。”

“又开始为我规划所谓的发展路线。”想起那天回去后,都能看到林莉夫妻对他发出久违的笑容。

“说真的,他们没有觉得,我是觉得很是违和,我都想问他们,是不是在他们眼里,只有给他们带去荣耀的我,才能是他们的儿子。”

“不然都没有笑容。”龚梵到现在都是意难平。

不会吧,邹静知道龚梵一直都是憋着一肚子的气,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直白。

“你不会这么问吧。”如果真的问了,邹静估摸着最后还是她背锅,谁让在林莉他们的脑子里,有的都是龚梵是最棒的,不会不听他们的话。

“我没有问。”龚梵摇头,“不是我不想敢面对他们的回答。”

“而是想也知道他们的答案。”

“我已经是不想去听他们的答案,因为知道了能如何,不知道又能如何。”

“我是龚梵,我会按照我制定的路线走。”对于龚鑫他们提出来的,啥发展路线啥的,他们想要如何安排,那是他们的事,他就按照他们的想法走。

来个阴奉阳违啊,能让一个妈宝男走到这么一步,这是要经历多少事啊。

“你可以的,看来我应该小心,指不定你.妈会好找我谈话。”当初和龚梵在一起还没有结婚的时候,林莉经常会找上门,各种的让邹静离开龚梵。

“你不是拉黑她了么,放心吧,她真的找你,都不会训你。

“也许还会拍你的马屁。”这些日子,龚梵经常会接到林莉打来的电话,问邹静何时回来,语气那是一个好。

啥米?林莉竟然要拍她的马屁?不会吧,邹静都惊呆了,“你没有问题吧。”

“你.妈怎么会拍我马屁。”

“是不是她动啥脑子。”林莉猛地对她好,真的是把邹静给吓的不轻。

难道是中间发生了啥事,邹静猛的看向龚梵,“你是不是又说了啥。”

“那个那个。。”龚梵其实请邹

死人的最后一口气怎么躲:

静吃饭,也要道歉的意思在。

“你说了啥?”唉,真的是不能期待龚梵的嘴巴,“大哥啊,你可是要做律师的啊,你应该知道要保密。”

“可是看看你的嘴巴。。”邹静真的都想说,大哥啊,你的嘴巴是不是能值一毛。

看着生气的邹静,龚梵速度的把那天林莉找她事提了小。

“小静,我真的就说了这些。”龚梵表示他真的可以发誓。

发誓?邹静无奈,“真的,我不想听你的发誓。”

“你发誓的内容,我是听的多了。”

“反正等孩子出生后,我们就去办离婚。”反正不管林莉如何对她,结果都是定了。

“而且小哲,他毕业后工作几年要回国发展,毕竟父母年纪大了,他身为儿子,要照顾一二。”

“至于我父母的补习学校,他们的精力也是有点跟不上,这两年他们会把股份出手。”

这话真的没有说错,邹哲是提过回国发展,邹钢是要出手培训学校的股份。

龚梵怎么觉得这是在针对他说的话,表情不由得难看起来。

“我这次回去,和爸妈聊了很多,学校发展的很快,资本已经进入,不是他们说的算。”

“上课的压力大,他们之前也是想着,小哲要在美国工作的话,他们想多赚钱给小哲买房子。”

“他们以后要去美国生活,起码要多存钱,万一小哲娶了一个老外媳妇,他们连自己父母都不管,还能管公婆?”

喜欢慢穿之璀璨人生请大家收藏:

邹静本来是不想急着买,毕竟如果曹宝刚创业的话,绝对需要钱。

可后来想想,曹宝刚是否出去创业都是一个未知数,他哪怕靠山不是第一大股东,但也不是一个小股东。

还有就是曹宝刚的实力放在那,一旦真的和公司闹翻,他直接出走,这样的局面不是公司高层和股东乐意看到的。

邹静估摸着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公司的大股东希望曹宝刚能听话,或者不会闹腾。

哪怕曹宝刚真的出来创业,是否会带上她,也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他也不是一个小菜鸟,在业界也是提的上人物,真的出来创业,要找投资人,难度应该不大。

而房价却是在涨价,所以昨天邹静已经签下买卖合同,因为是一次性的付款,所以很快就过户。

“我除了工资奖金外,我还会进行下股市操作。”

股市操作?姜琪当然知道啊,她以前也在股市里折腾,结果是没有赚到钱,反而是亏进去不少,没有想到邹静竟然会在股市里折腾。

看着姜琪紧张的表情,邹静掏出自己的资金账号,不对,应该是邹哲的资金账号。

姜琪扫了眼盈利情况,真的是惊呆了,“我的个神啊,小静,你,你。。”

这两年的行情怎么说那,真的不是很好,但是你说不赚钱吧,也不是这样,有人还是会赚钱。

但是能和邹静一样赚钱的,姜琪真的觉得不多,“小静,你真的好厉害,你竟然会做这个。”

“多研究数据,然后各种分析。”邹静想了下,之前没有和邹钢他们提,也是担心他们会想太多。

现在是个不错的坦白机会,“其实我不光是在国内投资。”

不光是国内投资?那是不是想说国外也有投资?“你让小哲去国外投资?”

