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儿子说明你前世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九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原本他对于外面那位圣宗老祖宗不屑一顾,因为对方表现出来的样子,简直太有辱我辈修士的风范了。

我辈修行者,行于天地间,当行的直走的正,又岂能做那等阿谀之事!

那张嘴闭嘴之间的陈先生,那说话做事都不忘看看陈先生。

亏他还是一个老祖宗呢,看来西域之地真的是没落了。

但是在目睹了那位陈先生的神秘和强大后,九祖开始认真思考起来,自己还活着那会,还年轻那会曾经学过的一些手艺,好像确实用的上呢……

难怪自己那位父亲有次大醉之后曾经说过,这老手艺永不过时,当你发现实力不够的时候,那就手艺来凑。

当时没有体会,现在想想,老爹可能……也许,在射日神弓大人身上那么实践过?

要不然他的感悟怎么会那么深对不对?

是以,九祖这会正在那棺椁之下仔细回忆着昔年父亲教过的老手艺呢,冷不丁听到张若愚话,马上看向了那画面。

画面之中,陈云一行四人已经完全通过了阵法,来到了那仿若可以遮蔽世界的青铜巨门之前。

“区区一扇青铜门而已,以陈先生之能,这青铜门又如何能拦得住他呢。”九祖语气平淡道。

啊?张若愚呆住了。

九祖为什么会这么说,在这之前,九祖可不是这般模样的!

活葬入棺椁之中,死后通灵,有着无边怨气,而且还被完全镇入其中,万古岁月以来一直充当守墓人。

虽然一直以自己的理智压制了这种怨恨,但是九祖的话音之中都能听出那怨恨,想要灭绝一切的怨恨。

最重要的是,在这之前,九祖可是说过,那阵法无人可破,而这两扇青铜门,可是要比阵法更加强大!

因为阵法是射日神弓所布,而这两扇青铜门,那是在亘古之时,大墓中那位被下葬之时由当年的大能所设置。

那是已经埋葬于历史之中的伟大存在,是现世根本无法想象的强大。

没有人知道是谁设立了大墓,更没有人知道大墓中这位和设立大墓那位之间的关系。

射日神弓或许知道,但是在张家老祖也消失后,射日神弓就再不会和张家人交流。

当然,祂依然遵循着契约,依然在为张家传承着射日神术。

结果也就是这么一会儿,这位九祖居然开始说陈先生的好话了!

刚刚那句,是给陈先生说好话吧,可是九祖,您现在在里面,就算是说好话,也有点太早了吧……

九祖自然不知道张若愚在想什么,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来一句“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之类的话。

原本不知道陈先生的强大,但是在见到了之前那一幕后,九祖便开始猜测了,这么一位疑似射日神弓原主人的大能,以他之能,又岂能不知道自己在里面窥探呢!

是的,在九祖眼里,这位陈先生,应当就是当初射日神弓的主人!

因为除了这个,没有办法解释张若愚和他遇到的情况。

射日神弓虚影不敢指向这位陈先生,宁愿自行崩碎,亲手布置的阵法,那只能遵循本能行事的阵法之灵,在遇到陈先生之后居然主动撤掉了阵法!

这么种种结合起来,只有这么一个结果,那就是,陈先生便是射日神弓原本的主人。

世间的法宝神兵都是有其主人的,亦或者说是执掌者,这是张若愚不敢想的禁忌话题,但是九祖却不在乎。

他都已经不是原本的九祖了,他只是拥有九祖记忆的,从九祖尸体中诞生出来的一个意识而已。

是以九祖知道,如果对方真的是射日神弓的主人,那么对方就真的是一个彻底的老怪物。

不说这阵法之灵对其的敬畏,就单单说对方的神通广大,那也非常人所能想象。

这样的大能,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自己的窥探呢,九祖还没自信到那个地步呢。

而如果对方早已经发现自己的窥探,那必然是可以知道自己在这里说什么,做什么。

那么在如此的情况下,自己肯定得提前说好话了。

他当然不知道,陈大官人,从来没有这个爱好……

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通过这样的阵法来反向检测对面的情况。

他可以随意以自己的意识具现化那些强大的法宝,也可以随手将那些远古大能的神通阵法使出,但是前提,这些东西他必须得知道。

是以在很多情况下,陈云才只会念诵道德经,旁人觉得他强大无比,但殊不知陈大官人也只会念道德经了……

还是那句话,陈云知道自己很强,但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强,他的认知局限了自己力量的使用。

