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狗那东西卡在我的里面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荒野之处,附近完全是无人区,也唯独这里,卫渊才能够和饕餮放手一战,而且周围早已经被龙虎山弟子们结下了阵法,竭力将战斗的余波压制到最低的级别,尽可能不去影响到普通人。

而在战斗对峙双方之外,却隐隐然还有两方势力存在。

白泽被锁链捆着。

满脸忧伤地看着前面的一幕。

身材健硕,面容稳重,像是可靠老大哥的石夷平静站在一处山上。

远远望着即将交战的双方,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位赤着上半身,露出仿佛虬龙盘身一样健硕肌肉,胡须虬结几乎要垂到胸口的高大男子,哪怕是化作人形,身材也有两米五左右,而且充斥着强大力量的凝实感。

仿佛一整块被锻打在一起的钢铁。

撑天之神,重。

在人间的传说虽然不显,但是却是绝对强大的神灵。

他和撑地之神‘黎’,直接替代了四方承天之柱的作用。

重献上天,黎邛下地。

昆仑这边是撑天柱,大荒便是重黎二神。

其实力之强悍,不言而喻。

所以白泽彻底放弃了逃跑的打算,像是一滩咸鱼一样躺在地上。

毕竟他只是一个挂件。

而之所以这两个大荒天神会出现在这里,事情自然是要归结于突然出现的饕餮,以及轩辕剑魂的登场,石夷成功说服了撑天之神,让后者冷静思考,并且选择暂且旁观。

毕竟,饕餮的实力,不容小觑。

背后代表的势力可能更是令他都要侧目。

如果说他们在针对那昆仑山神的时候,饕餮背后给他们来上那么一口,哪怕是‘重’都觉得眼皮抖了抖,当然石夷是很无所谓的,你不能让饕餮觉得一块石头好吃。

而岁月不灭体足以把饕餮一口牙给崩掉。

至于重……

躺尸的白泽盯着那位身材健硕,力量甚至于远远超过刑天的神灵。

无神的眼底闪过一丝思索。

石夷不说了,祂有着绝对的原则,是和中立派的烛九阴,和昆仑陆吾同类型的神灵,分别代表着岁月,日月,规则,这三者对于万物一视同仁,而代表着这三者的神灵也都有类似的性格倾向。

但是重。

这位神灵没有一开始去找昆仑山神。

也就是那个渊……恐怕是存了某种合作的倾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渊宰了十二元辰,可重未必要为十二元辰拼命。

也就是说,祂和石夷可能不是一条心。

再加上之前一起来的那两个十二元辰的成员消失不见,不知去做什么了,白泽隐隐总觉得有些不安。

还有必然会来寻仇的昆仑诸神。

对了,白泽记起来,重这家伙之所以扛天扛了好几千年。

没法子像是其他大荒天神那么潇洒。

那都是因为水神共工被气地一头撞倒了不周山。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重’和‘黎’,其实是共工的背锅侠。

给这上头就不顾一切的大神背了好几千年的黑锅。

要说没一点脾气,那根本不可能。

可巧了,共工这会儿就在人间被压着,你猜‘重’是会做点什么,会做点什么,还是会做点什么?

这是什么,这是死局!

对于麻烦有着天然感知的白泽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来这一趟人间了。

躺平摆烂。

仰天长叹。

姬轩辕,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情况太麻了,我一个兽对付不来啊。

而重抬了抬眸,朝着卫渊背后的方向看去,突而淡淡一笑,道:

“原来是崇吾山主来了。”

“看来,这个卫渊和昆仑一系走得比较亲近啊。”

石夷平淡开口道:“他和我们无关,不必去管。”

‘重’笑了笑,道:“我也没有要做什么,且看看他和饕餮的大战吧,一介凡人,面对着饕餮,石夷,要不要来赌一赌,我猜饕餮会在三个回合之内把他吞了,你觉得呢?”

石夷若有所思。

而后右手按在腰间的刀柄上,左手提起锁链。

‘重’愕然:“你要做什么?”

