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薛小莲的眼神流露出剧烈的恐慌,但是,目光还是死死地盯着这团幽蓝色的光。

宛若鬼火。

她知道,小朱的死,就是因为这团光。

薛小莲恐慌的眼神中,带着愤怒,仇恨。

恐慌害怕是本能,可是,她对楚大侠有信心。

是楚大侠给她发信息,让他她离开寝室,走出运动场。

果然,她才刚出来,这团蓝色的光就对她下手了。

电光火石之间,数枚银针破空而至,击破空气的声音锐利无比,刺向了元神。

元神明显震惊,迅速地后退……

毫不犹豫,朝着后方遁逃。

只有元神状态下的她,根本不可能与神变境的强者一战。

她知道,楚尘还在!

徐越震惊无比,楚尘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已经到了长平新区了吗?

楚尘现身了,挡住了元神逃离的路线,并不急于出手,目光注视着的这道蓝色的光,缓缓地开口说道,“你就是徐越吧,在长平新区的那个人,是谁?”

徐越的元神忽然之间朝着上空冲去。

她想要逃!

在没有夺舍到躯体的情况下,她没法跟楚尘一战。

楚尘盯着徐越的元神,忽然之间,剑光猛然出现。

咻!咻!咻!

三把利剑冲天直上,转眼之间,形成了围剿之势,压制着徐越的元神。

通过这些天来的观察,楚尘对这些沉睡苏醒的元神有大致的了解。

或许神变境是武者修行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两千多年前的灵气枯竭之后,武者大迁徙,前往秦界,留下来的人,实力一路倒退,最终因为元神的存在,都倒退到了神变境,不会再往下掉,但是,也没法维持在神变境以上。

这对于楚尘而言,倒是一个好消息。

他现在的实力处于神变境后期,当世最强,任何一个元神苏醒,只要不给对方重新修行的机会,他们就不会是楚尘的对手。

当然,楚尘也一直都坚信,两千年前就沉睡至今的元神,不可能每一个都是大恶之辈,只是他没有遇见罢了。

眼前的徐越,楚尘不知道她在沉睡之前如何,可是,苏醒过后,立即想要夺舍柳如雁,紧接着杀害了长平村一个年仅十九岁的无辜少女,今晚更是毫不犹豫地要对薛小莲下手。

要知道,同一个躯体内,灵魂没有共存的可能,如果今晚楚尘此刻已经到了长平新区,那么,薛小莲也将没命。

元神发出了惨烈的怪叫声音。

穷途末路。

徐越不顾一切,冲向了后方的小山坡。

她知道小山坡内有人,如果能够突破楚尘的飞剑,在小山坡内随便找一人夺舍,尽管与元神严重不契合,可也至少能够与楚尘一战。

单凭元神状态,她只要被杀的命运。

楚尘并不给徐越机会。

即便楚尘多次发问,徐越对他的话不予理会,楚尘当即不再留情。

三把飞剑绽放出凌厉的光芒,斩破徐越的元神。

刺耳的惨叫声音之下,元神俱灭。

三把飞剑消失于楚尘的身后。

小山坡,有好几对受到惊吓的鸳鸯,这时正在提心吊胆地抱在一起,不敢伸头出去看是怎么回事。

楚尘走到了薛小莲的面前。

薛小莲连忙站了起来,遏抑不住激动,“楚大侠,多谢楚大侠。”

她知道,楚大侠不仅仅是救了她,还为小朱报仇了。

“你回去寝室休息吧,没事了。”

楚尘直奔长平新区。

今夜真正的对手,并不是徐越的元神,而是那位已经夺舍了薛洪的神秘人。

薛洪突然间的死而复生,让楚尘生疑。

他留了个心思,没有立即赶去长平新区,而是隐藏气息留在了学校,并且,让楚小鱼去调查,长平村的先祖,有没有人的出生时辰与薛洪的一样。

年份的话自然不可能一样,可月、日乃至具体的时辰,如果真有一致的,或许,就是这个薛氏先祖的元神苏醒了。

果然。

楚小鱼那边虽然还没有消息,可楚尘等来了徐越的元神。

当察觉到徐越的元神接近女生寝室的时候,楚尘立即通过手机信息的方式,让薛小莲离开寝室,才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在路边拦下了一辆车,前往长平新区。