青铜巨门之前,陈云站在地上仰头看去,两世为人,也算是见多识广而且文采斐然,然而陈大官人也只能说出俩字:“卧槽!”

真的高,真的大,几乎是将他想象中的青铜巨门完全还原了出来。

那青铜巨门之上的细节,更是和他前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该死的,如果之前陈云还不能确定,那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得出结论,这青铜巨门,或者说,这里面的一系列东西,绝对和自己有关!

就算不是当初自己弄出来的,那也和自己有关!

不过也算是慢慢习惯了吧,当年自己搞出来的事可太多了。

你说勾搭那些个女修也就罢了,人家穿越洪荒都是和嫦娥啦,和三霄姐妹怎么怎么样,怎么自己就去招惹金灵圣母女娲娘娘这些了。

不过还好是金灵圣母不是龟灵圣母……

难道咱当初的眼光就那么高吗?

陈云在发呆,龙虎玉如意琢磨了一下,还是轻声道:“陈先生,你看……我们现在进去吗?”

“我不是有意打扰,主要是吧担心您在这里被这阴煞之气给冲一下……”

这话一出口,宫殿里的九祖和后面的吴光嘴里齐齐吐出仨字:“不要脸!”

当然,九祖是说出来的,吴光是在心里想的。

你这样的,也算是一方强者了,吴光可是很清楚,自己得到了太阳王的力量化作了金乌,却被这老者一下子打的粉碎。

这般强者,现在居然如此说话,真正是……让人所不耻!

而九祖骂完却开始沉思了,该死的,没有想过陈先生身边居然已经有了这等小人,这可是老夫的强大竞争对手啊!

早请示晚汇报,这是龙虎玉如意的经验之谈。

要不然你以为当初金灵圣母法宝一大堆,为何只有他化形了,而且得了好处成功地活过了那段埋葬的岁月。

别看当了什么圣宗老祖宗,这么说话龙虎玉如意一点都没事,咱本来就是主人的一件法宝,现在只不过由跟着女主人变成了男主人而已,有什么的嘛。

而且面前的青铜门他确实没办法进去,这青铜门之上透露着上古的气息,这是龙虎玉如意特别熟悉的气息。

那种经历了历史和时间冲刷的感觉,让龙虎玉如意根本没想法。

只是……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如此浪费,这所谓的青铜巨门,分明便是用那九幽黄泉之河内的幽冥铁打造!

如此巨大的幽冥铁啊,想当年,黄泉河畔的那些个老鬼,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幽冥铁都能大打出手。

产自于黄泉河底的幽冥铁,乃是修鬼仙之道的强者们一等一的宝物,只是那黄泉之内不是一般人能进去。

即便是进去了,也得小心谨慎,不敢在里面待太长时间,因为若是时间长了,黄泉之力便可以洗去所有的力量,将修士化作黄泉河内永世沉沦的一具孤魂野鬼。

如今居然用这么大的幽冥铁,这让龙虎玉如意怀疑,当初建造这大墓之人是不是把黄泉的底都给刮了个遍……

更让他觉得暴殄天物的是,幽冥铁之外居然覆盖了一层青铜,是的,就是那最为普通的青铜!

