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掐指神算 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我们走进病房,看见这个双人病房里面,已经住着一个病人,并且也是一个老太太。

那个老姜子牙掐指神算太太坐在床上,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说着很难听的话,什么“你这个扫帚星”,“天生克夫相”,“带着小扫帚星来看我,是不是想我早点死”。

老太太辱骂的对象,是一个妇女,那个妇女还带着一个小女孩,应该是两母女。

地上打翻了一个生日蛋糕,弄得脏兮兮的,两母女正蹲在地上收拾,那个少妇的眼眶红红的,不停地抹着眼泪,脸上的表情十分委屈。

“够了够了,医院不是吵架的地方,别影响到其他病人休息!”医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走进去喝止那个老太太。

没想到那个老太太是个老辣椒,转过头连医生也骂:“关你屁事,我骂的是我儿媳妇,这是我的家务事!”

儿媳妇?!

老太太这话让我们挺震惊的,我和李茜对视一眼,两人都情不自禁地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恶婆婆呀,怎么这样辱骂自己的儿媳妇?

那个少妇抬起头来,抹着眼泪说:“妈,你别闹了,不要影响其他病人,我和小梅马上就走……”

看得出来,这个少妇已经极其忍让了,但是老太太却不依不饶,依然骂

姜子牙掐指神算 全文|

个不停:“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带上那个小扫帚星,滚,赶紧滚,看着就碍眼!”

“妈!你这样说话太过分了,小梅难道不是你的孙女吗?”少妇实在忍不住了,张嘴反驳。

没想到少妇的反驳,惹来老太太更加暴力的攻击,老太太抄起床头柜上的一个水杯,就对着少妇砸了过去,生气地骂道:“儿子都生不出来,真是个废物!”

那个小孙女被吓得哇哇大哭,少妇赶紧护住自己的女儿,老太太的嘴巴还在不干不净地骂着:“扫帚星,哭什么哭,哭丧呀,哭死了你爸,还想哭死我吗?”

“老太婆,你住口!”李茜突然怒了,指着那个老太太一声大喝,整个病房瞬间安静下来。

我看向李茜,从未见过李茜如此生气,而且我也万万没有想到,李茜竟然会站出来“伸张正义”。

那个老太太被李茜这一声吼震住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你是哪位?”

李茜一直都是很有素养的,很少骂人,但李茜一旦骂起来,那小嘴就跟长了刀子似的,只听她机关枪似地指着那个老太太骂道:“张口闭口扫帚星,我看你才是个扫帚星!你的嘴巴是吃了屎吗?那么臭!满屋子都是大便的味道!”

“你……你……你……”老太太被李茜骂得脸红脖子粗,想要还嘴,却又插不上话。

“你你你你,你什么你?连自己的孙女都要辱骂,简直是为老不尊!”李茜愤岔岔地骂道。

老太太气得直翻白眼,一口气提不上来,靠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气。

“够了够了!别把她给气死了!”我看那老太太脸色不对,赶紧拦住李茜。

一个护士赶紧走上前去,给那个老太太戴上氧气罩,然后拉下中间的帘子,将两张病床隔开,不让那个老太太再看见我们。

李茜的奶奶眯着眼睛,冲李茜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骂得好!不愧是我孙女,有血性!”

“奶奶,您好,您还认得我吗?”我跟奶奶挥手打着招呼。

奶奶白了我一眼:“怎么不认识?你小子化成灰我都认识!”

李茜赶紧打圆场道:“小天,你看奶奶多挂记你呀,你化成灰她都认识你!”

虽然明知道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我还是硬生生地挤出笑容:“多谢奶奶挂记!呵呵,多谢奶奶挂记!”

奶奶斜着眼睛瞅我,自言自语地点评道:“不错,比以前好看多了,但是那头发我不喜欢,一头白发,跟只大白鹅似的!”

噗嗤!

听见奶奶的点评,李茜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大白鹅,奶奶,你可真逗!”

