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妈妈白敏,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她笑意盈盈,眼中带着狡黠的光。

看的许二先生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跟着笑,话语里带着不自觉的宠溺,“月儿想让他们出多少?”

宋宛月自然是笑眯了眉眼,“自然是越多越好。”

从一开始她就没想着对郑凡怎么样,毕竟那是安国侯府的世子,背后还有大皇子,她让二先生跟着来京兆府尹的目的,除了让郑凡大出血以外,还想把大皇子逼到明面上来。

看着她笑的眉眼弯弯,二先生又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他只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每每看到宋宛月,他都忍不住有想让自己夫人再生一个的冲动。

两人回了府,去了老先生的院中,把刚才的事说了,老先生听完,这才放下心来。郑凡走后,他这心里一直不踏实,唯恐出了什么大事。

二先生道,“我估摸着,郑凡一会儿还会来。”

老先生丝毫不手软,“你出面,就说月儿吓到了,把我心疼坏了,身体越发不好了。”

……

大皇子府。

看到大皇子回来,郑凡赶紧上前问,“怎么样了?”

大皇子瞥他一眼,去了桌案后坐下,才道,“许衍已经去京兆府了。”

郑凡心里一喜,拍着马屁,“还是您厉害。”

大皇子懒得听他的这些废话,“你一会儿再去……”

话说到一半,想到什么,咽下去,喊了管家进来,让他去库房挑了几件东西,又准备了一些上好的药材,让郑凡带着去许家道歉,“记住,态度真诚一些。”

郑凡应下,带着这些礼品再次来到许府。

二先生接待了他。

郑凡再次赔了不是。

二先生很是疲累的摆手,“都是误会一场,郑世子不必如此,您若是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月儿刚才吓到了,回来就有些不舒服,我父亲着急之下,身体也更不好了。”

这话郑凡自然不信,宋宛月都敢赤手从恶徒手中救下萧瑶,岂会被一个下人吓到?他想着是二先生不愿接待他,才故意这么说的。心里也是很不高兴,他出生就是世子,被人捧着长大,姐姐又嫁给了大皇子,在这京城了哪个见了他不是捧着他,也就许家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他站起来,也没说去看老先生,再次给二先生行了礼后,离开许府,本来是想着直接回府,想了想后又去了大皇子府,把他来许府以后的事说了。

大皇子听完,恨不得一脚踹飞他,黑着脸,“给我滚回去,这几日不许出府,好好的在家里思过。”

郑凡不明所以,他又没犯错,为什么要思过?可大皇子的话他又不敢不听,只能不情不愿的回去。

等他一走,大皇子捏了捏眉心,唤了管家进来,“你再去多准备一些东西,一会儿……”

想了想,改了口,“我明日亲自去给老先生道歉。”

……

宫内。

四皇子走了以后不久,皇上便过来了,看到桌上的糕点少了好几块,笑着坐下后道,“今日胃口不错。”

说完,也伸手去拿糕点,手指刚一碰到,察觉到了凉意,脸上的笑容立刻退去。

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萧娴妃道,“皇上误会了,这不是我吃的,是峯儿吃的。”

“峯儿?”

皇上下意识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他没上课?”

萧娴妃示意宫人把凉掉的糕点端下去,换上一盘新的,“上了,期间休息的时候大皇子过去了一趟,然后许衍就去京兆府了。”

小兵妈妈白敏,

兆府?

皇上眼神微眯。

自己的大儿子他了解的很,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找许衍,定然是出了什么事需要许衍出面。

吩咐黄公公,“派人去打听一下。”

等黄公公应声退下去,皇上看向萧娴妃的肚子,“今日感觉如何?”