“救人。”

“可你知道他的对手是谁吗?就救人。”

石夷冷静且理智地道:

“我只要知道饕餮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可以。”

‘重’:“…………”

完全无法反驳。

白泽翻了个白眼,心中暗爽。

被这石头脑袋怼住的时候会心里很不爽。

但是看到别人被怼住没话说,心里就会很爽。

祂挪了挪位置,好让自己能够躺平得更舒服一点。

注意到饕餮的存在。

想到那家伙之前的所作所为。

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接升到天灵盖。

白泽想了想,把自己的身子藏得更严实了些。

一点点气息都没有露出来。

………………

[大狗那东西卡在我的里面标签:p标签]崇吾山主等昆仑之神也跟在了卫渊身后,担忧他遇到什么危险。

卫渊神色凝重,放空心神,将自己的情绪和状态调整到巅峰。

而在卫渊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清醒之梦中,刑天摩拳擦掌,爽朗大笑道:“要开始了,开始了。”

“人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是了!”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我觉得饕餮能抗五招,如果我猜对了的话,庆功宴要全肉的。”

刑天爽朗一挥手。

神农氏幻影摇了摇头,道:“不,以老夫看来,得十招左右,那个饕餮毕竟不弱,虽然离开了北山界,又受了伤,但是伤虎才最为可怖,渊又是个小心谨慎的性子。”

“若我赢了,下次就吃清汤锅吧。”

姜叔按了按嘴角。

“年纪大了,太刺激的味儿受不住。”

刑天埋怨道:“清汤锅也太寡淡了,鸳鸯吧。”

“嗯……也行。”姜叔沉思,道:“清汤和番茄鸳鸯锅。”

“啧……”

刑天不满地摇了摇头:“老大你不行啊。”

“大羿你呢?”

青年射者腼腆微笑,手上的石头板上刻着一行一行文字,从糖醋排骨到甜口锅包肉,刑天咧了咧嘴,觉得腮帮子有点麻,望向轩辕,看到这位在现实遇到必然不死不休的老对手陷入沉思。

“在想什么,姬轩辕?”

轩辕帝摇了摇头,自嘲道:

“不过是一介幻影之躯,还能想什么?”

“只是好像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又消失不见了。”

“唔……是谁呢?”

夸父看向同样若有所思的烛九***:“冕下,你在想什么?”

烛九阴平淡道:“只是在想,这一次他是否能表现出足够好。”

“若是不好的话……”

夸父惊愕,嘴角抽了抽。

“冕下您还要有惩罚之类的吗?”

“惩罚?不,并没有。”

灰袍男子抿了口茶,淡淡道:“只是加练一分钟而已。”

“一分钟啊……”

神农氏露出了然的微笑。

“一分钟啊。”

轩辕感慨着,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爽朗微笑。

“嗯,确实是一分钟啊。”

这是虽然不大懂,但是却一只手掌托着下巴,装出睿智模样的刑天。

夸父沉默无奈:“一分钟啊……”

卫渊,自求多福。

…………………

钱来山神远远望着和饕餮对峙的卫渊,心中担忧。

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要不我们现在出去吧。”

崇吾山主摇了摇头,道:“现在出去,只会伤害到卫渊。”

“等一会儿吧,等他自己支撑不住了,我们再出去,保住他的面子……嗯?!”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远处气机陡然变得激烈昂然,饕餮放声大笑,身上战袍扬起,双手微张,天地风云变色,有仿佛吞噬日月之气势,擒拿万物之底蕴。

引得‘重’和昆仑诸神都心中感慨。

虽是凶神,实力是真。

饕餮放声大笑:“来吧,卫渊,使出你的全力!”

