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让对方随便处置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吴聊只觉得浑身一个寒颤,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随后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一个后空翻躲过了对方的双手,手中的咸鱼剑顺势上挑,却被木吉的双腿给牢牢夹住。

“嘿嘿,调皮的小男孩。”语气仿佛是在教训自家喜欢捣蛋的弟弟,充满了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宠爱。

吴聊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这把剑不能要了。

粉红兔兔剑已经不干净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对方的力量虽然很强,不过吴聊也不弱就是了。

用尽全身的力量脚下一踏,冰面以吴聊的右脚为中心,成蛛网状裂开。

手中蒙住咸鱼剑的白布滑落,露出它粉色的真身粉红兔兔剑。

剑尖以一个刁钻的角度从下往上划过,那条皮内裤的确变态,居然只在上方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划痕。

不过吴聊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就是了,剑尖从木吉的大腿划过,差点直接斩成两半。

偏偏这时候,一股虚弱的意念通过剑身传达到了木吉的心中。

“速速与我击剑!”

“哦?”木吉眼神一亮,仿佛一点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

事实上他也不用在意,因为就在吴聊站定戒备的时候,那被划开的大腿已经在复原了。

“原来你的心中对我也有热情吗,那我可不能拒绝可爱的小男孩啊!”

对方拖着残疾的右腿,举起砂锅般大小的拳头便向吴聊袭来。

强悍的拳风甚至打得空气都发出了爆炸的声音。

“好快的拳法!”吴聊心中一惊,甚至来不及完全闪躲,被拳风擦到了一丝肩膀。

“呼,撕拉。”

吴聊倒飞出百米开外,左臂的衣服撕裂成布条状缓缓飘下。

身体就像是被炮弹给击中了一样

输了让对方随便处置 无删减全文,

,浑身上下隐隐作痛,拿剑的手都出现了一丝颤抖。

他心中也是惊疑不定,“仅仅是拳风,便有如此威力,若是被正面击中的话?”

吴聊没有把握自己能不能挡下对方的一击,不过现在也不是自己考虑这些的时候。

木吉并没有因为吴聊被击飞而放过他,只是一眨眼,他便出现在了吴聊的眼前。

双手举过头顶,对着吴聊的脑袋重重落下。

这一击若是被击中,脑袋就算不会当场开花,恐怕也会被直接锤进肚子里。

至于脑袋被锤爆和被锤进肚子里有什么区别?

一个是死得还算壮烈,另外一个就算死了也会被人叫缩头乌龟。

千钧一发之际,吴聊的脑子里闪过了这些垃圾信息。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缩头乌龟,所以吴聊双手输了让对方随便处置成掌叠加在一起,正面接住了木吉的一拳。

轰隆!

一股强烈的冲击波从吴聊的脚下传出,一时间地动山摇。

脚下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冰川终于经受不住这样的摧残,划拉一声碎成了块状。

裂缝就像是游蛇一般往前蔓延、分裂,最终已经肉眼看不见了。

只是,脚下的浮冰不再平稳,水浪在浮冰的下方翻涌,搅得整个极北之地天翻地覆。

巨型浮冰翻转过来,起码有三四十米的厚度。

吴聊和木吉滑入冰冷且黝黑的水里不见踪影。

不远处的冰山上,先是一颗小冰块滑下,随后是一团积雪,再后是一层积雪。

终于,积雪们不甘寂寞,仿佛商量好一般的架着雪尘倾泻下来。

正应了那句老话。

雪崩的时候,每一朵雪花都在勇闯天涯。

在这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普通的人类是显得如此的渺小。

哗啦。

木吉健壮的身体破水而出,踩在一块浮冰上,面色沉重的看着黝黑的水下,仿佛其中栖息着不可明说的怪物。

不远处,几名形态各异的人靠拢了过来,其中一个没有手脚和下半身的正在抽烟的家伙,赫然就是之前袭击了吴聊和赖德蔓的队长。

“木吉大人。”队长吐出口中的雪茄,粘下一块嘴皮。

他的眼睛通红,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初见吴聊两人时的神采,原本健壮的身体消瘦下来,仿佛只剩下皮包骨,头发乱糟糟的像是鸡窝,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不堪。

看来虽然和吴聊两人的遭遇让他逃得一命,只是代价付出得相当严重。

“那家伙被您斩杀了吗?”队长嘶哑着喉咙,全然不顾嘴上流出的鲜血,心中只有复仇。

木吉闻言,将那仿佛要洞穿水底的眼神收了回来。

右手食指轻轻的点在队长的嘴唇上,嘴巴撅起嘘了一声。

“哦,我亲爱的男孩,怎么能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呢,可让我心疼坏了,别老是想着复仇,试着找找生命中其他美好的东西如何?”

