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亲缘薄的人前世造了什么孽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娄小乙三人从功德碑中出来,再回头一看,好家伙,这功德碑的道气华冠早已超过了百万丈,竟达百二十万丈之高,在剩下的都没超过百万丈的道碑中就显得鹤立鸡群,独树一帜!

裘德大和尚笑得和一朵花似的,到现在为止他也不清楚当初到底是谁在他更新功德时帮了他一把?

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定要好回报回报!只是不知道,如果让他看到那一张同样笑得甜蜜的脸,还会不会有感恩的心情?

青玄显的很轻松,因为和宇宙三清联盟的关系终于挑明,也无需再象之前那般的诸多顾忌,未来行事也就会畅快得多。

他最怕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会給五环三清带来打压,但现在看来,时间站在他打压边;千余年的时间,大家都会忙于应对纪元更迭,不会有空特意对付一个强界强道统,想动五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只要他和娄小乙在纪元更迭后有所斩获,这所谓的麻烦其实自然就会烟消云散。

整体而言,这次的上境成功大大提振了他的信心!让本来还扑朔迷离的未来变得清晰起来,不管是三清内部的问题,还是自身修行的问题,他已经完成了登仙前的所有大槛,现在剩下的就是怎么把自己的阴阳道碑架构到黄龙之首!

当然,还是有人不肯放过他,“马陆啊,你看看,现在咱们四个人,论修为你第一!论道碑你潜力最高,排名前十,论师门瓜葛你也基本厘清,真正是无事一身轻,随风上云霄……

你看我们就不成了,和你没得比!”

佘舍闻弦歌知雅意,“是极是极!师姐为了寻机缘都不知出去了多少年,在外辛苦飘泊,她修为本来就要弱些,现在更被咱们抛在身后,你得給她更多时间积累蓄势吧?

我这次在二十七天所得不多,距离两步还有差距;小乙死乞白赖爬到最高层,也是无功而返,你看……”

青玄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行了,你也不必说了,我是听出来了,你们的意思就一个:以后天择大陆的分拆就归老子了呗?

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浪,出去耍,出去海阔天空?

行!大家相处一场,算老子倒霉,谁让我就欠了你们的呢?

出去潇洒可以,但需留下通讯的方式,有了急事老子处理不过来也好招呼人手;岑道人太远,闻知老头太懒,陆游子太弱,斗笠太狡,行军僧太诡……

没事还好,真正有事时你们让我面对这一群歪瓜裂枣,迟早老子会被逼疯的!”

两人就没心没肺的笑,达到了目的。

天掉下来就应该高个儿顶着,现在四人里面就青玄个子最高,他不顶谁顶?大家朋友一场,也没必要分那么清楚,谁管不是管?就不如让青玄来管!

娄小乙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剑道碑,还没等他盘定坐稳,心神一动,取出灵植袋打开,里面十数盆奇石兰尽皆枯萎!

心中一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在,现在的青玄已经成功跃身顶级半仙,不需要再去外面寻找上境机缘,可以把重心放在天择大陆的分拆上。

驴子已经很强壮了,就可劲的用吧!

他现在的剑道碑,道气华冠在近九十万丈处徘徊,排在大概七,八位的样子,也算是新道碑中的第一位,很不错的成绩,没理由为没爬到第一而沮丧。

要想维持成绩,就只有一直留在这里经营,相对来说,他更喜欢那种一段时间内消失,偶尔回来爆发一下的节奏。

晃出剑道碑,静悄悄的悬浮在黄龙空间,下面是喧嚣的人群,为大道,为分歧,为机遇,为充满了想象空间的未来!