这简直……真是无话可说,就好像用诛仙剑切菜一般的感觉,

生儿子说明你前世免费阅读*

让龙虎玉如意有种不吐不快之感。

啊,陈云回过神来看看龙虎玉如意道:“对对,我们要进去,只是……陈某好像有种感觉,这青铜巨门貌似和陈某当初有点关系……”

他不敢把话说死,因为真的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弄出来的。

这……龙虎玉如意只是愣了一下,旋即马上笑道:“原来是出自陈先生的手笔啊,我也是说嘛,这青铜巨门一下子便能看出来,艺术造诣极其高深,你看看这花纹……”

嘴里说这话,龙虎玉如意不留痕迹地抹了一把汗,还好自己应变快,早就该想到了,这般行事风格,确实是陈先生的手笔呢。

当初他还不是拿自己的本体砸过核桃嘛,最开始自己还想反抗来着,但是后面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陈云摆摆手示意不要太过了,怪不得古代那些个皇帝们都喜欢奸臣,你看看,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前世看的有本叫仙逆的小说里,那王老魔身边不还是跟着许立国嘛对不对。

不过如果这青铜门真的是自己所立,那应该会听自己的话吧……

脑海里想着这些,陈云缓缓地伸出手来贴在了那青铜门之上。

身后的吴光已经完全不敢说话了,原本他嘴里还不停念叨太阳王的愤怒,但是现在发现,这青铜巨门吗居然和这位陈先生有关!

这……真的不敢想象。

宫殿之内,张若愚同样一脸呆滞道:“青铜巨门和陈先生有关系?这怎么可能,这大墓建立之时陈先生便已经在了?”

这怎么可能,陈先生是很强,而且很神秘,但怎么可能会活过如此漫长的岁月。

生儿子说明你前世

他下意识地没去想那个让他心神震荡的答案。

而在棺椁里,九祖已经将张若愚没有想的那个结果想到了,如果这位陈先生便是射日神弓当初的主人,那便一切都说的通了。

埋葬了当初自己击杀的对手,立下了大墓,只是不知道后面为何里面的尸体重新诞生了意识。

射日神弓因此在此布下阵法,设置封印将大墓完全封锁。

陈云的手已经伸到了青铜门之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的原因,这门上极其的冰冷。

不过很快,陈云便感觉到手掌变得温暖起来,那门上的纹路好似感觉到了某个意识的降临,泛着幽蓝色的光芒开始亮起。

没过多久,陈云将手缓缓放下,身后的龙虎玉如意脸现急切道:“陈先生,情况如何?”

陈云笑了笑道:“还行。”

还行?什么叫还行?

龙虎玉如意在遐想之时,陈云已经向着面前的巨门说道:“好了,开门吧!”

声音很平常,语气也很平常,就好像是一个主人回到自己家里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一般。

然而,这平常的一句话说出之后,整个青铜巨门忽然开始震动!

巨门之上的所有纹路齐齐亮起,大门之内,那黑色土地周围的阴煞之力如同被鲸吞一般席卷进入大门。

咔咔!伴随着剧烈的碰撞之声,那平日里只会开启一个裂缝放阴兵出入的青铜巨门,开始缓缓打开。

张若愚脸现震惊地看着那缓缓开启的青铜巨门,却是怎么也无法止住真灵的震动。

他有想过陈先生会轻而易举的进来,但那是陈先生以玄妙至极的神通越过这青铜门的,他根本没想过陈先生会将这青铜巨门直接打开!

这怎么可能呢,张若愚嘴里道:“九祖,我张家好似有记载,这青铜巨门,从未开启过吧……”

棺椁里,九祖的声音响起:“没错,从昔年射日神弓发现这大墓时开始,这青铜巨门酒从来没有完全开启过。”

毕竟那所谓的裂缝,对于青铜巨门来说更像是震动之中产生的,因为这巨门太大了。

“只是……”九祖的声音有了一丝停顿道:“老夫更为好奇,连青铜巨门都被打开了,里面那位为什么还没动静呢?”

而接下来一句话九祖放在了心里,除非这大墓真的是陈先生所建!

