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入屋会有人死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帝拳!

这一刻,不只是大荒,乃至是更加遥远的四荒大地,所有人的心中,都浮现出同样的念头。

昂!

北荒一隅,龙血荒家族地,一头比山岳还要巍峨的荒龙自龙血岭拔地而起,比神铁还要坚硬的青金色龙鳞锃亮,硕大而狰狞的龙首无角,头顶眉心处,七颗古朴的荒星缓缓转动,另有第八颗荒星若隐若现。此刻,这头沉眠在荒家族地的荒龙王,碎金般的瞳子冰冷,透出浓浓的忌惮之色,在其龙首之上,一道身披青色龙皮,黑发虬曲,通体弥漫混沌雾霭的雄健身影缓缓起身。

他身形修长,面目威严,仿佛要压塌诸天的帝威升腾而起,令整个北荒大地,都隐隐摇晃起来。

神农山上,那片幽静的紫竹林里。

一身洗得发白的青袍点尘不染,明轮大帝一头浓密的黑发随风微漾,几缕霜白轻舞,像是在搅动了岁月长河,此刻,他眸光很亮,碧青色的浩然之气宛如两口红尘剑,击穿了苍宇,没入了大荒的天空。

不只是龙血荒家大帝与明轮大帝,几乎在那如龙的帝拳之音响起的同一时刻,五荒大地,一股又一股大帝气机复苏,冲裂星空,震动了无数环伺在人界星空之外的诸族强者。

噗!

有神圣炸开,化成一片血雾,也有圣人惨叫,费尽一切手段,也依然只剩下圣魂勉强逃脱,帝威之下,哪怕是准王也瑟瑟发抖,这该是当下潜伏在人间之外最强的异族暗子了,此刻也肌体龟裂,满是裂纹,他们满脸惊骇之色,人间诸帝这是怎么了,为何一下有这么多齐齐复苏,大帝气机蒸腾,整个人间的气象,都姹紫嫣红,气运如盖,遮蔽了一切窥探的目光。

大荒,属于战皇殿的无垠战土内。

战皇一脉的居所,那座承载了历代战皇战王图录的山谷中,一块又一块古朴的石刻,此刻轰鸣,有灼烫的战意冲出山谷,在这片无垠战土上空,竟呈现出了一道又一道伟岸的身影。

谷外,看守战王图录的两位年老的战王霍地起身,原本微醺的眸子,骤然间变得比天剑还要犀利,他们露出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战帝!战帝啊!”

两位年老的战王声音颤抖着,说不出其他话,早已泪流满面。

刑天大殿。

第一刑天沉默半晌,终究感叹一声:“锁天一脉,果然无愧于禁忌之名。”

第四刑天瞥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倒是第二刑天开口了,沉声道:“这该是你这些年来,做出的最无可置疑的选择。”

“不重要了。”第一刑天深吸一口气,摇摇头,并不居功。

葬龙谷前。

不灭龙船在高天上沉浮,二师兄祁清几人相视一眼,眸光很亮,他们知道,小师弟终于踏出了那一步,他们也明白,那并非是什么盖世战王成道,而是属于小师弟的战王路第九重界限,前所未有的战王路终点,肉身道果,真正的战帝。

而玄黄诸天命,此刻也都眸光湛亮,他们能够感到,他们年轻的人皇在生命进化的道路上,再次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完成了一次大的跃迁,那种自精神领域透出的拳音与威仪,即便是三疯道人,

飞蛾入屋会有人死 完整版/

也微笑着颔首,开口赞叹道:“不坏,不坏。”

此刻,五帝交织的意志星空中。

五口帝兵剧震,被打得生生扬起,黑袍大帝五人虎口生疼,但眸光中的冷意愈发浓稠,这种体魄,简直比帝身还要恐怖,居然敢直撄帝兵锋芒,他们分明看到,那战辉缭绕的拳锋之上,留下了五道晶莹的血痕,但随着浓烈的生命清气流溢,永恒气息弥漫,转眼间就恢复如初。

“永恒道心,不对!这永恒气息来自道果,来自血肉意志本身。”

有掘墓人一脉的大帝沉声道,这真正晋升之后的战帝,与此前借力而生的战帝道果,简直不可相提并论,后者不过空有伟力,而前者,则滋生诸般变化,生命的玄奥尽显,竟生具了与正统的无上大帝截然不同的永恒之韵。

这一刻,他们像是在面对一位转世的战神,行走在他们缔结的意志星空,一切禁锢与逆乱之力都无法临身,年轻的巡天殿主,像是万法不侵,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截断一切,他再次举拳,原始拳印沉静而宏大,帝威如天界阳河激荡,至圣刚阳的拳风,伴着灼烫的战辉,瞬间挤满了这片星天。

五帝可以清晰感受到源自精神层面的灼烫,这简直令他们怀疑,是否还处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但可以确定的是,真正跻身战帝领域之后,年轻的巡天殿主,在不灭的意志领域,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去到了一个就算是他们,也未必企及的境地。

铛!铛!铛!