卫渊吐出一口气。

思绪瞬间放空。

以应对五人组的规格,全面爆发自己的实力。

法力运转续航目标——六十秒。

开始。

饕餮话音落下,自身便已经如流星般猛烈地冲杀向卫渊,而卫渊却仿佛毫无所察一般,任由这一拳砸落,但是几乎是瞬间,饕餮瞳孔收缩,他那猛烈地令流云倒卷的一拳,砸空了。

‘当面对敌人的瞬间攻击的时候,不要力拼’

‘你并不是刑天或者蚩尤,甚至于轩辕在力量上的对手。’

‘需要的是,速度。’

耳畔仿佛传来那些熟悉的声音。

天罡三十六神通·潜渊缩地。

咫尺天涯。

天罡三十六神通·掌握五雷。

天罡起手,以示尊重。

饕餮眼前出现震震雷霆之光,毫不迟疑猛地张口将那一道身影吞入口中,但是旋即面色骤变,连连后退——那一道雷霆炸开,被全然吞噬,但是瞬间第二道身影出现在了饕餮的眼前。

卫渊在空中,双手结印,眉心佛门舍利子瞬间流淌。

玄奘传承,佛门琉璃体魄。

觉者传承,不成敬意。

猛烈旋身,右脚如同战斧,狠辣地倒钩猛地砸在饕餮的脖颈处。

将饕餮抽击地身躯踉跄。

顺势旋转身躯,卫渊袖袍鼓荡,当年僧人所用沉重兵器滑入手中,借助着旋转带来的加速度,第二次猛地砸下,佛光乍现。

我佛慈悲!

饕餮额头青筋迸起,只觉得眼前金光乱冒。

耳畔仿佛有男人的聒噪声音不断在说,吵得他心烦意乱。

“你放肆!”

他压住心神,怒喝声中,以暴烈的速度冲上前方,将卫渊身躯直接按碎。

而后这一道身影也消失无踪。

昆仑神力为内,神通为外。

地煞七十二变化中,或许是最知名的神通·分身。

“不好,是计策!”

饕餮心中一变,想要挣脱,却已经无法再动,他瞳孔收缩,猛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脚下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奇门遁甲之文——天罡三十六神通,诸葛武侯一身所学·六甲奇门。

当今之世,或许也是古往今来,最接近那个男人摆出的六甲奇门。

阵眼为九节杖。

分阵阵眼为龙虎山·雌雄龙虎剑。

提前灌注昆仑神力。

一千五百名黄巾力士所布。

哪怕是饕餮,一时间被困住。

而此刻虚空中出现了数道身影。

全部都是卫渊的模样,踏在奇门之上。

口中皆念出一道卦象。

“泽火革。”

“火雷噬嗑”

“地火明夷。”

“雷天大壮………”

一道道代表着暴烈力量的卦象被道出。

白泽的眼皮抽了抽。

这是摆明了要玩命。

这么狠?!

而且一瞬间出现就裹挟雷霆和剑光,疯狂地往前遁去,顺着奇门遁甲大阵的纹路在流转,其速度之快,变化之繁复几乎让人看得眼前骇然,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为了躲避何等恐怖精准的攻击才开发出的手段。

卫渊耳畔仿佛能感觉到已经彻底超过声音的箭矢的存在。

而此刻,原本用来躲避大羿招式的身法。

化作了攻击的方式。

饕餮猛得挣扎,六甲奇门只来得及禁锢他一段时间,猛烈一拳搅动天地,卫渊反握铁鹰剑,旋身斩下,而后在饕餮想要纠缠的时候,瞬间一脚踏出,身形化作流光遁入奇门大阵之中。

‘当同时面对轩辕,蚩尤,刑天的时候。’

‘每一刹那的分神,都是死亡的瞬间。’

饕餮额头抽痛,脑后传来恶风,反手攻击,却再度引来一道暴戾的剑光,六甲奇门,五行大遁,剑光,佛法,以及内里蕴含的神力,仿佛化作了一起,以狂暴的姿态疯狂地攻击。

只要你的反应速度不曾超过轩辕。

只要你的攻击精准无法超过大羿。

只要你吞噬灵气的恢复速度无法超过神农鞭。

这六十秒里,我就不会输。

卫渊心神放空。

在饕餮猛地搅动天地灵气,冲击六甲奇门阵的时候,速度最快的两道分身却突然加快,大阵瞬间被破,其中一名分身猛地前冲,仿佛搅动沙场的猛将,另一道分身则是同时从另一个方向冲去。

一者一拳砸在饕餮腹部,一者以剑旋身斩下。

只是这一次,剑锋震颤,哪怕是在泰阿剑鞘内温养过。

剑仍旧只是斩出一串火星。

饕餮气喘吁吁,没有想到居然会如此狼狈。

昂首怒吼,化作了饕餮本相,六甲奇门大阵,包括卫渊借助昆仑之力所准备的分身,全部破碎,连雌雄龙虎剑都被振飞,而后全部昂首吞噬,浩浩苍天,连云气都逆着旋转,仿佛漏斗一样飞入饕餮口中。

“吞天噬地!”

