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完颜烈转瞬间就要冲到南诏建极钟前。

金帝被捆,没有金帝的牵扯,他虽还在捆仙索的束缚下,但灵活性暴增。

南诏建极钟近在咫尺。

完颜烈就要挥斧敲钟。

“你痴心妄想!”

酆都判官声音森冷,随着他的话语,大地再度延长,瞬间将大钟和完颜烈间再拉开丈许的距离,同时捆仙索倏紧,刹那遍布完颜烈的周身。

他早没有困住完颜烈,本有他的用意,更想打击沈约、让沈约绝望,但他在如今诡异的情况下,本可随时制住完颜烈。

酆都判官用的方法和沈约如出一辙,而捆仙索和琴丝亦像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招,本是妙绝。

乾元殿不堪大地根基的牵扯,倏然轰塌。

酆都判官随即笑道,“沈约,你错……”

“错付他人”几字没有说完,完颜烈手指一弹,他周身举止受限,可他着实武功卓绝,举动灵奇,在那刹那借弹指之力飞出了玉斧。

这是冒险之举。

一招不至,可说是全军覆没。

完颜烈使出此招,必须要有九成九的把握,不然他着实不敢用出。

此刻就是九成九的机会!

玉斧旋出,眼看就要敲击在大钟之上。

有通明丝线随即从完颜烈身上追出,就要缠住玉斧,那股力道,完颜烈倏然察觉。

“沈约!”完颜烈爆声怒吼,心中满是绝望之意,他用尽了全力,却无能为力。

琴丝倏然飞出,竟缠在追出的捆仙索上。

两者拉扯不下,玉斧却是无碍。

当!

玉斧终于敲在大钟之上。

棋盘大亮。

呕血谱成!

众人均是微怔。

完颜烈呕血之下,只要下全这棋谱,显然认定这棋谱完结,必定有解围之能,酆都判官、金帝全力阻止完颜烈的举动,亦是这般想法。

可呕血谱成,世上会有什么变化,众人并不知晓。

沈约亦不知。

他脑海中亦没有预测,他只能赌一次,赌这个完颜烈从九州之王那里得到的消息真实可靠。

赌九州之王这般举动,一定有深切的用意。

阻止不见得是好的方式,因为大禹治水都知道在疏不在堵。

压制下的结果,迟早还是会有爆发的那一天。

]他沈约就早点将问题引爆。

然后时空似凝。

沈约眼皮微跳。

常说的时空似凝不过是个形容,因为还有地球离开谁都在转动一说。

时空怎可能会凝结?

可在此刻,沈约真的发现一切都凝结住了,杨幺的讶异、诗盈的凝目,风吹、叶落,夜色无尽……

一切的一切,本有活性,能被真正感知世界的人、发现其中的盎然生机。

可生机却不见了。

世界凝固了。

沈约惊错这种事情的发生,亦发现天河内亦是凝结。

天河分界,被势子分割。

势子之内的一切,倏然凝结,包括河水,但势子之外的河水却仍旧奔流不息。

这意味着什么?

沈约想不明白,但下一刻,哪怕是他,都是惊心中忘记了弹琴。

也无琴可弹。

琴消失!

凭空而逝去。

随着琴的消失,天河经书亦隐,而周边的大地化成了碎片散去,同样化作碎片的,还有杨幺、诗盈、晴儿三人。

为什么?

沈约震惊到无以复加,随即发现乾元殿前的大钟、完颜烈、金帝亦是化作了碎片。

在天河、经书消隐那刹那,世间万物均是化作了碎片消散。

似乎上京城也不复存在。

除了他沈约。

这就是琴画

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

书棋集全展示的结果?意义何在?

沈约诧异难明,可随即惊奇的睁眼。

他倏然看到本来消失的一切重新在组合。

地面、墙体、建筑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飞速的生成,不过转瞬,杨幺、诗盈等人均显现出来。

重新有了生机!

脚下突实,沈约发现自己还是踩在巷子之中。

本来化作虚无的巷子重回眼帘,包括杨幺和诗盈还有晴儿,甚至倒在地上的那个詹姆斯少尉……

杨幺倏然化作碎片,随即重组出现,却是神色惘然,见沈约盯着他,立即道:“沈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脱困了?”

随即看向巷子、墙体,还有地上的那个詹姆斯稍少尉,杨幺讶然道:“难道……我方才做了个噩梦?”