半路,楚尘接到了楚小鱼的来电。

“查到了。”楚小鱼大声地说道,语气激动,“我们之前从公安系统中调取了所有长平村村民的资料,没有一个人的生辰八字跟薛洪相似,后来我在薛洪的住处,找到了一本族谱,族谱上,居然有连长平村祠堂也没有记录到的一些薛氏先祖的资料。其中有一个,薛景,至今两千年以上,可以说是长平村这一脉的高祖,那徐越救的薛氏先祖,就是薛景。”

楚尘怔住了。

薛景,徐越。

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果真的掺杂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了这份恩情的话,那么,薛景甘愿将自己置之危险当中,给徐越制造夺舍薛小莲的条件,那也正常。

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

原来如此。

楚尘心中的疑惑消失了,然而,在挂断电话一阵之后,楚尘又是皱了下眉头,“可是,薛洪不是说过,徐越有薛氏的血脉,这如何解释?”

距离长平新区越来越近了。

当车灯亮起的时候,一直蹲守在路边的薛大虎也冲了出来。

司机吓了一大跳。

楚尘下车后,薛大虎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激动,同时喊起来,“楚大侠,你终于来了。”

远处,又一辆车抵达。

小鱼儿也到了。

在楚尘到达之前,他也不敢贸然进入长平新区。

夜深人静的长平新区。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薛洪家门口。

楚尘推门下车。

薛大虎的双腿控制不住地抖动,他刚一下车,突然间惊呼尖叫了一声。

薛大虎看见了,窗口的位置,屋内没有灯,月光之下,一个白须老人,正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们这边,面目没有任何表情,顿时令薛大虎毛骨悚然,浑身的寒毛仿佛都在这一瞬间炸开了。

楚尘注视着屋内的老人。

两人的目光对视着。

“我该叫你薛洪,还是……薛景?”楚尘淡淡地开口。

老人的眼神瞬间爆涌出凌厉可怕的光寒,死死盯着楚尘,“你为何来得这么迟?”

老人的心中有不详的预感。

楚尘倒不隐瞒,淡声回答,“刚斩了一个为非作歹的元神,这不就来了吗?”

老人的双眼如裂开般瞪大,浑身煞气冲腾,面容看上去极其恐怖狰狞,“楚尘,你杀我女儿,今夜,老夫与你不死不休!”

喜欢超级弃婿请大家收藏:

活的。

楚尘呆住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楚尘不会算错。

就凭‘九玄少主’四个字,他的占卜之术,也要对得起天下第一奇门的称号。

薛洪的生辰八字透露出来的讯息,分明已死。

可如今,一个活生生的薛洪被警方找到了,正在送回长平新区的路上。

太诡异了。

楚尘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唯一的可能,薛洪被夺舍了。

徐越真的会将薛洪夺舍?

这打脸也来得太快。

楚尘想不明白所以然。

“哥,我们现在怎么做?”楚小鱼问,“要不,我去见一见薛洪?”

“行。”楚尘沉声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说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长平村,现在就出去。”楚小鱼说道,“哥,你什么时候到?”

楚小鱼有些忐忑,毕竟,楚尘说过,薛洪已死,可现在突然间来一个死而复生,楚小鱼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薛洪。

从薛小莲的学校前往长平新区,六十公里的路程,路况也比较复杂,最快也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楚尘想了想,说道,“一个小时吧。”

楚小鱼点点头。

他也要掐准了时间,一个小时后才进入长平新区。

“那就是晚上

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

十一点。”楚小鱼在算着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尘哥最快也要一个小时,那我就十一点半抵达长平新区吧。”

楚小鱼实在没有勇气一个人去面对这个老人。

警方的消息也一直传来。

半个小时后,楚小鱼接到消息,薛洪已经回到了长平新区的家中。

村中不少人都去见了薛洪。

“太公平安回来就好了。”人群之中,薛大虎也在,也一直在注视着薛洪,薛洪拄着拐杖,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话也比较少,在警方离开之后,薛洪也摆摆手,说道,“我累了,大家都不用担心,回去休息吧。”

众人渐渐地散去。

薛大虎本来也跟着人群退后,突然地,薛大虎折返了回来,开口说道,“太公,你前段时间交代我,关于冲刷祠堂外墙油漆的事情,我已经找人问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正式开工?”

