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顶长树出贵人,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林婉柔本是不想说出来的,但既然张小凡问起干脆就说了出来。

......

听完之后,张小凡紧皱眉头。

心中怒气涌动。

因为他听到了吴氏集团这四个字。

“婉柔,你说的吴氏集团是不是上次去石头村找你那个叫吴一凡家的?”

张小凡问道。

“嗯。”

“上次你得罪了他,而你现在来南都,我很担心他知道后会报复你。”

“吴一凡那人,我非常了解,非常爱面子,谁要是惹到了他,亦或者不给他面子,他一定会报复的。”

“还有,他那人做事对人非常心狠手辣,也是和很多有钱富二代一样,是一个花花肠子。”

林婉柔说道。

想不到啊!想不到,世界就是这么巧。

“婉柔,如果是吴氏集团,这事我可以帮忙。”

张小凡说道。

“啊!小凡,这不行,因为我的事你得罪了吴一凡。”

“你还帮我,吴氏集团不会放过你的。”

对于吴氏集团,林婉柔深知其实力。

吴氏集团,可不仅仅是一家企业那么简单。

私底下的手段,背景在南都那都是横着走的。

她知道张小凡有本事。

但这里可是南都,对面的可是吴氏集团!

根本不是小地方势力可以比的。

“好了,这事就这么这么说定了。”

张小凡没有给林婉柔再拒绝的余地。

“可是......”

“你在石头村帮我这么多,我总得报恩不是?”

张小凡说道。

有些事情,他没有对林婉柔说。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与林婉柔父亲的公司一起对付吴氏集团。

其实,张小凡也缺少帮手。

因为,张小凡要“干掉”的不仅仅是吴一凡,而是整个吴氏集团。

“那你得听我的安排。”

林婉柔说道。

他不希望张小凡出事。

“那不行,我在哪睡总得我来做主。”

张小凡说道。

“好了,不能开玩笑,我说的是关于吴氏集团的事情上,你得听我的。”

林婉柔说道。

张小凡想了想说道:“行。”

“叮叮叮!”

这时,张小凡的电话响起。

是许昌杰打来的。

......

接完电话。

“婉柔,你开车来的吗?”

“嗯!”

“那你送我去一个地方。”

......

终究,九鼎地产还是对许之友他们动手了。

许昌杰来电话,九鼎地产的人强行把他爸许之友的老房子拆了。

许之友因为强行阻止,被九鼎地产的人打了。

报了警,警察来看过之后,只是警告就走了。

迫于无奈,许昌杰才打了电话给张小凡。

......

LC区。

下了车之后,张小凡就狂奔进去。

来到之时,房子已经被拆了。

“许爷爷,你没事吧?”

许之友被打伤了腿,正躺在地上。

而许昌杰被打得鼻青脸肿。

刚才许昌杰要把许之友送去医院。

许之友不肯。

“小凡,这些混蛋简直是目无王法啊!”

“打人又强拆屋子,简直是畜生。”

标签]许之友摇头无奈的说道,浑浊的双眼里面,藏着对现实的悲哀。

张小凡简单的看了一下许之友的伤势,幸好不严重。

只是擦伤了而已。

看着已经被强拆的房子,张小凡拳头紧握。

他如火的目光看向九鼎地产的人。

既然警察管不了,那他张小凡来管!

“大爷,不好意思。”

“房子我们拆了。”

“接下来就是需要你签字的时候。”

“只要你在上面签个字按个手印,钱我们照样给你。”

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子说道。

“滚!”

张小凡声如奔雷。

把眼镜男吓得后退两步。

“妈的!你特么谁啊!”

“知道我是谁吗?”

“我打断你狗腿!”

眼镜男怒瞪着张小凡说道。

“跪下来给许爷爷道歉!”

“然后我打断你的狗腿!”

张小凡冷冷说道。

听到张小凡说的话,眼镜男打量了一下张小凡。

接着便冷哼一声:“哼!一个二愣子,我告诉你,我可没空跟你在这浪费时间。”

“你要记住,这话是我对你说的!”

“我数五声,你要不跪下来叫我爷爷,我叫人打断你狗腿!”

“一!”

“二!”

“三!”

“四!”

第四声话音刚落。

张小凡几乎原地消失。

嗖!

一个箭步到了眼镜男面前。

直接一脚踢出。

咔嚓!

眼镜男的右脚被张小凡踢断。

啊!

惨叫声响彻天际,直接跪在地上。

不,人直接躺在地上。

站在眼镜男身后的几个凶神恶煞青年。

此刻不明所以。

方才,发生了什么?

待他们反应过来,眼镜男已经躺在地上惨叫起来。

“妈的!敢打方哥!”

“兄弟们,一起上去废了他!”

