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的假闺秀知青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龙化时间?!

不都是四五分钟的样子么?

这算是我的保命绝技了,平日里我并非没有练习,最开始在药王沟里意外和小白达成配合的时候,龙化后三分钟就是极限,而上一次借助龙子脉的龙化,让我的身体、筋脉等变得极为强悍,能承受的时间更久了一些,再加上练习,和小白的配合逐渐趋于默契,龙化时间逐渐增加到五分钟以内,但穿越七零的假闺秀知青顶天了也就五分钟,连一秒钟都难坚持。

我师父说,这是我目前的身体所能坚持的最长时间,小白吸收了我的力量后反哺回来,也就能维持这么久了,两个因素影响,五分钟成了一道门槛,除非我的道行或身体素质出现飞跃般的提升,否则无论我和小白怎么练习配合,都不可能更久。

“哎?你不说的话,我都没注意到,好像这回确实挺久的,当时只顾着跟着惊蛰往出冲了,压根儿没太关注这些。”

鹞子哥的声音响起。

好在,无双还算细心,知道我现在根本站不起来,只能趴在冷冰冰的地上,于是过来搀扶着我靠着那堵青铜门坐下。

我稍稍缓了口气,这才看向张歆雅,无精打采的问道:“难道……这一次龙化时间有什么变化?”

“那甬道可不短……”

张歆雅道:“我大概算了一下时间,你龙化了……将近十五分钟!!”

三倍的时间?!

这怎么可能!!

所谓瓶颈,便是意志与忽然爆发出的潜能都无法跨越的天堑,哪怕是在秽貊遗迹那一战,有龙子脉加持,我仍旧坚持不了这么久,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提升?

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我却没什么发言权,只能看向小白,这才注意到,小东西格外的疲倦,四仰八叉的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被逗乐了,忍不住用手指头挠了挠它肚皮,笑道:“你可是胡家子弟,总有一天是要幻化人形的,作为一个小美女,多少注意点形象啊!”

小狐狸“噌”的一下跳了起来,小爪子捂着胸口,冲着我叽叽喳喳的嚷嚷,似乎急眼了,正在骂我。

我体力精气都已经达到了极限,没有再度调笑,问道:“刚刚龙化……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和不对劲的地方?”

小白安静了下来,跟个人似的坐在我身边,歪着脑袋,俩大耳朵来回扇动,眼睛亮晶晶的,似在思考着,半晌后,结结巴巴的吐出了一个字:“怪……”

它的语言能力还很差,在结束龙化后,和我沟通向来有障碍,偶尔夹杂着一两个我能听得懂的字眼,绝大多数的时候都在叽叽喳喳着。

我看向了老白。

有我师父坐镇,金蚕蛊王很老实,安全后就老老实实的把身体控制权还给了老白,此刻这厮正蹲在角落里一脸心疼的看自己身上的伤口,甚至特骚包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镜子,打着手电看了看自己的脸,发现脸上被挠了三条血杠子,顿时心疼的不得了,却也不知那张宽盘大脸有什么好可惜的。

见我询问他,他才从“毁容”的悲伤中挣脱出来,想了想,整理了一下小白的意思,道:“这小东西说,当时很奇怪,它不光从你的身体里攫走力量,在地下似乎也有什么东西被它攫走了一些力量,你的地灵珠在共鸣,和地下的东西遥相呼应,所以格外雀跃,这次意外坚持了这么久,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地下有什么东西在呼应共鸣?!”

鹞子哥“啪”的一击掌,笑道:“那就一定是地灵珠了,看来咱们这趟挣命挣扎的没白跑,地方绝对是找对了,地灵珠就在这儿!”

可惜,当时我正在龙化厮杀当中,并没有感受到那种共鸣,否则,一定能获取更多的有效线索。

仔细思索一番,最终我点头认可了鹞子哥这个说法。

“先别着急琢磨这个事儿了!”

老白道:“还是想想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吧,这地儿明显是坍圮堆积出的一个犄角旮旯,外面就是数不清的石人,不如考虑考虑咱们接下来该往哪走,遭了罪了,鬼知道外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什么时候会冲进来,而且……就那些东西的能耐,能把上千斤的洛石投掷出去么?恐怕还另有别的东西蛰伏,这道青铜门果真能挡得住么?”

“我看那些石人似乎很怕龙化后的惊蛰,我思前想后的,觉着这八成是那位春秋时晋国的天官留下的威慑,不然没法子解释,惊蛰倒也算是享受了一回余荫,我看短期内那些石人不敢再作幺蛾子了!”

