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红笔写24遍名字烧掉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冯姝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身子忽然腾空而起,迅速被拖入了屋内。

耳边传来噗通一声响,等感到一阵温热时,她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落入了一片水中。

那水还是温热的,温度恰到好处。

原来掉进了一只浴桶里,而且浴桶中好像还有个人。

守在院子门口的无影和无踪,此刻正蹲在地上,在吃一名侍卫给他们买的宵夜。

听到动静,两人迅速站起身,扫视了一眼院子。

奇怪,怎么什么都没有?

可刚才明明听到了动静。

窗子前的一棵芭蕉树还在晃动,那里分明有情况。

无影心里一沉,拔出腰间的刀,悄悄朝窗子靠近。

无踪紧跟其后,

之前他们虽然没进院子,却看到屋里点着灯,主子明明还在洗澡。

怎么眨眼间,屋内就灭灯了呢?

主子洗澡没那么快,而且他洗完了澡也不会立刻就寝,一般还会看上一会儿书,不会这么快睡觉的。

还有,窗子怎么是开着的?

主子沐浴不可能开着窗户。

种种疑点显示,一定是出事了!

二人迅速来到窗边,还没来得及朝里面看,大开着的窗户忽然砰地一声声关上了。

无影心里一沉,大声疾呼:“主子——”

屋内黑漆漆的,没有回应,只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无影更是心惊肉跳。

糟了,一定是有人偷袭了主子。

无踪脚尖点地,一个纵身飞过去,抬脚刚要踹门,屋内忽然传来一道冷哼:“出去!”

不是别人的声音,正是他们的主子萧玉墨的声音

无踪愣了一下,无影也怔住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全都一头雾水。

屋里明明来了刺客,主子却不让他们进去,这是为何?

屋内的打斗声还在继续,两人站在门外不知所措。

无影挠了挠头,忽然回神:“不对,主子应该不是叫我们出去,而是叫那个不速之客滚出去。”

无邪一听,也觉得有理,立刻走过去,一脚踹开了门。

黑暗中忽然飞过来一把椅子,伴随着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我让你出去,没听到吗?”

无踪急忙闪身避过,椅子掉在他脚边摔得粉碎。

无影本来已经准备进去了,看到这一幕,吓得急忙收住动作。

二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

无影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无踪。

无踪摊了摊手,示意他也不清楚状况。

可主子不需要他们插手,他们便不能进去帮忙。

二人没有办法,只得齐齐退后一步。

无踪在退出去之前,还贴心地把门重新关好了。

屋子里的打斗声终于停了下来。

此刻的冯姝狼狈不堪,她浑身都湿透了,她拼命挣扎,可那条手臂就像是铁钳,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她虽然有两下子,可那两下子与萧玉墨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

在来之前,她也想到过可能不是萧玉墨的对手。

所以,她做了充分的准备。

萧玉墨功夫在厉害,却不会用毒,她在来之前,在荷包里足足放了十几种各种各样的药粉。

本来她计划着,如果打不过萧玉墨,就撒一把毒粉。

可她没想到自己会掉进浴桶。

那些毒粉进了水,就失效了。

她在窗外窥探的时候,听到水流声,就应该想到他是在沐浴的,怎么这么糊涂啊?

冯姝后悔死了。

浴桶里的水变凉了,而身后的那具身子的温度却渐渐升高了。

那人终于站

用红笔写24遍名字烧掉 完整版/

了起来,抬脚跨出了浴桶,随后也一把把她拎了出去,把她扔在了地上。

男子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说吧,你来这里想干什么?”

冯姝一抬眼,就看到了男子的眼睛。

那双眼睛就像墨玉,闪着迷死人的光辉。

“我就是……随便看看的,抱歉,打扰你沐浴了。”少女讪笑一声。

“随便看看?”男子眉头微皱,“随便来看我洗澡?”

少女翻了个白眼:“谁要看你洗澡了?这不是不小心吗?”

一个变态,她才没有兴趣。

“那你半夜三更偷偷潜进来我家里干什么?”男子步步紧逼。

冯姝被逼得一步步后退,直到推到墙角,无处可退。

男子用手臂撑在她脑袋的两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用红笔写24遍名字烧掉“怎么不说话了?”

