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刘牧樵也只延误了航班45分钟,他一上飞机,飞机就移动起飞了。

头等舱里的顾客都有些惊讶,他们是知道飞机不起飞的原因,就是为了等这个顾客。

太年轻了吧。

他们想象不出一个不到30岁的人,怎么会是一个重要旅客。

他们做了无数种的假设,没有任何一种假设能够解释眼前的这种现象。

在他们的推测中,能够让航班推迟起飞的重要顾客,只有从“官”这个角度考虑,但是,不到30岁的人,即便是再红的根,也不可能出现这样年轻的“高官”。

有人试着问:“请问贵姓?”

随便问人家的姓名一般都是很忌讳的事,但是,假如人家身份也很高的话,问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刘牧樵转头看了一眼,一个50多岁的男子,眼熟,哪里见过。

哦,对了,有名气的地产企业家。

“姓刘。您是万雷?万总,对吧?”刘牧樵认出来了,他就是有名的企业家万雷,一个传奇人物。

“是的,我是万雷。”

万雷似乎也猜到了刘牧樵的身份,但是不敢确定。因为,刘牧樵是大企业老板,也是名医,而这些身份不足以让他成为重要旅客。

重要旅客一般都是公务人员。

而企业老板,名医,你可以买私人飞机。在普通客机上,你没有特权的,最多就是你用更多的钱买一张头等舱座位。

“我是刘牧樵。”刘牧樵自报家门。

“噢,我原来猜对了!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飞机上相遇。刘教授,你这是回清江市,回医院吧?”

聊天都是聊这样无聊的话。

坐这个航班,我不是飞清江市,回安泰医院,难道我还能去别的地方?

刘牧樵笑了笑,算是回答了万雷的问题。

“万总去清江市,是去你们的分公司指导工作?”刘牧樵问。

“真巧,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最幸运的人。我就是去你们医院,找您看病的,谁想到,在飞机上就遇到您了。哈哈,哈哈,我万雷真的是太幸运了。”

万雷发自内心笑了。

迷信这东西,很多人都有点,运气这两个字,都会比较在意。

找刘牧樵,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谁知心想事成,在飞机上就遇见了。

他是满心欢喜。

“你是哪方面的毛病?”

刘牧樵本能就对疾病感兴趣,并且是越复杂的病,越难的病越有兴趣。

“我的胸椎,有一个血管瘤,花城,京城,还有国外的几家大医院都看过,说我的血管瘤会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增大,到一定程度就会破裂,那个时候,我就将从腰以下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万雷说着,脸上有几分戚容。

“嗯,你带了核磁共振片子吗?”刘牧樵说。

“带了,在包里。”

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

万雷对空姐说,“我想从包里拿一样东西,可以吗?”

头等舱里的空姐犹豫了3秒钟,说:“可以,我帮您拿。”

万雷从包里拿出一大捆片子和资料。

“一两张就可以了。最近的那张。”刘牧樵说。

5分钟后,万雷终于从几十张片子中找到了最近的两张片子。

刘牧樵对着光线看了起来。

一看就是15分钟。

“怎么样?”万雷急着问。

“他们说的没错。你这个血管瘤长在靠近脊髓运动束的附近,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血管壁会越来越脆,血管瘤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会越来越大,大了会压迫神经,破了,就更加压迫神经。”刘牧樵分析说。

“然后就瘫痪了?”万雷接着说下去。

“嗯,一般来说,瘫痪是必然的。”刘牧樵说。

“有办法吗?听说你们医院的脊髓外科世界领先,你是这方面的巨匠,求您了,刘教授,您得帮我想点法。”万雷急切地说。

“办法是有的,别慌,你这毛病,我有两套方案,供你选择。一是马上做手术,排除这颗炸弹。二是等你有症状了,再来处理。这两套方案都行,就看你的选择了。”刘牧樵把片子还给万雷。

“您认为哪个方案更好?”万雷当然不会自作主张,他习惯要别人给他最佳答案。

他做企业也是这样,下属向他汇报困难的时候,他会要求下属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可以是多个,并且还要求下属预先选择最佳方案。