鹞子哥分析了一下,看向了我师父。

“且在这休整一下吧!”

我师父叹息道:“你们身上都有伤,稍稍包扎一下。”

我看了看我们几人的背包,万幸,搏斗的过程中并没有丢失行李,也就是说,我们的食物和饮水暂时是充足的。

于是,我说道:“我师父说的有道理,先休整休整吧,咱们到现在没弄清楚那些石人是什么东西,既然出现在天官的镇邪斗里,想来我们家的万族谱里有些记载,我觉得还是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好弄清楚情况,总而言之,苟住,别浪,这种莫名其妙的遭遇战我是真的不想再来一遭了,下次咱们可未必能冲出来了……”

临时抱佛脚也是抱大腿了,总归有点用!

若说伤势,其实我们大都是力竭了,除了鹞子哥,基本没人被咬到,都是一些抓伤,简单处理一下就好,唯一比较严重的就是我身边的陈水生,他脖子上被抓那一下子挺狠的,到现在依旧在流血。

我让无双先帮他包扎,清洗伤口缝合的时候,他疼的双腿不停的哆嗦。

见状,我扭头苦笑道:“水生哥,现在知道我们都过得是什么日子了吧?真武祠里嘻嘻哈哈,今儿个你给我一下子,明儿个我整你一回,不过就是苦中作乐罢了,来我们这儿,算是你做了个错误的选择,花船上虽然尔虞我诈的,可到底不用这般讨生活。”

陈水生咧嘴笑了起来,“阿巴阿巴”比划着。

他说,他喜欢这种日子,至少,他是个人,不是畜生。

见状,我拍了拍他肩膀,不再多言,随后求爷爷告奶奶的叫出了茳姚,将剩下的帛书递给了她,希望她能帮忙破译一下,而我实在是挺不住了,倚靠在黑暗的角落里沉沉的睡了过去,但愿睡醒后能有个好消息吧!

……

(第四更,后面撵着个号称喜马拉雅最快的男人,俩腿跟风火轮似的,追的我是抱头鼠窜,本来想吹个牛批说我能比他更快,想想肯定要被打脸,所以,我的口号就是,我整把来福,给他来把AK,再接再厉,再创辉煌,好吧,四更确实是我的极限了,牛黄狗宝都憋出来了,今天没了。)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小白已经“吱吱”叫着蹿上了我的肩头。

小东西着实是有些被惊吓到了,这些石人比之秽貊遗迹里黄鷔唤醒的那些妖魔要弱很多,可论厮杀的凶险与血腥程度,秽貊遗迹里那一次则差的远了,残肢与头颅横飞,恍恍惚如踏入了性命似草芥的战场里,小东西跟着我的时间还短,神经还没有被苦难磨砺的麻木,有些受不住,茭白的皮毛都被我身上的鲜血染红了,盘坐在我肩头后,我能感觉到它小小的身躯在颤抖着,可它仍旧是很快入定了。

当我与它隐隐产生共鸣之际,我甚至能清晰捕捉到它的情绪,它……其实是厌烦这样的杀戮的。

很快,地灵珠颤动,我身上的力量如潮水般被小白汲取了去,那一刹那,我身体不稳,险些被一个石人扑倒在地,所幸无双反应极快,挥舞陌刀力劈那石人,一步横跨过来,用肩膀顶开了我,使得我连连后退,而后他竟顶替上了我之前的方位,一个人对抗更多的石人。

身后,我师父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我,他的目光落在我裸露的手臂上,眼神复杂,大抵不愿看到这一幕,可没办法,这里凶险莫测,如果提前让唯一一位本应压阵的天师消磨在这些石人上,但凡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恐怕我们只能等死了。

大椎穴发热,小白已经开始反哺我了,澎湃的力量顺着大椎穴涌入,在我体内横冲直撞,经脉的撕裂感让我浑身肌肉都在持续的紧绷、抽动。

咔咔咔!!