在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虽然木吉对待所有下属都很好,可是就是偶尔他的动作以及真实的性取向,会让大家对他退避三舍。

“可是,我的下属……”队长牙齿咬得嘎嘣响,甚至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

木吉收回沾染了鲜血的手指,看着不断逼近的雪崩,捏起拳头蹲下马步,语气轻柔的说道。

“是啊,我也记得他们呢,他们都是优秀的男孩和女孩。只是,为了开拓辽阔的未知,为了找到人类进化的方向,为了延续美丽国的强大,为了保护那些无辜的普通群众,有人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或许,下一个牺牲的就是我。然而,作为美丽国的战士,我们会因为牺牲就逃避吗!”

一拳轰出,滚滚而来的雪崩就像是见到了烈日一般融化开来。

木吉的一拳,直接将潮水一样涌来的雪崩给梳了一个中分,两侧是超过十米的积雪,表明已经结成了冰晶,几人身处的位置就像是一条积雪中挖出的长廊。

身上的白色雾气渐渐消散,木吉再次转过身,淡淡道:“告诉我,我们应该逃避吗?”

“当然不,木吉大人!”

“你们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再说一遍!”

“当然不,木吉大人!!!”

“很好!很有精神!”木吉放下成喇叭状的右手,随后拍在队长的肩膀上.

“很抱歉,这一次我没能为牺牲的男孩女孩报仇,对方的实力不弱于我,甚至还略强。”

“木吉大人不必道歉。只是,怎么可能,那个华夏人居然比您还厉害?”队长先是羞愧,随后又是震惊。

毕竟虽然被吴聊两人逼得将死,但是他们给自己的压力完全没有木吉描述的那么强大。

“是的,很强。”木吉面色严肃,“只怕和那位大人相比,都不遑多让,而且那位男孩还如此的年轻。”

“可恶,华夏的超能者都是怪物吗?”听到木吉的判断,队长隐约的觉得有些绝望。

如此强大的年轻人,为什么不是生在美丽国?

“不过,他虽然强大,但是战斗经验还很稚嫩,我明明对他发出了摔♂跤邀请,可是他拒绝和我有身体接触。这件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必要时候我会请那位大人出手,荡平美丽国前进的阻碍。”

“那有劳大人了。”

“嗨,这不算什么。天佑美丽国!”

“天佑美丽国。”

“对了,轮椅坐着肯定不舒服,来吧,上我宽阔的背上来,由我作为你的坐骑带你回去。”

“这……不用了,木吉大人,怎么能劳烦您高贵的身体呢?”

“嗨,身体锻炼出来不就是为了保护民众以及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吗,否则我要这身体来有何用?上来吧,走咯!”

喜欢恋爱中的男人无聊时在干什么请大家收藏:

一股触电的感觉让吴聊从脚到头都发麻起来,只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地狱。

拳头上凝聚起一股堪比钢铁的灵力,吴聊几乎是下意识的便对着脚下的冰石锤了下去。

“妖孽,受死!”

冰石应声碎裂成粉末状,其中并没有蹦出来一个猴子大喊师傅,自然也没有一个浑身只穿着内裤的肌肉猛男。

冰雾散去,吴聊站在冰石的裂缝中喘着粗气,额角有冷汗往脸颊下流去。

就刚才的那一瞬间,他感觉比之前和红袍男子战斗都要累。

“那是什么玩意儿?”一瞬间吴聊甚至以为因为自己高强度网上冲浪产生了幻觉了,连声音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不对呀,就算是产生幻觉,也应该是二刺猿的形式出现才对啊,为什么是肌肉猛男?”

“那你有没有想过不是幻觉呢?”

脚步声从远方传来。

吴聊抬头看去,明明距离自己还有至少两三公里的距离,可是那个身影每走一步,便会有清晰的脚步声在自己耳边响起。

“难道他的能力就是能让无论多远的人都听得到他的脚步声?”吴聊忍不住大胆的推测了起来。

灵器:“(。-_-。)”

近了,近了,更近了。

当那人走到距离吴聊只有五百米距离的时候,他总算停下了脚步。

对方的容貌和自己刚才在冰石中看到的一模一样,头上顶着一头干枯如枯草一般的扫把头,脸型像是鞋拔子,带着笑容,露出那一嘴标志性的坏牙。

这些倒是不算离谱,离谱的是,在这极北之地,就算是超能者也不得不严正以待对抗冰雪的地方。

这家伙居然赤着上半身和双脚,下半身也只穿了一条紧身皮内裤。

不知为何,吴聊无法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强烈的灵力波动,不过这不影响他的第六感觉得他是一个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强者。

这不由得让他情不自禁的握住了用白布包裹住的咸鱼剑。

“可恶,我猜错了吗?”吴聊在他的双脚上留意了一段时间,随后推翻了自己关于对方能力的猜想。

“居然是就算不穿皮鞋,也能让无论距离多远的人都能听到皮鞋的声音的能力!”

