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含 金刚杵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益阳认出,这人是萧玉墨的侍卫,之前曾经见过几次。

“主子,”无形走到萧玉墨面前,看了一眼旁边的小郡主,欲言又止。

“郡主稍等一下。”萧玉墨投给郡主一个抱歉的眼神,把无形拉到一边问:“怎么样?查到了吗?”

小侍卫点点头:“查到了。”

益阳君主见两个人嘀嘀咕咕说话,站在一边侧耳细听,只隐约听到“肖十三”三个字”,其他的什么都没听到。

好不容易等到说完了,萧玉墨才大步走过来,对少女拱了拱手道:“郡主,我件事要处理一下,就让我的侍卫送你回去吧。”

男人撂下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了。

益阳郡主看着大步离开的萧玉墨,气得直跺脚。

“郡主——”见少女立着不动,小侍卫唤了一声,“就让小的送您回去吧,反正也没几步路了。”

“谁要你送?”益阳咬了咬牙,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忽然猛地刹住,回头看着小侍卫问:“肖十三是谁?”

小侍卫眼神闪烁了一下:“这个……”

少女沉下脸来:“怎么?不想说?”

小侍卫急忙道:“郡主见谅,这肖十三是萧大人的一个朋友……”

益阳听到这里,猛然回神。

难怪她刚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两年前,她就听说了此人了。

“听说萧玉墨有个男宠跑了,他正满城搜捕他。”

那名男宠叫肖十三,长得眉清目秀,很是好看。”

以前听到的一些流言忽然回响在益阳的耳边。

她站在那儿,看着那道飞快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神情由呆滞到震惊,再重新转为错愕。

细想起来,萧玉墨还从没对哪个女孩子这样上心过。

难道传言都是真的?

……

月黑风高。

一人一马疾驰在大街上,马蹄声在静夜中显得格外分明,惊得路边的野狗狂吠不止。

有那睡得迷迷糊糊的人忍不住推开窗户往外看去,只看到一阵扬起的尘烟和一道模糊的背影。

男子一路狂奔,终于在道路的尽头放慢

莲花含 金刚杵 最新章节阅读,

了速度。

眼前出现了大片低矮破旧的屋舍,逼仄的小巷仅能容纳一人进出。

男子把马拴在路边,走到其中的一间屋子前,抬手敲门。

“深更半夜的,这是谁呀?”随着门拉开一道缝隙,一张没睡醒的脸出现在门后。

“是王神医家吗?”

“是啊,有事吗?”

“看病。”萧玉墨一侧身,就挤了进去。

屋里点着一盏油灯,光线昏暗,王神医并没有认出来人是谁,却莫名感到对方身上的煞气。

“请问先生伤在何处?”

见来人走路利索,也没见哪里有明显的外伤,王神医的眼里闪过狐疑。

萧玉墨冷冷瞥了男子一眼,单刀直入道:“王神医,你认识定安侯府的冯大姑娘吧?”

王神医一惊,慌忙否认道:“不……不认识!”

“不认识?”萧玉墨盯着王神医明显紧张起来的脸,凉凉道,“既然不认识,那为何会一起喝茶来着?”

王神医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和冯大姑娘认识的事是秘密,眼前之人为何会知道?

他仔细看了来人一眼,这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说话都结巴了:“您是萧……萧大人?”

他总算认出来了,眼前的男子就是威名赫赫的锦衣卫指挥使萧玉墨。

一个月前,他曾经去他家给一名满脸疙瘩的男子看过病。

王神医只觉得浑身冒出寒气,面上却不敢显露出丝毫,陪着笑:“小人眼拙,没认出大人,还请大人不要见怪。”

这些天,他整天东躲西藏,就是怕被这个煞星找上门。

本以为躲到这个逼仄的地方会安全一些,没想到还是被找到了。

不过不能慌,来人也许真是找他看病的,他千万不能露出马脚。

王神医深吸一口气,慢慢镇定了下来。

“那你告诉我,究竟认识不认识冯大姑娘吗?”萧玉墨冷冷看着男子。

王神医拍了拍脑门,忍着心虚赔笑道:“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几天的确有位姓冯的姑娘找过我。”

“她找你是为了何事?”

