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数字组合寓意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新帝登基一事,并没有朝中元老之间掀起大波。

早上参与了登基大典,伏拜高呼万岁,离宫之后就三两结队,该喝酒的喝酒,该下棋的下棋,全然没把一早的经历当回事儿!

波诡云谲的朝堂上混久了,自然就油滑了。

年纪稍轻的朝臣不解,便暗中嘲笑人老不中用,起码的利益都看不到,就等着家门落败的那一天吧!

江承安是忠勇侯的长子,如今也是儿孙绕膝的当家人了,登基大典上他就在琢磨着,以后该如何与新帝拉近关系。

却不想,典礼一结束,就被自家老父亲约束着朝宫外走去,现在更是陪着几个老头儿在听雨轩里品茗。

真是荒废时间!

他有自己的主见,往常,父亲也尊重他的意见,只是今日父亲的行为着实令他不解。

“父亲,如今逍遥王登基,正是需要收拢势力的时候,我江家虽无法同楚家、曹家、肖家等豪门世家匹敌,可力量仍是不容小觑。

“只要新帝眼不瞎,就不会拒绝我们的好意,虽然时机不对,博不了从龙之功,后续的好处,还是可观的。

“父亲,你为何直接将我叫了回来,还在这里听你们闲聊?我实在不明白您的想法。”

忠勇侯饮了口茶,咂摸了下嘴,笑逐颜开的笑道:

“诶,老李啊,你这茶不错啊,今年的新茶吧?”

被唤作老李的元老轻笑着摇了摇头,暗中瞥了一旁脸色不虞的江承安

吉祥数字组合寓意 小说全文、

一眼,好心解释道:

“今年的新茶还没出来呢!

“有时候啊,新茶不一定见得比老茶好,要是茶尖孕育的时候遇上糟糕天气,再好的焙制手段都救不回来。

“来,承安,你也是当祖父的人了,也跟着我们几个老头学学养生。”

忠勇侯即便与老友唠嗑,也不忘关注长子的情绪,见他隐约暴躁,再待一会儿就会摔袖走人,无声的叹了口气。

先对座上的李大人与另外两人议了两句制茶之道,便状似不经意的,提到了今日的大典。

“帝王登基,需皇陵祭祖、开坛祈福,先不说其他的流程,光是这两件事都要耗费两日的时间。

“如今凤颖为了简便,竟然直接省去了这两项,实在是不成体统!”

“是啊,皇陵祭祖就是为了得到先辈的承认,这样才名正言顺,开坛祈福是为了天下百姓,祈求未来民众幸福安康,新帝陛下此番实为不妥!”

李大人将杯中茶叶拨开,摇头饮了一口,便将杯、盖合拢放下,看向了人声喧嚣的街道。

一切有条不紊。

但这有条不紊,在凤颖登基前就存在,在她登基后,不曾改变。

一个没有影响力的帝王,说实在的,相当于一个傀儡而已。

“你们真的相信凤瑾死了么?”

一直未曾搭话的朱大人,睁开了浮肿的双眼,像是刚眯了一觉。

江承安心弦一紧,死死瞪着外人眼中,沉迷声色的老流氓。

“朱老侯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先帝驾崩这还有假不成?虽然先帝年纪轻轻驾崩十分可惜,可人有旦夕祸福,这不是人力可以阻止的。”

大禹幅员辽阔,又是以武建国,豢养的兵力不少,像侯爷之类的头衔,还挺多的。

这附近坐着的,就有三个侯爷。

朱老侯爷抹了抹胡子,咳了咳喉咙,往地上啐了一口沫子。

“外侄啊,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更何况是一个底部有没有洞,都无法确定的篮子。

“你一大家子人,你要学会未雨绸缪,万吉祥数字组合寓意一先帝没死,到时候二虎相争……

“种种迹象来看,凤瑾没死的可能性很大。”

江承安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太令人震惊了,如果陛下没死,逍遥王又怎么敢登基称帝?

想要坐稳皇位,最重要的就是名正言顺。

忠勇侯环视一圈,沉吟道:

“其实,我还有证据。

“大约五日前,我偶然看到楚行之有信传给楚辞。”

“为何没听你提过?”

李、朱二人齐齐发问。

江承安瞪大了眼睛,紧张的追问:

“父亲,信件内容是什么?”

