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饭小女孩给我做*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早朝还没散,童年镇就传来消息,发现许多症状类似疫病的百姓,不仅如此,十三营还出事了。

好在杨统领和靖王府的人去的及时,郁王爷随后也带着城防军赶到了,这才制止了一场动乱。

但是这场动乱,死伤近两千,这个死伤数字让已经安逸太久的朝臣百姓听着都吓得不轻。

两千多条人命啊。

十三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好好的,为什么要举兵谋反?听说是

送饭小女孩给我做*

直冲着京都城杀过来的。

不过调查出来的结果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十三营的主将聂俊生,与胡菇人暗中往来,想要利用大渊立储之机和疫病爆发之机生事,明面上,胡菇是为了合谈而来,实际上包藏祸心。

但是死无对证,皇帝也只能将证据都摆到胡菇使臣面前,要求一个解释,先前客客气气的气氛立刻就变了。

大渊上下,一片愤慨!

深查之下,发现那个聂俊生不光与胡菇有往来,还与裕王牵扯不清,聂家在京都城有一处产业琉璃阁,裕王便是其中的大股东之一。

这一扯可是不得了,琉璃阁之前不是与靖王府生过事端的那家吗?

郁王爷被杀的表妹最后去处就是琉璃阁。

原来,这琉璃阁的背后东家竟是聂家和裕王,那为何出事的时候,这两人都没出声?可见着有问题啊。

西陵王失势,这裕王又惹上了一身骚,接着又查出,沈家加害魏家老爷子的事,也是裕王手底下的人干的,这大家一听就知道了,这是借魏家之手针对西陵王。

不过沈家其他的罪证也无可洗白,沈家还是落败了,这一下,裕王也够呛了。

这场储位之争,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声不响,已经斗得你死我活了。

三天,整整三天,京都城风声鹤唳,使团与朝廷也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不仅仅是一个聂俊生,响山的事也有了眉目,又和胡菇有关,在残骸之中,找到了胡菇皇室专用印章的残页,不仅如此,尚书院那个逃跑的慈先生,身份十有八九是胡菇潜藏在大渊多年的细作。

这一下彻底炸锅了,这两国合谈就是一个笑话了。

除了这些,疫病的情况也是十分不容乐观,三天之内,光是京都城与那婆子有接触的,就有近二十多个染病的,听说童年镇那边的情况才是吓人,加上兵变,尸横遍野民心动荡,加上天气闷热,又赶上一场雨,这样的情况下,疫病传播的速度加快,童年镇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少主,童年镇情况不容乐观,这个镇子周边居民密集,这些人中间恐怕也有感染上疫病的,若是事态再一步扩大,恐怕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祸,另外,童年镇离京都城太近了,眼下胡菇的使团也被困京都,发生这些事,尤其是响山和尚书院的事爆出来,这次合谈十有八九是崩了!”

素问低咒了一声,这暗中阻拦两国合谈之人,究竟藏身何处,这么大的手笔。

“传信,让东、北边境的消息加快速度传到京都,大渊忌惮边境背腹受敌,也会再次考虑合谈之事,一会我去见屈大人。”

这次胡菇使团难免要受些委屈了,各国派遣细作说白了那是常态,但是一旦爆出来,朝廷和皇帝若不拿出一个态度,难堵民众之口。

那璃月公主炸响山,就是为了不留证据,所以,她应该是不会在尚书院留下那些能证明身份的所谓证据。

这一切都是有人暗中一手策划布置。

为了就是破坏两国合谈,还将手伸向了大渊储位。

“这事就算是璃月公主现在现身也百口莫辩,况且,她现在也不可能现身,属下想着,这救人之人恐怕就是设计这一切的人,所以若是能是能找到璃月公主,或许也就值得谁在背后谋划了。”

“所以你不急了,总会露面的,这场疫病爆发突然,从目前来看,怕是要出事!”

“对大渊来说只能是雪上加霜,不过大渊皇帝早不立储晚不立储,拖到这逼不得已的时候已经陷入被动了,不过经这一段时间的观察,这个大渊皇帝确实有几分雄心壮志,也算是一位勤政爱民,面对这么几位皇子,确实难以…”

林叔算是有感而发。

素问眯了眯眼,看着街面上寥寥无几匆匆而过的百姓,突然迈步朝着刑部方向走去。

“的确都不怎么样,不过那个西陵王这节骨眼上自请去童年镇的行为十分反常,还有熙妃之死和沈家没落,林书你细想想,熙妃虽是赐死却保留了妃位,沈原平被革职,到底没有抄家,由此可见,皇上尚留了一丝余地,再从皇上对西陵王的态度来看,这大渊的储位,十有八九就是西陵王的。”

“西陵王?”

