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二十多公里外的一处洞窟,此处的冰层较薄,经常有体重超标的动物从冰面上掉进水里,成为了水下生物的粮食。

那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洞窟就是这样形成的。

一头圆滚滚的海豹正探着没有脖子的脑袋眯着眼睛呼吸着新鲜空气。

从它的表情不难看出它非常的惬意。

这是一只刚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小海豹,皮毛还是毛茸茸的白色,牙齿不长,对所有事情都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

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毛绒玩具。

但是别看它才没出生多久,对于魔兽来说,刚一出生便拥有不低的智慧,而对于高等级的魔兽来说,种族传承还会赋予它们强大的实力。

它听到很远的地方有爆炸的声音,随后便是水流发生了一些非常激烈的波动,给海豹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水浪按摩似的。

小海豹曾想过要不要去看看情况,只是考虑到游过去太累了,所以它放弃了这个念头。

“呼……”小海豹大大的鼻孔中喷出一口水。

游泳哪儿有躺着舒服啊?

最近那些邪恶的两脚兽越来越多了,偏偏他们实力还挺强大,很多强大的魔兽都差不多要被杀干净了,只有处于几个王者范围内的魔兽过得相对好一点。

只是王者们有着自己的高傲,不愿意联合起来抗击两脚兽,导致各自的地盘也在不断被侵蚀。

这样下去,极北之地怕是要全部被两脚兽占领了吧,到时候还能有这样舒适的日光浴时间吗?

小海豹的心中,想到了和它年龄完全不符的担忧。

一想到有关种族延续,魔兽的未来何去何从这种史诗命题,它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悠闲的晒下去了。

睁开双眼,小海豹自觉的确应该为整个极北之地做些什么了,随后对上了一双充满了DHA的黑色眸子。

“咦?这个圆圆的脑袋,头上长着黑色的海草,长得凶神恶煞的物种是?”小海豹歪了歪没有脖子的脑袋。

发现对方也歪了歪脑袋,可是有脖子。

“奇怪,难道是块镜子,我变成两脚兽了?!”小海豹的内心突然地震的起来。

紧接着,它进一步想到,“难道所有的两脚兽都是海豹变成的?”

它仿佛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难怪有一天两脚兽就突然出现了,妈妈以前也说过,

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

丑海豹长大了会变成海狮,原来帅的都会变成两脚兽!

那岂不是说,没有变成两脚兽的海豹,都是被自然淘汰的劣势基因?

噢!自然之父,你好残酷。

想到这里,小海豹不由得为之前被两脚兽杀死的同类感到悲伤,甚至没有发现真相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忍不住伸出两只短小的爪子保住了眼前的镜子。

吴聊的脑子上冒出三个问号,这头海豹的面部表情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它伸出爪子想要攻击我?

好像不是。

这是干啥?它还是个孩子,想要抱抱?

咦?还挺暖和的。

小海豹在抓住吴聊的一瞬间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因为眼前这个镜像居然有温度。

一人一豹默默对视,相顾无言。

吴聊看到小海豹的鼻孔放大,缩小,再放大,在缩小。

眼珠如黑曜石一般,两只眼眶此时已经浸满了泪水,水汪汪的煞是可怜。

“嘤嘤~”小海豹张开嘴巴,弱弱的叫了一声。

吴聊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不过看得出来这只海豹虽然出生时间不久(因为毛还是白色的绒毛),但是已经拥有了不低的智慧。

通常其他魔兽幼崽遇到了人类,要么就是张牙舞爪的威慑,要么就是快速逃窜或者瑟瑟发抖。

唯有这一只,居然还懂得示弱。

吴聊右手捏住小海豹的后颈皮,唰的一声从水里窜出来,双腿盘坐在冰面上。

眼前这只小海豹大约有一颗西瓜的大小,胡子短短的,睫毛长长的,两只前爪像是两块鱼排,后爪像是鱼尾巴一样并拢在一起。

看上去像是一条加大加粗版的猪儿虫。

它很安分,就算被吴聊抓住拎着离开了水源也没有一丝挣扎。

“它刚才说的话,你能听懂不?”吴聊捏着下巴观察着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同时脑子里和灵器沟通着。

“不懂。不过大概能够猜出来,应该是‘哦内该,苦辣赛乃易得’之类的吧。”

“什么工地霓虹语,你从哪儿学来的。”吴聊挠了挠头,“你们不都是非人类的吗,怎么还听不懂它在说啥?”