方哥,九鼎地产的副总经理。

这五六个青年,是九鼎地产私下的打手。

简单理解,就是在九鼎地产需要动用暴力的时候,他们就出现了。

毕竟,对九鼎地产来说。

那是靠着肮胀的拳头起家的。

喜欢村野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林婉柔知道张小凡也在南都。

思量再三,她还是打了电话给他。

正在盘坐修炼

房顶长树出贵人,

的张小凡接到了林婉柔电话。

很意外,张小凡想不到林婉柔也来了南都。

她为什么突然来南都?

这是张小凡心里的疑问。

答案只能与林婉柔见面后才能得知了。

林婉柔一改平时的穿着,回归了都市风格。

一袭鹅黄色的短裙,诉说着林婉柔极具性感的身材,可谓是天生丽质。

一眼看去,优雅,高雅,端庄,性感,知性,这些词出现在了张小凡脑中。

刚看到之时,张小凡以为眼花了。

她还是那个她,只不过锦上添花了而已。

看见张小凡目不转睛的样子,林婉柔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漂亮。”

张小凡脱口而出。

“你可是名牌大笑毕业的,就这两个字?”林婉柔盈盈一笑说道。

“再华丽的辞藻,也无法形容你的美。”

张小凡说道。

“幸好我不是十八岁小姑娘,不然真被你这话给骗了。”

话是这么说,林婉柔心里听了不知有多高兴。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张小凡抿嘴一笑,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要是其他男的对林婉柔说这话,她可能会想一巴掌扇过去。

毕竟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可是,眼前的人是张小凡。

她从心底深处欣赏的男人。

她说的话未必百分百真,但绝对不同于百分之九十九的男子。

所以,她选择了相信。

“婉柔,你怎么来南都了?”

张小凡直接问道。

“那个...小凡,有些事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希望你不要生气。”

接下来,林婉柔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张小凡。

听完之后,张小凡是惊讶的,但又在他意料之中。

从当初在派出所见到林婉柔第一眼开始,张小凡内心就隐隐觉得林婉柔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这里指的不一般,是指出生不一般。

到吴一凡亲自带着十几个保镖去到石头村找林婉柔。

张小凡内心就更加确定,林婉柔绝对不一般。

此刻听到,虽然挺惊讶的,但至少曾经预想过。

“哎!我的底细你一清二楚,你却隐瞒了我这么久,心里多少有些感到伤心。”

张小凡低下头,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表现出一副失望,伤心的样子。

看得林婉柔心里很是着急和担心。

“小凡,我真的不是有意瞒你的。”

林婉柔两只纤纤玉手紧紧的相扣在一起,脸上全是不知道怎么办的表情。

“婉柔,你知道吗?被一个自己非常信任的人瞒着她的身世,那种感觉是非常痛的。”

张小凡继续捂着胸口,摇头说道。

林婉柔立刻上去扶住了张小凡。

“小凡,对不起。”

“我也不是有意要瞒你的,我只是觉得我做我喜欢做的事,与我爸是不是有钱人没有关系。”

林婉柔说道。

抬头看了一眼林婉柔那真情实感的样子。

张小凡说道:“嘿嘿,其实我没有生气。”

“我逗你的。”

闻言,林婉柔娇眸瞪着张小凡。

可是,看着张小凡俊朗的脸庞,也是生气不起来。

“臭小凡,下次不能这样开玩笑了,害得我手心全是汗。”

林婉柔伸出她那白净的手心。

张小凡一握,果然全是汗。

被张小凡这么一碰。

一种触电般的感觉随之而来。

怎么会这样?

林婉柔这样问自己。

房顶长树出贵人

为什么被张小凡握住手,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张小凡承认,不得不说,林婉柔的手就像那脂玉一般,握住如此细腻,柔滑。

“对了,你还没回答你为什么回南都?”

张小凡继续追问。

“其实,我和我爸有一年没见面了。”

“他之前一直希望我留在他的公司做事。”

“但我不喜欢,我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昨天我收到电话,说他病得很严重,我连忙赶了回来。”

“可是回来之后,发现他并没有生病,他是骗我的。”

林婉柔说道。

“原来是这样子,那你接下来呢?”

张小凡问道。

听到林婉柔这话,其实张小凡理解林婉柔父亲这样的做法。

自己的女儿,一年时间没见过面,还跑到一个小山村里面当村长。

作为父亲,那种思念和担心是是怎样的可想而知。

“小凡,这就是我需要见到你才能说的。”

“我父亲的集团遇到了困难,我得留下了帮他。”

“所以,石头村那边...我暂时回不去了。”

“这事我会打电话给相关部门,他们会派人顶替我的工作。”

林婉柔说道。

话语中,有着不舍。

“嗯,我理解。”

张小凡点头回答。

听到林婉柔的话,他心里同样有不舍。

但这是林婉柔的家事,你总不能强求什么。

“婉柔,我能帮上些什么吗?”

从林婉柔的表情中,张小凡猜测,她父亲的集团遇到的问题可能不小。

虽然张小凡自己可能帮不了什么忙。

但总得说出来,林婉柔听了心里也会得到些许安慰。

喜欢村野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