我的骨骼发出一连串的爆响,尤其是脊柱和腿骨、臂骨,生出了非常明显的变化,脊柱的模样已经不似人,整体看起来协调却有种莫名的压迫感,我的身躯都随之拔高许多。

我的皮肤在褶皱,变得像刮去鳞片的鱼皮。

我的指骨在变长,指甲变得尖锐,成了利器。

我的精神意志正遭受着冲击,就连情绪都开始变得毫无波澜,但至少还有思考能力,不似上一次,差一点迷失在兽性里。

这便是现如今在正常状况下我能完成的蜕变,上一次在秽貊遗迹里,因为有龙子脉力量的加持,我的蜕变非常恐怖,身上甚至长出了鳞片,可离开了那条龙子脉后,虽然比之第一次龙化又有了一些变化,可变化并没有那么大,但此刻我看起来仍旧是像怪物多过像人……

嗷吼!!

蜕变完成的刹那,我几是本能的仰头长啸,口中发出了似传说的龙吟一般的咆哮。

那些前赴后继悍不畏死的石人第一次出现了迟疑,此前它们不知被斩杀了多少同伴,仍旧不知疲倦的攻击我们,而此刻,它们的攻势为之一顿!

“撕碎它们!!”

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咆哮。

在这声音的促使下,我甩拖了我师父的搀扶,“嗖”的一下扑向前方。

一个首当其冲的石人身材已经算较为高大的了,浑身上下的肌肉线条分明,可被我盯上的时候,它竟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而我已经贴到了它面前,此刻我早就放弃百辟刀了,直接一掌扇在它脸上,“啪嚓”一声,它半边脸上的石皮被我打的横飞四溅,同时指甲在离开它脸的时候,顺势划过了它的脖子,一下子剖开了它半个脖颈,最后连它的胸膛都直接撕裂,这东西就这般当场暴毙。

随即,我一把抓住一个正在攻击鹞子哥的石人的脑袋,一个上百公斤的东西就这般被我提了起来,而后我抓着它的脑袋狠狠撞向旁边的墙壁,一颗脑袋被撞成了稀巴烂,飞起的颅骨碎片甚至崩到了我脸上。

这一冲击,果真如猛虎入羊群。

我完全放弃了自身的防御,在这石人当中疯狂的挥舞着两只爪子,尽情的收割着这些东西。

有句话怎么说来的?

只有流氓的才能对付流氓。

此刻便是,只有怪物才能对付怪物。

雪崩是从何时开始的?又是从哪一片雪花开始的?

我不知,总之,我在疯狂突击,而后,这些逼得我近乎黔驴技穷的石人竟然开始后退了,最开始只是面对着我的那部分,到后来,几乎是全都在狼奔豸突,不知是唤醒了什么样的恐怖回忆,每一个都奔逃的惶惶不可终日。

这样的状态下,控制自己的理智都是难事,何况是见了血,杀红了眼?

到最后,我隐隐已有了失控的迹象,一直对着这些石人穷追不舍……

直至,一声大吼在我身后炸响!!

“惊蛰!!清醒一点!!路,路!!有一条路!!”

咆哮着惊醒我的,正是鹞子哥。

我奔跑追逐的脚步渐渐停歇,麻木的扭头,只见,在这蜿蜒的甬道右侧,竟有一条小道,那条小道显得狭隘,顶多只有一米多宽,不深,不过是数米长短而已。

小道的尽头,是一堵满是锈迹的青铜门。

不,说那是门,倒不如说它是一块落地的巨大青铜块来的贴切。

我理智渐渐恢复,毫不犹豫的冲进小道里,我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正如潮水一般退去。

无双守在小道门口,鹞子哥提着撬棍和千斤顶冲了进来,在我的帮助下,堪堪将这青铜铸造的门抬了起来。

前方是什么?

无人知晓。

可至少比留在这里面对铺天盖地的石人强!!

“进!!”

我师父一声令下,众人鱼贯而入穿越七零的假闺秀知青

许是暂时安全了的原因,当我冲进那青铜门后的时候,力量消退的更快,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噗通”一下趴在了地上,小白骨碌碌的滚出一段,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似乎就连它都损耗过度了。

我大口喘着粗气,龙化结束后,我整个人都恨

穿越七零的假闺秀知青 完整版/

不得瘫软在地上。

啪嗒!

一束光在身后亮起,将我们所在的这个角落照亮了一些。

这……似乎是个死角?

青铜门后的空间并不大,连一座墓室都不如,前方是一些坍圮的废石,就堵在青铜门前不远的地方,彼此形成了这么一个犄角。

不大的地方,是否安全一眼就能确认,只是我疲倦欲死,却是一下都不想动弹了。

忽然,我身后的张歆雅幽幽道:“二狗子,你知道你这一次龙化了多长时间么?”

……

(第三更)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