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仙折腾人的症状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就这么…挡下了?”

青雀有些呆滞的望着那半空中所矗立的一袭白衣。

他只用了一指…仅是一指。

甚至连剑都不曾拔过。

指又如何能成剑?剑光又是从何而来?

有那么一瞬间,青雀的认知受到了亲所未有的颠覆。

一旁的人树说道:“他便是那剑灵。”

青雀闻言回过神来,望向竹玉。

她着实是看不出这位白衣公子竟是剑灵,着实太让她出乎意料了。

剑灵怎能有形?

荒谬,实在荒谬!

但如今事实摆在她的眼前,她却又不得不信。

青雀张了张口,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忽然觉得没法争那珠子了。

仅是抬指一剑便化去了这般攻击,已然不能用剑灵来形容他了,跟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剑仙。

青雀抿了抿唇,神色有些凝重道:“再看看…再看看……”

万一有机会呢。

她才出山,总是要师尊看到她的进步才是,若是无功而返,她自己也不好意思,若是能争到那珠子,肯定是再好不过。

空明和尚侧目看向竹玉,面色和煦道:“贫僧,见过施主。”

竹玉仅是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侧目看向一旁煞气凌然的鹰戮,凝视着此妖。

鹰戮眉头一挑,质问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挡本尊的道?”

他虽是对那道剑光感到惊讶,但到了他这个层次而言,这样的剑气其实并不少见,若是非要挡,也并不是挡不下。

竹玉眉头一皱,再次抬手。

鹰戮警惕起来,随时准备接剑。

竹玉却是停顿了一下,说道:“我曾至南域,遇数万妖兽,奔腾如海,一剑斩上千妖兽,一分兽海,你若是觉得自己这几百年妖力足够挡下这一剑,那便试试看吧。”

鹰戮一愣,却是忽的收起了架势,抬手道:“且慢。”

他自南域而来,而南域发生的事,他当然记的清清楚楚。

在那血煞之乱结束之后,他曾至南域边界查看,见过一道剑气长痕,残留的剑气数月不散,凌厉无比。

而在剑痕两旁则是数不清的妖兽尸首,惨烈无比。

鹰戮平静下来,也没了方才的嚣张,转而问道:“那道剑痕…是你留下的?”

竹玉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望着他,并拢的双指也慢慢抬了起来。

鹰戮心中大震,抱拳道:“多有冒昧,这就退去!”

他的背上化出苍鹰双翅,不敢有半点停留,转身就朝外飞去。

他虽蛮横,但在面对一些未知的人或事时也会抱有敬畏,活的越久,也就越害怕这些。

不管这白衣剑仙是不是斩出南域那一剑的那位,鹰戮自当他提起这事的时候,就已经生出了退意。

没这个必要去赌,赌输了就是命,而那金光宝珠,于他南域妖城而言其实作用也不大,只是瞧着声势浩荡,便想着来凑个热闹,可别把命搭进去了。

空明和尚见了这般景象心中亦是有些不解。

到底是怎样的一剑,让这样的大妖都惧怕。

南域此前发生了什么?

佛门藏于凡世数百年之久,对于修仙界的事也并未有太多关注,如今却是一提起来便浑然不知。

烛江亦是有些不解,问道:“仙剑曾在南域做了什么?这大妖妖力至臻,亦非凡妖,竟让他这般畏惧?”

竹玉摇了摇头,却是说道:“不过斩了一剑罢了,还是不如先生。”

先生可是一剑便覆了妖潮的。

比起先生的一剑,竹玉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不也想来也是,他是先生手中的剑嘛,总是不如先生厉害的。

竹玉看向空明和尚,问道:“你呢?”

“阿弥陀佛。”

空明和尚口念佛号,看向了那金光宝珠,说道:“施主剑法了得,贫僧不可敌也,可那佛光宝乃我佛之物,贫僧自当让其归于西方,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烛江面色有些无奈,这和尚倒也胆子大,同样也唠叨的烦。

烛江说道:“和尚,所谓一遇换一遇,当初本君至长武时,不曾进门,以礼折返而归,如今你却要与本君唠叨,佛门便是这样做事的吗?”

空明和尚说道:“事后贫僧自当予龙君赔罪。”

烛江嗤笑一声,说道:“你还知道本君乃是大乾龙君?”

