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班扬。”

夜王成功驯服了一头冰龙,随后他乘骑着这头冰龙穿过了漫天的风雪离开了这里。

而班扬·史塔克也找回了自己的坐骑赤黄,他不久之前赶走了对方正是下定了决心要刺杀夜王。

但是可惜的是刺杀行动失利,夜王并不是毫无防备,班扬差一点露馅,如果不是姐姐莱安娜突然出手阻止,或许班扬现在已经白给了。

而这匹忠心耿耿的老马同样也没有走远,班扬找到它的时候,它仍然在距离死人大军不远处的地方徘徊,似乎还在等待着自己的主人回心转意。

当赤黄再一次看到班扬的身影时便兴奋的在雪地上踏出来了马蹄印,小跑着来到了他的身旁用丑陋狰狞的头颅微微拱了拱自己的主人。

“抱歉。”

而班扬也轻轻佛摸着赤黄的鬃毛向这位刚刚被他赶走的老朋友道歉。

但正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清冷沙哑的声音。

不久之前阻止了班扬救下他一命的莱安娜·史塔克出现在了风雪之中,女人的面色冰冷,肌肤如同月光般苍白,一双蓝色的眼眸中微微跳动着火光,胸口仍然佩戴着冰原狼的金属纹章。

莱安娜依然还是曾经的样子,她的体内流淌着奔狼之血,面容除了过分苍白以外仍然还是生前的样子,至少比她死后的样子好看。

莱安娜在极乐塔难产而死,多恩的气候炎热,她的哥哥艾德背着妹妹的尸体走出了多恩,然后又押送着尸体一路返回到了临冬城,等到下葬的时候她的尸体早就已经腐臭到了不成样子,甚至还需要用大量的海鲜鲍鱼来压制那一股恶臭味。

然而她和历代冬境之王被夜王复苏之后,她的枯骨重新生长出来了用冰晶组成的身躯,因此恢复到了生前的样子。

包括她的父兄瑞卡德·史塔克还有布兰登等等都是恢复了生前的样子,只不过莱安娜和他们交流过,除了自己以外,他们似乎都没有自己的意识,而是完全被夜王操作。

从那之后莱安娜便谨言慎行,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自己的秘密,留下了多处记号希望自己的哥哥艾德和弟弟班扬能够注意到。

而史塔克兄弟二人也果然没有辜负莱安娜的期望,艾德注意到了莱安娜留下来的蛛丝马迹,认为她仍然保持着生前的神智。

随后班扬自愿代替艾德外出找寻自己的姐姐莱安娜,毕竟艾德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家庭还有孩子是史塔克家族的支柱,而他还是孤家寡人。

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班扬在最后关头还是找到了自己的姐姐。

因为班扬外出寻找赤黄,而莱安娜谨慎之下等到夜王乘骑着冰龙离开后这才找了过来,因此此刻两人身处在距离死人军团较远的位置,再加上周围的风雪极大,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

“莱安娜!”

“班扬!”

随后久别重逢甚至是一度生死相隔的姐弟二人紧紧相拥,不过现如今两个人都已经成为了死人,倒也没有了曾经的隔阂。

久别重逢自然有太多的话想要说,班扬讲述了他离开了长城孤身北上后发生的事情。

包括在白树村遭遇到了伏击身亡,然后睁开了眼睛成为了尸鬼,随后跟踪一头异鬼一直来到了一座寒冰祭坛之前,最终和冰龙打了一仗险些化为了飞灰,但却再一次化险为夷,并且见到了莱安娜。

而莱安娜则是讲述了自己复苏之后发生的事情。

]夜王来到了临冬城的墓窖然后复苏了历代的冬境之王,包括近代的部分史塔克家族成员,似乎跟血脉之力的强弱有关。

历代的冬境之王中也有的人没有复苏,而莱安娜并不是史塔克家族非常重要的成员,但同样也苏醒了过来,因此她猜测这其中或许拥有某种甄别的条件。

莱安娜·史塔克从睁开了眼睛的刹那便拥有全部生前的记忆,随后临冬城的墓窖崩塌,她跟随着所有列祖列宗从地窖内走了出来。

“父亲和大哥没有生前的记忆吗?”