刹那之间,阴阳失衡冲突,乾坤颠倒逆乱。

重踏前一步,稳住一方天地。

崇吾山主和其余几名山神同样结阵做到这一切。

只是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暴怒之后,展露本相的饕餮吞噬向那一道轮椅,连刑天斧都被打飞到天空,继而直接将轮椅上的身影吞下,饕餮放声大笑:“吾可吞噬天地万物,宇宙一切,区区你,也敢放肆?!”

突然察觉,口中的

大狗那东西卡在我的里面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味道寡淡。

而那轮椅突然化作一道阵法,上面的男子最终化作暴烈的雷霆,直接在饕餮口中炸开,这一道雷霆格外强大,仿佛带着神力的效果,直接在肚子里炸开,让饕餮都身躯震颤,一时间迟滞僵硬,思维迟缓。

在被五个战斗经验丰富地离谱,顺便手段脏得让卫渊忍不住骂街的老混子亲手调教出来之后,卫渊的战斗本能很诚实地学习了那些让他自己都觉得不齿的技术,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饕餮显出原形,施展最后一击。

刚刚被击碎击飞的分身里,卫渊出现。

这一招甚至于曾经骗过轩辕和蚩尤。

“什么都能吃下?”

卫渊低语,双手结印。

全部法力,毫无顾忌地打出。

最后一个大神通。

法力彻底耗尽。

天罡三十六神通·大小如意。

目标——

刑天斧。

巨大的压迫感突然浮现,被刚刚抛掷到天空的刑天斧流光暴起,疯狂地巨大化。

大小如意,如果巨大,则是法天象地。

因为刚刚饕餮汲取云气,现在周围云气都聚集到这里,巨大地仿佛山脉一般的刑天斧单单凭借着重力斩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直接锁定了饕餮胸口的轩辕气息。

而后猛烈加速。

天地云气被劈开,巨大的刑天斧笔直斩向显出原形的饕餮。

饕餮:“…………”

他僵硬抬起头,看着和自己体型差距巨大的古代神兵,看到那森然的斧刃几乎倒映出自己的脸,似缓实快地劈斩下来,有无数厚重的流云顺着斧刃两侧缓缓流动,勾勒出巨大的云纹,拥有巨物所具备的一切强大压迫感。

刑天斧特性·必中。

曾经在人间混迹过一段时间的四凶大脑一片空白。

吐出一个字。

“艹。”

PS:今日第二更…………四千八百字。

居然一直到了四点才写完,躺尸中……明天估计要废了,可能更新会很迟了,抽烟的手微微颤抖,大家晚安,再差一步就轮回去了。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老山主看到卫渊的神色变化,若有所思,道:

“你一直生活在人间,知道他吗?”

“他在成就昆仑山神之前,应该也是人间出名的强者。”

不知道,不认识,不清楚。

卫渊心底直接否认三连,表面上当然不能够这样,略做沉思,表情疑惑讶然,带着三分讶异三分不解,而后神色镇定自若道:“人间昆仑之主?谁?”

你找的是昆仑之主陈渊,关我卫渊什么事情?

面不改色。

理不直气也壮。

这反应,饕餮看了直呼内行。

崇吾山主没有多想,其实也就是顺口一问,眼前的黑发青年从外貌上看,和那位白发冷淡的昆仑之主不能说没有关系,只能说完全两个人,他道:“我们来人间就是为了处理和这位人间昆仑山神之间的恩怨。”

卫渊还要再问的时候,老山主却似乎是不打算让卫渊参与进来。

守口如瓶,半句话都不说。

卫渊的视线瞥向旁边的水鬼。

后者回了个爽朗了然的眼神,卫渊收回视线看向崇吾山主。

“既然这样的话,几位不如就在我这里先呆一段时间。”

“难得来一趟人间,我肯定要好好着招待你们,尽一尽地主之谊,今天干脆就在这里吃了算了,我去买点菜,准备点酒肉之类的。”

“免了!”