我尴尬地笑了笑,跟奶奶解释道:“奶奶,我这头发不是染的,是天生的!”

“天生的?!”奶奶骨碌碌转着眼珠子:“你可真是坟头上撒花椒呢!”

坟头上撒花椒?!啥意思?!

我一脸不解地看着奶奶,奶奶没好气地说:“坟头上撒花椒——麻鬼!(骗人)”

我被奶奶说的哑口无言,又好气又好笑:“奶奶,我真是天生的,头发自己长着长着就变白了!”

奶奶说:“俗话说得好,少年白发,思想邋遢!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满头白发,不知道你的思想有多么邋遢!我的乖孙女呀,这小子思想太下流了,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啊!”

李茜干笑两声:“奶奶,什么少年白发,思想邋遢,这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我们看人呢,得看一个人的内心,不能看一个人的头发,对吧?”

“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哎,我有点累了,眯一会儿!”奶奶说着,还真就闭上了眼睛。

医生叮嘱说:“老太太刚做完手术,身体还有些虚弱,你们尽量少跟她说会儿话,让她多休息!”

我和李茜点点头,走出病房。

刚刚走出病房,那两母女也跟着走了出来。

那个少妇走到我们面前,对着李茜鞠了一躬,说了一声:“妹妹,谢谢你刚才帮我说话!”

李茜说:“不用谢我,是那老太太过分了!哎,你真的是她媳妇?”

少妇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她为什么要这样骂你?”李茜好奇地问。

少妇抿了抿嘴唇,一脸委屈地说:“老太太从农村来的,思想很封建,重男轻女。当初我生下小梅,她就很不满意,对我和我的女儿非常冷漠。后来……后来我生下小梅没有多久,我的老公在外面跑运输,结果出车祸死了,老太太把他儿子的死,迁怒在我们母女俩身上,骂我们是扫帚星,还把我们赶出家门。这些年,她都没有来看望过小梅一眼,也没有照顾过小梅,都是我一个人边带孩子边打工,把小梅拉扯大的!”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火车轰隆,我终于回到了省城。

走出车站,我伸了个懒腰,拦下一辆计程车,刚刚坐进车里,手机便响了起来。

我掏出手机,发现是李茜打来的电话。

我很激动,接起电话就喊:“哎,媳妇儿,我到了,刚出火车站,正准备……”

李茜在电话那头,焦急地对我说:“小天,对不起,今晚我得爽约了,我奶奶住院了,胆结石,急性的,说要马上动手术,我现在已经赶去医院了!”

一提到李茜的奶奶,我就想起当年那个拿着扫帚拍我脑袋的小老太太。

虽然当年她千方百计地阻挠我和李茜在一起,我对她还是有些怨言,不过最后她还是未能阻止我和李茜在一起,所以我也并不怨恨她。

以后我若是跟李茜结了婚,她不也得是我奶奶,尊老爱幼是应该的。

我连忙问李茜:“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赶过来!”

李茜说:“第一人民医院!”

“好嘞!”我应了一声,对计程车司机说:“师傅,麻烦,开快点,第一人民医院!”

“哟,这么急,有急事儿呀?”司机发动汽车。

“是呀!媳妇生孩子!”我说。

司机点点头:“那可是喜事呀!但生孩子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你不用太着急!”

“媳妇生的是别人的孩子!”我又补充了一句。

司机猛地一怔,随即一脚油门踩到底:“小兄弟,这事儿严重呀,哥立马送你去医院,坐稳,起飞!”

司机性情真是豪爽,为了及时把我送到医院,一路上都没松过油门,明明是一辆计程车,硬生生被他开成了飞机。

看着车窗外面掠过的车流,我都有些怕了,我说:“那个……师傅……可以稍微慢点儿……”

“慢不起来!”司机斩钉截铁,一脸严肃地说:“知道我开计程车以前的绰号是什么吗?二环十三郎!我跑二环线一圈,只需要十三分钟,哈哈哈,今晚我十三郎重出江湖啦!”