“没错,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皇帝在打磨他的心性时也为他或者说为慕容家的江山扫清外戚干政的隐患。”

林叔吸了口凉气,“少主这么说来,这大渊皇帝当真是气魄啊,他就不怕儿子心里恨他?”

“若是西陵王知道却假装不知,亲娘老子的命都可以不管,有点可怕,若是不知,也就无来恨了,皇帝眼里江山社稷终于一起,而西陵王眼里,可能是皇位重于一切,他们这样的人,都不会拘泥‘小节’,心里都有一番取舍,只不过,那个西陵王本少主瞧着...怎么说呢,没有帝王之相,这这点来看,三公主眼光到是不错的。”

素问说完加快脚步,听说她已经配置出治疗疫病的药方了。

恐怕这些天她是没时间研究他给的幻颜膏了。

想到魏忍冬,素问突然想起她给三公子开的药方和药,他当时以为她就嘴上一说,没想到她真送过去了。

听闻,三公主拿着方子端详了半天。

想象一下,素问不由满头黑线。

那小女子的行事作风,实在让人难以预料,她这药方可是在敬告三公主不要有非分之想?

有那么几分霸气外漏的感觉。

“对了林叔,这几天让你注意一下三公主的反应,可有...”

“没有,疫病当前,三公主未曾踏出驿馆一步,没有去找魏姑娘麻烦。”

加上现在关系微妙,公主也要顾全大局不是?

不过这事,到底还是少主惹出来的。

素问嘴角一抽,找麻烦?难道林书以为让他盯着三公主是防止三公主去找魏忍冬的麻烦?

“少主,当真要进去吗?”

这刑部,现在谁都是绕着走,少主此时去太危险了,这可是疫病,不是闹着玩的。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www.2000xs.送饭小女孩给我做com)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魏姑娘...许仵作这症状是不是..”

只是腹泻和轻微体热,暂时还没有其他特别的症状,楚院首等人一时间也无法做出判断。

“是啊,痢疫的确是以腹泻为主,但是一般都会伴随发热呕吐,而且来势汹汹,没这么温和才是。”

这也是楚院首等人一时无法确定的原因。

“痢疫?楚太医,这并非痢疫!”

昨夜忙活一夜,楚太医等人也确认这是疫病,但是他们尚且来不及讨论具体详情,因为大家都都各自分开去诊断接触者。

“不是痢疫?”

另一个太医一脸错愕开口。

忍冬看了众人一眼,莫非太医们都以为是痢疫?

“这不是我们熟知的痢疫,只是类似痢疫,许仵作这症状就是染上了,这种疫病的传染速度和显病速度都比痢疫要快,但是症状似乎起的慢些,看似没有痢疫厉害,但是比痢疫怕是更危险,因为发病的时候症状不明显容易被人忽略从而接触更多的人...”

忍冬只能斟酌着大概讲解,因为这是一种新的疫病。

虽说是新疫病,但是大体症状却和痢疫一样,有些太医郎中一时间还不能尽信。

毕竟只是一人之词,大家还需仔细观察,可是疫病不等人。

“若不是痢疫...那这防御的手段和用药,咱们都得重新琢磨了,治病救人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人命关天,诸位,咱们也不用争执,且看许仵作的病逝发展便知,要是新的疫病那就麻烦了啊!”

楚院首一边说一边抖手摇头,昨夜到现在他们尚算淡定,一是患者接触的面不广,二是发现的及时,三是治疗痢疫药方和防疫的手段都是现成的。

可现在说是新的疫病,那...

“楚太医,诸位前辈,这疫病虽可能是新的疫病,但是其症状和痢疫十分相似,防疫这方面可用共通,但是治疗方面...的确需要重新斟酌,不过我们可以结合患者的病症下药,从而琢磨出最有效的方子来。”

其实方子这些忍冬心里都有,只是突然就这么拿出来,她解释不过去,只能是尽可能的圆一下,况且,对病症的确要谨慎,病况不同方子肯定要随之改变。

许仵作现在的症状轻,若是能不用重药的情况下救治最好不过。

刑部内院,大家正在琢磨药方试着用药,外头已经风声鹤唳,谈疫色变,城中几乎空巷。

熙妃赐死的消息让早朝的气氛格外凝重。

朝堂之上,几位皇子的神情也都发生了变化,不过最让人出乎意料的还是西陵王,都以为他不会来了,没先到他竟戴孝上朝。

这是来责问皇上吗?