是啊,张若愚同样好奇,为何里面那位还没动静呢,那位可是早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只是无法走出大墓而已。

如今青铜巨门开启,对于里面那位而言就好像是自己家的门被打开了一般,他居然还能忍住不动?

轰隆!伴随着一声巨响,巨门已经完全开启了。

龙虎玉如意好奇地看向了里面,因为这巨门的原因,里面和外面就好比是两个世界一般。

浓郁的阴煞之力从内里涌出,这些阴煞之力被巨门封锁了不知道多少个年月,已经形成了实质。

内里更是有着数不清的阴煞之灵!

这些阴煞之灵无形无相,但是却又诡异地形成了任何你所能想到的任何形状,那些巨大的阴煞之灵,甚至形成了如同真龙和凤凰一般的形态!

龙虎玉如意都惊呆了,道:“居然有如此多的阴煞之灵,这门内到底有多少尸体在埋葬!”

阴煞之灵,那可是只有一些极端之地才会诞生的传说中的存在,那是阴煞之力浓郁到了极致之后,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偶然形成的生灵。

因为阴煞之力的原因,这些生灵的智慧不会太高,但是却对生气极其的渴望,一只阴煞之灵,便可以将一方天地的凡人吞噬一空。

那些巨大的阴煞之灵,绝对是吞噬了不知道多少的同类形成,即便是有着无边圣德之力,龙虎玉如意都在瞬间退却。

这么多,还如此强大的阴煞之灵,简直是匪夷所思,就算里面埋葬了一位惊天动地之人,也不可能形成如此多的阴煞之灵。

一边退,龙虎玉如意一边喊道:“先生,绝对不能让这些阴煞之灵出去,它们若是出去了,西域便完了!”

阴煞之灵渴望生气,凭借着本能行事,但若是离开了这诞育它们的地方,便会如同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般慢慢地散去。

但是,里面那些个强大的存在,那分明和生灵也没有区别了,吞噬了足够的生气之后,它们甚至可以化形为人!

虽然已经决定跟随陈先生,但身为圣宗老祖宗,在西域之地如此之久,他对这里也有着几分香火之情。

若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让西域变为绝地,那会让自身的真灵永远沉沦的。

陈云闻言脸色严肃起来,龙虎玉如意说的对,就算是他陈云,也不可能放任某个地方化为绝地的。

他并非那种可以将天地重担都挑在肩上的人,就算是好铁,又能打几根钉,天下受苦受难的人太多了。

但是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事,那绝对要管!

没有犹豫,陈云一步踏出,转瞬间便来到了青铜巨门之上,意识之中,某件早已经具现化的法宝突兀地出现在了现世!

但凡天地万物,不出太极阴阳五行,随着陈云的动作,一张太极图便出现在了空中。

陈云向着下方再次一指,那太极图陡然之间便化作了一道金桥!

金桥无有来处,无有去处,便好似驾在了天地之上,驾在了无边苦海之中,下方的地火风水一切都被定住,桥上却是安静祥和。

眨眼之间,下方冲出去的无数阴煞之灵全部都被定住了!

啊这……原本很着急的龙虎玉如意待在了原地,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道德天尊到底给了陈先生多少法宝,太极图这般镇压人教气运的至宝也能给出去?

不是他龙虎玉如意没见识,相反,在此地除了陈云之后,可能他就是最有见识的那个了。

最起码龙虎玉如意相信,其他人绝对不可能知道面前这件法宝的名声。

正所谓:混沌未分盘古出,太极传下两仪来。

四像变化真无穷,俱在八卦五行中。

先天至宝很多,但是可以镇压气运者却是寥寥无几,便是自家主人的老师,上清灵宝天尊手中那号称天地第一杀伐至宝的诛仙剑阵,也无法镇压气运!

这太极图可是三十三天外太赤天玄都的真正至宝,乃是道德天尊立下人教的镇世之物!