忠勇侯惋惜的摇头:

“我根本没有接触到那一封信,楚行之虽然辞官多年,但他的学子遍及天下,这让他的势力错综复杂。

“在凤瑾身死,继位人选仅有逍遥王一人的情况下,他必然要做出决定。

“只是信件过后,我并没有看到楚辞对凤颖热切,甚至,楚辞直接对凤颖拒而不见,除非楚行之年老痴呆,否则绝不会做出这样昏聩的决定。”

江承安越揣摩越觉得心惊,忍不住猜测,凤瑾早与太傅提前布置好了一切,此次假死就是为了将不安分的朝臣一网打尽。

当年凤瑾登基的修罗场面都还历历在目,一夜之间,数位大臣阖家上下惨糟血洗,西南邪教长生教,其总舵数日后血流成河……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岂不是在老虎头上拔毛?

有这样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

窥探出蛛丝马迹的朝中元老,都对此事心照不宣。

笑话,万一凤瑾这番布局真的就是为了清楚祸患了,要是走漏风声让所有人都警觉起来,那她该找谁开刀?

怕不是自己那些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

很多事,最怕的就是脑补。

景历七年三月十七日晚,对于许多朝臣来说,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对于凤瑾来说,这却是一个比较惊心动魄的夜晚。

白日里她就用目光同楚辞商议好,夜半再探城下密道。

楚辞顾及陈寻的嘱咐,不想答应,奈何她态度过于坚决,又想起几乎寸步不离的待在她身边的凤归麟,便答应了此事。

“来了?”

“嗯,走吧。”

凤瑾最后谨慎的望了眼寝宫的方向,郑重的点了下头。

楚辞将皮灯递了一盏到凤瑾的手上,眸光越发深邃。

凤瑾将灯接过,走在了略微靠前的位置。

密道里幽深、漆黑,一点点声响都可以传得很远,又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回音,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凤瑾不敢受凉,裹得有些厚实,没走多久便撑着墙壁停了下来,接着缓解腹部疼痛的间隙,问询道:

“底下密道实在太过复杂,一时半会儿根本探不完,上次我们是从你的府上过来的,这一次,重新选一个方向吧。”

楚辞解下外袍,披到了凤瑾的肩上,冷淡应道:

“南边。”

喜欢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请大家收藏:

传闻中的十全大补汤,是一种咸香鲜浓的药膳。

看着眼前味道古怪,药气扑鼻的浅褐色汤水,凤瑾表示并不敢喝。

凤归麟就不是个正常的人,他的东西,恐怕也不在正常的范畴里。

“我觉得我很好,不需要补。”

凤瑾抬手挡住了汤碗,脸上扬起恰到好处的微笑。

凤归麟微眯的双眼,紧紧盯着凤瑾,双手发力,慢慢的逼退了凤瑾的右手。

凤瑾蹙起黛眉,毫不胆怯的迎上他的目光,无声的对峙,由此开始。

落于旁人的眼中,二人便是在眉目传情,喝一碗滋补汤,都要先眉来眼去半天,实在让人心烦。

长极宫是皇宫里唯一安全的地方,更是如同桃源秘境般独立于外界纷扰的地方,能够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止因为他们的震慑,还有这里边不存在有心人觉得有价值的东西。

楚辞深刻的了解这一点,知道长极宫现在还不能吸引朝臣的注意,更知道自己没有强势镇压凤归麟的本事,只能忍着心中醋意,摔袖往外走去。

离开前,他对凤瑾深沉的说了一句:

“我希望你不会忘记,你到底想要些什么。”

凤归麟轻蔑的扫了眼愤然离去的蓝色身影,嗤笑一声,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凤瑾的身上。

“看不出,你还与他……有秘密?”

“不算是秘密。”

凤瑾破天荒好声好气的解释了一句。

撕破疑云,揭开所有事件背后的面纱,将属于自己的东西牢牢的握在手里,这就是她想要的。

凤归麟前倾着身体,半眯着眼危险的盯了凤瑾好久,始终没在她脸上,看到半分敷衍与欺骗的神色。

他慢悠悠的坐直身体,潋滟的眸光越发惑人。

“这个汤最是补人,你流了那么多血,就应该好好补补。

“我不会说第二遍,就算今日兵临城下,王朝倾覆,你也必须给我好喝下去!”

或是觉得语气凶煞了些,片刻后他敛下眸子,用

吉祥数字组合寓意 小说全文、

勺子轻轻的搅动起汤来,嘴角微扬,脾气很好的玩笑道:

“你不敢喝,是害怕我会下毒?

“也是,你好歹也是个皇帝,入口的东西都得有人提前试毒,那么今日,本王便承了这份荣幸,亲自为你试毒可好?

“至于会有什么后果……”

话还未说完,他便抬高汤碗,将里边的汤汁一饮而尽。

透明的汤汁,有两滴不小心从嘴角流下,沿着精致的下颌滑落,慢慢的往线条优美的脖颈流下,在滚动的喉结处微微停留,便慌乱无措的坠向了领口当中。

那两滴汤汁究竟流到什么地方去了?