竹玉侧目看向了那金光宝珠上环绕的珠串,这珠串自那和尚手中而来,亦非凡物。

却在这刹那之间,异响传出。

“咔。”

空明和尚与烛江的视线皆是看向了那金光宝珠。

“嗯?”

却见空明和尚困住金光宝珠的珠串上生出了裂痕,且那裂痕竟在肉眼之下破碎。

“啪嗒……”

珠串散开,金光宝珠上泛起佛光,脱离了珠串的控制,竟是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嗡。”

一阵刺眼的佛光闪过眼前。

烛江与空明和尚皆是捂住了眼。

“休走!”

竹玉轻哼一声,抬手斩出一剑。

却不曾想那金光宝珠竟是躲过了那道剑气的锁定,朝那天上的云雾中跑去,企图逃过众人的眼眸。

在那佛光刺眼之间,金光宝珠便消失不见,躲进了浓云中。

竹玉招来清风,朝那宝珠追去。

空明和尚与烛江却没有动作。

烛江收回目光,看向空明和尚道:“和尚,你不去追?”

空明和尚双手合十,低头说道:“宝珠佛性泯然,自会回归于西方九层佛塔。”

烛江却是冷哼一声,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此多留?”

空明和尚顿了一下。

他叹了口气,问道:“龙君是执意不让贫僧入坊吗?”

烛江一挥长袖,说道:“先生有令,仙、佛、妖、魔,皆不可

蟒仙折腾人的症状 免费完整版,

入五川坊半步。”

空明和尚心思一顿,抬起手招来破碎的珠串。

却见那珠串落入手中,其中的裂痕慢慢聚拢,重归原貌。

“阿弥陀佛。”

空明和尚抬起头看向烛江,说道:“龙君身怀三蟒仙折腾人的症状分大乾气运,自万民而来,而非贫僧可触也,可事关佛门兴衰,贫僧只好得罪了……”

手中珠串泛起佛光,朝烛江掷去。

‘卍’字转动,化作金光笼罩,朝着烛江压去。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佛光照耀。

悬天大佛化出那一道似烈阳一般的佛

蟒仙折腾人的症状 免费完整版,

光后便逐渐淡化,异象朝着那中心一点聚集而去。

“嗡。”

刹那之间,整个五川坊都响起一声沉闷的声响,大地在这一刹轻微的杨晃了起来,似是…地龙翻身!?

金光逐渐消散,聚于一点。

五川坊外的人蠢蠢欲动,待那至宝成型之际,便要出手抢夺。

盘坐在五川坊外的空明和尚掐动念珠的手停滞下来。

他抬起头,看向了头顶。

大佛散去,无数佛光溢出,却又被一股力吸引而去,如同旋涡一般将灵气佛力尽数纳入一颗还未成型的珠子中。

“佛藏!”空明和尚心念一动,抬起手来,隔着数百米,做了一个握掌的姿势。

珠子逐渐成型,化出金光。

隐约间,似有一只佛手虚影浮现,似要抓住那枚金光宝珠。

“不好,拦住那和尚!”

“我们也上!”

藏于暗处的修士化出显露身形,祭出法器,各展神威,只为抢夺那金光宝珠。

如此天地异象所缔结而成的东西,绝非凡物,甚至可以说是至宝也不为过,更是夺天地造化。

数柄仙剑斩向那佛手虚影,转眼间就将那佛手虚影打碎。

空明和尚站起身来,念叨道:“阿弥陀佛,此物天生佛性,当归我佛门。”

玄门修士嗤笑一声,说道:“你佛门落寞千年之久,又何必与我等相争?争的过?”

空明和尚没有理会,取下珠串朝那天上的金光佛珠扔去。

“去。”

珠串佛光四溢,笼罩住了那枚金光念珠,逐渐缩小,似要将那金光佛珠圈入珠串之中。

空明和尚双手合十,口中念叨着佛经,口吐佛字,逐渐朝那珠串中容纳而去。

修士不再管这和尚,朝那天上金光佛珠涌去。

“宝珠是我的!”

“我的!”

又见一双利爪横扫而过,掀起数道波动,将那涌上去修士尽数打散。

“啊!”

惨叫四起,修士从那天上落下,身负重伤,望向了那偷袭者。

却见此人身着黑衫,眉间降有一点朱砂印记,而在他的鼻尖还有两点印记,却非是人,而是苍鹰所化。

见其讽言道:“你们也配?”

“妖孽!”