他更没想到陈先生居然会用出此宝来!

论及地位,也只得阐教教主,玉清元始天尊手中的盘古幡可以媲美的!

当年道德天尊肯定和陈先生发生了什么事,龙虎玉如意暗中猜想着……

他却是不知道,陈大官人用什么法宝那是随意的,想到什么用什么,只不过是刚刚正好想到了太极图而已,随手便用出来了……

别看这里的阴煞之灵如此之多,还强到让龙虎玉如意咂舌,但对于自身而言,也只是一记袖里乾坤而已。

而这,不单单是龙虎玉如意看呆了,里面的九祖和张若愚都看呆了。

即便是张若愚,在开始的时候也只是见到过陈云的法宝,而没有见过对方真的出手。

刚刚大门洞开之际,九祖已经连声喊着坏了,因为他忘了,这大墓之内已经诞生了数不清的阴煞之灵。

而若是没有那条石板路的保护,这大墓几乎可以说就是一个绝地,任何人都无法进来。

生人进来的唯一后果就是被那无边的阴煞之灵吞噬。

大门开启,那些个阴煞之灵感应到了外界的变化,自然会被生人的气息吸引,逃出大墓。

结果还没等他提醒呢,那位陈先生居然直接出手,瞬息之间就将所有的阴煞之灵拿下了。

张若愚咽了口唾沫道:“九祖,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继续看着嘛?”

九祖沉默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说道:“你先看看宫殿之外。”

张若愚带着好奇来到宫殿门口向外看去,这一下他直接呆住了。

因为这青铜巨门内,宫殿之外的所有阴煞之灵,此刻全部都被镇在了原地!

这……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陈云落于彼岸金桥之上,看着下方被定住的阴煞之灵,原本是打算将其赶回里面的,但是想了想之后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袍袖一抖,那只最大的阴煞之灵便落入其袖中,满意地点点头,这才驱动了太极图。

彼岸金桥下方一震,阴阳二气流动,所有的阴煞之灵全部被送进了青铜大门之内。

“好了,我们进去吧。”

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请大家收藏:

龙虎玉如意压根没将面前的阵法放在眼里。

确实,这阵法的力量很强,强到便是他觉得自己的本体都有点危险的地步,但那没关系,有陈先生在身后,咱还怕什么。

而且这阵法,即便是以龙虎玉如意的眼光来看也是相当不咋滴。

甚至他可以这么说,这阵法之所以如此强大,就是靠着那股力量硬生生撑起来的。

别看龙虎玉如意名声不显,和那些个至宝们比起来差点,但是长年累月跟着金灵圣母,自问在阵法之道上也算是有点见识。

金灵圣母可是灵宝天尊的亲传弟子,而灵宝天尊是什么人,天地之间阵法之道的最强者之一,你甚至可以把那个“之一”去掉也没事!

而面前这阵法,不论是架构,还是其他方面,都可以说极其的简陋。

当然,这是龙虎玉如意的眼光来看,还是那句话,他常年跟着金灵圣母,耳濡目染之下,已经算是半个大师了。

在大师眼中的简陋阵法,其实放在别人眼里已经是不错了,最起码在九祖眼中,这便是他见到过最好的阵法,没有之一。

龙虎玉如意一脸随意地走入阵中,那阵法感应到有外人侵入,瞬间开始了运转。

一道道的金光开始闪烁,眨眼之间这里便已经成为了金光的海洋,而若是仔细看便能知道,那哪里是什么金光,分明便是一支支的金箭!

而在那金箭的深处,更有九张和射日神弓一般无二的巨弓正缓缓升起,这里是射日神弓的世界!