这个动作让手中的小海豹身体一抖,忍不住再次“嘤嘤~”了一声。

这一次,眼泪已经到达极限了,只怕抖一抖都能甩出来。

“别说我们两个属于不同的物种,就算同样是人,你就能保证自己能听懂每个人的话吗?”

吴聊想了想,貌似还真不行,先不说那些可能有点发育不完全的人类才能说出来的语言,就算是外语,自己不也得靠着翻译机才能听懂么。

“所以说,文盲要不得啊。”

“你不也是文盲么,还是一个几千年的文盲!”

“我又不是人,请不要用人类的道德标准要求一个灵器,你也不想做人了?”

这灵器的道德标准未免也太灵活了吧?

“滚,老子当人当得好好的呢,我能娶妻,你能吗?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处理这个小家伙?”

“咕噜。”刚好在这个时候,吴聊的肚子非常合时宜的响了一声。

“要不吃了吧。喜欢清蒸还是红烧?我建议不要刺身,听说海豹的油脂很厚,会腻的。但是可以弄来榨油,不是有个东西叫做海狗油吗?海豹油效果应该也不错。”

吴聊将目光看向手上可怜的小东西。

小海豹吓得毛瞬间就蓬松了起来,胖了至少一倍,完全完全化生成了一颗球。

眼泪更是水珠一般吧嗒吧嗒止不住的大颗大颗往下掉。

“爸爸,妈妈,大哥,二哥,三哥,四姐,五姐,二舅,小姨,三姑看来我要先走一步了,来世我们再做亲人吧。”

然而就在小海豹等待命运的刀落下的时候,却发现迎接自己的是冰冷的海水。

“嘤嘤?”

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恐怖直立猿已经只剩下远去的背影了。

“九代,你居然会放过它,让我挺意外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二十一世纪大学生好不好,怎么在你口中就跟个杀人狂似的。”

“唉,做我们这一行的,变态杀人狂才是最终归宿呀。”

“屁,只有那个小盒才是每个人永远的家!”

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一人一灵器闲聊着,朝着白银城的方向行去。

这还得感谢灵器的导航,否则仅靠吴聊的话,别说白银城的方位了,东南西北他都分不清楚。

碎冰区域很大,以吴聊的脚力,走了两天都还不见其边际。

好消息是,木吉并没有追上来,坏消息是,好像有一些别的东西黏上了自己。

一头五米高的雪地魔熊被吴聊轻松的枭首,巨大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染红了周遭海域。

水面瞬间沸腾了起来,仿佛烧开了一般。

仔细看的话才会知道根本不是烧开了,而是一条条成人手臂粗细的鱼正在疯狂的啃食着魔熊的尸体。

这种鱼极度凶残,虽然都不能算是魔兽,可是往往凭借着强大的数量,二级魔兽见到它们都要绕着走。

只一眨眼,魔熊便只剩下一具白骨,上面不剩一丝肉丝,达到了能够直接搬进教室当标本的标准。

不过吴聊也不在意这群鱼的存在,他的手中早就已经留下了两块巨大的肉块,这是今天自己以及那个跟班的食物。

“嗟,来食!”吴聊将一块肉块扔在脚下,一团圆滚滚的东西便拍着手麻溜的滚了过来。

两只鱼排一样的爪子抱住和它身体一样大的肉块愉快的啃了起来,两只眼睛眯成了月牙状,像是个不倒翁一样摇晃着身体,光是看上去便能感受到它的快乐。

“唉,怎么就被赖上了呢。”吴聊看它吃得这么开心,掌心中升腾起火焰,做着今天自己的晚餐。

“可能是因为魔兽都喜欢强者吧。”

“可恶,我明明将我嘴强王者的身份隐藏得这么好了,还是被看穿了吗?”

“要不收它做宠物吧,很多强者都喜欢抓小动物,然后训练它们,让它们对战,参加全球宠物大赛,获得宠物大师的至高称谓!当初八代就想去参加骗……赚点生活费来着,可惜袁华身份比较特殊,被华夏官方禁止参赛。”

“为啥被禁赛了?”

