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青井真光白天得待在新华院,江日胜想跟他私下见面,只能是晚上。为了摆脱葛西寿可能的跟踪和盯梢,江日胜特意作了缜密安排。

然而,下午江日胜接到了武山英一的命令,让他赶紧去西门大街72号泺源公馆。在电话里,武山英一的语气很严肃,江日胜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武山英一的办公室。

武山英一见到江日胜后,告诉了他一个惊天消息:“江桑,在新城兵工厂附近,发现一个共产党的情报站。”

江日胜吃惊地说:“情报站?新城兵工厂?”

他知道我党一直在往新城兵工厂渗透,在新城兵工厂不仅有情报站,还建立了党支部。只不过,跟他是两条线。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情报站应渤海区二地委设立的。

可是,武山英一怎么就知道了呢?自己是泺源公馆剿共班的班长,关于共产党的事,自己应该第一时间知道才对啊。

从武山英一的口气,江日胜确实是第一时间知道的。那情报来源呢?显然,不是泺源公馆,要不然就算江日胜不知道,张志发也会掌握的。

武山英一说道:“不错,据说今天会有一个重要人物去接头。我的要求,尽全力抓到这个接头人,并且把情报站端了。”

江日胜问:“不放长线钓大鱼了么?”

武山英一轻轻摇了摇头:“共产党越来越狡猾,每次拖的时间一长,不仅鱼饵被吃了,鱼也会跑掉。”

江日胜突然问:“这个情报站,应该没有电台吧?”

武山英一嗤之以鼻地说:“共产党哪那么多电台?”

他承认共产党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但也没到随便一个情报站就有电台的地步吧?

江日胜突然说道:“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再次利用一下彭勇辉的电台呢?这是剿共班的行动,彭勇辉是剿共班的人,他知道了消息,却不马上报告,实在说不过去。”

武山英一眼睛一亮:“你说得对,确实可以利用他的电台。”

他一心只想着怎么端掉这个情报站,并没有与彭勇辉的电台联系起来。江日胜这一提醒,他觉得完全可以一箭双雕。

江日胜说道:“我马上去准备。”

武山英一提醒道:“好,这次就不要用特高支部的人了,一个情报站只有两个人,太劳师动众会让人笑话的。”

江日胜做事情,总喜欢大张旗鼓。这是优点,也是缺点。优点是可以保证万无一失,缺点是容易走漏消息。

共产党对泉城的渗透很厉害,不仅是治安军,就算是特务机关,也可能有他们的人。保密,已经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江日胜问:“好,他们什么时候会接头?接头人有什么特征吗?”

武山英一说道:“应该在下午六点左右,没有具体特征。不管有没有人接头,七点整都要动手。”

江日胜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时间足够了,我马上带人去侦察地形,在周围布置监视点。”

原本晚上要跟青井真光接头,看来得延迟到半夜。抓了人,回来后还得审讯。

回到剿共班,江日胜把张志发叫来,向他布置任务。

江日胜沉吟道:“在新城兵工厂附近,有一家孙记杂货铺,那个老板是共产党情报员,孙记杂货铺也是他

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 免费完整版,

们的情报站。他们在六点左右,会有人来接头,我们要把五点半到六点半,进入孙记杂货铺的人全部控制起来,七点整进入杂货铺,把老板孙鹤玲和伙计抓起来。”

张志发吃惊地说:“孙记杂货铺?”