咔!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计程车稳稳停在第一人民医院门口。

我付了钱,双腿颤巍巍地走下车。

司机摇下车窗,冲我喊道:“兄弟,哥劝你一句,如果生下来的孩子不像你,千万不能要!”

“谢了啊……”我刚一张嘴,一股胃酸涌上来,我捂着嘴巴,直接蹲在路边吐了起来。

我抹了抹嘴巴站起来,我勒个蹦叉叉,二环十三郎,果真名不虚传呀!

医院门口有很多卖水果的,我买了些水果,大包小包提着进了医院,老太太胆结石手术,估计啥也不能吃,但出于礼节礼貌,我也不能两手空空。

我给李茜打了个电话,李茜让我去手术室找她。

来到手术门口,就看见李茜坐在门口走廊的椅子上,正在焦急地等待着,手术室的门口亮着红灯,看样子老太太正在里面接受手术。

我询问李茜老太太的情况,李茜说:“还好,送医及时,情况还算稳定!”

“奶奶不是在清溪镇吗?”我问。

李茜说:“今年春节的时候把她带出去玩了一圈,回来她就有些不太舒服,我们就没敢让她一个人回去,这段时间她都跟我爸妈住在一起。下午的时候,老太太犯了病,我爸联系上医生,直接就把她送到省城来了!”

“啊?对了,你爸呢?”我紧张地环头四顾。

李茜见我这副模样,忍不住掩嘴笑道:“瞧你贼眉鼠眼,獐头鼠脑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贼娃子?”

“不是……”我尴尬地笑了笑:“我跟你爸……不是有点误会吗……”

想当年李茜她爸来清溪镇的时候,我以为她爸是人贩子,直接上去揍了她爸一顿,她爸对我的印象极差,我还不知道这个误会该怎样消除呢。以后若想跟李茜结婚,她爸这道坎,能不能迈过去呢?真是糟心啊!

李茜说:“我爸又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你那时候还是个孩子,他一个成年人,怎么会跟一个孩子计较?再说了,当初你也是为了救我,这点我爸还是知道的!”

“那你爸……现在到底在哪里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李茜说:“放心吧,他还有重要事情,他把奶奶这边住院的事情安排妥当以后,已经赶回去了,现在就留了我在医院守着奶奶!”

姜子牙掐指神算 全文|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我摸了摸胸口,长吁一口气,踏踏实实在李茜身边坐了下来。

“老实说,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李茜挽着我的胳膊,小脸凑了上来。

“有!当然想啦!”我说。

“有多想?”李茜笑着问。

“有多想?嗯,就是那种,一看见你,就迫不及待想把你按在床上…姜子牙掐指神算…”我斜眼看着李茜,眼睛里闪烁着淫荡的光。

“滚蛋!你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下流了?”李茜嘴上骂着我,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靠了上来。

我伸手揽住李茜的肩膀,笑嘻嘻地说:“我不下流一点,你会这么喜欢我吗?”

“谁喜欢你了?臭不要脸!”李茜靠在我的胸口上,用小拳拳砸着我的胸口。

就在这时候,手术室门口传来两声咳嗽,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摘下脸上的口罩,对我们说:“老太太的手术结束了,很顺利,我们现在帮她转去住院病房,你们跟我去办理手续,登记一下吧!”

李茜羞涩地从我怀里站起来,我也跟着站起来,两个护士推着担架床出来,老太太还昏迷着,挂着点滴。

我和李茜跟着医生来到住院部,办理了入院手续。

医院病房紧张,最好的病房就是两人间,因为李茜他爸打过招呼,所以住院部想方设法还是给老太太留了个双人间的床位。

顺利办好入院手续,我们便来到病房。

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咆哮声:“滚!都给我滚!老娘不稀罕!”

一听到“滚”字,原本还在昏迷状态的老太太,噌地一下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谁喊我滚?谁?”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