“也没什么大事,冯大姑娘听说小人擅长外科,特地约我见了一面,说有个病人要找我看病,不过,我暂时还没见到那名病人。”王神医越说越镇定。

萧玉墨可是个出了名的阎罗王,落到他手里只有死路一条,为了活命,他必须把谎话编得逼真。

“大人,事件就是这样,小人只知道那位姑娘姓冯,不知道她是定安侯府的,请大人见谅——”男子微微弓着腰,脸上满是内疚。

“你之前认识这位姑娘吗?”

王神医淡定摇头:“不认识。”

“真的……不认识?”男人的目光像毒蛇。

王神医强撑道:“真的不认识。”

男子忽然轻笑了一声,语气淡淡道:“王神医,要是你今天不跟我说实话,可知道后果?”

王神医头皮一麻,却装着老实道:“大人放心,小人绝对没有说谎!”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说实话,那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男子一脸阴鸷地盯着王神医。

王神医连连作揖:“大人,小人说的都是实话,我和冯大姑娘之前确实不认识,要是大人不信,完全可以去查,啊——”

男人最后的声音变成了惨叫。

萧玉墨一把揪住男子衣襟,把他拎起来,直接扔在了地上,抬脚就踩了上去。

“看不出来啊,你这骨头还挺硬的,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男人脚下微微用力。

莲花含 金刚杵王神医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踩碎了,疼得声音都变了调:“大人,小人没有骗您,我说的都是实话。”

王神医猜测,萧玉墨大概是偶然看到了他和冯大姑娘见面,这才起了疑心。

只要他咬死不说,萧玉墨说不定就会信以为真。

若他说以前就认识冯大姑娘,那他和冯大姑娘串通起来骗他的事就会败露,到时候才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呢。

王神医还没想好对策,就见眼前忽然寒光一闪,一把匕首便抵在了他脖子上。

剧痛袭来,男子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大人——”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冯姝:“……”

这话虽然不大中听,细想起来,也不无道理。

处在太子那样的位置,要真想把一名普通的贵女弄到手,也不是不可能。

“怎么不说话了?”男子拧眉。

少女摇摇头:“萧大人放心,那样的事肯定不会发生。”

萧玉墨看了一眼少女,再扫了一眼旁边的茶楼:“冯大姑娘这个时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附近新开了一家成衣铺子,听说都是新样式,我特地过来逛逛。”少女一脸认真道。

萧玉墨的目光在少女身上的衣衫上落了落,眉头微微蹙起。

依照他对冯大姑娘的了解,这丫头好像从来不在意穿着打扮。

她分明是在撒谎。

察觉到男子眼中的狐疑,冯姝不想再耽搁,连忙屈膝道:“画舫那边快开张了,我得赶紧回去准备,先走一步了。”

“等一下。”

冯姝一滞。

还有事?

萧玉墨不动声色地看着少女的反应,心里疑虑更甚。

这丫头看起来有些紧张,说明刚才没干好事。

“太子既然对冯大姑娘有了想法,肯定不会善干罢休,你准备如何应付他?”

冯姝脸色一正:“萧大人放心,这种事绝不会发生。”

“太子妃的位置现在可空着呢?”萧玉墨颇有深意地看了冯姝一眼,“莫非冯大姑娘想当太子妃?”

冯姝翻了个白眼,冷冷道:”我嫁给谁也不会嫁给太子那个人渣。”

看到少女的反应,男子的嘴角微扬:“可有时候,许多事件由不得你的,我看不如这样吧……”

“不如怎样?”

“不如咱们先定亲,那样太子就不会打你的主意了。”

冯姝心生警惕,果断拒绝:“不行,我说过要等我办完了事,才会答应大人的要求,大人不可以出尔反尔。”

这家伙竟然这么不要脸,想利用太子的事来威胁她?

萧玉墨眯了眯眼:“可若是太子再打你的主意,你到时候该如何是好?”

冯姝垂眸沉默了良久,咬了咬唇道:“若太子提出你说的事,那我就——”

“你就如何?”