不仅是道门修士,就连妖族也卷入了此事之中。

不曾出手的青雀说道:“我认得这妖怪,当年南域时,便是他镇的守南域妖城,那些小妖便唤其鹰大王,自名鹰戮,是个喜好杀戮的妖怪。”

“可敌洞虚否?”旁人问道。

青雀眉头紧皱,说道:“不知,早在几百年前,他便已是洞虚之下无敌手,如今…恐怕说不准。”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问道:“青雀道友,那我们该如何做?”

青雀抬手道:“先不急,再看看,这金光宝珠定是不会这么好拿的。”

她皱了皱眉,望着那宝珠,她总觉得这宝珠没这么简单。

鹰戮嗤笑一声,收起利爪,说道:“道门修士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他朝那念珠走去。

却见那笼罩在念珠周围的一串佛珠泛着金光,阻挡着他。

鹰戮低头看去,瞧见了那地上的空明和尚。

他的眼神变的凌厉,说道:“臭和尚,你想死?”

空明和尚双眸微睁,说道:“阿弥陀佛,施主身上尽是业力缠身,佛珠可化出施主身上业力,但却并不合适施主。”

鹰戮轻哼一声,抬手化出一根羽毛。

“去!”

羽毛化作利剑,朝着那和尚刺去。

却见空明和尚周身荡起一阵佛光,那支羽毛还未进身,便已化作飞灰。

空明和尚腾跃而起,朝那鹰妖挥出一掌。

佛掌泛出金光,印向鹰戮。

空明和尚口中念叨着的佛音听的鹰戮头脑法疼,他斥声道:“滚开!”

长袖一挥,将那佛掌震碎,化作漫天金光散落大地。

空明和尚轻声道:“施主不要执迷不悟。”

“本尊最讨厌你们这些秃驴!这么多年还没死光,真是晦气。”

鹰戮抬起手来,化作凌厉的鹰爪,笑道:“也好,本尊这次就送你去冥府安详极乐。”

空明和尚双手合十,盘坐悬于半空中,念叨道:“阿弥陀佛。”

“咚!”

隐约中似有一声佛钟声响起。

空明和尚周身佛光凝聚,身后显出佛陀虚影。

“死来!”

鹰戮袭杀而去,挥出利爪。

三道凌厉的斩击杀向空明和尚,势要划破那金光护体,直斩那和尚的头颅。

“轰!”

一阵剧烈的震荡声响起。

整个五川坊都动荡了起来,那轰鸣之声震耳欲聋。

坊中百姓皆是捂住了双耳。

“啊……”

百姓们不明真相,只能来回逃窜,跑入家中。

蟒仙折腾人的症状旋于五川坊的龙君眉头一挑,一双龙眸看向了天上打斗的一佛一妖。

尽管烛江如何护卫五川坊,仍旧是引起了许多不必要的波动。

“竹玉人呢?”烛江心中暗道。

他此刻抽不开身,若不护着五川坊,这一佛一妖荡起的波动就足以让五川坊大乱。

“轰……”

“轰……”

天上佛光妖气四溢,一阵阵轰鸣声中夹杂这波动,地上的草木尽数伏地,不远处的山林之中倒下数棵树木。

空明和尚与那鹰妖难分高分,五川坊与周围的草木却是遭了殃,五川坊有龙君护着倒没出什么事,而那山林,则以及倒了大片,可见其威能巨大。

空明和尚与鹰戮打的难舍难分。

空明和尚身上荡起金光,只见他抬起一指。

“大轮天指!”

身后大佛虚影逐渐扩大,探出一根手指,朝那鹰妖点去。

鹰戮双手化爪,斥声道:“休得放肆!”

妖力聚于爪中,激出淡淡的黑气。

鹰戮的双眸化作血红之色,朝那大佛杀去。

不远处观望的青雀眉头一皱,惊呼道:“不好,快退!”

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佛指于那大妖碰撞在一起,卷起大风波动,似有山峦崩碎之势,威能无限。

却在此刻,一道金光自五川坊中斩出。

剑光先至,未见其人。

“嗡。”

崩碎声被这道剑鸣尽数化去,那即将激起的波动也消散在了剑光之中。

顷刻之间,一切化作平静。

空明和尚与鹰戮双双倒退而去。

不远处观望的修士不曾感到波动来临,不由得一愣,放下手望了过去。

却见那一身白衣站在五川坊所在之地。

他放下方才斩出剑光双指,冷声道:“要打……”

“滚远点打!”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