他看到死人复生,地面如常,第一个感觉自是如此。

沈约眼皮再跳。

他亲眼看到所有的人、所有的物体碎裂重组,可杨幺似乎并未发觉。

“先离开这里。”

沈约立即道,他拉着诗盈向巷口冲去,杨幺虽有惘然,可还是带上了仍在昏迷的晴儿。

路过詹姆斯少尉身边的时候,杨幺内心悸动,想说——他明明变成了尸体,怎么会这样?

但他终究没有开口。

沈约离开巷子的时候,却不由回头看了眼。

他看向的是曾经感知到暖玉的方向。

一切诡异玄奇难以解释,但他知道必定有缘由,可他那一刻,不知为何,内心微有空荡的感觉。

暖玉同时睁眼,白净的额头满是细微的汗珠,她忽然喝道:“石田秀,你出来!”

她少有激动的时候,这一刻却是显然的焦急。

石田秀子的全息投影显示的时候,却是悠闲的样子,可暖玉一眼就看到了石田秀子眼中的困惑,怒道:“石田秀,你究竟还隐瞒了什么?”

石田秀子沉默片刻,这才道:“你为什么焦急?”

暖玉微微吸气,“我无法再如以往般,清晰的感受到沈约所想。”

石田秀子喃喃道:“你这么焦急,好像真的有了问题。”

暖玉立即道:“不是有了问题,而是出现了极大的问题!”

石田秀子微微点头,“的确如此,因为根据实验理论,量子纠缠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在量化环境中,你借助仪器和自身的能力,就可以不时的感受到沈约的想法,进而推算到他的举动。”

微有凝顿,石田秀子缓缓道:“哪怕九州之王干扰了沈约的穿越进程,但沈约还活着,你就可以和他建立某种联系。从某些角度来说,这很像修行者所言的他心通。”

暖玉耐着性子听完后才道:“我知道这些。”言下之意就是,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石田秀子喃喃道:“但理论终究是理论,实验结果,不是会完全跟着理论走的。”

暖玉冷冷道:“你是在顾左右、言其他吗?我想知道,为什么你给沈约的月亮芯,会和琴画书棋有了呼应?”

喜欢极限警戒请大家收藏: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地球人若是没有了地球,结局会是如何?

不像是坠落,更像会漂浮,因为失去地心引力,世人反倒会飞起来。

沈约等人坠落,却仍有重力牵引。

可他们脚下的大地瞬间化作齑粉,他们又能落到哪里?

难道真如酆都判官所说的那样,众人会落入传说的无间地狱?

诗盈微有困惑,她觉得自己落入地狱倒有可能,可沈先生如何会落入那种恶地,因为根据经书所言,像沈先生这种人,本应该有好的结果。

一直坠落,诗盈神色反倒坦然,那时候她的心中想的居然只是沈约。

心无所住,心无不安;但心有安住,亦会心安,这或许就是禅定和世俗某些相通的地方。

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的时候,诗盈蓦地感觉到双手、腰部突然被什么缠住的样子,颤悠下居然停止了坠落。

困惑不解,诗盈不由抬头向上望去,眸中现出讶异。

同样惊诧的还有杨幺。

坠落时,杨幺放弃挣扎,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奇景,这种奇异场景,挣扎何用?但他还是看向沈约,暗想这种时候,像沈约这种人,又会如何自处?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那时候,杨幺脑海中居然现出曾经在书中读过的几句话。

然后他看到沈约仍在弹琴。

杨幺几乎直了眼睛。

他难以想象有人在那种坠落的时刻,居然还能好整以暇的弹琴,这比人临死前给自己写墓室铭还要离谱。可他随即看到沈约的胸口突然透出了一道光,光芒照在琴上。

九霄环佩同时绽放光芒。

光芒如丝,缠到诗盈、他杨幺还有晴儿的身上。

丝线很有韧性,亦似可黏在虚无的空间中。

那一刻,九霄环佩好像丝网般,放出的丝线,将诗盈、杨幺和晴儿固定在空中。

沈约空中结网,就像个蜘蛛精。

杨幺当然不认为沈约是个蜘蛛精,可这般景象,却是不由他做此联想,因为唯有这般形容,才能解释眼下的状况。

酆都判官的脸色蓦地变得极为难看,甚至有些扭曲,他霍然说了两个字,“琴丝?”