薛洪沉吟了一会,摆摆手,“再说吧。”

薛大虎点点头,旋即退了出去。

离开薛洪家后,薛大虎立即朝着长平新区的外面走去,直到他认为是安全的距离,才打通了楚尘的电话。

“楚大侠,我试探过了。”薛大虎按捺着扑通剧跳的心情,声音略微有些发颤,“这个太公……真的是假的。”

太公从来没有交代过他关于祠堂外墙重刷油漆的事情。

挂断电话之后,薛大虎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不是太公。

那太公岂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薛大虎不敢去想象,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离谱了。

薛大虎站在路边,回头看了一眼长平新区,黑夜笼罩之下的长平新区,这个时间点,很多房屋的灯都渐渐地熄灭,在黑夜之中,长平新区就仿佛是一头巨兽,匍匐于地上,并且还张开了血盆大口。

不敢多想了。

薛大虎浑身一个激灵,他蹲在了路边,找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

等楚大侠来了之后,他才有勇气进去。

长平新区,一层平顶屋。

老人的拐杖放在了一边,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着一门不知名的功法,浑身有黑气萦绕,片刻之后,黑气渐渐地消散了,老人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浊气,身上也脏兮兮的,这一轮的修炼,又排除了身上不少多余物质。

“可惜,灵气苏复太慢,要是提前一百年……”老人叹息了一声,他没有办法,只能接受这副躯体。

老人走下了床,站在了床边,没有开灯,目光凝视着远处。

“这个时候,楚尘,应该快要到了吧。”老人自语。

他在等。

静静等候楚尘的到来。

楚尘不来,徐越,就没有机会。

时间仿佛在这个房间内静止了下来。

他一动不动,静静地伫立。

夜晚十一点。

校园内,时不时有三两个学生结伴而行,从外面回来。

女生寝室,薛小莲躺在床上。

今天晚上,她有种心神非常不宁的感觉,整个人都处于梦游一般的状态。

寝室的同伴都知道薛小莲有个很好的朋友走得很突然,在安慰她之后,各自忙碌着。

十一点半。

薛小莲看了一眼手机,深吸了一口气,下了床,穿上外套。

“小莲,你要去哪里?”寝室的女同学连忙问。

薛小莲强笑了下,“我感觉有点闷,去运动场走走。”

“我陪你一起去吧。”女同学说道。

“不用了,谢谢。”

薛小莲还是自己一个人出了门。

安静的走廊,走下楼梯。

薛小莲有种仿佛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整个人处于神经绷紧的状态,下意识地紧握着自己的手机。

离开女生寝室之后,薛小莲往运动场的方向走去,运动场位于教学楼的后方,还背靠着一个小山坡,虽然黑暗,可夜晚这个时候,正是小山坡热闹之时,总有一对对的小鸳鸯在这里躲着卿卿我我,摸你摸我。

薛小莲迈步走在运动场的跑道上,看上去像是在散步。

然而。

当薛小莲的身影走至黑暗处的时候,异变突生了。

一道幽蓝色的光芒陡然之间爆射而出,朝着薛小莲的身体冲撞而去。

薛小莲的面容流露出强烈的惊恐之色,她看见这道蓝光了,可是,薛小莲的身子根本没法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道蓝光冲向了她的身体。

轰!

薛小莲身上又一道光芒闪耀而起。

蓝光被撞退了几米。

薛小莲这才想起了楚大侠给的护身符,惊恐之下,薛小莲的脚步踉跄地后退,同时拿出了护身符,然而,令薛小莲惊骇无比的是,护身符,已经出现了一道非常明显的裂痕。

幽蓝色的光再次冲来了!

轰!

护身符断裂碎开……

薛小莲的身子也后退,倒在了地上。

再次抬起头来,幽蓝色的光再次冲来了。

如同恶魔,张开了凶猛的獠牙,狞笑着,要将薛小莲吞噬!

喜欢超级弃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