若是其他人,即便是张若愚进来,在这无止境的金箭力量之下也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说白了,这阵法其实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封印。

封印着里面大墓之中的那位,而外面的布置,也就是防止一些修为没那么强的人进去。

这里便是射日神弓眼里的强和普通练气士眼中的强。

玄仙修为放在中域已经是一方强者了,但是在射日神弓眼中,仍然是弱者。

面对着这等情形,龙虎玉如意只是挥挥手,那柄绿色的玉如意便再次浮现,只是气息比起之前弱了很多。

之前那是本体,而这次,只是本体的一缕气息。

意识一动,那绿色的玉如意便化作流光进入了阵法深处,向着某个部位狠狠地击去!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便见那阵法一震,旋即整个地浮现

生儿子说明你前世免费阅读*

了出来!

原本只有金光包着青铜巨门,而现在便可以看到,那金色从天上蔓延到了地下,这才是阵法的本来面目!

只是为了节约力量,这阵法平日里只有一部分在运转,而龙虎玉如意精准的一击,直接将其整个浮现。

在如此情形之下,龙虎玉如意还有空向着陈云喊道:“怎么样陈先生,这就是一个二把刀阵法,您看是不是。”

他这自认为是陈先生面前耍大刀了,毕竟陈先生何等身份,既和灵宝天尊道友相称,又和自己的主人关系密切,阵法一道对于陈先生,那想必也是小道耳。

当然,龙虎玉如意想的大差不差……陈大官人他懂个屁的阵法,在他眼里,这些个什么阵法都一毛一样的,反正分不清楚。

不过,不知道阵法并不妨碍他破阵,翻天印来一下再说,实在不行彼岸金桥镇压地火风水,就不信还有什么阵法能运转……

陈云笑呵呵地看着,便在此时,他的眼神一顿。

虽然不知道这阵法是个什么玩意,但是陈云的目光却看到了那阵法之外,一股股的力量正从青铜门之中进入那阵法。

“这阵法居然还是有人操纵的?”陈云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不过想了想后决定还是不通知龙虎玉如意。

身为一名阵法大师,随机应变这种小事想必你绝对没问题吧!

龙虎玉如意当然不知道这些,他依旧根据自己记忆中的理论来攻击着面前的阵法。

然而,正当他攻击到又一个节点之时,忽然,阵法之内起了变化!

那无边金光一反常态般全部褪去,环绕凝结,顿时形成了九支粗大的金箭!

那金箭搭在了九张巨弓之上,分列乾坤方位,却是在瞬息之间,居然将四面八方全面的封锁了。

这一下龙虎玉如意顿时傻眼。

还是那句话,他曾经跟随金灵圣母很多个岁月,理论知识极其丰富,但是,那会的龙虎玉如意可是还没有生出灵智!

况且,就算生出灵智,金灵圣母也不可能让自己的法宝去破阵。

是以龙虎玉如意只能算是理论知识极其丰富,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算是半个大师,理论方面确实算。

但是实际中,有了阵法主人的操作之后,这阵法便完全不同了。

感受着那金箭之上透露出来的无边杀伐之力,龙虎玉生儿子说明你前世如意感觉到了危险。

但是看看外面,陈先生正一脸微笑呢,好似在鼓励着他,咬咬牙,龙虎玉如意身周,无边的圣德之力浮现,化作了一本巨大的书籍!

正是之前他给出地圣德之书,此刻这圣德之书迅速膨胀,将龙虎玉如意的身形牢牢地护住。

原本咱是想靠着技术来着,但是现在发现,还是硬抗最好了……

九支金箭发出,与圣德之书发生碰撞,爆出了惊天的波动!

宫殿之内,张若愚一脸紧张道:“九祖,您不会……不会杀了他吧?”

九祖笑了笑道:“老夫只是教训一下他,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才见过几个阵法,居然就敢如此说话。”

金光散去,露出了龙虎玉如意的身影。

他确实没什么大事,虽然原本并不是那种天生地养的法宝,但毕竟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又得到了一些奇遇,是以力量是真的不弱。

只是胆子依旧有点小而已……

九支金箭的力量被他完全挡住,自身只是受了一些轻微的小伤。

这下子轮到九祖吃惊了,因为他刚刚确确实实催发了阵法的力量,那力量可不是他能控制的……

这圣宗的什么老祖宗这么强?