他再根据情况做出决策。

这样,既为他做最后决策提供了参考意见,也训练了下属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他这个团队能力非常强,万雷考虑了退休,因为,他这个团队已经不需要他亲自处理问题了。

这些年,万雷做的事就是吃喝玩乐,他还到哈佛自费学习,要弄一个国外的博士文凭。

刘牧樵摇头,说:“都是最佳方案,这两个方案,你可以抓阄来解决。”

万雷不懂。

既然是两个方案,就一定有一个更优秀,当然,可能会各有优劣,但利大于弊,其中必有一个。

刘牧樵见万雷疑惑,就说:“是这么一个道理。这个血管瘤,估计啊,破裂的时间,压迫神经的时间,不管是哪种形式,都在15年之后。你现在是55岁。55加15等于70岁。你如果预期活不过70岁,这台手术做,还有必要吗?当然,你活过70岁,血管瘤即使破裂了,我们还可以做手术补救。补救手术的效果,其实也一样,生活自理没一点问题。现在,你该可以选择了。”

刘牧樵说到这里,接着说:“你别见怪,我是医生,医生嘴里的生生死死是不会有顾忌的,每个人最终都要走这条路,死是每一个人必然的结果。所以,我们医生说话,从来不会讲忌讳,希望你别生气。”

万雷挤出了满脸的笑。

“是的,是的,每个人都会要死的。死,关键是要干净利索。我就是担心死得拖泥带水。”

万雷对死亡是有过思考的。有的人瘫痪在床,没有生活质量,生不如死,倒不如一死了之。

“对于死,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今天的想法是这样,过一些日子,想法可能又不一样了。有不少人,过得很悲惨,他们也希望活下去。也许,这才是人性。”

刘牧樵在医院见多了,很多人长期卧床,他们最怕的事依然是死亡。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刘牧樵不需要任何人开路,但汪永年总队长死活不同意,硬是在前面开路,把刘牧樵送到机场。

果然,刘牧樵从特殊通道进去了,证明了刘牧樵没吹牛逼,他确实属于“重要旅客”。

重要旅客有几种说法,也有说“特殊旅客”的,也有说“超级VIP”的,他们有权让飞机等他。

让飞机等顾客,用脚趾头都想得出,这种人物是何等的重要。

潘郑国惨了。

刘牧樵不要他开路,汪永年也对他虎着个脸,他既不敢开路,也不敢不去,只好在刘牧樵宾利车后面跟着。

警车一前一后,刘牧樵的规格显然是超标了。

警车开路与护送是有严格规定的,无论如何,刘牧樵还不到这个级别,差很远。

送走了刘牧樵,汪永年不理潘郑国。

潘郑国急了。

“领导,您一定要救我,我错了,我一定想办法补救。”潘郑国脸色已经不像活人。

“怎么救你?都到这个地步了,你也看到了,他可以让飞机等他。”汪永年冷冷地说。

“我知道,这次是真的闯了大祸,你不救我,我死定了。”潘郑国眼泪都要掉了。

“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汪永年转过头认真地说。

啊?

你领导竟然不知道什么事?

潘郑国傻眼了。

这样也可以?

汪永年见他一脸的诧异,冷笑道,“基本情况刘牧樵已经跟我讲了,我相信他的话,这样一个人物,他的话我绝对相信。只是,详细情况我不知道。或者说,你为什么要偏向姓任的?”

潘郑国说:“其实,我也不是偏向姓任的。您也知道,刘牧樵的司机兼秘书彭珊,平常很嚣张,我想治一治她。”

汪永年瞪了他一眼,说:“嗯?你治她?放肆!我们只能按规则行事!只要是条例认定她没责任,我们就不能意气用事。”

潘郑国哭着脸,说:“都是他们害我!”

汪永年说:“谁害你?”

潘郑国说:“中队长,几个中队长,是他们怂恿我的。”

汪永年顿时心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他得罪了人!

