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记忆一点点的复苏。

我突然明白马娇龙她们捡的是什么纸……

信!

原来纯良并没有将这些信烧掉!

嗓子里发出一记笑音,是这些信,唤醒了我一丝清醒,从而才能在灭掉心魔的基础上保住命。

眼角滑落了眼泪。

谁能想到,这些信最后还会帮到我?

百年大小枯荣事,过眼浑如一梦中。

空气依然静谧,我慢慢的活动了下四肢,这才发觉没有刚刚那么疼了。

右手的中指很木。

我知道是道指废了,疼过劲儿就木了。

抬眼看过去,不由得怔愣,诶~手上的瘢痕怎么不见了?

傻傻的坐起来,我摸了摸脸,又拽着袖子看了看,皮肤光洁如初。

不对呀。

即使修为被削去,我身为邪师的印记也不会消失。

那是天道对入邪者做出的惩罚,要留在身上永做警醒的,不可能无端没有啊。

“栩栩,你好点了吗?”

马娇龙她们见我站起身,拿着收好的信纸过来,递到我手里,“现在没有那么疼了吧。”

我接过信道了声谢,依然不解,“我的皮肤怎么……你们帮我的吗?”

“你说呢?”

马娇龙拿出那块粉色包装的巧克力朝我晃了晃,笑着道,:“你赠给我们如此重的大礼,我们本来就要感激你,更不要说,今日助你灭了现世大魔,又削去了你身为邪师的修为,我们四人能报答你的,便是用善念做抵,洗去你身为邪师的印记,栩栩,你从未忘过初心,又怎么能算邪师呢,那些瘢痕本来就不属于你,所谓邪师的罪孽,我们一同帮你洗清了。”

“谢谢……”

我吸了吸鼻子,情绪忽的崩溃,对着她们就要跪下去,“谢谢你们……谢谢……”

祝精卫和薛葆四搀扶着我,柔声安抚。

我哭着感激,并非是我惧怕那些瘢痕,我早已无所谓会不会难看。

只是,我不想给师父增加罪孽。

我的命格光耀是师父借给我的,如果我带着一身印记死亡,那师父上路后也会受到责难。

他两个徒弟都是邪师,我身为最小的徒弟不但没有给他扬名,还给他添了罪状,我真的很怕……

如今,我终于能卸下这份负担。

可以质本洁来还洁去了。

我哭得很是失控。

良心遭受谴责的滋味儿太痛苦了。

从我起势后,每一天每一天,我都不得安稳。

我不敢想自己死后师父会怎么样,只有这一刻,我放心了,真的放心了。

含糊的道着感谢,我真的没想到四灵还会用善念为我做这件事,我一点点都没想到。

情绪的崩塌让我有些语无伦次,我逐一和她们拥抱,今生何其有幸,能得她们相助呀。

她们不光帮我困住了袁穷,灭了我的心魔,还帮我拔掉了横亘在心头的一根刺!

缓和了好久,我才发现薛葆四的白色外套上有红润的血点。

她的浅色衣服弄脏就会很明显。

我擦着眼,不由得询问,“我刚刚是不是伤到你们了?”

“没关系。”

薛葆四不在意的笑笑,“那是心魔,又不是你,栩栩,你能清醒过来,就是战胜了自己。”

“没错。”

马娇龙点头,感慨道,“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曾经我也是,我们都是。”

“不过栩栩,你入魔后修为真的高到恐怖。”

眼见气氛酸涩,祝精卫立马出来调节,“如果不是娇龙提前做了应对,联系了你的助理纯良,否则我们又狠不下心和你彻底撕破脸去斗法,那后面能发生什么事,真就不可预料了,我男朋友策划的第一百次求婚差点就要被我永久放鸽子了。”

“真的很抱歉。”

我惭愧的要命,看了看还在昏迷的纯良,“所以你们在车里是故意和我聊起助理二大神的?”

私下里,马娇龙联络了一个和我亲近的人,用一件我做过最深刻的事,唤醒我的思维……

难怪齐菲没有回我短信息,她是不是也在山下等候着?