不对,邹钢知道邹哲每天忙到死了,哪有时间去研究股市,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和现在邹静操作的股票一样。

“你通过小哲的户头操作?”

邹静嗯了一声,“是,虽然我和龚梵签了协议,资产分开算,可是我在股市上赚的钱,如果让他家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除了房子外,还有个百来万资产,哪怕林莉眼红,龚鑫也不会让她去闹腾。

可如果让龚家人知道,她名下有接近千万的资金,他们能不心动?

不管如何,邹静是不敢去赌,还是放在邹哲名下比较安全。

邹钢也觉得这么操作挺对的,“你弟弟如果不敢把钱给你,老子我不会放过他。”

“爸,小哲不是这样的人。”邹静知道邹哲不会贪这些钱。

就算他真的不还钱,邹静也不急,当初她都能赚到这么多钱,没有道理以后她赚不到。

邹钢知道邹静赚钱的来路后,也是长长的吐口气,

死人的最后一口气怎么躲:

饶是以前邹静一再保证,小日子一定会过的很好,可是身为父亲,怎么能放心下来。

不管何时,这个社会对单亲妈妈还是有很多看法,“你大了。”

邹钢一直都觉得哪怕邹静年纪大,可是没有邹哲稳重,以后还是要儿子照顾闺女,没有想到一场不幸福的婚姻,竟然让邹静成熟了很多。

“爸,我如果经历了这么多,还是没有点进步的话,我真的觉得我可以回炉重造。”

“你和妈,真的没有必要那么努力。”虽然邹钢他们没有提,可邹静知道,他们老夫妻这么努力打拼,努力把补习学校做大,其实还是想到时候好好照顾她们娘两,如同当初原主去世后一样。

邹钢看了眼姜琪,有些事不是他说的算,还是要看媳妇。

“你看我干嘛。”姜琪白了邹钢几眼,“不知道谁,一直说,以后闺女会很辛苦,我们要努力赚钱,咋的,这话不是你说的?”

看着气势汹汹的姜琪,邹钢能咋办,“对对,是我说的。”

“可你也没有反对啊。”真是的,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么觉得,算了,不和媳妇争整个,真的是没有办法争。

“都是我的错,不过,小静,你能赚钱,是你的本事,我们也没有到可以享福的年纪,我们当然要再努力一把。”

“而且你想想啊,我们开补习学校,不光是为了我们,还有很多职员。”

“还有很多学生。”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很多时候,学校该如何走,真的不是我们说的算。”

邹钢一脸的无奈,说实话,培训学校以后的发展,已经不是他们几个老师能说话的份。

不是邹钢他们说的算?邹静记得当初邹钢提过,是他们几个老师凑钱开的,股份也是他们按出资算的。

怎么现在邹钢会这么说?“是不是有资本进入?”资本是个好东西啊,但是怎么说那,很多项目的创业人,最后黯然离场,都是资本的关系。

邹钢嗯了一句,“当初开第一家分校的时候,钱不是很够,老黎说他认识的一个人,可以加入。”

“是不是当初说了,就是投钱拿分红,不会管学校发展。”

“结果等钱投入,对方会慢慢的提出要求。”

“然后你们中间有人也站在这个后面加入的资本那头。”如果是全部老师都是统一立场的话,对方也只会让步。

可偏偏现在应该是老师内部有了矛盾,邹静觉得对方指不定早就已经和几个老师谈好了,然后再入场。

邹钢嗯了一声,“真的是没有想到会这样。”

“那你和学校签订了多少年的合同。”邹静就想知道这个关键问题。

“没有签啊,毕竟我们是股东,学校发展的越好,我们赚的钱才会更多。”

没有签合同啊,那是真的很好,“如果你们俩觉得不想留在补习学校,那就找个时间把股份卖了。”

“然后你们就和以前一样,就在家简单的开个补习班。”

“小哲那头的话,他的学费,你们真的不要操心,还有我也能照顾好我们母女。”

邹静感觉对方所图不小,也许等以后账本都有可能动手脚,真实赚多少钱,不说会克扣的很过分,可是会慢慢的动死人的最后一口气怎么躲手。

邹钢和姜琪虽然就关注教学,可他们也不是全然一个傻子,之前有顾忌,而现在他们没有顾忌。

“要不,我们就把股份给卖了,理由就是想在小静那边买房子。”邹钢想着这个理由不错。

“可以。”姜琪总觉得后面加入的那人,油头滑脑的,对对方也有有很多的不满。

喜欢慢穿之璀璨人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