这是一个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修真气氛,迥异于之前几百万年的死水微澜;宇宙修真界的热闹也不再以战争来表现,而是更多的表现在大道的本质上。

这些变化,有他一份贡献在里面,也有轩辕的贡献在里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修真历史的创造者。

浮在虚空中,精六亲缘薄的人前世造了什么孽神来到某处神秘的所在,那是曾经天眸的传送体系,哪怕大君黜落了,仍然保持着正常运转,这就是灵宝们性格执拗的一面,哪怕天崩地裂,它们也仍然会专注于自己的责任。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大道崩散和它们的关系真的不大,仍然是同样的修行生活,仍然是在时间长河中年复一年。

但也正是因为天眸传送系统的存在,娄小乙借此感觉到了一丝隐晦的气息横空掠过!

东象天?好像也不太远?

继续仔细辨别,一个陌生的先天灵宝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这里就是距离那抹气息消失最近的灵宝中转点。

他并不清楚这个先天灵宝在东象天的具体位置,旁边是什么界域?不过没关系,到了地头自然知道!

当初在紫雷炼狱,在接触玲珑君最后的记忆留存中,他大概了解了这两个真仙存在的一些思想和过往,

六亲缘薄的人前世造了什么孽 免费全文

并惊讶的发现,这两位真仙竟然和轩辕剑脉都有极深的联系?

剑脉在人类仙人中是臭大粪,但在非人类仙人中却好像人缘还不错?

玲珑君是先天灵宝根脚,麻药师是植物成仙出身,还有个还未黜落的古兽神,都和轩辕剑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联系是从李乌鸦开始的?从玲珑君的记忆中是这样的,然后就出现了麻药师……他们两个在李乌鸦挟道德下界的过程中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还不清楚,玲珑君的记忆对这方面也是忌讳莫深,但在李乌鸦走后,这两个真仙的痕迹就比较清晰。

轩辕剑脉能在李乌鸦在仙庭上惹了大祸还能幸存下来,一直就是一个谜!只凭重楼三秦武西行等一众下界半仙的努力就能完全消迩这个弥天大祸,就总感觉好像单薄了点?

玲珑君的记忆留存就证明了这一点!

重楼们的努力当然至关重要!但轩辕剑脉在仙庭上也是有人力撑的!

到目前为止,走到台前的就是这一灵宝一植物的两个仙君!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麻药师魂游天外,无忧无喜。

对植物成仙,生生死死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但又很重要。

不重要的是自己,重要的是植物这个体系!

和人类,妖兽,灵宝不同,植物体系中别说成仙,现在就是成精都奇难无比!

宇宙修真界中,说起修真生灵,人们会提到很多很多,别说是主流的人类妖兽灵宝,就是鬼魂异类都包括在内,但就是对植物一类却在有意无意的忽视,仿佛把这些身具灵性的植物之精用来入药炼丹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成精初期不能移动的就不是生灵么?

扎根土壤的就是朽木么?

植物也是生灵,却在宇宙修真界中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这是千百万年遗留下来的问题,并随着修真文明的越来越昌盛,植物成精也变得越来越艰难!

因为荒芜而又具备灵机的星体越来越少,人吃兽嚼的,植物之灵就

六亲缘薄的人前世造了什么孽 免费全文

成了其它所有修真生灵的补品!

文明点的如人类是拿去炼丹,野蛮点的如妖兽就直接生吞……这样的生存条件,哪里还容得植物渡过漫长的生长期,給它们自身强大不惧其它修行生物的时间?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麻药师才必须重新强大起来,重新列入仙班,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保护自己的植物种群;否则死一个少一个,终有一天,就连个为植物种群说话的仙人都找不到,完完全全被踢出修真生灵的范畴,才是植物一系最大的危难!

被圏养在修真势力的药园里,当然是最安全的,还能得到最好的照顾,最丰富的肥料,最细心的培养;风来了有草垛,雨来了有雨棚,天旱了有井水,天涝了有水渠……

但这样的培养,是培养不出真正具备灵气的灵植的!

植物虽然不能移动,但它们同样有一棵独立自由的心!它们更愿意长在荒原上峭壁中,接受风雨的洗礼,让风带走它们的种子,一代代的在肥沃贫瘠的土地中繁衍生长,这才是它们真正的成长方式!