帝兵锋芒迸溅,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帝战,而苏乞年精气神合一之后,以身为道果,无论是战意还是神觉,都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直接的就是,过往相同的一缕意志,随着与战血战气交融,念头转动更快了十倍不止,自然战血战气的迸发,也同样提升了不止十倍。

很显然,这种真正的融合,缔结为果,并非是单纯的契合,而是真正斩断过往,不分彼此,而这种水满自溢,遵循人体先天进化的晋升,贯通五重神藏大窍之后,自然衍生的永恒气息,也印证了这一点,苏乞年不只是真正跻身战帝领域,借助五重神藏大窍的洞开,更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哪怕只是一个人,他也抵住了五帝的杀伐,而在五方大帝的眼中,他们简直像是在同时与五位大帝交手,虽然眼前分明只是一个人,但无论是出手的极速,还是拳印中勃发的灼烫战血,璀璨战辉,都超越他们的极限。

见鬼了!

即便身为大帝,黑袍大帝也忍不住在心中爆粗口,这位太强了,即便是新晋的无上大帝,飞蛾入屋会有人死古往今来,能有几人强至如此离谱的境地,无上战史上都屈指可数。

他们已经动用了帝兵,施展的亦是戮运天功这样的天界之法,但结果看上去,依然是势均力敌的样子,他们无法压过这年轻的巡天殿主一头,这与此前这位被他们接连打爆,简直是天地之别。

这无疑也昭示着,若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多半要被这位年轻的战帝强势镇压,即便不能磨灭号称永恒的他们,但若是动用了那口劫器长刀,昔年的杀星大帝,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轰隆隆!

意志星空轰鸣,不断摇晃,在六股无上帝威下摇摇欲坠,不时撕裂开一道道通往真实界的口子,转眼间,苏乞年与掘墓人一脉的五方大帝激战了数千招,他见识了戮运天功的种种变化,借以熬炼原始拳印,令其真正在招法衍化上,达至与战帝领域契合的境地。

而五帝也可以清晰感受到,这位年轻战帝拳法的精进,如非是神意太强,战帝血气无俦,这拳法是及不上戮运天功的,但就在这数千招内,这门拳印不断修正与蜕变,已经真正达至了无上帝录的层次,而其神意之强,更是与天功相比,也不遑多让。

怎么看,这都像是这位年轻的战帝,在借他们五帝之手,熬炼帝拳,先是借力破境,完成最后的积淀,现在又借力锤炼拳印,他们成了最强的磨刀石,更锲而不舍,无私奉献!

五帝窝火,身为无上大帝,也被激起了真怒,这年轻的巡天殿主气魄无双,有无敌信念,但不该以践踏他们的帝威为踏脚石,来锤炼己身,完成晋升与蜕变,无上大帝不可辱,谁能不能轻慢与漠视,何况他们足足五方大帝。

轰!轰!轰!轰!轰!

五帝爆发,气运长河轰鸣,五角气运长河自虚无中来,随着五帝挥动帝兵,交织缔结,竟化成了一座五层宝塔,纯白无瑕,随着五帝遥指,朝着苏乞年镇落而下。

五层气运天塔,比星海还要巍峨,与这无垠的意志星空齐高,纯白的塔身比玉石还要晶莹,上面铭刻有无数神秘的气运符文,无穷秘力流淌,有恐怖的气运天火自塔身浮盈而起,尚未落下,苏乞年一头浓密的黑发激荡,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与压迫感。

昂!

苏乞年举拳击天,依然是原始拳印,但他勾动了肉身诸天,封镇大星震动,与永恒战体共鸣,在那拳锋弥漫的晶莹战辉中,天碑符文浮现,竟化成了一口黢黑的天碑虚影,不过三寸高,比墨色还要深沉,环绕着拳锋转动,随着原始拳印勃发,横击那气运天塔。

哐!

有宏大的天音炸响,哪怕是五帝,也心神剧震,他们看到了什么,那年轻的战帝,竟然凭借战体拳印,抵住了他们联手衍化的气运天塔,抵住了镇压焚灭一切气运的戮运之力。(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你真的晋升了!”