江日胜冷冷地说:“这次剿共班全体出动,绝不能有闪失。如果出了问题,我拿你是问。”

张志发信誓旦旦地说:“请江部长放心,我马上安排,绝对不会出问题。”

江日胜正要说话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武山英一打过来的:“江桑,你过来一下,看看我拟的电报。”

江日胜马上应道:“嗨。”

他向武山英一建议,利用彭勇辉的电台,也是想给家里传递情报。这个时候,彭勇辉“得到”消息,向城工科报告,哪怕城工科的人会飞,也没任何办法。

张志发见江日胜有事,说道:“我马上去布置。”

江日胜点了点头:“嗯。”

等张志发走出办公室后,江日胜给鲁兴宾馆拨了个电话,让前台转告苏志梅:“我晚上有应酬,不过去吃饭了,不要给我准备菜。另外,我家里有套早上换下的西装,让她拿去烫洗好。”

这句话很普通,却是他与苏志梅提前约好的暗号。将一些普通的话转移到暗号,是苏志梅最喜欢干的事。

她在工贺里江日胜的家里,也只有工作上的事,才有机会跟江日胜接触。为此,她乐此不疲,设计了很多事先约好的暗号。

这些暗号在别人听起来,就是很普通的句子,但他们听在耳中,却有了特殊的意义。

或许,这就是地下工作者特有的浪漫吧。

也幸好江日胜记忆力强,要不然,还真的记不住这么多暗号。

随后,江日胜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武山英一的办公室。

江日胜解释道:“对不起,刚才在布置行动。”

武山英一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江桑,你看看。”

他对江日胜的态度很满意,只要是自己的事情,江日胜都会全力以赴。江日胜是泺源公馆的翻译,文采很不错,用汉语行文,相比他们这些日本人,要高好几个等级。

电报需要用很简练的文字表达清楚,如果让对方看到电报的语气有问题,也会导致暴露。

江日胜轻轻念着武山英一拟好的电报:“刚到消息,新城兵工厂情报站暴露,请指示。”

武山英一问:“需要改动吗?”

江日胜微笑着说:“已经很好了,但还可以稍微修改一下。”

武山英一接过江日胜写好的电报,念道:“新城情报站暴露。”

江日胜解释道:“情报越短,说明事情越紧急,这是临时发报,一句话就够了。”

武山英一说道:“哟西,就按这个发出。”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葛西寿想让江日胜提供线索,江日胜则想试探葛西寿知道多少信息。武山英一只知道青井真光四处送礼,江日胜协助葛西寿,也只调查关于送礼的事。

葛西寿沉声说道:“我希望你能提供关于青井真光的所有情况,我知道你给他送过礼,你也给新华院很多人送过礼,能不能把你每次送的礼物全部说出来。”

江日胜犹豫着说:“这个……”

葛西寿冷笑着说:“怎么,不能说还是不敢说?”

他其实是不太喜欢江日胜的,但江日胜又是泺源公馆的人,武山英一还称他为反共专家。田代的线索,就是他查出来的。

江日胜说道:“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送了些土特产,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一些吃的,用的,还有些瓷器、字画什么的。”

葛西寿冷冷地说:“你就没送过钱?”

他都收到过江日胜送的钱,明目张胆的装在信封里,当时他很生气,直接将信封摔还给了江日胜。

江日胜说道:“送过,也就逢年过节一点心意,不多。”

葛西寿突然说道:“还有一件事,你派人拍了田代的照片,还指控我是共产党,情报从何而来?”

要不是江日胜的那张照片,他不会被调查。

江日胜沮丧地说:“我的情报员是冒死送出的情报,这也是他最后送出的情报。在此之后,他就暴露了,据说被共产党枪毙了。”

葛西寿冷哼道:“他最后送的情报是假情报!”

他是不是日本共产党,还用别人说吗?江日胜的情报,竟然说他是共产党,当然是假情报。只不过当时军部对此事很敏感,把他带回去调查。

江日胜说道:“这个……葛西君现在出来了,说明情报确实是假的。”

葛西寿说道:“我需要你把这些年送给青井真光的礼物列个清单。”

江日胜说道:“好吧,我把记得的全部写出来。”

听到江日胜答应了,葛西寿脸色有所缓和:“哟西。”

江日胜问:“葛西君,青井院长现在被限制自由了吗?”