“你够了喂!ヽ(`Д´)ノ︵┻━┻┻━┻”

“你身上有我们家可爱男孩鲜血的味道。”

吴聊眯了眯眼睛,看着远方站定的家伙,心中暗道可惜。

如果他再向前走一步,那么自己就能用剑气远程消耗他,可惜对方的战斗经验和意识似乎相当丰富,没有步入攻击范围。

不过,对方不上前,吴聊又不是木桩!

找准对方说话的空隙,吴聊一步迈出拖着咸鱼剑成马步姿势,剑气成型,随后又是一个转身便对着对方劈了过去。

至于对方说的话?

[标签:p输了让对方随便处置标签]这里可不是星际战场,没有垃圾话聊天流派。

顺便一提,吴聊之所以能够听懂嘤文,是因为耳朵上的同声翻译器还没有取下来呢。

不过有个不好的消息就是,翻译器传来了悲鸣,“电量不足,请及时补充。”

剑气成一条弧线向那人飞了过去,然而在对方的眼中,那可不是一道简单的弧线。

肌肉和汗毛因为寒冷以及这凌厉的攻击而兴奋了起来。

那不是一道剑气,而是成百道剑气的组合攻击,暗招因为光华的反射而隐藏了起来。

凭借自己的速度,是能够轻易躲开的,可是。

为什么要躲开呢?

在吴聊宛如看智障一样的眼神中,对方张开了双臂将那道远远超过他臂长的剑光拥抱了下来。

只是一秒,那道人影的身上便被斩出横竖不一的伤痕数千道,整个人宛若一个血人一般身影在冰面上划过至少百米。

胸口处的斩伤是最为严重的,甚至能够直接看到骨头。

“啊,真是美妙的痛觉啊,小男孩,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木吉。我现在是越来越对你感兴趣了啊,有兴趣加入我们吗?我相信那位大人肯定会对你非常满意的。”木吉将脖子扭得咔嚓响,一副满足的模样说道。

手指沾了一点自己的鲜血喂进嘴里,脸上笑容依旧,只是血液横流更增加了一股恐怖的味道。

那种触电般的感觉再次袭来,吴聊首次感受到了某位白金作家描述的,所谓生命中比死亡还凶残的大恐怖。

自己还没到晚年呢,怎么就遭遇了不详?

如果这就是剑宗传人的命运的话,似乎也太悲惨了吧。

更让吴聊觉得恐怖的是,那条皮内裤在剑气的摧残下,居然毫发无损。(你在期待什么?)

“可恶,又猜错了吗,居然是绝对不会坏的皮裤的超能力!”

“哦♂真是热烈的欢迎方式啊,我感觉到了你的热情,就让我好好回敬你吧。”木吉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陶醉的说道。

在他说话的期间,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只是短短几秒钟,除了地上洒下的鲜血,甚至连伤痕都没有留下。

木吉就像是一个坦克一样冲了过来,踩的地上的小石子一阵阵颤抖。

更是踩得吴聊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

“给我闭嘴,白痴,变态!你不要过来啊!”吴聊就像是疯了一样,手中举着咸鱼剑不断的向对方挥出斩击。

“啊,小男孩热烈的爱啊,给我,给我,通通都给我吧,我能够承受更多,让我再好好感受一下。”木吉依旧没有躲闪,盯着吴聊的剑气大步向前。

场面一时间显得非常混乱。

天空中无数的剑气飞溅,冰面被剑气生生的削掉了超过五米。

本是一片平原,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块碎石地。

木吉已经被削得不成人形,身上很多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仿佛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了似的。

可是就算如此,他依旧在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吴聊。

吴聊是头一次和这种类型的敌人作战。

从战斗力上来说,他确信自己一定比对方高,消耗下去一定是自己的胜利。

对方的动作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可是奈何自己现在没有爆发性的杀伤手段,无法对他造成一击必杀的效果,再加上吴聊是真的不想让对方接近自己,一米都不行!

所以在木吉距离自己还有两百米的时候,吴聊停止了剑气挥砍,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忌惮。

“怎么了,小男孩,我还可以。”木吉疑惑的看着已经将剑背到背上的吴聊,急切的说道。

话虽这么说,他的双脚却没有停下来,依旧以极快的速度向吴聊逼近。

“算你狠,我不是你对手,永别吧!”他是真的不想再遇到这家伙了。

正巧,同声翻译器也在这时候没电了。

对方不懂吴聊的话,可是见到吴聊突然消失的身影便瞬间明白了吴聊的想法。

“躲猫猫吗,真是童心不减的小男孩。”木吉仰着头嗅了嗅天空,只是略一分辨,便向着吴聊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这极昼的冰面上,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

烟雾不知何时弥漫了冰面,吴聊对这熟悉的一幕感到警惕。

[标签

输了让对方随便处置 无删减全文,

:p标签]果然,下一秒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移形换位。”

随后,吴聊便看到眼前出现了那张恐怖的脸,此时正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自己,伸出了双手。

“抓到,你啦。”

喜欢恋爱中的男人无聊时在干什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