沈约听到“琴丝”两字,一时间不知道对方的意思,可他内心亦是有些惊诧。

量天尺不但有改变地形的功用,还能如粉碎机般将大地化为齑粉。

这般场景,和月亮门的功用不是很是相像?

区别是,月亮门可以改造整个地球,而量天尺的改动虽然不大,却更有灵活性。

但这些技术看起来本是一脉相传。

在大地粉碎、墙体消失前,他脑海中其实已现出这种景象。

他如何能做到这点?

伊始的时候,沈约并不明白,因为他在和酆都判官谈判的时候,观想了此景,可一切并未如他所愿。

只有大地碎裂,这种景象才会出现?

沈约冒险一搏,随即发现自己预知无误,亦知道他胸口为何发出光芒。

是月亮芯的作用!

是石田秀子给他的那个月亮芯!

当初他就是借助这个月亮芯,开启了暗界之门,不想此时此刻,月亮芯亦能发挥作用。

可他却发现更奇怪的事情。

他看到了暖玉!

他居然看到了暖玉!

暖玉仍旧在那个奇特的房间内,微闭着眼睛,可神色似有激动,暖玉也应看到了他!

在量天尺破碎时空、周围空间虚化的情况下,他倏然和暖玉有了连接?

为什么?

沈约暂时不明,但景象一闪,四周随即金光闪现,切断了他和暖玉间的联系。

酆都判官的声音森然传来,“沈约,你找死,我成全你!”

大地突起,就和大地破碎化为齑粉一样的离奇。

四周金光同时收敛。

而突起的大地就如夹板般,迅疾向沈约几人冲来,就要将几人压成大地的一部分。

这等景象,杨幺听都没有听说,更不要说看过。

神仙斗法,莫过于此。

这种环境,能存活下来的人,绝无仅有。

沈约却知道有一人能在这种环境下活下来,那好像是米国的超人,听闻超人可以托起一座城池。

但他绝不是超人。

这是死局。

大地合拢之力,无法对抗。

他唯一的方法本来就是通过空间置换冲出去,但琥珀金光六合笼防备他的这招,再说他哪怕能对抗大地合拢又能如何?

在六合笼中,酆都判官的攻击似乎无穷无尽。

他和杨幺等人,不过如游戏中一个NPC。

而酆都判官却是游戏的玩家!

NPC如何能和游戏玩家对战?

可沈约仍旧平静道:“判官,你说错了,我不想找死。”

他这时候还说出这种话来,着实有些奇妙,杨幺、诗盈无语的时候,沈约已叹道:“你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

什么事实?

酆都判官不解。

但他已经决定干掉沈约,留下沈约,只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他不想听沈约叙说的事实,他认为那是沈约的拖延之计,但他却立即看到了事实。

大地飞速合拢,琴声不绝。

有更多的琴丝倏然飞出,竟然抵住了那合拢的大地。

酆都判官眼皮微跳,诧异沈约的神通,可冷笑道:“你觉得你能撑多久?”

沈约笑笑,“我根本没有准备撑下去。”

什么?

酆都判官脑海中闪过困惑,随即就见到那琴丝刺透了大地,穿过了琥珀金光形成的六合笼,顺着天河,倏然到了乾元殿前。

一切的一切,电光石火般突兀。

酆都判官先是错愕,随即大惊,明白了沈约要做什么。

可他不像沈约那般,有提前预知的能力,很多事情发生后才让人感觉恍然大悟,但在发生之前,太多人根本无法想象。

六合笼挡得住沈约的空间置换和移动,却挡不住书画的光芒,因为它们好像是一脉相承。

同样的道理,六合笼亦是挡不住琴丝!

琴丝倏然到了完颜烈的近前,缠在金帝的身上,如同春蚕吐丝,作茧缚住了金帝。

完颜烈嘴角已有血丝,但见到这般,内心狂喜,大喝声中,再向南诏建极钟冲去。

沈约终于出手助他。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完颜烈自然抓得住这个机会,也一定要抓住。

金帝怒吼,身躯倏然膨胀,就要拉回完颜烈,可琴丝死死的牵扯住他,琴丝之后,更是有无边的大地作为根基。

沈约以敌之笼,化为自身盾墙,金帝如何能破为什么不能惹带华盖的人

喜欢极限警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