而班扬听闻到了姐姐的话,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情绪。

他和艾德虽然猜测莱安娜拥有记忆,同时也在幻想着父亲和大哥布兰登同样也是这种情况,但作为整日和他们接触在一起的莱安娜很显然更有发言权。

小狼女莱

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安娜从小到大都是冰雪聪明,因此她的记忆恢复,但敏锐的察觉到身边左右的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因此没有暴露出来,而是悄无声息的去找自己的父亲和大哥试探。

但可惜的是试探没有任何的结果,父亲瑞卡德和大哥布兰登没有做出丝毫的回应,与其他被复苏的史塔克列祖列宗一样。

“没错。”

而莱安娜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很显然她孤身一人跟随在异鬼大军的左右已经生活了数年的时间,没有任何人可以交流,每日面对的都是那些死人。

她能够没有疯掉就已经算是心理承受能力极为出色了,因此她早就已经接受了父亲和大哥都是异鬼的这个结果。

“可是...”

“莱安娜,那你为什么能够恢复记忆?”

而班扬内心微微有一些失落,但随即还是抓住了重点,然后开口问道。

其他人都已经没有了生前的记忆,只有莱安娜自己一个人拥有,那么便能够证明姐姐的身上一定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说不定这便能够成为解题的答案。

“我靠的是这个。”

而听闻到了弟弟的疑问,莱安娜也丝毫没有隐瞒,她接下来想要说的正是这些。

随即女人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从脖子上摘下来了一串隐藏在衣服下的黑色项链,交到了班扬的手中。

这串项链看起来黑不溜秋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只有一根金属的链子,而吊坠则是一颗不规则形状的黑色油性石头。

这串项链看起来根本无法和莱安娜·史塔克这样的美人相匹配,甚至就连农妇的女儿也未必能够看中它。

“这是雷加送给我的。”

喜欢睡龙之怒请大家收藏:

班扬在距离夜王只有几步远的时候,猛然从袖口抽出来了那一把一直隐藏着的龙晶匕首,向着夜王的后心刺了过去。

“去死!”

班扬打定了必死的决心,只要他这一刀刺入到了夜王的后心,杀死了这个怪物的头领,哪怕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然而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一只纤细苍白的手掌猛然伸了出来,啪的一声直接抓住了班扬的手腕,同时也挡在了他的身前。

而另一边,站在冰龙尸体前正在施展某种魔法的夜王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他微微侧了侧头望向了后方。

但却只看到了一个肌肤苍白如同月亮,灰白色长发的女人挡在了一只尸鬼的身前,没有让对方靠近自己的身旁。

夜王那一双燃烧着冰蓝色火焰的眼眸微微眯了眯。

如果仔细观察便能够发现,他眼眸中燃烧着的冰蓝色火焰和掌心还有冰龙尸体上的一模一样。

但夜王好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对于这一头女性异鬼非常的信任,然后一言未发,重新转过头来望向了冰龙的尸体,继续施展着自己的魔法。

而另一边,班扬鼓足了所有的勇气掏出来了袖口内隐藏的龙晶匕首然后刺向了夜王的后背,他的眼眸中只有夜王,这个祸乱了人类世界的罪魁祸首,他舍身想要刺杀对方,以至于他的眼眸中已经没有周围的其他人。

但班扬没有想到在快要得手的刹那被一只手猛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一只手的五指纤细、苍白,带着彻骨的冰冷,班扬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他当然不是被对方的手指给冻到了,他如今已经感受不到了寒冷,而是被吓了一跳骤然清醒过来。

他看到了夜王转过头来目光向着这边扫了过来。

直到这时班扬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距离夜王不远处的地方。

然而他的刺杀行动却失败了,他被异鬼提前发觉,当场抓住了一个现行,恐怕接下来等待他的将会是被直接撕成碎片,甚至折磨他的灵魂。

班扬内心升起了绝望,但他抬起头来却看到了一张熟悉至极的脸颊。

这是一张漂亮的脸颊但脸色仿若月光般苍白,她拥有史塔克家族标志性的长脸,灰白色的长发,深色的嘴唇,淡蓝色的眼眸中燃烧着火焰,她正在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的弟弟。