黑袍大帝脸色很不好看,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刚刚气运天火的剧烈消耗,或许并非是这位在挣扎,而是在借以熬炼己身,从而完成最后的积淀。

“你可以试试。”

苏乞年语气平静,他一身气息沉静到了极点,尤其是五重神藏大窍洞开,时时刻刻垂落下来的生命清气,那股自然衍生的永恒气息不断浇灌,不仅在为他修整生命本质与进化的方向,也令他残缺的玄黄道心在滋养下,更生出了圆融之象。

这就是肉身道果赋予的生命层次的跃迁,而今的盖世战体,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之为永恒战体。

大帝有永恒道心,战帝有永恒战体!

“狂妄!”黑袍大帝冷喝,“就算是真正跻身战帝领域又如何,你的结局早已注定,让我看看,圆融的战帝,到底有几分气象,也算让你在极尽璀璨中落幕,不留遗憾!”

轰!

黑袍大帝出手了,无边帝气沸腾,他截取一角气运长河,凝聚成气运天矛,雪白的矛锋寒光四溅,似可映照众生岁月,戮灭时光,穿透虚空,像是一道炽白的流星划过这片无垠星空,在如尘般消散的时光里,到达了苏乞年身前三尺之地。

铛!

那是一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手掌,不知在何时横亘在了那里,任凭这一矛刺落在掌心上,也纹丝不动,有雪亮的火星溅起,炽盛如烈日,坠落向星空各地。

黑袍大帝眸光一震,以血肉之躯抵住了他的气运天矛,就算是真正的帝身,也曾在这矛锋下淌血,今日却出现了意外。紧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他瞳孔剧烈收缩,无垠的精神世界中,他在消散的时光里倒退,但却快不过苏乞年的拳印。

轰隆!

那是一道刺亮的拳光,沉静无声,晶莹的战辉缭绕在拳锋之上,宛如天阳升起,煌煌烈烈,这是原始拳印,黑袍大帝一点也不陌生,但相比于刚刚,这一拳简直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压得这片交织的精神世界都在哀鸣,恐怖的拳势灼烫,如战血般奔涌,又好像一条天龙在星空中蜿蜒,俯冲而下。

砰!

气运天矛炸碎,气运天壁崩毁,最后一角气运长河凝成的天衣,也在这拳印下崩碎,黑袍大帝动用了一切手段,也依然没能抹消这一拳,被一下印落在了胸膛之上。

轰隆一声,他被生生打爆了,帝血飞溅,雪白却又暗沉的帝骨碎片如亿万口天剑,在这片无垠星空下迸射,这一幕,直接令剩下的四位掘墓人一脉的大帝悚然一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这是前所未有的气象,与破境之前截然不同,这着实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都是战帝领域,此前借力而上,即便缺少几分圆融,也不该如当下一般,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精气神截然不同,甚至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此前未有的永恒气息,自其肌体血肉的每一寸角落溢出,更重要的是,他们竟有些把握不住这年轻的巡天殿主的精气神,无法分辨,因为此刻身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而这位巡天殿主的意志星空,在刚刚黯淡下去之后,就再未出现。

有古怪!

而一拳打爆了黑袍大帝之后,苏乞年没有再次出手,他静立在原地,也在把握己身,但没有丝毫需要巩固的力量,更像是一个不断熟悉的过程。

这就是水满自溢,苏乞年更遵循肉身诸天的衍化,遵循先天进化的人体方向,眼下的这具战体,这股融合一体的精气神,是最契合他肉身诸天的蜕变,除此之外,以任何一种方式破境,打破第九重战体界限,都不可能获得此刻一般的蜕变与跃升。

黑袍大帝刹那重生,脸色很不好看,他被倾轧了,一拳打爆在他们五帝交织的精神世界中,相当于在自身的领域中被人屠掉,这种羞耻感,哪怕是无上大帝,也无可避免。

“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沉声道,盯住了苏乞年,即便身为无上大帝,也看不透此刻这位年轻的巡天殿主,到底处于何等的状态中。

“战帝。”苏乞年开口,认真道,“真正的战帝。”

他看向黑袍大帝,乃至眼前的所有的五位掘墓人一脉的无上大帝,眼中浮现出一抹惋惜之色,能够跻身无上领域,对于任何的生灵个体而言,都是生命进化路上非凡的成就,遑论是成帝,对于星空诸族而言,除了九大皇者之外,诸族的最强者,也只是大帝罢了。

乱世到来,诸神将要回归,这样群敌环伺,更胜往昔的纪元里,任何一位大帝,对于人族而言,都是珍贵的底蕴,如非必要,他真的不想出手,但肃清人间到了这一步,不只是他,整个战皇殿,及至整个人族,都不能回头。

真正的战帝!