凤瑾怔愣的望着优美的颈线,望着立起的衣领撒下的阴影处,心跳不受控制的在此刻漏了两拍。

眼前人的美,已经超出了世俗的界限,无论是形容男子还是形容女子的词,都不足描绘出他那让人沉沦的美。

说美艳太娘气,说俊俏没风韵,唯有以妖孽这种物种为形容,才能讲出他那惊心动魄的美。

其实,妖尊二字最为合适。

既有无与伦比的美貌,又有威慑天下的能力,更有捉摸不透的心思。

凤瑾想得很多,竟想过若他的性格没那么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再多两分对人的尊重,与他相伴也是很美的。

如果说楚辞象征着人世间的风花雪月,那么凤归麟代表的就是足够的猎,艳与惊喜。

见面前的人怔愣的望着自己,凤归麟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真切,连带着眼中深不见底的大海,都映出了漫漫的星河。

他侧过身子,从汤盅里再盛了一碗补汤,含了一大口在嘴里,却没有像之前那么咕噜咽下,而是趁凤瑾出神之际,强势的捕获了诱人的朱唇。

一尝到身前人的甜美,他努力压制的情欲,都在此刻脱离控制,他拼命保持的理智,都开始分崩离析。

他对凤瑾,从来没有什么自制力。

他每日每夜都在幻想将她禁在怀里,无时无刻不在打算,把她压到身下狠狠的疼爱,她失控的喘息,便是这世上最美的情话。

口中的异样与身前迫人的粗喘,让凤瑾迅速回过了神儿来。

她先是简单的伸手推了推,没有任何用处后,便琢磨着是否要汇聚真气,将他强行推开。

凤归麟始终保留了一分神志,只因害怕寒潭边上的旧事重演,他的脑海里一直绷着一根弦。

就是这根线,让他即便与凤瑾亲昵,也没有从前那么恣意妄为,凤瑾如今的身体已经受不了磨难。

凤归麟仍旧保持着侵略的动作,暗中等待凤瑾的反应。

他想知道一个答案,那就是吉祥数字组合寓意凤瑾是否依然会像对待敌人那般,不留任何情面的全力攻击他。

见凤瑾一时没有动作,他竟为了提前得知答案,伸出左手狠狠的钳住了凤瑾的手腕,将自己的真气像侵略般强势的注入了她的身体。

正准备动手的凤瑾瞬间愕然,她实在想不通凤归麟为何会这么做,可转念之间,又隐约猜到了他的意图,心情刹那变得沉重压抑起来。

她双手前伸,按住了凤归麟的胸口,微微用力前推。

目光里蕴含的意思很明白,她不喜欢仇恨,所以希望凤归麟不要做出让她仇恨的事来。

药味渐渐在口中散去,鼻翼之间,仍旧萦绕着凤归麟灼人的鼻息。

“陛下已经看到了,这汤没什么问题,你是想要本王继续喂你呢,还是自己喝呢?”

凤归麟对凤瑾的右耳,暧昧低语。

两相比较,凤瑾毫不犹豫的选了后者,她担心继续下去自己会沦陷。

忍着肚子的胀痛,她终于将一大盅的热汤喝完了。

抬手揉着肚子,颇为无力的叹着气:

“好了,已经喝完了,希望你别再拿些奇奇怪怪第东西给我喝了。”

话音才落,便有两条血痕从鼻子间流下。

凤瑾亲眼看到它挂在了唇珠上,悠悠的滴落到凤归麟探来的手背上。

流鼻血了……

一个晃神,陈寻就被凤归麟逮了进来,阴沉着脸,喜怒不定的说道:

“你赶紧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身体情况恶化了?”

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药味,陈寻的转了转眼珠,奇异的光芒在当中升起。

眨了两下眼,伸手朝凤瑾的脉搏搭去,一片红色的衣摆落到了他的面前,将凤瑾的凝脂玉腕包了起来。

“诊脉吧。”

凤归麟深沉的说道。

陈寻极有眼色,快速的诊了脉,便退到了二人的半丈之外。

“回摄政王,陛下是上火了。”

“上火?”

凤归麟思维飘远,喉头滚动了一下。

陈寻小声的解释了一下:

“不知陛下曾过什么大补之物,有点儿补过头了……”

他说的很委婉,若不是想继续凤瑾大腿,他才不会冒死给凤瑾解围,摄政王那样子一看就是想歪了。

啧,年轻人就是容易上火!

喜欢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