“买层保险。”

马娇龙笑意轻轻,:“踏道这么久,我经验还是有点的,如今看来,我这份保险是买对了,还好有惊无险,而且说实话,同你的心魔交手还是很开眼的,算是我踏道以来遇到的最强者了。”

我不好意思的摇头,都不是我自己的修为,强取豪夺来的,真要赢了,亦是胜之不武。

还能说什么?

除了感激就是感激了。

聊了会儿,她们便联络起当地的医院,准备叫个救护车过来。

纯良近期本就流了很多鼻血,身体很虚,赶过来又被我隔空给摔了下,强撑口气给我读信。

最后他被金刚杵的猛气一冲,直接就昏厥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了。

“栩栩,你现时的身体情况也不好,正好一同去医院检查下,中指也得接一下骨……”

听着马娇龙的安排,我低头看了看肿胀的中指,笑着摇摇头,“娇龙,我就不去医院了,没意义,麻烦你们陪我侄子在这等等医护人员,或是将他送下山,交给他的女朋友照顾就可以了,我这边,就先走一步了。”

她们三位脸上的笑意一凝,看着我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时间竟无人说话。

沉默了片刻,薛葆四问道,“栩栩,你这想法是早就有,还是……”

“起势那晚就有了。”

我牵着唇角,“就像我先前说过得,支撑我的,就是报仇,如今大仇得报,我任务也就完成了,毕竟事实就摆在这里,我就是个阴人,命格也被我送给好妹妹上路了,难不成,我还要靠谁给我延寿,或是觊觎谁的命格苟活吗?”

活着。

定是不能活了。

拜师时发过的誓言还犹然在耳——

“不发不义之财,不做不义之事,如有违背,形如屋灯,灯灭我灭。”

结果呢?

纵使洗去了邪师印记,也更改不了我食用过师父骨灰入邪的事实。

作为踏道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我对自己的痛恨,甚至高于我对袁穷的恨。

喜欢栩栩若生请大家收藏:

风忽的变得朗清~

掌心的黑色花朵有些飘零。

我脑中闪过了无数画面,整个人有些恍惚,“成琛……寒境冰……”

“成琛,展信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来大姨|妈了!”

纯良抓着空气中的信纸,笑了一声,却发出哭腔,“可惜我的三千米跑不成了!王老师夸奖我精神可嘉,可我的心里还是有些遗憾!下一次的运动会,不管我来不来大姨妈,我都一定要为班级争光!你等我胜利的好消息吧!寒境冰,2008年9月30日!”

他的哭声加大,“成大哥给你回信写的是,梁栩栩你疯了吗?你有没有点脑子?行,你去跑吧,反正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可劲儿的折腾!折腾出事了我是不会心疼的!我真是发了神经才会在意你!!你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谁理你!!”

“别念了!!”

我摇晃着头不想听,脑中的画面却越来越多——

想起了运动会,我从座位上站起时的窘迫感,王老师对我的关心,回到家我给成琛写信……

“成琛,我今天练习打沙袋很累,腿很酸,还吃坏了肚子,我真的好倒霉啊!不过我会继续加油的!!”

纯良哭得音腔发颤,“成大哥在下面给你回复,对不起栩栩,眼下我不想说太多鼓励,我希望你能放弃做个阴阳先生,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驱邪捉鬼呢?栩栩,不要那么辛苦……愿这时间过得快一点,愿栩栩快点长大,愿栩栩心想事成,愿栩栩永远是个快乐的小姑娘……”

“成琛,展信开颜,今天我很不开心,因为我又和纯良吵架了!他居然偷用我的护肤品!!并且还理直气壮……算了,做人要大度,加油吧栩栩,必胜!”

纯良哭着读不下去,“成大哥说,栩栩,我很想你,今天在路上看到了一对情侣……我想你在就好了……我总是太过严肃,其实我不是严肃,我只是紧张,看到你为什么会紧张呢?我不知道,说出去会很丢脸……这是我的秘密,可是栩栩,我愿意一辈子对你紧张,我很想你,今天下雨了,我有点孤单,想抱抱你……”

雨?

眼前无端出现了一幅景象。

细雨如雾。

成琛持着一把黑伞举过我的头顶,他说,“你好。”

那时的我很惊讶,纯良问他,:“成大哥,你不是在國外吗?”