一位身材高大的山神打断他的话,冷笑道:“尽地主之谊?”

“你算是谁?不要以为珏冕下认可你就万事大吉。”

“昆仑上还有西王母,还有陆吾神和开明兽,还有我们。”

“我们是绝对不可能认可你这个家伙的。”

“还吃东西,呵……你当本座会屈服于……”

片刻后。

“唉呀妈,真香……”

山神一只手撕下来一块鸡肉,鸡皮酥脆,鸡肉软嫩,往嘴里一放,连鸡骨头都嚼碎了,而后右手拎着一瓶红星二锅头,仰脖咕嘟咕嘟喝完,觉得不过瘾,大声道:“还有更有劲儿的吗?”

水鬼默默掏出一瓶没有标签的,从画家鬼屋子里摸出来的东西递过去:“来,钱老哥,喝这个,这个劲儿大。”

山神接过来,仰脖直接灌下去。

而后长呼一口气:“哈哈哈哈,爽快!”

水鬼微笑优雅。

大和尚道:“你给他们喝了什么?”

“水啊。”

“水?”

“对啊。”

水鬼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看祂和水一模一样,看起来是水,那就是水。”

兵魂:“…………”

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凑过去啪地一点,水杯里腾起蓝色的火焰。

兵魂幽幽注视着水鬼:“这就是水?”

九十六度伏特加。

水鬼干笑着转过头,道:“生命之水,也是水,这,水神的事情,怎么能说是骗呢?没准世界上就有这样一条河,河里面全部都是生命之水……”

不提水鬼干笑着解释,也不提画家鬼回到自己的小阁楼里。

发现自己的宝物珍藏给对头直接摸了去。

现在这帮山神水神倒是前所未有地吃得开心了。

生灵总是喜欢新奇的。

吃惯了素的寡淡的就想要吃大鱼大肉,肉吃多了又想要吃素,这些山神在山上吃素,所谓餐风饮露,过了几千年,当遇到人族专门研究出来的,刺激味蕾的美食调味料,直接被一棍子放翻,彻底折服。

这次来到人间的西山界昆仑诸神。

除去了水鬼,以及那位流沙河主,天之九德长乘外。

还有包括崇吾山主在内的几位山神,其中还有两位有威望。

第一位是刚刚脾气最爆的,也是西山界第一山,名为钱来之山,所以这位山神的名字叫做钱来神,卫渊觉得祂如果在人间出现并且普及,很有可能是这帮山神里面最受欢迎的。

很大概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就会变成山财神。

另一位名为泰器大狗那东西卡在我的里面,是一位颇为冷静沉稳的山神。

卫渊对他有印象。

当年来到泰器山的时候,他和禹王遇到了一种长的像鲤鱼,极为肥硕,还长了两个鸡翅膀,不,鸟翅膀的鱼,禹王沉思之后决定,既然它长得像是鲤鱼,看起来像是鲤鱼,那么就一定是鲤鱼。

最多附带了一对烤鸡翅膀。

而后爽朗地打了下来,并且处理好了,等待卫渊处理。

禹王吃了约莫八成,屁事儿没有。

陶匠的话……

《西山经》后来记载这样的怪鱼:其味酸甘,食之已狂。

又酸又甜的,‘已’这个字,可做痊愈之意。

这东西可以治疗癫狂。

但如果你没事吃他,它就会先把你弄得癫狂然后再把你治好。

至于书写这一行的某人是怎么知道的……

只能说,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卫渊嘴角抽了抽。

鬼知道禹居然直接免疫了那种会破坏你正常判断的副作用。

他的胃是铁打的吗?