冯姝知道,到了此刻,反驳也没用,干脆大大方方承认:“我是来救肖十三的,你把他藏哪儿了?”

她刚才悄悄留意了一下,这屋子里除了萧玉墨,并没有第二个人。

可既然无影回来了,肖十三肯定被萧玉墨抓了回来,不知道这家伙把肖十三藏哪儿去了?

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语气冰凉道:“肖十三?你和肖十三是什么关系?为何要帮他?“

冯姝振振有词:“他是阿桃的干侄子,阿桃是我们妙英格的大厨,我妙音阁的生意可全仰仗他,肖十三不见了,阿桃急得不行,所以我才来这里找他。”

“是吗?”男子显然不信,不过却没有深究这个问题。

“为何要骗我?”

少女眨了眨眼睛:“骗你?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萧玉墨冷笑一声,用力把她抵在墙角:“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不承认?你可真是有能耐啊,居然找了个神医来骗我,肖十三那身红疹也是你整出来的吧?”

冯姝心里咯噔一跳。

看来,萧玉墨是什么都知道了。

少女心念急转,猛然想到了一件事。

几天前,她偷偷见王神医的事,被萧玉墨知道了。

然后,萧玉墨找到了王神医。

那个老东西出卖了她?

少女恨得咬牙切齿。

早知道就让那个老东西滚蛋了。

“说吧,为何要这么做?”男子声音冰冷。

冯姝心知躲不过,干脆心一横道:“当初为了逃脱五皇子的魔爪,我承诺帮你找到肖十三,可我心里又觉得过意不去,不想肖十三是因为我才被你糟蹋,所以才想了这个办法,目的就是想让你放弃肖十三,可没想到,你对肖十三居然这么痴情……”

“痴情?”男子皱了皱眉,“你哪里看出我对他痴情了?”

冯姝把身子崩成一道直线,紧贴着墙壁,打着哈哈道:“难道不是吗?”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冯姝抬了抬眉梢:“怎么不说话?”

两名少年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他们两个都是五皇子送给萧玉墨的。

在来到萧府之前,他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被卖进了用红笔写24遍名字烧掉小馆馆,过着让人羞耻的生活。

有一天,小馆馆里忽然来了位跛脚的贵公子,说要在他们中挑选两个人送礼。

这位贵公子便是五皇子。

他们这些人在小馆馆里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都想乘着这个机会离开那个可怕的地方。

虽说被当做礼物送出去很羞耻,可对他们来说,就算再糟糕,也比呆在小馆馆里强。

他们两个幸运被选中,后来五皇子就把他们两个送给了萧玉墨。

在来萧府之前,他们都听说过萧玉墨的大名,内心也是忐忑的。

可等到来了之后才发现,一切都跟传说的不一样。

“怎么不说话?”察觉两名少年在走神,冯姝蹙眉问。

无双猛然回神,讪笑道:“姑娘,我们……其实根本不是萧大人的男宠……”

眼前的少女厉害着呢,要是惹恼了她,说不定就会在他的脸上戳伤两刀。

到时候,他被毁了容,萧大人就更不要他了。

何况这姑娘问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实话实说就是。

“不是男宠?”冯姝听出几分意思来,“你的意思是说,萧玉墨至今没有……”

那个词,冯姝不知道该怎么说。

可少年却仿佛已经明白了过来,点头道:“是的,萧大人至今没有碰过小的,所以,严格来讲,小的目前还不是萧大人的男宠。”

冯姝觉得更有意思了,目光又落在飞燕的身上:“那你呢?”

跟一个姑娘探讨这样的问题确实有些尴尬,可眼前的姑娘不是普通的姑娘,飞燕红着脸道:“萧大人至今也没喊小的去伺候过。”

“萧玉墨没看上你们两个?”

冯姝有些错愕。

眼前的少年明明长得很不错啊,至少比肖十三都要好看,萧玉墨怎么会看不上呢?

“那你们这些人中,萧玉墨比较宠爱谁?”

两名少年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话呀,谁比较受萧玉墨的青睐?”

