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爷城中村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一名侍卫悄悄地进了晨元殿内,林相一愣,哭着的词从中间断了一半,众人正听到出神,林相立刻看出,这个侍卫不是晨元殿里的人,心下已经放心了一半,太子殿下并不是半点动作都没有。

那侍卫悄悄地到了郑淙元身后,混在其令、其竹人群中,服饰装扮一样,在这人心混乱之时,一时不察,自然不会发现。

“殿下——”那侍卫眼生,却是长得一张及其不起眼的样貌,混在人群里,走进郑淙元,低声说道。

郑淙元的头依旧看着前方,并没有转头,身后的其令、其竹扫视了周围一圈,见没人注意到这里,有意隔开了旁人的距离。

“东南疆、东疆已经妥了,支持文家的两个世家已经解决了,只剩下西疆……”侍卫声音十分低,似乎在等郑淙元的示下,郑淙元没有开口。

那侍卫一迟疑,又继续开口道。

“倒是南门国有意与我们……”南门国的使臣已经说了三次,原因自然也十分明显。

南门国也是刚刚经历过动乱,新皇还没有上位,这个时候自然急需要同盟的势力,眼下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且这个南门国的新皇在南郑国一段时间,自然清楚,南郑国谁才是真正掌握着实权。

侍卫有些急,这是一石二鸟的好事,对于南郑国、南门国来说,都是有利的事。

“不必,无需他们。”郑淙元冷冷说道,那南门宇休想以此来谈条件。

郑淙元一想到那天碰到的事情,就恨不得能直接杀了那南门宇。是他错了,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南门宇回南门去。

但凡他现在能抽出一些兵力,他势必要将南门国一并解决了。

侍卫微微一愣,却也没有再开口,可是,南门国若是与他们合作,他们几乎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如果南门国与文家那边合作呢?

“按计划行事,注意北疆那边的动静。”郑淙元又开口说道,那侍卫颔首,又飞快地退了出去,隐入大殿一角,瞬间消失了,而下一刻,大殿之中,郑淙元的侍卫似乎根本就没有变少。

林相又继续哭着,层次分明拉着众人的注意力,文家的侍卫将整个晨元殿层层包围起来,为首的正是那文家驻兵在东疆的首领文翰将军,带着东疆的将士三千余人,此时已经将整个皇宫围得水泄不通。

“怎么还没到?”文翰皱眉,计划中是两天,如今已经第二天响午,依旧没有乾道寺法师的影子,不是已经说好了么?

“将军,林副将已经去接应了,应该明日一早就能到达郑都。”手下的心腹立刻说道。

……

“不同意?”南门宇微微一愣,有些意外,除了意外更是有些焦急,为什么不同意,郑淙元他为什么不同意?

“世子,我们的人根本就没能与说得上话的人搭上线。狗爷城中村”谭宗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郑淙元的人小心翼翼也是情有可原,可是他们已经亮明了身份,难道要他们世子亲自去才行。

南门宇挑了挑眉,郑淙元什么意思,以他的推断,这个时候,郑淙元会比寻常更能接受这个条件,难道他要把所有人都陷入险境才甘心?

尤其是,端王府如今的地位很尴尬,万一有个差错,刀剑不起眼伤了端王府的人怎么办?

南门宇一想到这,根本就坐不住。

他是逃到了西疆边界才听说了景治帝驾崩的事情,文家起兵也一并传到,他来不及回去,就让自己的人直接到了边界处,第一时间去找郑淙元。

只要郑淙元答应他的条件,他立马将自己的兵拉到南郑国去,首先将端王府保护起来,半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