泰器山神感慨道:“你们当年在那里吃了鱼之后,我记得你一路走一路跳舞,特别地开心,很有精神,很久没有见过那么爽朗的舞蹈了啊,还唱歌跳舞的……”

“那位黑发的涂山神女还向我借了一块留影月石。”

“说是失策了,从今往后一定要常备这些东西。”

“哈哈哈,大抵也是想要没事的时候回味一二吧。”

卫渊:“…………”

微笑道:“吃菜吃菜。”

“往事不必再提了。”

钱来神又干了一瓶生命之水,爽朗地仿佛和卫渊是好兄弟似的,拍着胸脯道:“对了,既然你和昆仑有缘,那么之后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昆仑山,去和那所谓的昆仑山主对峙?”

好提议。

我去和我自己对峙,顺便还要想办法杀了我。

卫渊心底默默吐槽。

面带微笑道:“不了,我明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我和人约战了。”

钱来山神拍着胸脯道:“不过如此,小事小事,你我相识一场,吃了你的饭,我肯定要帮你做一件事情,你说,谁和你不对付?我去收拾了他,我好歹也是西山界有名有姓的人物,还不曾怕了什么。”

卫渊喝了口茶,道:“饕餮。”

钱来山神爽朗的笑声戛然而止:“哈?”

博物馆主抬起头,微笑道:“饕餮来和我约战的。”

钱来山神沉默许久。

看了看桌子上杯盘狼藉的菜:

“厨子和饭桶之间的那种?”

“刀剑相向的那种。”

“切磋交手那样?输了的要去做饭?”

“见生死的那样,输了的被做成饭。”

钱来山神:“…………”

沉默几秒钟。

仰脖咕嘟咕嘟灌了一大瓶生命之水。

低下头看着菜,眼观鼻,鼻观心,赞叹道:

“真香啊。”

饭桌上的氛围有些凝固了,之前杀死穷奇的,是始皇帝而非卫渊,这一点老山主是知道的,而之后卫渊诛杀梼杌之战,知情的也就那几个山神,而那些个山神也因为那白衣少女的存在,下意识地遗忘,忽略了这一战。

老山主并不知道卫渊的战力,只是略有担忧道:

“……饕餮吗?他定然是看上了你的一身厨艺。”

“但是也要小心,那是一头凶悍的凶神,为了吃可以不顾一切。”

“明日里你们在何处比斗,我们前去旁观。”

老山主抚了抚须,见卫渊讶异神色,笑骂道:

“不愿同意你和珏冕下的事情,是这一件事情,但是你我之间多少是有善缘在的,我也不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实在不行,我等出手,从饕餮手下勉强保住你的性命,当是可以。”

“毕竟此处不是北山界,饕餮地之四极的权柄不能全面发挥。”

“不是那么地不可战胜。”

卫渊沉思,而后摇了摇头。

他道:“这一次,是我和他比斗,我会全力以赴,不必劳烦诸位。”

崇吾山主讶然,也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卫渊找到老天师,给他们安排了住处,老山主才抚须感慨道:

“年轻人,终究是气盛了些。”

“不愿意在珏冕下,在我们这些山神眼前示弱。”

“真的是……还是不够成熟啊。”

其余诸多山神们这才恍然大悟。

而卫渊回到了自己的博物馆里,去了静室,将门关好,闭目,脑海中回忆梼杌,回忆混沌的战斗能力,饕餮不会比他们弱,横向对比,自己只是在上古五人组面前支撑了短短的六十秒钟。

怎么想怎么气弱。

就一分钟,那还是在自己已经逐渐熟悉那五个家伙的战斗风格。

处于那五人没有真正动用自己的成名兵器。

没有爆发出巅峰战斗力的情况下。

否则,哪怕是实力水准在门中还原和卫渊相仿。

面对着手持刑天斧的战神刑天,手持九黎刀戟大弩的蚩尤,握持射日弓的大羿,手持轩辕剑和黄钺的姬轩辕,以及彻底展开神农鞭的姜叔,卫渊觉得,自己拿剑抹脖子可能会痛快点。

不过也不可能。

想要在大羿面前自尽?你当他的弓是摆设?