飞燕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冯姝一脸错愕:“你们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人受宠?”

飞燕低下头呐呐道:“小的也不知道,反正我们那一屋子人,至今都没见过萧大人。”

少女微微有些错愕:“那你们都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无双指了指身边的飞燕:“我们两个是五皇子送给萧大人的,那屋里还有几个也是五皇子送的,其余的……好像是萧大人抓来的……”

冯姝疑惑了:“你们之中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人受宠?”

少女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刚才那一屋子的人她都见过,简直一个比一个好看。

就算这两个人是五皇子送的,萧玉墨大概不太喜欢,碍于五皇子的情面勉强收下,可那些萧玉墨自己抓来的,总有他喜欢的把?

怎么一个都没得到萧玉墨的青睐呢?

难不成萧玉墨对肖十三情有独钟?

“萧玉墨看不上你们两个?”少女听出几分意思来,轻笑一声,“是不是他有了新欢,不要你们了?”

飞燕迟疑了一下,摇摇头:“应该没有。”

冯姝蹙眉。

怎么会没有?肖十三不就是吗?

她冷眼看向两名男子道:“近来你们之中是不是来了一名新伙伴?”

“新伙伴?”无双愣了一下,摇摇头,“没有见过。”

“怎么可能?”冯姝眯了眯眼,“有一个叫做肖十三的,你们有没有见过?”

两名男子齐齐摇头:“没见过。”

冯姝手指微勾,轻轻敲了敲桌子。

莫非肖十三没跟这几个人关在一起?

对了,萧玉墨那么喜欢肖十三,肯定不会把他和这些失宠的家伙关在一起。

冯姝很快有了决定,她看了看两名男子道:“你们知道萧玉墨住在哪间屋子吗?”

无双犹豫了一下。

少女沉下脸:“怎么?

用红笔写24遍名字烧掉 完整版/

不想说?”

少年委屈道:“不是我不说,小的实在是不知道。”

飞燕想了想,忽然道:“我们虽然不知道萧大人的寝室在哪儿?不过,我们经常看到他的侍卫往西跨院那边,小的猜测,萧大人的应该是在那里。”

冯姝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圈屋内,找来一根绳子,把两名少年困在椅子上。

“姑娘,您放心,我们不会跑出去的。”飞燕紧张道。

少女翻了个白眼:“恐怕只要我出了这院子,你们就会跑去报信的,还是把你们绑起来安全。”

冯姝利落捆好了两名少年,又找来布条堵住他们的嘴,这才闪身出了屋子。

按照少年说的地方,冯姝摸黑来到西边的院子,远远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院子的门口守着两名护卫,一个生得高大威猛,冯姝不是很熟悉,当另一个正是无影。

无影手里不知奥拿着个什么东西,在经过另个一人身边时,往他手里一塞。

随后,两个人便在门口蹲下来,开始一口一口地吃着那东西。

冯姝深吸一口气,这才发现,他们手里拿着的好像是烤鱼,而且是她熟悉的烤鱼。

冯姝在心里暗骂一声。

无影这个叛徒,偷偷劫走了肖十三,还好意思吃妙音阁的烤鱼。

烤鱼的香味从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两名侍卫吃得津津有味。

冯姝心中一松。

这两人只顾着吃烤鱼,对周围的警戒明显有松懈,她正好可以乘机偷偷溜进去。

她悄悄摸到墙边,纵身翻了进去。

院子里倒是没有侍卫,几间屋子都黑着,只有最东边的一间亮着灯。

看来,萧玉墨的寝室应该是那间了。

冯姝悄悄摸过去,藏在窗户下面侧耳细听。

屋子里听不到说话声,只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冯姝觉得奇怪,小心翼翼得抬起头来,把窗户上戳了个洞。

这一回,倒是没有嗅到臭气。

只是周围太过安静,一点小小的动静也能听到。

冯姝不敢大意,定了定神,抬头朝洞内望去。

可就在这时候,眼前忽然一黑。

屋内的灯几乎在同时熄灭了。

冯姝心里一沉,刚想抽身后退,窗户忽然打开,一只手从里面伸出,一把抓住了她……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