可令他想不到的时候,郑淙元根本就没打算搭理他。

难道郑淙元不知道文家的兵力不容小觑,的确不容小觑,文家一直掌握着南郑国边疆的兵力,北疆、南疆、东南疆、东疆的兵力足有近十五万人,几乎掌握了南郑国一半的兵力。

而且,文佳在朝中势力稳固,南郑国十六个世家大族中,有四家与文家世代交好,这四家在南郑国的实力也同样恐怖。

南郑国郑氏皇族在南门宇眼里根本就不能与文佳抗衡。

不过,南门宇也知道,这么多年来,郑淙元做了不少的事情,暗中培养了一些势力,至于到了什么程度,南门宇并不知道,但绝对没有到能够拒绝他相助的程度。

“再去——”南门宇心定了定,罢了罢了,就当他是谨慎,生怕这个时候,他已经与文家相勾结,只要他拿出诚意来,他郑淙元不是个傻子,就知道,与他联盟,才能稳住局面。

……

“四殿下去哪了?”文贵妃惊觉之时,顿时脸色煞白,立刻看向底下汇报的小太监,“你们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人都看没了?”

“娘娘息怒,奴才在殿门口眼睛都没敢眨,殿下,四殿下并没有出去过。”小太监瑟瑟发抖,知道死罪难逃,不停地磕头,“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快带人去找——”文贵妃坐不住了,这个

狗爷城中村 完整版_

时候,扶恭这么会突然消失,扶恭明明已经答应了,这么会走?

不到半个时辰,整个晨合殿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并没有找到什么。

文贵妃脸色发白,几乎站立不住,这个时候,郑皓元这么能失踪,怎么能不见了?

文贵妃意识到事情的重大,不敢再拖,立刻让人去喊自己哥哥。

“娘娘,晨合殿里一样东西都没少,殿下应该不是要逃出去。”康宁立刻说道,让自个娘娘稳下心来,“而且宫中没有打斗的痕迹,苍耳公公也不见了,说不定,说不定四殿下也许就在附近?”

文贵妃立刻看向康宁。

“那,那还不去找——”文贵妃也点点头,对,对,扶恭已经答应了,那样子是想通了,自然知道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康宁公公挥挥手,手下一众太监、宫女立刻在整个皇宫里找了起来,文贵妃扶着额头坐在了晨合殿的主位上,良久叹了一口气。

喜欢重生成权臣的心尖朱砂痣请大家收藏:

“嗯,不是郑淙元。”郑皓元低头,知道这个消息并不多,母妃是为了让他相信,文家起兵是顺应天意,而且他才是上天之选。

郑念如看着郑皓元,郑皓元说这话的时候是肯定句,似乎这个已经是事实。

或许有些东西,郑念如从来都没有仔细想过,她向来在这些事情上没有花过心思。可是她已经经历过一次,总有一些看似巧合或无意的事情,在第二次经历的时候,再不长点脑子那就真是傻了。

所以,上辈子,文家起兵叛乱也是这同样的目的?

如果天选之子不是郑淙元,那么又会是谁?

郑念如不想将这些与后来南门宇将乾道寺所有法师屠杀殆尽联系起来,可是,她再蠢也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

所以,这个预言是存在的,上辈子她听说过,只一笑带过,却忘了这个预言好似可以让许多人相信的。

念夏手里的东西掉在了脚旁也不管,只看着说话的郑皓元,杏雨张着嘴,看着郑皓元就像是看不认识的人一般,显然,她与郑念如一样,不相信什么预言。

但苍耳神情平静,显然,他是知道的。

“为什么?”郑念如也很平静地问道,这是基于她清楚地知道,文家的叛乱不会成功,她现在担心,也只是因为那是郑淙元,她不想有半点差池。

郑皓元抬头看郑念如,郑念如会问,也很正常,他虽然也是刚刚听说,但听到的也不知这些。

“母妃说,这预言是十年前就有了,当时父皇病重,几乎不治,按照南征的惯例,是要乾道寺卜一卦,预测将来的皇位继承人。预言之中,郑淙元不是天选之子。但火奕法师说,此预言也并非一层不变,而父皇也从奄奄一息之中好转,所以,变数就会更多,此时也搁置下来。但现在不一样,父皇突然驾崩,所以,乾道寺才会赶来。此事,郑淙元也知道。”郑皓元慢慢说道,郑淙元是知道,而且,这些年来,也做了不少的努力,想要改变这个结果。