“我就说我和萧大人其实早就芳心暗许,并私定终身。”

萧玉墨:“……”

男人心情莫名地变好了。

等到少女离开,萧玉墨才抬头看了一眼楼上,吩咐旁边隐形人一样的无形:“去查一下,看冯大姑娘刚才和谁见面。”

……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国师府亮起了灯笼。

一名随从领着萧玉墨沿着长廊走到一间屋子前,轻轻敲了敲门。

门很快开了,萧玉墨抬脚走了进去。

屋内点着一盏奇形怪状的灯笼,散发出白惨惨的光,穿着一身道袍的吕仁贵正笑眯眯地同身边的少女说话。

听到动静,吕仁贵回过头来,见是义子,笑得满脸的皱纹都撑开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久才过来?”

旁边的少女

莲花含 金刚杵 最新章节阅读,

立刻站起来,冲着萧玉墨福了福道:“萧大人。”

萧玉墨点了点头,走到国师面前停下,声音低低道:“五皇子拉着我喝了几杯酒,所以来晚了。”

“小五就是这么个性子,总爱缠着你。”吕仁贵笑眯眯地指了指身边的姑娘,“郡主今天来看我,有些晚了,我怕她回去的路上不太安全,所以便叫你送送她。”

少女偷看了一眼眉眼冷肃的男子,微微红着脸道:“有劳萧大人了。”

萧玉墨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没说送,也没说不送。

吕仁贵站起来,仰起头看着他的脸,笑眯眯道:“时间很晚了,我也要休息了,你就辛苦一下,送郡主回家吧,近来大街上可不太平,你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到家中,听明白了吗?”

萧玉墨眸光微沉,低低道:“义父放心,孩儿一定会把郡主安全送回家中。”

国师瞥了一眼义子没有表情的脸,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淡淡道:“好了,你们走吧,我也要休息了。”

随后他又回头看了少女一眼,这才步履瞒珊地拄着拐杖离开了。

……

夜色越发深沉。

繁华的朱雀街已无人声,只有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走在大街上。

男子的脚步迈得又大又快,后面的少女不得不小跑着才能跟上。

走了一会儿,少女有些生气,便停住了脚步。

男子往前走了一段,发觉少女没有跟上,这才停住脚步,站在原地等着少女。

少女咬了咬唇,提着裙摆追上:“萧大人,你能不能走得慢一点,你走这样快,我怎么跟得上?”

萧玉墨淡淡道:“习武之人走路本来就快,我习惯了这样走路,真是抱歉!”

少女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么好看的男人,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两个人默默往前走了一段,少女忽然指着前方道:“萧大人,那里是不是你的府邸?”

“嗯,”男子淡淡点头。

“听说你府上的花园种植了很多名贵的花草,有许多我们这里闻所未闻,萧大人可否带我去开开眼界?”

少女是鲁王的女儿益阳郡主,很早就认识了萧玉墨。

虽然她早就听说萧玉墨是个断袖,可她还是很喜欢这个男人。

所以,她会隔三差五地去一趟国师府,找机会接近萧玉墨。

国师大人大概也猜到她的心思,每次都会给她创造一些机会,例如让萧玉墨送她回家之类的事。

国师府和鲁王府的距离不远,用不着坐马车,他们一般都是步行。

因为青樱街那一段路面坏了,他们今天不得不绕到了杏子巷,自然而然就路过了萧玉墨的府邸。

可惜,这个男人就像块木头,路上也讲不了几句话。

这一此,她总算找到了一个借口。

只要萧莲花含 金刚杵玉墨肯带她去参观他家的花园,她也许就有机会查清楚,他是不是像外面传说的那样,养着很多男宠。

男人诧异看向郡主:“怎么?你们王府中没有花园吗?”

益阳被噎了一下。

这家伙还真是个棒槌,难道听不懂她的意思吗?

“我家虽然有花园,可种的都是一些普通的花花草草,跟其他府上的花园没什么差别。”

萧玉墨淡淡蹙眉:“我家花园里的确种着不少奇花异草……”

益阳郡主眼睛一亮,就听到男子继续道:“不过,这么晚了,郡主去我家不太方便。”

益阳郡主一下子卡了壳,脸色渐渐变红。

这家伙是榆木疙瘩不成?晚上不方便,难道不会邀请她白天过去看吗?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脚步声。

两人齐齐回头,就看到一名男子快速走了过来。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