事情其实不要脑洞大开,有过行政经验的人,一下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汪永年冷冷地笑了笑,转身钻进自己的车里,一踩油门,车一下就冲出几十米,留下潘郑国愣在那里反应不过来。

“他们害我!他们害我!我有他们好看的!”

潘郑国是最近从司法局调过来的,工作方法简单粗暴,为了在片区搞一个形象工程,折腾下属怨声载道。

再加上潘郑国人品不咋的,喜欢和权贵和有钱人厮混,这次被下面的人逮住了机会,怂恿他严查彭珊。

潘郑国来大队任职就听说过彭珊的事,知道彭珊喜欢和横强的开豪车的人斗气,每一次她都赢了。

他不忿。

你做过特警就不得了吗?你长得好看就不得了吗?人家有钱人碍你事了?有钱了,买了豪车,在街上横强一点,需要你打抱不平吗?

再说,有钱人,开豪车,霸道一点也应该啊!

潘郑国的立场是站在权贵这一放的,认为有钱人为国家做贡献更多,他们消费多,他们纳税多,还养活了工人,给点特权给他们应该啊。

你彭珊看不惯他们,我就看不惯你!

这一次,刚好老朋友任总的劳斯莱斯幻影被彭珊撞了,严格按交通规则,是任总强行加塞以至于相撞,但是,彭珊在之前两次超越了任总的劳斯莱斯。

你两次超车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挑衅吗?

任总年轻,才30多岁,

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

父亲搞房地产,赚了不少的钱,朋友特别的多,特别是在某些权力部门有几个硬核的朋友,就譬如潘郑国,他平常就比较任性。

特别是你宾利车硬超我的劳斯莱斯,这是几个意思?

他一气之下,追上去,强行加塞。

结果就撞了。

两辆车的速度都快,相撞,结果不言而喻。

其实,站在彭珊这个角度,她今天确实没有挑衅,她是急于赶路,超过了人家的劳斯莱斯。

她要玩,绝不会拿刘牧樵的宾利玩。这是原则。

彭珊自己有几辆车,其中悍马和大G,碰谁谁死。

潘郑国是任总父亲的好朋友,与任公子也是好友,他的劳斯莱斯上牌还是他帮忙挑选的号码,4个8,1个A,也就是京·8888A

为朋友两肋插刀。

潘郑国当然要帮任总啊。

何况,他正想治一治彭珊。

他的4个中队长多次在他前面说,希望大队长出面治一治彭珊。

潘郑国这次是一举几得。

再说,交通事故判责任,还不是他一句话?

他看了录像,就把责任给了彭珊,并且还加上一条,彭珊有挑衅行为。

这个性质就不同了,你在公路上挑衅,不配合的话可以入刑。

当然,潘郑国也不是莽夫,彭珊什么人他还是了解了一下,刘牧樵的司机兼秘书,曾经是特警出身,在京城给领导开了3年的车。

至于是帮谁开车,他就不知道了,也不可能让他知道。

再了解一下刘牧樵,他被一个信息蒙蔽了,都说他是医生。

也就是说,刘牧樵两个身份,医生和企业老板,他脑子里主要还是医生这个职业。

假如潘郑国知道刘牧樵这个老板比任总还牛逼的话,他也许会换一种方式处理这件事。

现在几个中队长都说刘牧樵也就是一个医生,第二职业才是搞企业的,所以,他的印象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医生,兼职做企业,赚了钱,还买了宾利车,还有专职司机。

应该是赚了不少的钱。

这也是潘郑国狮子开口的原因,320万的修理费。

他不相信刘牧樵比任总牛逼。

现在的事情变得很糟,原来刘牧樵比任总牛逼得不知多少倍,看看汪永年总队的态度就明白了,1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0个任总比不上一个刘牧樵。

得想办法挽救局面。

他想到的还是汪永年,只有求他。

于是,他开车上路,一脚油门,警车冲进了街道,把街上的很多司机吓了一大跳。

正准备发怒,一看是一辆警车,都乖乖的把脾气吞进了肚里。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