“莱安娜。”

而黑衣骑士微微瞪大了眼睛,忍不住低声开口道,他万万没有想到抓住自己的人竟然就是姐姐莱安娜。

但班扬刚准备继续说些什么,却被莱安娜冷漠的眼神给制止了。

她一只手抓着班扬的手腕,身体靠的很近把他掌心的那一柄龙晶匕首重新塞回到了他的袖口中。

而另一边这只尸鬼的异样不只是莱安

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娜和夜王本人察觉了,周围其他的尸鬼和历代冬境之王也都转过头来望向了莱安娜和班扬。

但他们和夜王一样只看到了莱安娜阻拦住了这只‘迷路’的尸鬼,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异常,然后纷纷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异鬼们操控这么多的亡者大军其中自然会有那么一些疏漏,这不是什么稀罕事,只要阻拦下来重新下达命令即可。

莱安娜·史塔克眼神冷漠燃烧着火焰,目光紧紧逼视着面前的迷路尸鬼,但却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她希望班扬能够理解她的意思,而班扬也隐晦的微微点了点头,姐弟二人从小一起长大自然默契非常。

然后这个皮肤苍白如同月光,淡蓝色的眼眸,身体像冰一样漂亮的女人这才松开了班扬的手掌。

“咳——”

周围的异鬼发出了嘈杂的声响,而班扬也故作如此咳嗽了几声,然后摇摇晃晃的向着后方走去。

而随后又过去了半晌的时间,夜王掌心燃烧着冰蓝色的火焰,似乎终于施法结束了,躺在他面前那一具巨大的冰龙尸体眼眸陡然点燃了火焰。

“吼——”

然后冰龙猛然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昂首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龙吼声,声音在无尽的冰原中传出去了很远,一对半透明的双翼张开,足以遮天蔽日。

冰龙突然死而复生,甚至就连身上的伤势似乎也已经好转了,它发出了龙吼声,然后粗壮有力的后腿猛然发力,张开双翼飞向了天空。

冰龙直冲云霄飞向了白茫茫的风雪之中,而在地面上刚刚装傻充愣的班扬此刻抬起头来同样望着消失在视野中的冰龙,如果他现在还是一个人类的话刚刚那惊心动魄的瞬间或许背后早就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然而如今班扬已经不是人类,但发自灵魂的恐惧仍然忍不住升起。

他知道刚刚是莱安娜救了自己,否则就算自己扑了过来恐怕也不能得手。

因为夜王明显并不是毫无防备,班扬在拿出了龙晶匕首刚准备动手的刹那他就已经察觉到了一些风吹草动。

只是班扬的动作被莱安娜·史塔克及时的阻止了,并且挡在了班扬的身前,让夜王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同时也没有多想。

因为他的大部分注意力仍然还在如何复苏这一头冰龙的魔法上,这才让班扬侥幸逃过一劫。

如果没有自己姐姐的阻拦,或许他现在已经被撕成了碎片,因此班扬庆幸自己被莱安娜所救下之余,还是有一阵后怕,这一次刺杀行动纯属临时起意,没有周全的准备,差点就白给。

不过虽然没有刺杀成功,甚至还差点白给,但班扬也并非毫无收获,因为他见到了自己一直想要见到的姐姐莱安娜,这也是班扬代替艾德来到塞外的主要目的之一。

而从刚刚姐弟二人的眼神交流和手上力量的变化来看,班扬的内心微微有一些振奋,因为这符合艾德和他当初的猜测,姐姐莱安娜确实被复苏变成了一头异鬼,但她却和自己一样似乎并没有被控制甚至,而是仍然保持着不少前生的记忆。

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她刻意留下了许多的记号和暗示或许正是为了告诉史塔克兄弟二人自己仍然还‘活’着,让他们过来找自己。

喜欢睡龙之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