“华夏其他选手投诉袁华的本体太可爱了,以至于自己的宠物不忍心下手。”

吴聊听得一头黑线,“这是哪儿来的十八线宝可梦同人文剧情。收它做宠物就算了吧,别忘了学校里可还有一只猫呢,再养一条鱼不是相当于给她找了个紧急粮食?等我们走出这片碎冰区应该就不会跟着我们了吧。”

“真的不打算参加宠物大师赛吗?奖励很丰厚的哦,就算只是十六强,至少也能弄到一颗驻容丹或者同等价值的宝物哦。王梦瑶应该会喜欢吧?”

讲道理,吴聊有点心动,然而想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决定放弃。

自己一个半路出家的菜鸟,怎么去和全球宠物大师争夺十六强的称号?

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就做到了,那岂不是说全球的宠物大师都是废物?

一人一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吴聊突然话锋一转,“话说,还有多久能到白银城?”

“大概还有三天吧。”

喜欢恋爱中的男人无聊时在干什么请大家收藏:

吴聊只觉得浑身一个寒颤,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随后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一个后空翻躲过了对方的双手,手中的咸鱼剑顺势上挑,却被木吉的双腿给牢牢夹住。

“嘿嘿,调皮的小男孩。”语气仿佛是在教训自家喜欢捣蛋的弟弟,充满了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宠爱。

吴聊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这把剑不能要了。

粉红兔兔剑已经不干净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对方的力量虽然很强,不过吴聊也不弱就是了。

用尽全身的力量脚下一踏,冰面以吴聊的右脚为中心,成蛛网状裂开。

手中蒙住咸鱼剑的白布滑落,露出它粉色的真身粉红兔兔剑。

剑尖以一个刁钻的角度从下往上划过,那条皮内裤的确变态,居然只在上方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划痕。

不过吴聊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就是了,剑尖从木吉的大腿划过,差点直接斩成两半。

偏偏这时候,一股虚弱的意念通过剑身传达到了木吉的心中。

“速速与我击剑!”

“哦?”木吉眼神一亮,仿佛一点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

事实上他也不用在意,因为就在吴聊站定戒备的时候,那被划开的大腿已经在复原了。

“原来你的心中对我也有热情吗,那我可不能拒绝可爱的小男孩啊!”

对方拖着残疾的右腿,举起砂锅般大小的拳头便向吴聊袭来。

强悍的拳风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甚至打得空气都发出了爆炸的声音。

“好快的拳法!”吴聊心中一惊,甚至来不及完全闪躲,被拳风擦到了一丝肩膀。

“呼,撕拉。”

吴聊倒飞出百米开外,左臂的衣服撕裂成布条状缓缓飘下。

身体就像是被炮弹给击中了一样,浑身上下隐隐作痛,拿剑的手都出现了一丝颤抖。

他心中也是惊疑不定,“仅仅是拳风,便有如此威力,若是被正面击中的话?”

吴聊没有把握自己能不能挡下对方的一击,不过现在也不是自己考虑这些的时候。

木吉并没有因为吴聊被击飞而放过他,只是一眨眼,他便出现在了吴聊的眼前。

双手举过头顶,对着吴聊的脑袋重重落下。

这一击若是被击中,脑袋就算不会当场开花,恐怕也会被直接锤进肚子里。

至于脑袋被锤爆和被锤进肚子里有什么区别?

一个是死得还算壮烈,另外一个就算死了也会被人叫缩头乌龟。

千钧一发之际,吴聊的脑子里闪过了这些垃圾信息。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缩头乌龟,所以吴聊双手成掌叠加在一起,正面接住了木吉的一拳。

轰隆!