就算是抹脖子了。

神农还在,你想死都是个问题。

这个试炼,无法退出,死了都给你拉回来继续考试。

简直恐怖。

此刻面对着饕餮,卫渊吐出一口浊气,稳住压力下的心神——

无论如何,按照计划实施,至少要能够给出让饕餮选择去昆仑山,和‘陈渊’联手的压力,否则的话,如果饕餮发现,根本不需要和昆仑山神联手就能把自己弄了。

那卫渊觉得自己当场就无了。

必须要慎重,全力以赴。

卫渊沉思,掏出铁鹰剑,放在桌子上,直接蘸着朱砂写好满满当当的符箓,‘北斗真武大帝斩妖符’,又取出了张道陵年少时期的法剑,写好符箓,放入泰阿剑的剑鞘之中,以人道剑器温养这两柄剑的剑意。

向大和尚借来了玄奘当年八百斤水磨禅杖

大狗那东西卡在我的里面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想了想,又觉得不够,打电话去找老天师借了龙虎山雌雄龙虎剑。

张若素居然很痛快地给了出来。

虽然卫渊知道,真正的雌雄龙虎剑现在还在卧虎令里面,但是现在又拿不出来,假的也能使,毕竟是天师府温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宝贝,一个个全部收到袖里乾坤里面。

雌雄龙虎剑,再搭配两仪剑术。

再把太平道的九节杖也扔到袖口里面。

直接在袖里乾坤的瑶池里面,花了三个小时,招来了一千五百个黄巾力士布下了一整座大阵,到时候直接当头往饕餮脑门上一砸,至少能有个缓冲机会,争取破绽。

最后看着那柄刑天斧。

卫渊沉思。

刑天斧就和刑天的性格一样铁。

哪怕是卫渊,只要敢动用昆仑神性,这玩意儿当场就能反水。

莽夫快乐型和昆仑剑圣版本只能二选一。

无法兼容。

就很麻了。

卫渊思考许久,只好放弃尝试以昆仑神力驱动刑天斧的打算。

心底里默默数了数。

兵器准备就绪,丹药准备就绪,符箓准备就绪。

接下来就是以防万一了。

他掏出手机,一一打了过去:

“喂?是关羽将军吗?我讨一道敕令。”

“嗯,对,我可能和人打架。”

“到时会起一道关圣帝君镇妖伏魔箓,有劳关将军出一刀了。”

“赵元帅……到时可能会用道门符箓找你。”

“水猴……我是说,水君,有团本,掉落饕餮肉,来不来?”

“给你十个游戏。”

道门弟子,招来神将相助,不是常规操作吗?

卫渊数了数,把一大把人间传承兵器扔到袖口里面。

兵器,有了。

又轻点了下以九节杖镇压的阵法。

阵法,有了。

再看看丹药符箓,也有了。

神将护法,也成。

可是一想到只能支撑六十秒钟的训练,卫渊心底仍旧有着巨大的压力,担忧失败的结果,实在是烛九阴给的考核不靠谱,六十秒支撑怎么能毕业?就算是能够赢上一招半招,哪怕是虚假的,是善意的欺骗,至少能够增加信心和底气,而不像是这样。

卫渊沉思许久,把那个轮椅拎了出来。

两手空空,坐在轮椅上,咳嗽了下。

像是个久病未愈的病人。

想了想。

这样应该有了那么六成胜算了吧。

………………

第二日,卫渊独自前往约战之处。

饕餮自一处深海海渊里睁开眼睛,整片大海都似乎沸腾起来,他之前直接钻到了这里,吞吃了不知道多少的深海巨兽,借助那些巨大生物的气血弥补自己的伤势,好歹是恢复了些。

他缓缓起身,无数生灵逃亡,而饕餮此刻居然没有去吞噬它们。

他一步步走出。

似慢实快,抵达了约定之处。

远远看到,一名青年面色微白,坐在轮椅之上。

风吹而过,看上去弱小而清瘦。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于是一股强绝的信心,无边的沉静浮现在饕餮的心中,祂从容且坦然,放声大笑。

此番,必胜!

PS:今日第一更………四千两百字。

感谢秋风吹那夏月走的万赏,谢谢~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