如果生在道家的苗圃中,佛门的药园里,等他未来重回仙庭,那还是原来的他么?

被人照顾了整个的成长周期,他这朵奇石兰就会变成佛石兰,道石兰,就会沦为道佛体系下的一份子,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独立性!

那么,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一个不被人打扰的地方?

仙君黜落,各家都有难念的经!人类有人类的难处,妖兽有妖兽的局限,灵宝有灵宝的劫关,就没有哪个是可以平平安安重头再来,轻轻松松再列仙班的。

道家佛门,他都不想托庇,不是他不拿自己的未来不当回事,而是早在两万多年前,他就已经在为今天的一切做准备了!

之所以这么早,就是因为一个曾经跌进他大鼎里的家伙的警告!

这样的警告其实对人类仙人也没什么大用,因为人仙也根本不可能在两万年前就在凡界修士身上下种;但植物不同!

人类下种靠大道,植物下种靠土壤,这是植物成仙和其他仙人的根本区别。

他早就选好了去处,要土地肥沃,才能播种四方;要风调雨顺,有大气层才能茁壮成长;要远离修真,才能安然无恙!

简单的说,需要一颗凡星!有人类存在,能让他这样的植物成精所凭!

在植物界,有一个误区:就是奇花异草总是长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这种说法也对也不对!

之所以总是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不是这些奇花异草会自己选择生长的地方,而是人类聚集的地方这些花花草草早就被人采摘完了!

只留下极少数人类去不了的地方还能有这些奇花异草的生存空间。

数百万年的仙人体悟,麻药师很明白他这株仙草在什么地方生长最合适;不能离开人!去一个险恶环境,连人类都无法生存的地方,他倒是安全了,但他永远也不可能觉醒灵智的力量。

植物成精从哪里开始?不是灵机,不是大气层,不是日精月华!

是文明!

风,吹来读书的声音!雨,带来诗情画意!雷霆,劈下磨砺的历程。

只有在一个文化极度发达的地方,他这样的灵植才会最快的觉醒,最快的成长!

植物,也有自己的耳朵,也有自己的眼睛,它们能感觉到身边郊游的人们的那些挥之不去的文化气息,历史六亲缘薄的人前世造了什么孽传说,爱情故事……由此,才是灵智产生的最好的催化剂!

他早就选择好了地方,一个外界修真力量永远也不可能侵入的地方!一个人文发达,历史久远的地方!一个植物遍布,花香鸟语的地方!

所以,他不需要保护!他也不想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别人身上,这份恩情是没法还的!

他唯一要做的就是,隐藏自己的行踪,尽量不要让自己的落脚处落在有心人的眼中,让自己能有足够的时间诞生第一缕灵智,只要他能自我诞生第一缕灵智,以后怎样就不那么重要,他也不再会被某些势力轻易绑架,身不由己。

在仙庭中,有一点他很清楚,金仙的注视他逃不掉!这是境界的压制,是无可避免的。

但金仙们哪怕知道他的下落,也不会闲得大嘴巴说出去,因为那样做就会落下灭绝一个物种的因果,完全没必要。

金仙,都是先天合道者,以大道准则行事,不会做出违背自身大道的范畴。

他要隐瞒的,是那些人仙真仙,这些人的后天大道可没那么多的讲究,道也讲得,恶也做得,纪元更迭之下,没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怎么瞒天过海的下界黜落,他本身的布置有一些,但并不保险!因为他毕竟擅长的方向不在这方面!

像这样的事他最好的对策就应该是交給自己的朋友!但他最好的朋友已经先他下界,但在朋友下界前,他们之间有过深谈。

麻药师不相信人类,因为这个种族实在是太功利,所以他的这个朋友也不是人类,而是个先天灵宝。

那么现在,他就要用这位已经黜落的灵宝朋友的法子来瞒天过海!

没人能想到,他会用一个已经下界的仙君的手法来遮掩自身!

神不知,鬼不觉!

麻药师自觉很安全!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