只是供奉在法坛上的预言之灯,不是想改

狗爷城中村 完整版_

变就会改变的,而且,文家的人已经偷偷潜入乾道寺,那预言之灯根本就没变,所以,文家才会大胆出兵。

这南郑国的继承人,不是郑淙元,剩下的不就只有他了。

母妃是这样说的,虽然不足以让人信服,但是现在,郑皓元是相信的,也想让眼前的郑念如相信,而且,他才不会与郑淙元那般,会撞头就走,不理她。

郑念如闻言,眉头微微皱起,这个消息已经超出她相不相信的范围了,就算是她不相信,那乾道寺到后来也下场悲惨,但是现在,的确是能蛊惑人心的。

郑念如恨不得现在就有实力将乾道寺的人杀得一干二净。

“此事,朝廷就没人知道?”

郑皓元摇摇头。

“此事是乾道寺与我南郑皇族之间的秘密,若不是父皇突然驾崩,此事也只会在父皇临死之前与火奕法师达成一致,那么遗诏上的继承人就是预言上的结果。”

郑念如是不信,端王叛乱,不也差点成功了么?说来说去,乾道寺的存在的确让人头疼,这么说,乾道寺选出的景治帝就是励精图治的好皇帝?

简直笑话。

她要是居南一,也会杀了乾道寺的那些人。

见郑皓元不语,郑皓元以为郑念如相信了,悬着的一颗心落回了远处,现在整个郑都都是文家的人,郑皓元自然不怕跟着郑念如出来,这样难得的机会。

郑皓元软下身子,慢慢地靠近郑念如一点。

“堂姐,你不相信么?”郑皓元扯着少女的衣袍一角,目光有些委屈,听到这个皇位应该是他的,他希望郑念如高兴。

“你想当这皇帝?”郑念如问道,她觉得郑皓元不愿意,也从没有这个心思,她坐过那个位置,知道想要坐上这个位置的人的心思。

郑皓元看着郑念如,有些话很想一下子说出来,他向来不会揣摩别人的心思,也不屑于揣摩,他只要快活地活着,能自由自在,能够与眼前的人在一起。

“母妃说,这是天选,我身为郑皇族的子嗣,没有选择。”郑皓元慢慢地开口。

郑念如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如是上一辈子,她没有一气之下嫁给居南一,没有在最后的时候突然起兵,断了郑淙元的后路,那么他们之间……

“堂姐,堂姐,你怎么了?”郑皓元觉得郑念如不对劲,顿时有些慌,堂姐为什么心情不好,她听到这些,不应该将目光从郑淙元的身上回到他的身上,只有他才能保护端王和她,不应该……

郑念如神思恍惚,仿佛上天奚落着肆意嘲弄凡人,似乎命运之手从来都不在她手中一般。

“没什么。”郑念如抬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只是一切还未定,势必还有一场厮杀,自然还有凶险。”

郑念如看眼前的少年,她担心什么,郑淙元不是等死之人,如果说这什么预言,那么上辈子,她也不照样杀了郑皓元,她的儿子坐上了那个位置。

……

晨元殿内,一切都静悄悄地,郑淙元依旧守在梓棺前,已经跪了一个时辰,没有因为外面的躁动而神色动一分。

林相等人从开始的不安慢慢地也冷静下来,因为,太子殿下太过冷静,这种冷静与往日太子殿下的淡然不同,而是运筹帷幄的淡然。

林相从一开始想要催促着太子殿下召集自己的兵力,慢慢地有些开始懂太子殿下究竟要做什么了。

太子殿下这是要一网打尽,等文家这些跳梁小丑都跳出来了,狗爷城中村对呀。

林相知道,这些年,太子殿下暗中培养了不少自己的势力,而现在半点势力二都没有动,太子殿下一定还有更大的计划。

一想到此,林相跪得更加笔直了,索性什么也不管了,而是一味地开始哭先皇了,一字一句,从朝政琐事到国家大事,就连延平太后止住了的哭声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跟着又红了眼睛。

喜欢重生成权臣的心尖朱砂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