成琛满眼都是我,他说,“回来探亲,路过。”

“梁栩栩!你不要走神!!”

黑色的花朵柔和下来,纯良还在大声的念着信,我身前忽的出现一个女孩子。

她双手固定着我的肩膀,“梁栩栩!!你不要听这些东西,只要你摄取完四灵的修为,世间一切便可由你掌控,你还可以和成琛在一起,不要停下来分心!你要继续摄取呀!!”

“你怎么还在?”

我后知后觉的看着她,转而就掐住她的脖子,“你怎么还没死!!”

“心魔出来了!”

马娇龙登时厉喝,“快!”

一道金光再次迎着女孩子的天灵而下——

“姑!!!”

空气中都是乱哄哄的杂音,女孩子不断的挣扎,喊着让我看她的眼睛!

我死掐着女孩子的脖子,直接闭上双目,眼不见为净。

脑中回闪着写信时的场景,唇角不自觉的牵起。

倏尔,身体就是猛烈的一颤!

岩浆似迎头灌入,一种形容不出的剧痛蔓延全身。

皮肤滋啦作响,烈气席卷着我体内的血脉。

周身的骨节好像被榔头逐一敲碎。

我忍受不住,嗵~!的摔倒在地。

疼。

好疼。

地面很凉,我身体里的痛感却没有消减半分。

一会儿像是被扔到烈火里燃烧,一会儿又像是被扔到凛冬的冰面下浸泡。

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我的身体里一点点的剥离。

我听到马娇龙和薛葆四她们念着什么咒文……

初始我还能听懂,后面我耳膜就像是被刺穿,只剩下尖

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全文阅读/

锐悠长的哨音。

佝偻着躺在地面,我疼的恨不得打滚,没多久,额头就溢出了好几层的汗。

一股形容不出的猛气在我体内冲荡。

黑色的雾气一点点的从我身体里缭绕而出,逐渐飘散。

我以为这就可以了,修为削去了,谁知体内的猛气游走到我的右手中指……

嘎巴~!

手指生生折断。

猛气竹签般从我的指腹穿出——

[标怎么自己惩罚自己(男孩)签:p标签]徒剩金光耀眼!

我彻底忍受不住,随着这记飞出的金光,嘴巴张的大大的,所有的音节都卡在了喉咙里。

静。

安静。

我睁着眼,侧脸贴着雪面,痛到极致时,脑中一片空白。

蓦的~有个长得同我一样的女孩子侧身摔在了我身前。

她的眼睛正对着我,凌乱的长发散在脸旁,唇角流着血,瞳孔里装满了不甘心……

我张了张嘴,“你放下吧。”

几个字一出,她冲着我竟然苍苍的笑了笑。

一身黑裙变成了白裙,黄土漫天而落,将她掩埋了。

颤着眼,我忽的明白,这是黄道士坟头的土——

葬了。

心魔被黄道士的坟头土给埋葬了。

明是始于愧疚,她在小黑屋里痛哭,渐渐地,她被仇恨蒙了双眼。

摄雷术法使其野心不断的膨胀。

贪执。

是每个人心头隐藏的魔鬼。

“此女一生福名扬,心慈随君显门光,容貌美丽惹人爱,银钱富足万事祥。”

不知怎的,我好像又看到黄道士在我面前说些话,唇角没来由的笑了笑。

是呀。

恰是这几句话开启了我人生的大门。

赋予我福女的头衔,亦是这几句话,令有心人对我起了杀机。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我夹缝求生十余年,仇敌一个接着一个铲除,最后的敌人,却是我自己。

如今心魔被黄道士的坟头土埋葬,亦算是有始有终了。

人生从起点走到终点。

我恍然发觉,又回到了起点。

终于。

又画了个圆。

眨了几下眼,埋葬心魔的黄土包不见了。

只有一层细微的土粒,风一吹,便消散了。

空气依然静谧,我微微转眼,看到马娇龙她们还在捡拾山间吹拂的纸张……

奇怪,纯良怎么会在?

他好像晕了,眼睛闭着,背靠着树干脑袋脑袋低垂。

怎么回事?

喜欢栩栩若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