然后九祖既看到,那位圣宗的老祖宗就像是屁股着了火一般瞬间便出了阵法,到了那陈先生身边。

“先生,怎样,我做的如何!”

陈云扶着自己的额头叹口气道:“我无话可说。”

九祖在嘴角抽搐了半天之后,他在犹豫到底应不应该放开阵法之力,总感觉那圣宗的老祖宗极其不靠谱一般。

“你还是跟我来吧。”陈云无奈道。

带着那两个祭司,陈云一路到了阵法边,他在思考着用什么样的方法进去。

顶着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进去嘛?那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

但若是直接破阵的话,可能会让封印的那个东西跑出来,虽然只能算小麻烦,但是陈大官人不喜欢麻烦。

只是,陈云想着想着便发现,面前那阵法之中的力量忽然散去了。

不是说那操纵阵法的力量,而是阵法本身的力量忽然没有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面前的阵法就像是突然消失不见一样!

当然,也不能说消失不见,阵法还在那里,只是其根本力量不在了。

而没有了根本力量的阵法,任凭你的操作技术再强,那也是无根之源。

难道是刚好力量用完了?那也不会这么巧吧。

陈云带着好奇迈出了一步,果然,那无数的金光没有了,举起的巨弓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诶这就让人很开心嘛,陈云回头看看龙虎玉如意,发现这家伙都已经傻在那里了。

“走吧,快点跟上,我们还得进去看看那位太阳王是谁呢。”

龙虎玉如意应了一声赶紧跟上,后面的吴光一脸绝望。

这阵法明明听太阳王说根本打不开呢,还说什么只有死人才能进去,这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宫殿内,张若愚看着轻而易举进来的几人顿时笑道:“九祖您还是蛮讲诚意的嘛,说为难一下便放开,就真的放开了。”

棺椁内的九祖沉默了一下,这才用一种很懵地语气道:“啊……是是是,其实大家都知道,老祖我活着那会也是兄弟几个里最讲信誉的那个……”

因为看着那位陈先生,是以张若愚没有听出九祖的语气。

而棺椁之内,嘴里说着话,九祖是真的已经懵了。

他怎么可能会放开那阵法呢,他是守墓人,如果外面随便来个人都能进入这大墓中,那他还守个毛的墓啊!

和张若愚说的也是实话,他确实看不住对方,但是,能看住的人,还是要看的,阵法是射日神弓布置,他可不是想放就放的!

而且就算是放开阵法,也不可能会是现在这个模样,怎么可能!

九祖的意识中疯狂地沟通着阵法之灵,他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如同往常一样,阵法之灵根本不鸟他。

为什么,为什么那几人进来阵法之灵居然直接撤掉了阵法之力,等等,陈先生……

九祖忽然想到了之前张若愚说给他的话,他的射日神弓虚影在指向那位陈先生的时候自行崩碎。

而这里,阵法之灵在感受到那位陈先生之后同样自行撤掉了力量……

这么一联系,便是九祖本身便为世间恶之源头,此刻也有点头皮发麻了。

这位陈先生的来头太大了,大到他都有点难以想象的地步……

而且随着那位陈先生走入阵法之中,九祖分明看到,那陈先生周围的九张巨弓都低了下去,好似根本不敢指向这位陈先生一般!

九祖的心乱了。

他被困在此地,对于脱困和报复张家只是想想而已。

射日神弓和张家老祖布下的封印,让他永生永世都不可能走出去。

但是在看到这位陈先生,看到阵法之灵都是那般的表现之后,九祖那颗死去的心,再次开始跳动了起来。

正当九祖思考着如何用一种不丢面子的方法进行之时,张若愚的声音响起:“九祖,他们到青铜门了,您说他们是打算如何进来呢。”

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