一股强烈的冲击波从吴聊的脚下传出,一时间地动山摇。

脚下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冰川终于经受不住这样

家里有保家仙的征兆,

的摧残,划拉一声碎成了块状。

裂缝就像是游蛇一般往前蔓延、分裂,最终已经肉眼看不见了。

只是,脚下的浮冰不再平稳,水浪在浮冰的下方翻涌,搅得整个极北之地天翻地覆。

巨型浮冰翻转过来,起码有三四十米的厚度。

吴聊和木吉滑入冰冷且黝黑的水里不见踪影。

不远处的冰山上,先是一颗小冰块滑下,随后是一团积雪,再后是一层积雪。

终于,积雪们不甘寂寞,仿佛商量好一般的架着雪尘倾泻下来。

正应了那句老话。

雪崩的时候,每一朵雪花都在勇闯天涯。

在这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普通的人类是显得如此的渺小。

哗啦。

木吉健壮的身体破水而出,踩在一块浮冰上,面色沉重的看着黝黑的水下,仿佛其中栖息着不可明说的怪物。

不远处,几名形态各异的人靠拢了过来,其中一个没有手脚和下半身的正在抽烟的家伙,赫然就是之前袭击了吴聊和赖德蔓的队长。

“木吉大人。”队长吐出口中的雪茄,粘下一块嘴皮。

他的眼睛通红,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初见吴聊两人时的神采,原本健壮的身体消瘦下来,仿佛只剩下皮包骨,头发乱糟糟的像是鸡窝,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不堪。

看来虽然和吴聊两人的遭遇让他逃得一命,只是代价付出得相当严重。

“那家伙被您斩杀了吗?”队长嘶哑着喉咙,全然不顾嘴上流出的鲜血,心中只有复仇。

木吉闻言,将那仿佛要洞穿水底的眼神收了回来。

右手食指轻轻的点在队长的嘴唇上,嘴巴撅起嘘了一声。

“哦,我亲爱的男孩,怎么能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呢,可让我心疼坏了,别老是想着复仇,试着找找生命中其他美好的东西如何?”

在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虽然木吉对待所有下属都很好,可是就是偶尔他的动作以及真实的性取向,会让大家对他退避三舍。

“可是,我的下属……”队长牙齿咬得嘎嘣响,甚至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

木吉收回沾染了鲜血的手指,看着不断逼近的雪崩,捏起拳头蹲下马步,语气轻柔的说道。

“是啊,我也记得他们呢,他们都是优秀的男孩和女孩。只是,为了开拓辽阔的未知,为了找到人类进化的方向,为了延续美丽国的强大,为了保护那些无辜的普通群众,有人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或许,下一个牺牲的就是我。然而,作为美丽国的战士,我们会因为牺牲就逃避吗!”

一拳轰出,滚滚而来的雪崩就像是见到了烈日一般融化开来。

木吉的一拳,直接将潮水一样涌来的雪崩给梳了一个中分,两侧是超过十米的积雪,表明已经结成了冰晶,几人身处的位置就像是一条积雪中挖出的长廊。

身上的白色雾气渐渐消散,木吉再次转过身,淡淡道:“告诉我,我们应该逃避吗?”

“当然不,木吉大人!”

“你们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再说一遍!”

“当然不,木吉大人!!!”

“很好!很有精神!”木吉放下成喇叭状的右手,随后拍在队长的肩膀上.

“很抱歉,这一次我没能为牺牲的男孩女孩报仇,对方的实力不弱于我,甚至还略强。”

“木吉大人不必道歉。只是,怎么可能,那个华夏人居然比您还厉害?”队长先是羞愧,随后又是震惊。

毕竟虽然被吴聊两人逼得将死,但是他们给自己的压力完全没有木吉描述的那么强大。

“是的,很强。”木吉面色严肃,“只怕和那位大人相比,都不遑多让,而且那位男孩还如此的年轻。”

“可恶,华夏的超能者都是怪物吗?”听到木吉的判断,队长隐约的觉得有些绝望。

如此强大的年轻人,为什么不是生在美丽国?

“不过,他虽然强大,但是战斗经验还很稚嫩,我明明对他发出了摔♂跤邀请,可是他拒绝和我有身体接触。这件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必要时候我会请那位大人出手,荡平美丽国前进的阻碍。”

“那有劳大人了。”

“嗨,这不算什么。天佑美丽国!”

“天佑美丽国。”

“对了,轮椅坐着肯定不舒服,来吧,上我宽阔的背上来,由我作为你的坐骑带你回去。”

“这……不用了,木吉大人,怎么能劳烦您高贵的身体呢?”

“嗨,身体锻炼出来不就是为了保护民众以及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吗,否则我要这身体来有何用?上来吧,走咯!”

喜欢恋爱中的男人无聊时在干什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