葛西寿得意地说:“那倒没有,但他也必须配合我的调查。”

江日胜问:“我能跟他聊聊吗?”

葛西寿沉吟提醒道:“聊可以,但不能泄露案情,更不能串词。”

青井真光送礼的事可大可小,他也是想借机查到青井真光的其他把柄。如果只是送礼,哪怕青井真光真的受贿了,他也没什么办法。甚至,江日胜与青井真光真的串供,他也毫无办法。

江日胜说道:“我是特务,这些都懂的。”

江日胜当然懂,但他更知道,不串通的话,青井真光会很麻烦。

葛西寿说道:“你跟他在会议室谈话,谈完之后向我报告。”

江日胜应道:“嗨。”

对葛西寿的安排,他自然不能拒绝。他随后被安排到了会议室,过了一会,青井真光走了进来。

看到江日胜,青井真光一脸欣喜,快步走了过来。

然而,江日胜却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见到青井真光一脸惊诧,他指了指桌子下面。

青井真光俯身一看,桌子下面的角落里,竟然安装了个窃听器。这是很先进的玩意,日军都不多,能在这里出现只有一个可能,监听他们的谈话。

江日胜朝青井真光鞠了一躬,站起来后,眨着眼说道:“青井院长,你还好吧?”

青井真光明白了江日胜的意思,语气一下子变得很淡:“你也是来调查我的吧?”

江日胜诚恳地说道:“我岂会来调查青井院长呢,这次来新华院,是想再招一批人。上次特高支部招的那些运用人员,表现得很不错。”

两人在会议室东一句西一句地扯着,葛西寿戴着耳机,在旁边的房间认真地听着。等会议室说完后,他才放下耳机。

江日胜跟青井真光聊了不

为什么不要玩清明梦 免费完整版,

少,但一句有用的都没有。江日胜忠实地执行了他的命令,没有提及案情,葛西寿虽觉得哪里不对,但也说不出什么。

随后,江日胜去见了李潮涌,向他传达了上级的指示,以及自己的命令。青井真光是个很执着的人,为了调查,一定会向新华院的战俘问话。李潮涌已经在新华院建立了一张巨大的网,哪怕是一些国民党战俘、土匪,对他也是言听计从。

在新华院,如果胆敢跟李潮涌作对,很快就会消失。只要他提供名单,江日胜要做到这一点很容易。

当对手越来越少时,威信自然也就越来越高。谁也不敢轻易得罪他,毕竟那些消失的人,可都没回来过呢。

江日胜轻声说道:“青井真光被调查,我们需要暗中帮忙,助他渡过难关。”

李潮涌郑重其事地说道:“一切听从你的指挥。”

江日胜沉吟道:“这次再要诬陷葛西寿很难了,最好的办法是保住青井真光的位子,让葛西寿无功而返。”

下午,江日胜回了趟特高支部,这件事得贺仁春配合。

江日胜叮嘱道:“晚上我要跟青井真光见一面,但葛西寿可能会使坏,你要保证我们见面时没人监视。”

贺仁春微笑着说:“没问题。青井真光是新华院的院长,跟踪他的人,被收拾了也不敢吭声。”

江日胜点了点头,随口问:“吴平世那边怎么样了?”

贺仁春说道:“都安排好了,吴平世这段时间可以在陆军医院安心养伤,我让杨柯沁给他弄了点营养品,估计几天后就能出院。”

江日胜说道:“你兼着陆军医院的政治部主任,可以多留意他。”

贺仁春问:“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对了,葛西寿如果死咬着青井真光不放,那可怎么办?”

江日胜冷冷地说:“攻其必救!再不行的话,就让他消失。”

贺仁春诧异地说:“我们没必要为了帮青井真光,下这么大的血本吧?”

江日胜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不管跟谁交易,最终都要占足便宜的。

江日胜意味深长地说:“这种事,当然不能我们来做。青井真光一定比我们更急,如果他感觉到了危险,估计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