黑袍大帝蹙眉,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虽然是对手,却也相信苏乞年所言,并非妄语,但真正圆满的战帝,强至如斯,委实是他无法预料的,以水满自溢的方式破境,这种跃升实在太大了,那种由内而外,每一寸肌体上弥漫的战辉,流溢的道果气息,永恒气韵,相比于之前,都截然不同,如同说此前是璞玉,那么眼下,就是真正经过雕琢打磨之后的绝代风华。

璞玉埋于山土,藏于流水,钟天地之灵秀,一旦蜕变,诸世黯淡。

很显然,在此刻的黑袍大帝五人看来,这位年轻的巡天殿主,就是这样一块经过蜕变的璞玉,这人世间,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挡其散发出绝世芳华,即便身为对手,他们也心生赞叹,这是生命进化的传奇,无关于对错与胜负,只在于修行路上。

“杀!”

下一刻,五方大帝同时出手了,他们口吐杀音,帝威弥漫整个无垠星空,交织的精神世界倾轧,要将苏乞年生生镇压,禁锢在他们的意志天地,虚空成尘,时光消散,诸道远离,这是五帝的世界,无关于苏乞年,在这里,他们是唯一的神祗,主宰一切。

五角气运长河再现,化作天衣,落在五帝身上,与此同时,五帝手中,有刀枪剑戟钺,足足五种帝兵浮现,刹那间复苏,恐怖的杀伐气,令群星暗淡,星河移位,对于眼下的苏乞年,五方大帝再无半分保留,他们动用了极尽之力,哪怕是自身交织的意志星空,也剧烈震荡,摇摇欲坠。

苏乞年则深吸一口气,而后抬脚迈步。

咚!

一声巨响,落地有声,他踩踏在无垠的星空中,五帝却皆眸光一震,这一脚,竟像是踩踏在了他们的精神脉络之上,那分明属于战帝的血气,却偏偏撼动了他们的意志,那战辉如火,自那位年轻的巡天殿主足下迸发,一下燎卷了整个星空。

什么!

无垠星空变得灼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五帝只感到他们交织的精神世界这一刻竟像是被点燃了,年轻的巡天殿主并未遭受到任何镇压与禁锢,他立在那里,整个人气息都变得空空落落,仿佛不存在于这方诸天之下,去到了另一飞蛾入屋会有人死方世界。

跻身战帝领域,常驻于身神一界的苏乞年,已经无惧于踏入一方大帝的精神世界,他是肉身诸天的主宰,自成一界,永恒战体之外,再多的风刀雪剑,都与他无关。而在此前,精气神尚有界限,在这样的精神领域,血肉战气是不同的伟力,自然格格不入,对于寻常无上强者,或许奈何不了他的身神一界,但对于大帝而言,除了精神意志,皆是破绽,永恒道心映照之下,无所遁形,全都要曝露出来。

昂!

下一刻,苏乞年接连震拳,原始拳印在战帝领域之下,也焕发了不一样的气象,他战血如龙,意志如龙,拳势如龙,晶莹的战辉沉静而辉煌,随着苏乞年出拳,在拳锋五指之上,也凝成了天龙之象,盘踞于五指神山之上。

铛!铛!铛!铛!铛!

战帝拳锋划破了这片无垠星空,截断了五口帝兵的前路,苏乞年硬撼五口帝兵锋刃,有刺亮的火花绽放,比星河还要璀璨,宛如五朵盛大的星莲,在无垠星河中盛开,每一点火星,都是坠落的群星在闪耀。

宏大的金铁交鸣声,更是穿透了五帝的精神世界,在整个大荒广袤高天之上响起,震得诸无上心神战栗,露出难以抑制的震惊之色,他们感受到了帝兵的气息,在那无人可以窥探的精神世界里,到底衍生了怎样的激战,连不灭的意志领域,都无法再完全隔断。

与此同时,很多人脑海中,都映照出了一道苍茫的龙吟声,似乎有一头伟岸的天龙,沐浴着晶莹的战辉在嘶吼,最后真正浮现在他们神庭中的,只有一道沉静的拳锋,有远古天龙盘踞在五指之上,堂皇、浩瀚,如天阳普照,坠入红尘。(

飞蛾入屋会有人死 完整版/

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