皇帝乍看之下脸色立刻就变了。

“父皇,自古忠孝难两全,纵她有千般不是,毕竟还是儿臣的生身之母,有道是百善孝为先,还请父皇准许儿臣替母戴孝。”

古来有云,死者为大,如今熙妃都死了,再落井下石倒显得下乘了。

再说,西陵王身为儿子,一个孝字当前,他这么做好似也是合乎于情,皇帝脸色明显缓和了许多,看着眼前这个儿子,暗暗点了点头,他此刻能以这般姿态站在这,说明心里能承事,身为君王,就该有这份坚韧。

“你母妃之过与你无关,身为儿子尽孝也应当...”

“谢父皇!父皇,儿臣晨起听闻京都发现疫患,患者从童年镇来,自古疫病猛如虎,百姓闻之色变,容易造成动乱,控制不当就是一场大灾,儿臣请命前往童年镇,儿臣身为皇子,受百姓供养,理应尽皇子之职责,儿臣无能,愿与童年镇百姓一起共渡难关,以安民心!也算是...替母折罪!”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他,皇帝眼眸深处亦是几分动容。

若是平时,可能不会像此刻这般感触这么深。

眼下可是储位当立的关键时候,皇上已经开口,这要不是突然碰到这些事加上胡菇使团突然到访,说不定现在可能已经有说头了。

不过...如今西陵王已经大势已去了。

“你要去童年镇?”

“还请父皇准允!”慕容西玥始终都是挺直着背。

皇帝深深看了慕容西玥一眼,片刻后点了点头,“你有这份心也是难得,身为皇子,受百姓供养,理应心存百姓,那便去吧,现在童年镇疫病情况不明,此去自己也多加小心,苟旬,拟旨,让太医院选派太医跟随西陵王前往童年镇,你既去了,就要尽职尽责,绝不可能让疫病蔓延。”

“儿臣遵旨!还请父皇保重龙体!”

哼,这时候了,还装,以为这样就能挽回什么?

裕王面上掩饰的很好,心里却是讥笑,往日和他平起平坐,

送饭小女孩给我做*

这最大的对手没了,储位十拿九稳。

不过还是不能大意,不能让西陵王死灰复燃,所以,今日早朝,参沈家的奏章会纷沓而至,要彻底把沈家踩死才能真的安心。

西陵王领命而去,只给朝臣留下一个毅然决然的背影。

他一走,便有人落井下石,状告沈家多年来的不法行为,还有沈原平在军中贪墨军饷的事。

虽然贪墨的数量不大,但是此时拿出来,一桩一桩一件件的证据确凿,就显得格外的醒目。

大家心知肚明,这是要把沈家往死里整,不过从这些参沈家的奏本也可见沈家的确是目无王法胡作非为。

军饷也敢碰,虽然每次数目不大,但是常年累月下来,加起来数字也足够让人咋舌的。

不仅如此,沈家还与药商勾结,兵部有伤药采购,但是沈原平利用职权,与兵部官员欺上瞒下,以次充好不说,还虚改数字。

这要是真的赶上战事,后果不堪设想。

今天会有人趁机踩沈家,皇帝心知肚明,可事实摆在面前,还是难免动怒。

一是气沈家如此枉顾国法,二是气幕后生事的吃相太难看。

倒是西玥这孩子,这时候还能想着童年镇的百姓,知道疫病事关重大。

不管真假,至少这时候他能这么做。

相较之下,皇上心中几位皇子的地位高低立见。

证据面前,沈原平当即就被革去大将军之职,打发到一个偏远之地去守城了,沈家家产核实之后,大部分都要充送饭小女孩给我做公。

树倒猢狲散,沈家落难,偌大个沈府瞬间就空了。

至于沈原平的命,皇上若是不想留后患,兵权一手,人除了京都,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顿时,朝中风向大变,都觉得,裕王储君之位十拿九稳。

可是剧情翻转让人目不暇接。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