萧娴妃摸着小腹,脸上是为人母的光辉,“好多了,这个小家伙应给是个懂事的,知道心疼我。”

皇上忍不住把手也覆上去,才一个多月自然感觉不出什么,但他就是心里喜悦,吩咐一旁的宫女,“传太医过来号脉,看看是不是双胎。”

“皇上……”

萧娴妃无奈的笑,“太医说了,过了三个月才能确定。”

“别人三个月后确定,他们是太医,自然不能等三个月,去传人。”

萧娴妃无奈。

宫女匆匆而去,不过一会儿太医背着药箱过来,行过礼后,拿出脉枕垫在萧娴妃手腕下,又搭了丝帕,跪着给她把脉。

这一次用的时间长,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太医才放开手,小心谨慎的道,“看脉象不像是双胎。”

皇上脸上明显的浮上失望。

太医又赶忙道,“不过也不准,等三个月后才能确定。”

皇上挥手让他退下去。

见皇上脸色还不虞,萧娴妃笑着道,“我有预感,这次是个女儿,小心等她生出来以后我告诉她,她的父皇嫌弃她不是双胎。”

听到她的话,皇上脸上的不虞退去,如同寻常人家的丈夫一般假意瞪她,“你敢。”

萧娴妃捂嘴笑。

坐了小半个时辰,亲眼看着萧娴妃又回了床上躺着,皇上才离开坤丽宫,回了御书房,刚坐下,黄公公从外面进来,把打听到的事情说了。

皇上听完,眸色沉沉的盯着眼前的奏折。

好,很好。

终于都忍不住了,蠢蠢欲动了,他倒要看看,他这两个好儿子能做到什么地步。

……

许家

郑凡走后,宋宛月也要回去,老先生让她把郑凡送来的那些东西都带回去,宋宛月没拿,“既然是郑凡给府里的,就先收好,尤其是那些药材,说不定哪天会用上。”

老先生便让许良收好,又让许良拿了一千两银票给她,“我估摸着李安的腿也好的差不多了,这些银票给他们,让他们趁着这个时候出城,免得后面有麻烦。”

宋宛月收了银票,去了那边的宅院。

李安已经能下床走动了,虽然还不是很利索,但坐马车应该是没问题。

看到宋宛月过来,温氏殷勤地给她倒了茶。

宋宛月把银票放在桌子上,把郑凡派人盯着许府的事说了,“京城你们不能再呆了,这是外曾祖父给的银票,你们准备一下,明日一早离开。小兵妈妈白敏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老先生年事已高,又正值冬日天气最冷的时候,身体不适也是可能的,就算是装的,郑凡也不敢硬说要见了,改了口,“不知道二先生在不在?”

许良不动声色的看向许伯。

许伯亲自去那边院中,过了不大一会儿回来,也是歉意的道,“二先生不在,刚才和孙小姐一起出去了。”

二先生也不在?

郑凡心里着急,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离开许府。他没有回安国侯府,而是又去了大皇子那里。

大皇子听他说没见到人,眉头深深地拧起。

郑凡没敢吱声。

大皇子看了一眼天色,这个时候许衍应该在宫中给四皇子授课,他起身,吩咐人给他更衣,“我进宫去找许衍,你在这里等着。”

郑凡老实的应是。

大皇子去了宫中四皇子的住处。

四皇子还小,还没到出宫立府的年纪,他的宫殿在皇宫的西北处,专门供皇子们住的地方,大皇子在宫中也有住所,和他的相隔不是很远。

大皇子进宫以后,先去给自己母妃请了安,以关心四皇子的课业为名去了四皇子的宫中。

刚授完一段课,正好是休息的时候,许衍和四皇子一人手中端着一盏茶,正一边喝一边说着什么。

听到宫人禀报大皇子来了,四皇子立刻放下手里的茶盏迎到外面,小脸上都是欢喜,“大哥,您怎么来了?”

大皇子目光不动声色的从他脸上掠过,宫中形势复杂,他们身为皇家子嗣,自小就学会了隐藏自己。他六岁的时候已经和母妃筹谋太子之位的事了,但他知道四皇子母子不会有这个筹谋,因为父皇忌惮定国公府,绝对不会把皇位传给四皇子的,定国公府的人明白,萧娴妃也明白。

所以这些年萧娴妃在宫中不争不抢,没培养什么势力,四皇子更别说了,单纯的让他们无所顾忌。

想到此,脸上露出和煦的笑,“一直就想来看看你学的怎么样了,今日正好进宫给小兵妈妈白敏母妃请安,顺便就过来了。”

说着,还朝里张望了一下,“今日没上课吗?”

“上了,刚下课,我和老师正在喝茶。”

大皇子点头,随他进了屋内。

许衍站起来行礼,大皇子双手搀扶住他,“我就是随便过来看看,不必如此。”

说完,示意许衍落座,他也坐下,象征性的问了几个关于四皇子学习的事,便看向四皇子,“我有事跟许先生请教。”

四皇子懂了,站起身来童声童气的说了声,“我正要去如厕。”就出去了,走出门以后,还体贴的关上门。

看到门关上,大皇子起身,给许衍行了一礼,许衍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大皇子,您这是……”

“我代郑凡给您和许家赔个不是。他心仪许灵儿,想要纳她为贵妾,灵儿小姐不愿意,搬离了现在的住处,郑凡找不到人,就派了人去许府门口盯着,没想到被京兆府的人拿住了,此事不宜大肆宣扬,我只能来找您了,还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将这件事压下去。”

许衍惊愕,“郑世子难道不知道许灵儿早就被祖父逐出府了吗?”

小兵妈妈白敏,

大皇子装模作样的叹口气,“他也是急昏了头了,这么多年,他头一次心仪一个姑娘,做事就糊涂了些。”

许衍敛了惊愕,恭敬的问,“需要我做什么?”

“还请您去京兆府给府尹说一声,让他把人放了。”

许衍毫不迟疑的起身,“我这就去。”

大皇子眼里闪过精光,许衍这个态度,是不是说明许家……

他还没想完,许衍已经往外走,到了院中给四皇子说他要出去一趟,两刻钟以后再回来。

“先生可是有什么紧要的事?”

四皇子眨巴着一双灵透的眼睛问。

许衍点了点头,“我要去京兆府一趟。”

四皇子点头,“那我先复习老师刚才讲的。”

许衍出了宫,大皇子也随后出来,四皇子却没有温习功课,而是去了萧娴妃宫中。

萧娴妃正由宫女扶着,在屋内慢慢的溜达,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多天了,实在是躺不住了,给皇上撒了娇,皇上叫来太医问过以后,才允许她下来走一小会儿的。

看到四皇子过来,笑着招手让他过去坐下,又吩咐人把刚做好的点心端上来,她也坐下,笑着问,“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不上课了?”

“先生去京兆府了,说两刻钟以后回来,我便来看母妃了。”

“京兆府?”

萧娴妃脸上神色变了一下,“可是出了什么事?”

四皇子刚咬了一口点心,咽下去后才回道,“我不知道,大哥来了以后和先生单独说了几句话,先生就去京兆府了。”

萧娴妃的眼睛眯了眯,拿着帕子探身给他擦嘴角边上沾的糕点屑,“既然先生一会儿就回来,你吃完了就赶快回去。”

四皇子应下,又吃了两块,喝了一杯水,才回去。

……

京兆府内,刘捕头就像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来了。

京兆府等的火气都上来了,正欲再派人过去。就在此时,许衍进来,上了大堂,给他行礼,道,“大人,这事是个误会。”

京兆府尹一愣。

二先生和宋宛月对看一眼,严肃的问许衍,“怎么回事?”

“这……”

许衍看着京兆府尹,含糊的道,“郑世子头一次心仪一个姑娘,所以……”

京兆府尹听的脑子发懵。心仪一个姑娘,所以派人盯着许府?

这哪跟哪儿啊?

不对,宋宛月是许府的人。

也不对,宋宛月不住在许府,郑凡派人盯也是去南城盯,怎么会盯住许府?

“总之这次是个误会。”

京兆府尹是个人精,没有再多问,当即命人把那人放了。

二先生和宋宛月也没说别的,只是迈出京兆府的大门的时候,三人对看了一眼,二先生道,“月儿,你刚才是不是吓到了,先别回去了,跟我回府吧。”

宋宛月从善如流的应了,跟着许二先生上了马车,笑着低声问,

“二外祖父觉得郑凡会出多大的血?”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